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4日】
  • 朋友,請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 寫給秦皇島市各級官員的公開信

  • 給山東省萊蕪市毆打學生的教師的公開信

  • 朋友,請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朋友:您好。可能我們並不相識,但是為了您和家人的幸福、平安,有個美好的未來,請傾聽我下面說的話,真正為自己的生命尋到永遠的美好!

    您一定知道有人供佛,供菩薩,耶穌叫人信神,按照耶穌講的話去做,人就會感受到神的存在,神就會給人顯示神跡。古羅馬皇帝尼祿及其追隨者不承認耶穌是神來傳道救人,製造各種謊言陷害耶穌的信徒,被謊言欺騙的人相信了尼祿的造假,迫害死許多基督徒,那時基督教是度西方人,而強大的古羅馬帝國因四次大瘟疫使國家衰亡。所有信耶穌的人和保護耶穌信徒的人都安然無恙。歷史上的這一幕卻在今天又一次上演著!

    現在人類道德水準大滑坡,世風日下,唯利是圖,人沒有心法的約束,幹盡了壞事。法輪大法「真、善、忍」傳遍世界七十八個國家和地區,拯救了整個人類社會。所到之處皆受歡迎,唯獨在中國遭到邪惡的鎮壓,所用的手段都是栽贓陷害,欺騙不明真象的人,利用他們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許多人由於看真象光盤、傳單、小冊子都明白了大法的美好,這些人終將受益無窮。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反之罪責難逃。

    如果您是甚麼也不信的人,傾聽我說,但不信不等於沒有。比如我們聽的收音機,看的電視機,用的手機,那個信號、電波就是從時空中來的,可我們誰也看不到它。您知道嗎?為甚麼電視廣播每天都在講共產邪黨搞的「保先」運動嗎?因為國外最大的華人媒體《大紀元》網站發表了一個報導《九評共產黨》的社論,全文登載幾個方面,揭露了該黨從建黨以來「假、惡、鬥」的手段和見不得人的邪惡暴政,引起了共產惡黨的恐慌。由於被揭露了老底,也無法用輿論回擊,更怕老百姓關注「九評」,所以才這樣「保鮮」。現在《九評》遍地開花,眾多人看後,都說「評」得好,說到點子上。神慈悲於人,利用預言把發生的和將要發生的一切告訴了人,請您在得到時,務必詳看《九評》以及傳單、小冊子。

    中共作惡多端,殘害了無數善良的中國人,必遭天譴。從古到今許多預言都談到這個時代正是「天滅中共」的時代。海外最大的華文報紙《大紀元時報》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其組織的人,可以寫三退聲明,發表在大紀元網站,和其劃清界限,不受惡黨連累。請轉告您所有的親人和朋友,認清共產惡黨的邪惡本質,肅清邪黨灌輸的毒素,對於「天滅中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不要把這麼大的事當兒戲,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做賭注。

    在歷次運動中過來的人,你也不要錯誤的認為,我已經幾十歲了,早已不是黨、團、少先隊,別忘了你曾經在血旗下發下為邪黨犧牲的毒誓,寫聲明是為了抹去這個印記,就能保住未來!人在這件事上,都得為自己的好、壞一念而負責,這是絕對的。為了您的安全、正常工作、生活,寫三退時用筆名、別名、小名都一樣有效,有能力上網的,在安全的情況下,最好還是到《大紀元》網站聲明。暫時上不了網的也可以把聲明寫好貼在公共場所,表明自己的心意,等有機會再上網聲明,為自己做出光明的選擇!

