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
  • 海外法輪功學員致長江商學院院長的勸善信

  • 徐良英被非法判七年,姐姐致信各級官員呼籲釋放

  • 致雙城市樂群滿族鄉光華村村幹部趙春喜的公開信

  • 海外法輪功學員致長江商學院院長的勸善信

    長江商學院項兵院長及有關負責人:你們好!

    最近我們從海外媒體上得知貴院負責人違反中國《憲法》和《勞動合同法》,非法解雇了貴院的一名員工──法輪大法修煉者孟潔女士。我們作為她的同修──海外大法弟子,出於對各位負責人的善心,有責任寫信提醒您,不要對這件表面上看似平常的合同糾紛不以為然,因為這實際上是關係到諸位的切身利益乃至你們對未來生命的選擇的大事。也許你們還不能理解這句話的真正含義,但是我們不能眼看著由於你們的錯誤抉擇將會給自己造成的嚴重後果而袖手旁觀。

    很可能你們做出的這個決定是因為你們對法輪功並不真正了解,而所謂對法輪功的不好印象大都來自中國官方壟斷的媒體的造謠宣傳,從而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不僅你們幾位如此,而是在中國大陸很多人都被這種謊言欺騙和矇蔽,從而在無知中做出了許多錯事,甚至助紂為虐,致使數以千萬計的大法修煉者遭到迫害,釀成的人間慘劇數不勝數。還有更令人髮指的就不在此贅述。我們深為這些不明真象的人感到悲哀和擔憂,其中當然包括你們。

    悲哀的是:法輪功實際上是佛家修煉大法,其宗旨是要求修煉者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與人為善,遇事忍讓,首先為別人著想,提高道德水準,身心得到淨化,境界得到昇華,最後達到返本歸真。現在全世界已有78個國家幾億人在修煉法輪大法,其中不乏像你們這樣的高階層的學者、博士、科學家等有識之士。如果法輪功真的像中國政府宣傳的那樣,怎麼會在世界範圍內,越來越廣泛傳播呢?然而這麼好的功法卻在中國被殘酷迫害,也只有中國大陸的專制政權才會迫害那麼好的一群人。你們在沒有真正了解法輪大法的情況下,也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非法剝奪了孟潔女士的工作權利,豈不悲哀?我們不認識孟女士,但是我們深知只要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就一定是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放在哪裏都是優秀的,我們相信孟女士在長江商學院也一定是位出類拔萃的好人,你們把這樣的人才一腳踢出門外,良心何在?人間正義何在?

    擔憂的是:凡是法輪大法修煉者都懂得一個法理,即善惡有報。這是天理,也是被很多人認知的真理。也就是說,人做善事會得到福報,做壞事會得到惡報。這種例子在古今中外太多了。古今預言中也都準確的預見到歷史的今天將會有法輪聖王下世傳法救度世人,給人類最後一次選擇自己未來的機會,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標準就是對待法輪大法的態度。中共政府中那幾個策劃鎮壓法輪功的當權者,從他們開始鎮壓的那天起,宇宙中的眾神就已經判了他們的死罪。人不治天治,天意不可違,其實天意即宇宙規律、天象變化,並非迷信。同時,我們也要告訴你們,中國有句名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耶穌當年被羅馬統治者煽動起來的無知的人們釘在十字架上時,沒有多少人相信他是上帝的兒子,可是當看到他真的復活後,很多人後悔莫及,但已經鑄成大罪,不久羅馬就爆發了空前大瘟疫。直到現在中東地區仍災難不斷,耶路撒冷的後裔們還在無休止的償還著先輩們造下的罪業。現今中國又面臨著新一輪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參與的都將根據作惡多少遭到惡報,無一例外。如果你們能用我們給您的軟件,突破網絡封鎖看看外面的世界,就會驚奇地看到世界各地修煉大法之洪勢,及很多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實例。

    如果你們仍不相信我們以上所說,那麼一個眼見為實的實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正在對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及所有幫兇的起訴和追查總該相信吧?我們把有國際追查組織的追查材料附在信上,請仔細閱讀。這個組織的宗旨是:「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對清華大學張再興等人的追查通告」就是其中一例(詳見附件3)。一旦國際追查組織介入貴學院對孟潔一案進行追查,他們就會一直關注此事,並一直關注到你們的最後抉擇結果。如果貴院真的因為對孟女士的迫害而列入被追查的名單,那麼無論你們走到哪裏,都會因此而被國際法庭起訴。我們不希望看到這個結局,更不希望您因一時的錯念而毀了自己的未來,希望貴院儘快糾正錯誤,給自己留個後路。這也是我們寫此信的目地──勸善。

