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研究生給導師的回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3日】

親愛的老師:

您好!非常感謝您看了我的材料,並費心給我寫了這封信。

這裏,我想大體上談談我對這幾個問題的看法。法輪功是92年由李老師傳出的,到99年鎮壓時已有近億人在煉了,而且據我所知,李老師親自辦班傳法只有兩年多的時間,以後都是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流傳。氣功在我國的普及在文革中後期就開始了,到了八十年代,各種相關報刊、書籍、學習班蔚為大觀。法輪功92年傳出,是比較晚出的了,氣功愛好者們已經有了很多的經歷,各種功法的效果怎麼樣,有些甚麼理論,他們都知道的很清楚,在這個時候這麼多人選擇了法輪功,這是為甚麼?我認為有兩個主要原因:一、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非凡。二、真善忍的追求讓人從心底產生共鳴。

先說第一點,很多人學氣功是為了祛病健身,而法輪功在這方面有神奇的效果。這也是我接觸法輪功的起因。我的母親是個二十多年的老裁縫,由於總是低頭剪衣服,得了頸椎骨質增生,隨著病情越來越嚴重,到94、95年的時候幾乎天天發作,一難受起來就覺得天旋地轉,躺在床上都覺得要摔下來。在這期間,治療始終沒有斷過,吃藥、牽引、按摩、烤電、各種偏方,凡是我們能打聽到的、能試的,都試過了,不見成效。每當母親犯病難受流淚的時候,一家人的心情何其沉重!大概是95年,母親參加了小區內義務組織的法輪功學習班,開始看錄像、學功,短短幾天的時間,她的病就好了,真是幾天的時間啊!那段時間我們那兒放錄像的地方很多,母親就拉著父親也去看。我父親年輕的時候在秦皇島當了六年兵,在那兒落下了腸胃的老毛病,每天要大便好幾次,而且一急上來就不能耽擱。這雖不是甚麼很痛苦的事,但也總是很不舒服。記得有一陣子社會上流行喝口服液,那時候我們家櫃子頂上放了一摞一摞的口服液盒子,甚麼小聰聰母液、威特四聯等等,但是也不見好轉。父親去看錄像,到了第二天(共九講,每天一講)李老師講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是業力,是以前或前生所做的壞事造成的,常人靠吃藥來治療,真正修煉的人要消業,老師會幫你淨化身體。那兩天父親剛去看了中醫,正在吃中藥,去看錄像前已經把藥泡在藥鍋裏了,回來後他說既然聽了老師的講座,就按照老師說的去做吧,結果第二天他的病就好了!如果在這以前,有人告訴我這樣的事,我也會懷疑,但這確確實實是我親眼見到親身體驗到的父母身上的事。我想這也是很多人放棄原來的功法,轉而修煉法輪功的最初原因。

第二點,法輪功和一般氣功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強調人的心性修煉,也可以說是提高人的道德水平,而把幾套功法動作看作次要的、輔助的。《轉法輪》是法輪功最主要的著作,他並不是為了建立一套甚麼理論,而是李老師在各地學習班上講話錄音的綜合完善,是指導學員修煉的依據。法輪功學員中各類專家、教授、博士、碩士、留學生等等高文化層次人才也很多,很多人聽說李老師又在甚麼地方辦班了,就不遠千里乘車甚至坐飛機去聽課,為甚麼?我的體驗:我感覺到越學就越感受到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越學就越能體會到境界提高後的難以言表的喜悅。

為甚麼大法學員在政府大力迫害、媒體全面詆毀的情況下,仍然堅持站出來說明真象?學員們在遭到綁架後,被問到還煉不煉,說不煉就可以平安回家,說煉就面臨著勞教、判刑甚至死亡的危險,為甚麼在那麼多學員毅然決然地說:「煉!」是他們從心底感到了法輪大法的正,是他們切切實實履行著自己的信仰:「真善忍」!