    關心您的人


    寫給秦皇島市各級官員的公開信

    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也許你早就知道,我想從另外的角度請你對這些事實給予關注。

    作為秦皇島市的一名普通市民,我和大家一樣熱愛我們的碧海金沙,熱愛傳承2000餘載的秦皇島美麗的傳說,做為心腸好、熱心腸的秦皇島人中的一員,而由衷欣慰。

    作為秦皇島官員中的一員,你比我更了解功績對各級政府官員的分量。真正的功績不一定花錢很多、不一定冠冕堂皇;一個官員不管在多高的位置還能做一個大寫的「人」,在壓力面前、在私利面前還能以良心為本,公平斷事,還能為他人著想,這樣的官一定是個不為官而「官」的好官,這樣的為官才能真正為眾多有緣人帶來快樂,從而給自己為別人帶來快樂的人才是最快樂的人啊!

    可是在我們身邊卻存在著那麼一些不但不能給予他人關愛,卻製造著一筆筆血淚的殘酷事實,已經嚴重到了我們每個秦皇島人以至每個中國人都必須要好好思考思考的時候了。

    秦皇島部份迫害事實

    (一)
    宋友春是河北省青龍縣土門子鄉土門子村人,退伍軍人,因經常出車,吃飯的不應時和過度疲勞,使得他身體虛弱,患有胃病、十二指腸潰瘍。自1995年修煉法輪功後,多年的病症消失了,身體得到了康復。在日常生活中,宋友春以法輪大法教導的「真善忍」先人後己、善待他人。宋友春曾給一個車主開車,他竟把出車省下的油錢攢下,年底如數交給車主,因為如果月底給的話他想到了怕損害了另一位司機的利益,是法輪大法使宋友春身心受益,別人受益。

    然而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只因說真話、堅持信仰,宋友春卻被多次綁架、抄家、巨額罰款。2000年12月7日堅持自己向善信仰的宋友春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在勞教所裏,受盡各種酷刑,被迫害得身體已經變了形,最後被迫害得人快不行了,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才通知家屬領回,所外就醫。2003年12月宋友春身體已恢復正常。12月2日上午土門子鄉派出所所長劉豔文帶手下陳小虎等人闖入家中,藉口找宋友春做指紋,將一家三口強行銬到派出所,開出的罰款數額每人竟在2000至5000元之間。由於幾次罰款,家中一貧如洗,根本無錢可拿,於是一家三口被非法關縣看守所。宋友春妻女絕食抗議這種非法迫害。就在母女倆飢寒交迫、瘦弱無力的情況下,青龍縣看守所所長肖啟輝竟揪住宋友春女兒的頭髮,把她拽起拖到外邊,在女兒弱小的身體上又套上了30-40斤的大鐐(這是一種把手和腳連在一起的酷刑),兩天兩夜,女兒的雙手已腫得和饅頭一樣。第五天母女才被放出。母女回家後,聽從看守所出來的人說,宋友春被迫穿著單衣單褲、整天整夜躺在水泥地上。然而就在2003年12月16日上午8點左右家屬接到宋友春的死亡通知。僅僅13天一個身體健壯、年富力強的好人就這樣被迫害致死了。頭部、面部、背部都有觸目驚心的傷痕。

    (二)
    秦皇島大法弟子魏紅英, 女, 56歲,家住秦皇島市鐵新里二區,原秦皇島針織廠工會退休職工。1995年得法修煉後,面色紅潤,原來的心臟病不治而癒,身強體壯,性格變得越來越和善,家庭和睦。

    2000年7月,她進京證實大法好,被秦皇島610和惡警送進秦皇島第二看守所遭到瘋狂迫害:經常被外提審,被打罵、體罰、不讓吃飽等折磨。她絕食絕水抗議迫害,絕食17天後,多名惡警又對她酷刑灌食,多名惡警在她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用竹筷子撬開她的嘴,往裏灌濃鹽水,嘴裏被劃破。並強迫她喝洗手剩下的髒水,造成血液中毒,出現生命危險。就這樣惡警還判她二年勞教。勞教所不收。惡警怕她死在看守所,把她抬回家中。 在遭受多次肉體和精神的殘酷迫害後,魏紅英的身體一直也沒有完全恢復,時常全身沒勁兒,喘不上氣來,身體浮腫。可是就是這樣,街道、辦事處、單位、派出所等不法人員還經常到家騷擾、恐嚇、監視,並從家人手中騙取錢財近萬元,給家裏經濟帶來困難。家人由於受電視謊言的毒害,從而怨恨大法。 後來經醫院檢查,是因為絕食後,被灌入大量鹽水、髒水,造成血液中毒,內臟損傷,導致白血病。魏紅英於2002年8月含冤而死,臨終前,她囑咐家人千萬不要怨恨大法,迫害她、奪去她生命的真正兇手是江澤民邪惡集團,是秦皇島某些惡警。

