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9日】

  • 發生在錦州古塔區北街鑫誠園社區的迫害

  • 給河北省、地、市各級黨政官員的公開信

  • 吉林省江源縣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 發生在錦州古塔區北街鑫誠園社區的迫害

    鑫誠園社區全體居民:

    你們好!

    當您在網上暢遊娛樂;當您與朋友聚會侃談;當您和家人們一起共享天倫之樂時,您是否知道,在您身邊發生的迫害?在你們身邊有一戶人家被北街派出所警察害得妻離子散,兒子無辜被拘留,妻子被迫流離在外,只因這家女主人徐慧修煉法輪大法。

    2005年1月21日上午9點多鐘,北街派出所警察陳長青、高路等謊稱「查戶口」非法闖入住在本社區149號樓93號的徐慧家中,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進屋到處亂翻。當時家中大人不在家。徐慧的兒子蔡超上前阻止這種違法行為,其中一警察特別蠻橫,照蔡超的小腦部位狠狠的擊打,蔡超立即覺得腦袋嗡嗡作響,眼前發黑。另一警察打手機又叫來兩名警察,後來的一名惡警進屋就狠狠的給蔡超一下子,也是打在小腦部位,嘴裏還罵咧咧的,打得蔡超兩眼冒金星。蔡超一直被警察摁著不准動。他們翻出來大法書籍、法像,起訴材料等。蔡超質問他們是否有搜查證,他們無以對答。他們要帶走蔡超,往外拽,蔡超不從,警察又打他,一警察把蔡超一隻手的合谷穴死死地扣住,然後背過去,把他的頭向門邊的牆稜上狠狠地撞擊,蔡超的頭部立刻出現了一個大檁子。他們拿著翻出來的物品,將蔡超的手反背著,拽到派出所,並把蔡超身上的鑰匙搜走,又對他輪番審問。審問過程中,幾個警察對蔡超大打出手,有一個又黑又矮的警察特別兇,問一句,打一個耳光,邊打邊大聲叫罵,蔡超被打得兩眼冒金星,站立不穩,蔡超不吱聲,遭到多次毒打。後來把蔡超強行銬在凳子上,商量對策。過了一會兒,一年齡大的警察過來了,自稱是領導,一警察進來對蔡超說,這是他們的上司,有甚麼委屈跟他說。這位『領導』表現得很偽善,一口一個「咱爺倆」,說:「你有話可以對我說,我給你做主」。他表現出要幫助蔡超的樣子。純真的蔡超信以為真,就把警察非法抄家的過程講了一遍。在警察的哄騙下,在孩子被打得頭腦不清醒的狀態下,警察騙取了供詞和手印,然後以妨礙執行公務為名,當晚把蔡超拘留。他們說只要穿警服、出示警官證就可以搜查。他們又用從孩子身上搜出的家門鑰匙私自去徐慧家等候抓捕她,並威脅徐慧的家人,如不交出徐慧,那就「一槍兩眼」。徐慧被迫流離失所,派出所多次到家中騷擾,並監視跟蹤孩子,對其家庭進行監控、騷擾。

    徐慧的兒子蔡超,今年20歲,在家自修美術專業。他誠實,善良,純真,質樸,是鄰里公認的好孩子。他家在此地已居住十幾年了。鄰居們是看著他長大的,對孩子的人品非常了解。長輩們都非常喜愛他。然而北街派出所竟然把這樣一個純真的孩子送到拘留所那種骯髒的地方迫害他,天理難容!

    做為派出所的警察,本應以保護居民的安全和維護本地的治安為職責,而他們卻非法闖入修心向善的好人家裏抄家,還綁架了善良無辜的孩子。花著人民的錢迫害人民毫不手軟。他們的行為給徐慧的家庭帶來了極大的傷害與痛苦,也在附近居民中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下面把徐慧的情況介紹一下: 徐慧,女,54歲,錦州九泰藥業有限責任公司退休職工。

    徐慧自幼體弱多病,整天病怏怏的,一陣風都能把她吹倒。12歲時,染上了傷寒病,險些喪命;16歲時患上肺結核,不得不休學治療。下鄉後肺結核病復發,病情加重,發展為六型肺結核,病灶面積5×7釐米,在家治療近三年。直到1976年她26歲,在鄉領導的同情及好心大夫的照顧下,才被招回城裏上班。由於身體狀況,她33歲才成家。婚後又添新病:生孩子時不慎得了嚴重的風濕病,渾身發腫;又因為一場感冒沒有及時治療,導致了副鼻竇炎;肺內反覆感染,久治不癒;1993年在工作中受到藥物的刺激,導致肺部等疾病復發,病休長達8個月之久。在此期間,風濕病、慢性閉角型青光眼、高血壓等病乘虛而入;在住院期間又檢查出了慢性肝炎;此外還有皮膚病奇癢難忍。徐慧真是苦不堪言。當時市中心醫院主治醫曾建議她去職業病醫院作檢查。那時徐慧對本車間的一種叫阿司匹林的藥物根本接觸不了,一聞到藥味就劇咳不止。徐慧在百病纏身的痛苦中無奈地打發著日子。她對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身心疲憊,每天淚水漣漣。後來先後有兩位權威醫生建議她練一練氣功。萬般無奈之下,徐慧開始了氣功鍛煉,但嘗試了幾種功法後都不理想。