就我來說,我從小就是一個聽老師、家長話,學習成績優良的「好學生」,把老師的教導,書本上的知識看得十分神聖,對所謂封建迷信的那一套向來不屑一顧。但是我一拿起來《轉法輪》就再也放不下了,看完一遍後,我的人生觀就已經改變了,為甚麼?我們一向所學的認為相信神佛是騙人的,其最根本原因是三個字──「看不見」。對於善惡有報、天堂地獄等等的批判也都是建立在「看不見」這三個字之上的,其他的就再也沒有了。現在政府提倡我們做甚麼呢?「先富起來」。按照這一理論去推,就會得出一個為了掙錢不擇手段的結論:我做的壞事只要不被發現就不會受到懲罰,有一項工程,我送給管事的十萬塊錢,就能得到一百萬塊錢的受益,而且這件事被發現的可能性很小,那我為甚麼不送呢?作為當官的來講,我為甚麼不收呢?做好人誠實守信的好處是甚麼呢:不但沒有這樣的「外財」,甚至原本應該是自己的收入也可能成了別人的。那我們為甚麼要做好人呢?但在我們心底,我們是知道應該作一個好人,也希望自己作一個堂堂正正的人。《轉法輪》告訴我:人看不到神佛是因為人是在天上做了不好的事情掉到人間來的,人類社會就是一個迷的社會,給他一個機會,看他還能不能修煉返回去,修煉可以讓人看到另外的空間,如果人人都能看到神佛,那就不是人類社會,就是神的社會了,就不存在迷了。善惡有報是不變的天理,人在另外空間都存在著「德」和「業力」兩種物質,做好事就會得到德,做壞事就得到業力,而人下一生的禍福,富貴貧賤就是由這兩種物質的多少來決定的,一個人的德損沒了,他就會被徹底銷毀,形神全滅。這就是我們為甚麼要作一個好人,要按照真善忍來指導自己,我還明白了許多許多關於人生的不得其解的問題。我希望您能靜下心來、不帶甚麼成見地看兩遍《轉法輪》,要評論法輪功而沒有看過《轉法輪》,怎麼能得出正確的結論呢?

關於修煉成神是講迷信的說法,我還可以給您說兩件事。且不說在氣功高潮中廣泛出現並得到世界公認的幾種人體特異功能,只說在佛教中從古到今都有高僧死後火化時留下舍利子,為甚麼常人沒有?還有一些進藏幹部見過密宗一些大喇嘛死時虹化的過程,這不是由於修煉的原因嗎?學歷史的人都知道的關於史前文明的確實根據,一個是在很多方面超過現代科技的瑪雅文明遺蹟,另一個是印度兩大史詩之一的《摩訶波羅多》,其中記載了史前的一次核戰爭,而且考古學家在發生上述戰爭的恆河上游地區發現了核戰爭的遺蹟。還有眾多關於史前文明的考古發現被我們的新聞部門「過濾」掉了,希望您有時間的話看一看《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這本書。

共產黨、江澤民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呢?是因為「4.25」上訪嗎?先不說這本身就是一個要陷害法輪功的陰謀,只看在「4.25」以後的一段時間,中央對這件事的評論一直是「請廣大法輪功學員放心,政府一定會給廣大學員一個公正寬鬆的煉功環境」。是因為煉功致人死亡嗎?但是在99年7月20日以前,全國對法輪功的報導中只有他祛病健身效果好、受到廣大群眾歡迎的內容,從沒有法輪功致人死亡的說法。現在很多人的觀點是:信仰真善忍的人太多了,江澤民認為對他的統治產生了威脅。多麼可憐,在各地體委、各級公安部門、專門組織的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的調查都得出「沒有發現任何問題」、「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時,江還要害怕這一群與世無爭修心向善的修煉人,他為甚麼這麼心虛?多麼可怕,沒有任何證據,只是出於自己的害怕,就可以對近億人進行迫害,在這個國家他豈不是可以想害誰就害誰?多麼可悲,全國各級部門、各種組織一概跟從迫害,沒有誰用良心去看待去反抗這一場空前的迫害,這些「人民公僕」到底是誰的「僕」呢?

您來信所說的「法輪功無孔不入地傳播」大概說的大法弟子們發傳單、寫標語、發短信等等行為吧。您認為他們願意這麼做嗎?最光明正大的事情卻要這麼地去做。迫害發生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應該怎麼做呢?他們的第一想法是政府誤解了自己,於是紛紛向各地信訪部門反映,但是政府又制定了違反憲法的規定:不許法輪功學員上訪。信訪局變成了公安局,上訪的學員遭到綁架,但學員們仍然想要告訴政府真象。為了阻止學員們到北京上訪,有一段時間,各地曾嚴格控制進京的車輛人員。迫害還在繼續升級,越來越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罰款、勞教、判刑,甚至被投入精神病院,越來越多的人由於遭受非人的虐待而致死。同時進行的卑鄙行為有:製造了一系列以「天安門自焚」偽案為代表的自殺、殺人、致死等假新聞,挑起不明真象的人們對大法學員的痛恨;又在全國範圍內大搞株連,你是法輪功學員,你單位裏的同事也可能會被停發獎金,你管轄範圍內有幾個大法學員上訪,你就可能被免職;你的家人有法輪功學員,你也可能因此失去工作,使人們出於對政府的恐懼和對自己利益的維護,也參與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來。面對如此的奇冤,您可曾看到大法弟子有任何破壞性的活動、有一絲一毫不正不善的言行,他們冒著巨大的危險,利用自己的時間和金錢所做的這些是為了甚麼呢?只是為了告訴人們事實真象,制止這場迫害,您對此感到害怕嗎,我只感到可敬!