    (三)
    據2004年3月4日報導,在各地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現象減少的情況下,秦皇島不法警察卻相反,還在繼續勞教法輪功學員,而且人數很多。連荷花坑勞教所的管教都說:「河北北部五地中,秦皇島送來的人最多(指被勞教的大法學員),秦皇島的警察太壞了!」

    洗腦:全市約有數千人遭洗腦、逼迫簽名寫保證、口頭發言表態等各種形式的強迫放棄信仰和修煉法輪功的所謂「教育轉化」。

    非法判刑、勞教:武興菲、郭洪山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約有上百人次曾被送勞教。

    抄家罰款:數額巨大,僅山海關的兩惡警就用貪污大法弟子的罰款買了新樓,已被開除公職;秦皇島撫寧縣公安局局長王景忠自己說,光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就有23萬元,這是有記錄的金額,不在記錄的可能更多。屬於貧困縣的秦皇島市青龍縣,勒索大法學員的錢達60多萬元。

    酷刑:

    秦皇島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支隊惡徒王憲增、徐英斌,私設公堂,刑訊逼供,致死致殘人命。上繩,打火機燒嘴、腳心,坐鐵椅子,毒打等。秦皇島市公安交通分局惡徒、打人兇手有李鳳義、田佩春等。使用各種酷刑刑訊逼供,群毆、鍬把抽打、踩陰部等。

    山海關惡徒惡人管璽有、劉關生及山海關西街派出所惡警。它們使用的酷刑:把上衣扒光用皮帶蘸涼水鞭打、把女學員衣服扒光吊打、用煙頭燙、不讓睡覺、關鐵籠子等。

    青龍縣惡徒、公安局局長張喜,看守所所長王金等,這些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酷刑有:

    1. 戴大鐐。給大法弟子戴30多斤重,自製的手腳聯體的大鐐,做工極其粗糙,30多天不給卸掉,直至肉都潰爛,傷痕2、3年不掉。
    2. 用皮條抽(將大法弟子的褲子扒下,露出肉,然後按在椅子上用皮條抽打,連來例假的婦女都不放過。)
    3. 趴冰。冬天將院內凍上冰,然後強行將大法弟子按趴在冰上,直至把冰融化,而且還用皮鞋踩大法弟子的手。
    4. 整天跑步體罰。
    5. 上老虎凳、戴背扣、吊桿、長時間蹲馬步……
    6. 用鐵鍬把打。調來武警打大法弟子,七、八個人用鐵鍬把圍著打一個大法弟子。
    7. 唆使犯人打大法弟子。

    以上酷刑,許多大法弟子都經受過,有疤痕為證。秦皇島至少有8名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包括邳景輝(女)、胡賀祥、張志彬(女)、李叔利等。孩子失去了父母,白髮人送走30幾歲的孩子,家庭遭遇苦不堪言。而這一切卻只因為他(她)們堅持自己向善的信仰,向世人說一句真話。