    海外部份法輪大法修煉者
    2005-5-16

    長江商學院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方廣場東3座3層 郵編:100738
    長江商學院總機:+86-10-85188858(轉)
    長江商學院院長項兵手機:13501175777 Email: bxiang@ckgsb.edu.cn
    長江商學院行政副院長劉勁電話:+86-10-85188858轉3655 Email: jliu@ckgsb.edu.cn 手機:13522831008
    長江商學院人力資源部馮鑰珠電話:+86-10-85188858轉3276 Email: yzfeng@ckgsb.edu.cn 手機:13810631478

    長江商學院法律顧問──陸通聯合律師事務所郝建平律師的有關信息:
    通信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中街58號美惠大廈D座二層 郵編:100027
    電話:+86-10-65544518 65547288 65547388 65547488
    傳真:+86-10-65547088
    手機:+86-13801363925
    Email: haojping@public3.bta.net.cn

    李嘉誠基金會(香港)的有關信息:
    總機:+852-21288888
    通信地址:香港中華皇后大道中2號長江(集團)中心
    主要負責人:除李嘉誠先生之外,就是周凱旋小姐、羅惠芳小姐


    徐良英被非法判七年,姐姐致信各級官員呼籲釋放

    各級領導:

    我妹妹徐良英是監利縣容城鎮人,出生於1962年冬月初六。從小體弱多病,嚴重的腎病殘酷的折磨著她,加之父母過早去世,在幼小的心靈中蒙上了一層陰影。隨著年齡的增長,在苦水中泡大的妹妹,對未來充滿了美好的憧憬,到處求醫問藥,求神拜佛,訪了不少寺廟,但不見病情好轉,後經人指點迷津,心中萌發了修煉之心。

    在國家體委提倡、政府的支持下,我妹妹於1997年接觸了法輪功。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還真好,按「真善忍」要求,煉功人性命雙修,被稱為高德大法。妹妹修大法之後,我目睹了她身體變得越來越健康,而且處處與人為善,不計名、不計利。在生意中,好幾次,顧客多給了錢,妹妹追出去好遠,如數退還給顧客。

    在我記憶中印象最深的是,1998年監利遭受百年罕見的大洪水,全國矚目,士兵們日夜奮戰在荊江大堤上,牽動了全國人民的心。我妹妹在生活較困難的情況下,拿出5000元錢,挑著家常便飯,蒸排骨等去慰問抗洪第一線的士兵。她不計個人得失,懷著對人民的赤誠之心,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有的人還感動得流了淚,給在場的官兵和鄉親們留下了極其美好而深刻的回憶,展現了大法弟子品德高尚、樂於助人的風範。

    自從1999年7.20以來,烏雲籠罩了中華大地,江××政治流氓集團出爾反爾,濫用國家資源鎮壓迫害法輪功,隨之而來的災難也降臨到我妹妹身上。1999年7月的一天,我妹妹被監利城南派出所不法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拘留3個多月(註﹕按照法律,拘留最長不得超過15天)。後來,我四處托人講情、出錢,好不容易她才被放回家。2001年5月26日,監利國安大隊夥同城南派出所,用欺騙手段說要找我妹妹了解情況,從生意門市部強行帶走。這一去就是判刑7年。

    妹妹被抓走後連續遭受審問了兩天兩夜,在沒有任何供詞的情況下,被非法關押一年。2002年5月法院開庭,親屬在場旁聽。此時身患重病的妹妹提出要上衛生間,被法院無理拒絕。對這種極不人道的做法,親屬們提出抗議。馬上就有四個彪形大漢將我狠狠推倒在地,腦後被撞出雞蛋大的血包,當場昏死過去。起訴科書記許國忠反而說親屬態度不好,叫囂著要判我妹妹7年,並宣布休庭。結果,未經重新開庭,便秘密非法判我妹妹7年徒刑。這看似神聖的法庭,國徽高懸,本應代表著法律的尊嚴,本應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本應懲治邪惡,弘揚正氣,卻不幸被這些司法界敗類所抹殺,被這些惡警所玷污。

    這些所謂的執法人員,在這光天化日之下公開執法犯法,視國家法律為兒戲,虐待行善積德的修煉者,毆打旁聽人證,在我妹妹沒有任何供詞,沒有開庭審理的情況下,非法判我妹妹7年徒刑,這正常嗎?這不是對憲法和法律的糟蹋嗎?一個法律健全的國度,能容忍這樣的法庭嗎?能容忍這樣的知法犯法的無恥之徒嗎?懇請領導們調查。