說到參與政治,修煉人追求的是心性的提高、世俗執著的放棄,對政治沒有任何興趣,我們所要求的一直很簡單明確,一開始是要求一個公正寬鬆的煉功環境,到現在加上停止迫害、懲罰罪犯,這裏哪一個是參與政治呢?但是按照共產黨的邏輯,向政府提出任何意見都可以被說成參與政治,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深愛著自己的國家和民族,法輪大法也是植根於民族文化的土壤之中的。但是我們不能把是否擁護共產黨政府的任何政策當作愛國與否的標準吧。在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期間積極執行政策的那些人,能說是愛國者嗎?從比干到岳飛到譚嗣同,他們都因反對當權者的政策而被殺,他們不是愛國者嗎?我認為愛國是能頂住任何的壓力,使自己的國家歸於正道,這才是真正的愛國,您說對嗎?就像《九評共產黨》一樣,只要他說的是真的,我們就要感謝他告訴了我們真象。

評價一個人,要看他一生的所作所為,評價一個組織也不能不看他的歷史。您說的我們對共產黨執政前後的歷史沒有發言權,有一定的道理,因為有很多重要的文件、檔案他不讓人看,有很多事件他不許人研究,使我們不能對這段歷史有徹底的了解。但是僅僅是他掩蓋不住的這些事情已足夠使我們震驚了。是的,翻開二十五史,歷朝歷代都有陰謀詭計,都有血腥殺戮,但那都是在爭奪權力時,對政治上的對手所實行的。您可曾見過有哪一朝代對無辜的百姓採取如此大規模的屠殺,執政幾十年,造成幾千萬人口的非正常死亡,有哪一個朝代如此草菅人命?在土改、資本主義改造時期,不管你是好人壞人,只要你有地有錢就該死。發展到今天,儘管你是個好人,只要你信仰真善忍,就要遭到迫害,這是何等的進步?!

除此之外,您對「共產黨的官員有三分之二以上貪污腐敗」這種說法沒有甚麼異議吧?在各級官員當中,包二奶早已司空見慣,攜公款到境外豪賭蔚然成風……共產黨所吹噓的巨大經濟發展到底如何呢,讓我們重溫《九評共產黨》的如下內容:

「清朝乾隆時期,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佔全世界的51%;孫中山先生創建民國初年,中國GDP產值佔全世界的27%;民國11年時,GDP仍然達到12%;中共建政時,中國的GDP佔全世界的5.7%;而到2003年中國的GDP佔全世界還不到4%。與國民政府時期遭遇的幾十年戰爭引發經濟下降不同,中共則基本是在和平時期引發的經濟下降。

「中共如今為了執政合法性而搞起了急功近利、以維護黨的集團利益至上的跛足經濟改革,卻讓國家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二十多年的經濟高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資源榨取性的過度消耗甚至浪費的基礎之上,並往往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的。中國的GDP數字裏有相當一部份是靠犧牲後代的機會獲得的。2003年中國貢獻世界經濟總量不到4%,對鋼材、水泥等材料的消耗卻佔到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新華社2004年3月4日報導)。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末,中國每年沙化土地面積從1000多平方公里增加到2460平方公里。1980年中國人均耕地近2畝,2003減少到1.43畝,在轟轟烈烈的「圈地」熱潮中最近幾年全國耕地就減少了1億畝,而圈起來的土地利用率僅佔43%。中國目前的廢水排放總量為439.5億噸,超過環境容量的82%。七大江河水系中不適合人類和牲畜飲用的水佔40.9%,而75%的湖泊出現不同程度的富營養化……中國人與自然的矛盾從未像今天這樣突出。這樣的增長,中國甚至整個世界都承受不起(新華社2004年2月29日報導)。」

在中國,哪裏還能吃上一頓沒有污染的飯菜,哪裏還能呼吸到沒有污染的空氣呢?再這樣「繁榮」下去,等待我國的將會是甚麼呢?這一切不都該結束了嗎?

我們不參與政治,但是作為個人來講,我希望您能退出這一邪惡的組織──中國共產黨,如果您同意,可以把您的小名、筆名或化名告訴我,我替您在大紀元網站上發一個退黨聲明,當然,對您的現實生活沒有任何影響。

這是我第一次和人這麼詳細地和別人談論這一問題,文字思路不當,語言有冒犯之處,請您多多原諒,再次感謝您的關心,希望能多多和您交流。

另:以後請不要在郵件正文中談論這些問題,中共對網絡世界的監控是真正世界第一的,郵件、論壇、聊天,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中共監視之下,我不再用原來的郵箱了,請您以後用這個地址和我聯繫吧,您的這個郵箱最好也不要再用了,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您的學生,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