    再來看看秦皇島迫害大法弟子的昌黎洗腦班,情況又是怎樣的。

    洗腦班由昌黎縣委下屬610辦公室直接管轄,洗腦班每天用大量低級下流的光盤、書、及造假的東西強制灌輸給大法學員,學員抵制他們的邪惡行為,就對學員加重迫害,如:單獨關禁閉;一連幾天幾夜不讓學員睡覺;指使著邪惡的人對不屈服的大法學員砸夯(就是幾個人把一個學員抬起來往床板上摔);株連學員家屬,給其家屬施壓或恐嚇、誘騙,使家屬充當他們迫害大法學員的工具;勒索錢財(每天每人交7元錢,外地的還要附加費),如交不起錢就不給飯吃。大法弟子楊金蘭因多次被抓,家裏交不出錢,張學平就帶著幾個惡徒到家裏索取,因家裏交不起錢,就不讓楊金蘭吃飯,並將她鎖在屋裏,對其進行毒打,揚言如再吃飯每天按15元算,絕食的交75元灌食費並向每人工作單位索要5000元至7000元。

    本地公安政保特務,也充當他們的打手。他們的邪惡暴行沒法抵住大法弟子的正念,洗腦班就指使特務頭子高潔立,把大法弟子送看守所進行迫害,看守所的惡警接受指令,對大法弟子開始迫害,給大法學員戴鐐、戴銬、電棍電、膠皮棒打、罰跑圈,用手銬銬在門上、窗戶上,用電棍電。一隻眼的姓田的惡警把一學員銬在大板上(四肢抻直了,類似五馬分屍狀,再固定在板上),用電棍電、用膠皮棒打,然後讓犯人們抬著各監室示眾,嘴上還狠狠地說:煉法輪功的不老實,你們看看下場。此外,它們還給大法弟子戴背銬、用膠帶粘嘴、強行灌食進行迫害(幾個人按住一個學員,膠管把鼻子都擦出血來。灌食的同時在精神上羞辱學員)、 指使犯人毆打大法弟子,如果還不屈服,就把大法學員送秦皇島公交分局進一步迫害,再送勞教、判刑。

    這些殘酷、可怕的事實為甚麼發生在與世無爭、煉功做好人的群眾身上?為甚麼血淋淋的迫害事實就在我們身邊發生,卻依然有很多人視而不見?當你譴責美軍虐俘的時候,為甚麼對自己的同胞被殺虐冷漠以待?難道中國人的命沒有外國人值錢嗎?中國人就不能有自己的思想和尊嚴嗎?

    生活在專政下的大多數中國人,似乎已經習慣了逆來順受,在黨文化和黨暴力下以消極對待著,不讓我思想我就不思想,不讓我有尊嚴我就不要尊嚴了,不讓我說真話我就說假話,以此保住自己,進而把全部精力用於賺錢。在幾十年的專制環境中養成的對毫無法製約束的執政黨的恐懼和奴性,「黨一貫正確」,黨打擊我、欺壓我,我也要和黨保持一致,黨給我平反,我還要感謝黨。古有「衣食足而知廉恥」之說,仔細想想,今天有錢的中國人撒謊臉都不紅了,為了錢而造假,部份官兒權越大腰包越鼓,早忘了「不義之財不可取」。

    為甚麼好人要怕壞人哪?為甚麼起碼做人的道德感正義感都消失殆盡?暴力的黨文化除了讓人們「太聽話」之外,給中國人的心靈帶來了甚麼?給中國人的民族精神帶來了甚麼?這不值得我們深思嗎?野蠻的專制把人從精神上剝奪得一乾二淨,灌輸「無神論」讓人不相信來生,相信人死如燈滅,為的是更加有效地控制人的精神,動用一切專政手段隨意宰割民眾,人人不能倖免,人沒有尊嚴。人與人之間無尊重、信任。我們生存的環境還不夠可怕嗎?