    我妹妹關在武漢女子監獄所頭幾天,煉功盤坐,被獄警反銬在鐵門上幾天幾夜,至今全身浮腫。下中隊後,妹妹更是受盡了各種非人道的酷刑:日夜連續罰站,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24小時超體力勞動,那裏的幹警昧著良心逼迫我妹妹放棄信仰,逼迫寫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不寫就加刑。我們去看望,幹警就裝著一副偽善的面孔,端茶倒水,送食品,騙取我們的信任。我們走後,他們又一如既往的迫害。

    監利縣「610」曾經許諾,刑期過半就放我妹妹回家。誰知他們不但不兌現諾言,連獄中幹警也一反常態,對家屬探望不聞不問,更不許見面,我的女兒被這沒有人性的幹警吼了出來。可憐我妹妹現在已40多歲,至今還未成家,只有我們這些親人。

    妹妹為了祛病,做好人,遭受這種不公正的待遇,我們姐妹要為她伸張正義,為她鳴冤叫屈,上訪各級政府,直到問題得到公正的解決,我妹妹無條件釋放。憲法第35條、36條、36條、38條、39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享有信仰、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等最基本的人權。我妹妹沒有犯任何法律,然而她卻遭受如此不公正的對待,天理何在?國法何在?

    在此,我請求各級領導為了法律的公正,國家的富強,民族的復興,淡泊名利,化解心結,本著良知,伸張正義,懲治邪惡,善待天下好人,這樣才能善有善報!

    懇求人:徐建華(常人) 呈


    致雙城市樂群滿族鄉光華村村幹部趙春喜的公開信

    驚悉5月13日樂群滿族鄉光華村有6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大法書被搶走,7名大法弟子遭綁架。他們是:劉全福 (男,72歲,現已放回)、張乃秋(女,69歲)、張丹(女,32歲)、劉守華(女,45歲)、蘇宏偉(女,35歲)、劉淑芳(女,69歲)、張振清(男,49歲),現被非法關押在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家屬去看望,還得交20元探視費(交給二樓所長)。他們中有年逾古稀的老人、有執掌門戶的家庭主婦、也有殘疾人。由於他們無辜的被非法抓捕、關押,給他們本人及親人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也給他們親朋好友的心靈蒙上了一層陰影,原本寧靜、和諧的正常生產、生活環境被破壞,這是江氏集團及其追隨者迫害大法弟子所犯下的又一例罪證。而這一切惡果的造成,趙春喜,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常言道:「沒有家祟,引不來外鬼。」如果不是你領著警察,拿著名單挨家抓人,他們怎麼會知道誰是誰呢?就是面對面也不會認識呀!更不可能知道誰家住哪呀?!正因為你的錯,使他們陷入水火,遭受痛苦的熬煎。此時此刻,你又作何感想呢?

    人心都是肉長的,當你和家人同寢同餐時,你可曾想過張振清那幼小的女兒,因母親的拋棄,心靈上的創傷還未平復,與其相依為命的身有殘疾的父親,又被無辜的綁架,這無疑的是在她已經滴血的心上又撒了一把鹽。孤苦伶仃的孩子,她怎麼承受得起!可憐的孩子……。還有那些身陷囹圄的大法弟子,他們時刻都有生命危險,一旦他們有個一差二錯的,你怎麼去向鄉親們交待?!怎麼去面對他們的親人?!是你使他們無辜的被迫害,同時也給他們的親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他們也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多少顆心都在痛苦中煎熬,孩子、大人都翹首盼望親人早日的平安歸來。這一切的一切,你就那麼心安嗎?

    如果是你的親人,你又如何呢?過去老人常講:「好人護三屯,好狗護三鄰」、「兔子不吃窩邊草」。當你睡不著覺的時候,拍拍良心想一想吧!鄉親們推選你當村幹部,全村人把自己的溫飽、冷暖、身家性命都託付給了你們這些村幹部,這是父老鄉親們對你們多大的信任呀!你理應恪盡職守,造福於鄉里,回報鄉親們對你的厚愛。可你卻正邪不分、助紂為虐、為虎作倀。竟然領著警察挨家挨戶抓捕那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堅信「真、善、忍」的真正好人。知道嗎?你這是在犯罪呀!正是那些打著法律的幌子,嘴上喊著「穩定」、「和諧」,實則幹著破壞穩定、和諧的事,他們的行為直接觸犯了《憲法》、《刑法》、《刑事訴訟法》、《警察法》等法律。鄉里鄉親的,我想你最明白不過了,大法弟子哪個是壞人?他們犯了甚麼法?!不就是因為信仰「真、善、忍」嗎?!信仰「真、善、忍」都犯法,就抓。那提倡的一定是「假、惡、鬥」了。誰正誰邪、誰好誰壞,這不一目了然嗎?!