    而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幾年裏,無數的各級官員在「聽話」的迫害著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製造謠言、非法抓人打人關押人、監視、竊聽、強制人放棄自己的思想,替江氏實施了「文革」之後的又一次全國性大規模迫害,在江氏的「國家恐怖主義」中做了害人工具。連外國普通的法輪功學員都來中國呼籲停止迫害好人,可很多中國人不但不自省還罵人家,如果你家裏正發生著殺人案,而家人又不敢管,鄰居冒著風險勇敢的要惡人放下屠刀,難道鄰居錯了嗎?你不感謝鄰居嗎?要人們不說話的是舉著屠刀的江氏集團,他太清楚了,只要中國人敢站出來說話,他的陰謀就不能得逞。

    給法輪功造一大堆謠言,又不許人辯解,一辯解(在無處說話情況下發傳單、掛標語、插播等)就被扣上違法的帽子。為甚麼怕法輪功站出來說話?為甚麼怕學員堅持自己信仰?說到底是因為江氏集團怕他自家導演的「自焚」「殺人」等鬧劇被百姓看穿從而失去迫害的基礎,怕知道真象的人們不再做他害人的工具、不再做他虐殺煉功百姓的替罪羊。

    這裏不妨看看「鎮壓」法輪功的江氏是甚麼樣的人。

    江澤民的生父江世俊(又名江冠千)是日偽時期的漢奸,擔任南京汪偽政府宣傳部副部長兼社論委員會主任委員,江澤民上的大學是日偽中央大學,他還編造故事說他在13歲時被過繼給了剛剛死去的共產黨員叔父江上青。江澤民21歲大學畢業,13歲到21歲這8年間,是誰供養著江澤民呢?按江上青女兒江澤慧對庫恩(在2005年初江澤民隆重推出他委託美國商人庫恩寫的《江澤民傳》,對隱瞞歷史做出公開回應。)所說,江澤慧一家是「無盡的貧窮飢餓」,那麼是誰替江澤民交納高昂的學費去讀貴族中學和南京中央大學,是誰讓他在兵荒馬亂物價飛漲的年代能夠去學琴棋書畫,是誰讓他在離開校門不久的上海灘,就可以開著美式吉普車狂兜(庫恩書中所言)?在這20多年中養育他的,難道不是他的生父嗎?這跟8年前就死去的江上青有甚麼關係呢?江澤民的生活根本就不沾「過繼」的邊。後來共產黨得了天下,江澤民才想起家族中有一位共產黨的烈士,於是摒棄生父,要去過繼死人。

    民間早就傳說江澤民雪夜給李先念在上海養的小老婆送生日蛋糕之事,李當時有客人,江澤民親自在門外等候了幾個小時以表忠心。這事本來太過離奇,無以考證。有道是做賊心虛,江澤民在他的自傳中居然為送蛋糕一事出面辯解,外人才知原來果有此事。書中美其名為關心領導,稱那只蛋糕「是賓館裏的最後一隻蛋糕」,目的是「與關鍵人物謀求共識」。果真如此,中國也就沒有貪污受賄了,誰不是「關心領導」「謀求共識」呢?

    江澤民的發跡,一靠編造自己是烈士遺孤,從而得到烈士的戰友汪道涵和張愛萍的一再提攜,二靠溜鬚拍馬,討得中共老人的歡心,最後竟竊取了高位。 這樣的人能把百姓的利益放在眼裏嗎?一直生活在「假」中的他可能最怕別人「真」了。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以「真善忍」為根本的佛家修煉大法,含五套祥和舒展功法。法輪功既是一種十分有效的健身功法,又是一種十分崇高的信仰。對「真、善、忍」的信仰,帶給人們祥和、高尚、無私無恨,人們因修煉法輪功而使身心得以淨化。

    在持續六年滅絕性的邪惡迫害下,法輪功不但沒有倒下,反而迅速洪傳到世界7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包括亞太地區、北美、南美、歐洲絕大部份地區,以及非洲的部份國家;煉功人群中有五、六歲可愛的孩童,有滿頭白髮的慈祥老人,有沒文化的山村婦女,有國外留學的博士,有天空總署的科學家,有醫生有教師,有黑眼睛的東方人也有藍眼睛的西方人,人們清晨沐浴著祥和的音樂煉功,把一天中別人用來娛樂的時間用來學《轉法輪》提升自己的道德境界,他們不管在家庭、工作單位、公共場所都要求自己先人後己、寬容忍讓、樂於助人,而自覺的做好不為求得甚麼,自覺的做好人這才是生命最應該做的。一般常人會想做個有錢人、有權勢的人而享受物質快樂,而法輪功學員發自內心的要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這一切都顯示了佛法慈悲的巨大威德和「真善忍」的巨大感召力。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被譯成25種文字,法輪大法已經在世間洪傳十三週年。在這不平凡的十三年間,真善忍的光芒超越了民族、種族、宗教、語言和地域的界限普照人間。

    6月初,中共駐悉尼領館負責監控法輪功的外交官陳用林,拒絕繼續為中共鎮壓法輪功賣力並脫離中共,在澳大利亞及整個國際社會引起強烈震撼,成為世界各地媒體大篇幅報導的焦點話題。2005年6月7日,原天津市國家安全局和天津市610辦公室工作人員郝鳳軍,在墨爾本聲援陳用林,並以第一手資料曝光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黑幕。在中國大陸、港澳及海外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各類人員,都應該互相鼓勵,努力以各種方式擺脫邪惡的控制,拒絕繼續參與對修煉「真善忍」的這些好人的迫害,並勇敢的揭露邪惡的罪行,既為早日結束這場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做出貢獻,也為自己創造美好的未來。

    這場迫害,應該使中國人徹底清醒了,每一個有良知,還想堂堂正正活在天地之間的「人」,都應該拿出自己的正義與勇氣抵制邪惡、清除迫害。殘酷迫害基督徒的羅馬帝國已逝去千年,而崇尚仁慈、寬忍的基督精神今天依然遍布世界很多國家,世界上90%的國家的主體信仰宗教,信仰不是××黨打出來的「迷信」,是對人善良本性的自覺維護,相信「善惡有報」相信因果報應,使人類繁衍數千年,而狹隘的「無神論」和「唯物論」卻肆無忌憚的破壞著大自然、破壞著人類的道德,其實是在毀滅人類。而毀滅人類的東西必然被人類所淘汰。結束迫害法輪功是必然的,在善與惡、是與非之間,每個人都面臨選擇。

    作為有緣共同生活在秦皇島這塊美麗的土地,為了240多萬秦皇島人生活的更加溫馨與富足,為了秦皇島成為富而有德的都市,請各位用良心面對自己的父老,在國外正義反迫害、國內智慧抵制迫害的大形勢下,不要再做利用洗腦、勞教的各種非法手段充當強制人放棄信仰的罪犯。踐踏別人的尊嚴其實是在喪失自己的尊嚴;給他人製造痛苦就等於給自己推向火坑。你們迫害法輪功的標著「機密」的「工作簡報」其實是你們犯罪的證據而不是「功績」。人生的路自己走,不能把自己的未來綁在「迫害者」的身份上,你今天的選擇真的決定著你明天的命運!

    秦皇島普通市民
    2005年6月18日


    給山東省萊蕪市毆打學生的教師的公開信

    尚憲芹:

    當我看到消息說山東省萊蕪市張家窪街道辦事處第二中學初中三年級學生段璽蓉,因為把《九評共產黨》帶到學校,遭你打耳光,被校長陸進及610不法人員開除學籍的事情,很震驚。

    我也曾是一名教師,在我的親朋好友和周圍也有不少煉習法輪功的人。從與他們的接觸和多年的觀察可以看出,他們完全是一群真誠、善良、忍讓,富有關愛、寬容、奉獻精神的人,而且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都是愛崗敬業、成績突出、受人尊重、口碑很好的人,是人們公認的好人。而絕不是電視、報紙上宣揚的自殺殺人、禍害社會的罪犯或社會渣滓。