    想想吧!到甚麼時候都是邪不勝正。江氏政治集團迫害法輪功當時叫囂「三個月鏟除法輪功」。然而將近6年了,法輪功不但沒有被鏟除,反而更加發揚光大了。現已洪傳60多個國家和地區,上至政府要員,下至平民百姓,既有專家、學者、教授、博士、碩士;又有目不識丁的鄉村老太,上億的人在修煉法輪功,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象,走入了修煉的行列。法輪功深受全世界各國人民的喜愛,現已獲褒獎1千多項。而江氏流氓集團卻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在全世界20多個國家和地區被起訴。來自一百多個國家的團體和個人成立了「全球審江的大聯盟」,有20多名世界著名的人權律師共同起訴江澤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團,已有多名江氏集團成員被判有罪,江澤民被國際特赦組織列為2000年度五個「人權惡棍」之一。國際人權組織「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國際非政府組織「窮追未受懲罰者」正在追查江氏集團及其追隨者迫害法輪功的罪行。無論天涯海角、時日長短一定追查到底,直至將其繩之以法。

    江氏集團已惶惶不可終日,明智的人都在給自己找後路,許多人都是明管暗保,遇到處理法輪功的事都借故推脫,或給法輪功通風報信,贖回自己的罪錯。曾有一人去派出所舉報法輪功,被該所長斥責回去了,說:「他煉法輪功與你有甚麼關係。」;還有一個村幹部,市610和警察去該村叫他領著去抓人,遭到該村幹部的痛斥:「你們又來騙我,我才不幹那缺德事呢,要去你們自己去!」來的人只好灰溜溜的走了;還有一鄉村幹部被騙領人去抓大法弟子,結果沒幾天該大法弟子就被迫害致死。這位鄉村幹部的良心受到了譴責,自悔不已,每當人們提起這事時,他都痛心疾首的說:「唉!誰知道能那樣,要知道,說啥我也不能領他們去呀!」

    歷來是誰買東西誰付錢,賣主可不管是誰叫你買的、你給誰買的。歷次的運動也是如此,那些緊跟、堅定的執行者不都成了替罪羊了嗎?!遠的不說,就「文革」期間,那些文攻武衛的小丑們,不都是運動一結束,就鋃鐺入獄了嗎?那些參與迫害老幹部的軍警不都被送到雲南秘密處決了嗎?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不也落個自殺的下場嗎?這些人當時不是都聽「組織」的話,堅決執行「上頭」命令的嗎?可到頭來誰又為他們負責了呢?

    善惡到頭終有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啊!就拿我們雙城來說例子還少嗎?僅舉幾例,引以為戒。城鎮幹部冉令才、陳永佔2001年春節期間在秋林公司洗腦班,不擇手段的殘害大法弟子,毒打、開飛機(雙手向後高舉,雙腿直立成90度撅著)、冷凍、不許睡覺、上大掛,並將一李姓男學員與一女學員捆在一起,強迫她(他)們站在走廊裏,對他們進行性虐待和人身侮辱。陳永佔還無恥的將所有女學員褲腰帶強行抽掉。冉令才給大法弟子灌屎、用繩子勒大法弟子的脖子,將大法弟子的舌頭都勒出來了。結果不久陳永佔就死在大慶小姘的床上;冉令才得了喉癌不能吃、不能喝,在極度的痛苦中死去。好多人都說:誰讓他禍害人家法輪功了呢,給人家灌屎,勒脖子把舌頭都給勒出來了。這回好,他不也勒脖子了嗎,不能吃、不能喝,他是遭報了。原東風派出所副所長吳建華迫害大法弟子,用煙頭燙大法弟子的腳,勒索大法弟子上萬元錢,帶人私闖民宅,將一戶女主人嚇得心臟病突發,癱在地上,他卻揚長而去。他曾用手槍頂著一平民腦門逼問大法弟子的下落,逞兇一時。結果沒幾個月得病6、7天就暴死,並殃及家人,其愛人得糖尿病透析遭罪、遭財……。他們的死不都是在江氏集團謊言的欺騙下,正邪不分,害人害己當了殉葬品,多可悲呀!

    我們不希望這樣的事再度發生。你也不要誤認為我們這是在恐嚇誰,善惡必報,這是天理!希望你能懸崖勒馬,回頭是岸。為今之計,只有配合大法弟子家屬,做好營救工作,出面要回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贖回自己的罪錯,也贖回自己的未來。何去何從,望三思。
    在此我們也正告那些執迷不悟的還在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如不懸崖勒馬,等待你們將是歷史的審判。

    雙城大法弟子
    2005年5月26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