    江澤民出於自己的極端自私和嫉妒,出於對個人權利的極端貪婪和偏執,竟無視黨紀國法、天理良心,無恥的炮製了天安門自焚、傅怡彬殺親等一系列震驚中外的殺人事件,賊喊捉賊,嫁禍好人,發動了一場曠日持久的禍國殃民的政治運動。幾年來,法輪功修煉者在極其嚴酷的環境下,冒著被抓、被打、下崗、坐牢的危險,以大真、大善、大忍之心,揭露迫害真象,真誠勸度世人,默默的奉獻著自己的一切,有的甚至付出了寶貴的生命。每當我聽到、看到他們這些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蹟,無不為他們這種不畏強暴、堅持真理的勇氣和美好言行而深深折服。

    邪不壓正,是宇宙的天理。真理愈辯愈明,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沒有成功過。近年來我看到:邪惡對法輪功的每一次鎮壓,都是對他們的又一次激勵;邪惡對他們的每一次造謠,都是對真理的又一次弘揚。因其正信,幾年來,法輪功不但在國內沒有被鎮壓下去,反而在國際上得到了大力弘揚。目前,法輪功已像陽光雨露一樣洒遍了五大洲,傳播到了世界78個國家和地區,其主要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20多種語言廣泛傳播。法輪功不僅得到了國內人民,而且也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喜愛。一個全球講真象反迫害、公審江澤民、學煉法輪功的熱潮正在方興未艾,蓬勃興起。法輪功和平、理性反迫害,平反昭雪的日子已指日可待。

    尚老師:或許您會說,法輪功是江澤民「定了性」的,我就聽黨的。可是我卻要問您幾句:黨定了性的就能鐵板釘釘,永遠正確,永不翻案了嗎?那當年被定了性的文化大革命、劉少奇、鄧小平在今天不全都翻案了嗎?黨就不犯錯誤了嗎?黨說的就全對嗎?黨叫您搶劫您就搶劫,黨叫您殺人放火您就得殺人放火嗎?

    其實,傳道、授業、解惑是教師的天職;明辨是非、關愛學生是教師應備的素質。段璽蓉的家庭本是一個幸福的家庭,段璽蓉的遭遇本不該發生。當段璽蓉一家遭遇不幸的時候,我們本應該伸出正義、援助之手;當段璽蓉的行為您認為有不妥之時,您本可以冷靜、理智、妥善地加以解決。可為甚麼您在此時卻偏偏失去理智地揭發她呢?為甚麼在您的學生「流血」的心口上再撒一把「鹽」呢?您覺得這樣做對於一個失去父母關愛的孩子公平嗎?我很難想像在不久的將來在法輪功平反昭雪時,您怎麼面對這件事情。落井下石是為人不齒的,陷自己的學生於不義,我想自己的良心會受到終生的譴責!

    其實,當您舉起胳膊打段璽蓉、「揭發」她的時候,您已經站到邪惡一邊去了,您高高舉起的手,就是邪惡對正義的審判,就是暴虐對善良的褻瀆,就是盲從對真理的鞭撻。難道您不認為是這樣嗎?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人們無論做了甚麼,最終都要承受償還。人難免犯錯誤,但關鍵是知錯必改,棄惡從善。教育事業是神聖的。作為教育工作者,作為人民教師,我們應該經常拷問自己:我們教育的最終目的是甚麼?在法輪功問題上,我們是不是已淪為專制暴政的工具?我們是不是真正地為了我們的學生、我們的民族、我們的國家呢?我們的行為經得起歷史和人民的考驗嗎?我想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捫心自問。現在面對邪惡對段璽蓉的迫害,我們該做、也必須做的是:糾正自己的錯誤,對迫害說「不」,不再助紂為虐;讓段璽蓉早一天重返校園,讓她得到她這個年齡的孩子應該得到的關愛、溫暖、自由、尊重和學習的權利;讓段璽蓉這樣的悲劇不再重演!

    請伸出我們真誠、善良、援助之手,救救段璽蓉,救救孩子吧!

    祝:夏安。

    學生家長:正言
    2005年6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