    後來有人向她推薦了法輪功。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進了八一劇場,聽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後,她的內心世界產生了巨大的反響和震撼。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吸引了她。她明白了人有病的原因和人來在世上的目的。「真善忍」三個字在她心裏紮下了根,她決心修煉。

    從此她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宛如清澈的泉水盪滌著她心靈上的污垢,她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實踐著。很快她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所有疾病迅速消除,心情輕鬆愉快,為人也寬容大度起來,不再為小事而計較,與同事們的關係越來越融洽和諧。大家都說徐慧煉功後像變了一個人,都為她的巨變而驚喜。就連當年的公司黨委書記也關心過此事,並鼓勵她好好煉。徐慧自修法輪大法九年多來,從未用過一片藥、打過一次針,給單位節省了大筆的醫藥開支,也為家庭甩掉了難以承受的經濟負擔。過去由於身體不好,很多家務活兒由丈夫承擔,煉功後她主動承擔了家務。徐慧在單位是車間的質檢員,煉功後對工作更加認真負責,領導們對她所在組班的工作質量非常放心。擔任質檢員期間,每天大量的藥品從她手中流過,如果想用點常用藥是很方便的,根本不算甚麼事。可是煉功後,徐慧從未動過一片藥,此事在藥廠傳為佳話。當時一位中層領導曾說過這樣的話,如果人人都這樣,社會將是多麼的美好。

    徐慧家庭生活並不寬裕,過去她常為家裏的經濟狀況而發愁。煉功後她看淡了利益,有幾次購物時,對方多找了錢,她都如數退回,對方總是很感激。北街在動遷前夕,徐慧家有一與平房連接的小房,好心的鄰居看她家生活困難,勸其把小房賣了,換點錢,這樣在動遷時就可以少承擔一些。徐慧考慮到這是違章房,如果賣了就會給動遷單位增加一戶,給他們增加負擔,因此就婉言謝絕了,動遷時也沒提出任何條件。有人覺得她傻,可她認為遇事先考慮別人這是煉功人應該做到的。

    像徐慧這樣的大法弟子在中國千千萬萬。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善良的群體在中國卻受到了鎮壓。李洪志師父受到了誹謗和誣陷,法輪大法遭受了鋪天蓋地的造謠攻擊。身心受益的徐慧憑著做人的道義和良知,分別於99年10月和2000年4月兩次依法進京上訪,為大法說一句公道話,她要把自己幾年來修煉的真實感受反映給政府。第一次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遭到折磨。半個月後,被錦州古塔公安分局接回,又被北街派出所送到戒毒所繼續關押。同時北街派出所原指導員劉××等人將徐慧身上的1500元錢非法沒收,沒給任何收據,至今未退。在戒毒所被關押半個月後,徐慧又被送到古塔區洗腦班強制轉化。由於她不放棄信仰而遭到警察盧少川的毒打。盧強令她赤腳站在水磨石地上狠狠地打她三個大耳光,又拿起電棍電她的下頦和兩腳腳背,火星四濺,一邊電一邊問她煉不煉?後用皮帶抽她,然後罰她站馬步。徐慧的手被打得向外滲血長達幾個小時,被打傷的手指骨凸起達兩年之久;下頦被電出幾個大泡,但她始終都說「煉!」盧少川見硬的不行就用軟招,利用親人勸她放棄修煉。北街街道辦事處陳慶合等人也來參與迫害,他們逼迫徐慧親屬交5000元錢才准放人,後在親屬的抵制下交了1500元,才將人放回來。回單位後,單位繼續給她辦班,停止工作26天,又罰了她3000元錢,並撤銷了她檢查員的工作。

    眼看著大法繼續遭到誹謗和誣陷,世人深受矇蔽,法輪功學員不斷地被抓被關押,徐慧於2000年4月再次進京上訪,又被抓回,關押在錦州拘留所和看守所共計36天,回廠後公司繼續給其辦班,停止正常工作1年多,並給她開除公司留用察看一年的處分,又罰款1000元。

    五年多來,在中國大陸,因為堅持信仰和講真話有幾十萬人被拘捕、開除、抄家、罰款;十幾萬人被勞教;6000多人被判刑;1500多人被迫害致死,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迫害之慘烈,令人神共怒。法輪功學員憑著善念良知和道德勇氣前赴後繼地進京和平上訪,又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以堅忍不拔的精神不斷地向世人派發法輪功真象傳單,傳播著「真善忍」的種子,讓人們了解大法真象,同時揭露江氏利用中共對好人犯下的罪惡,制止惡人行惡。法輪功學員是在為中國人民的人權和信仰自由而努力。我們沒有政治訴求,更不想要誰手中的權力,我們只是在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

    法輪大法雖然在中國遭到鎮壓,但在全世界廣為洪傳。目前已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民在修煉法輪功;《轉法輪》一書被譯成了20多種文字出版;李洪志先生及法輪大法受到各國的褒獎近1300項;許多主持正義的國家和社會團體紛紛譴責江氏集團的犯罪行為,呼籲停止這場迫害;一些參加迫害的高官在海外不斷地被起訴,有的已判有罪,目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已在全球20多個國家被起訴。

    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全面鎮壓,是一場民族浩劫。是完全違背我國憲法的。五年多來,在中國大陸經過學員不懈的努力,越來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象,越來越多的人民站在了正義一邊,目前有許多心存良知的各級官員和公安幹警,深深地被大法弟子的堅忍與善良所感動,由參與迫害轉為保護大法弟子。「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矣」。

    希望北街派出所的全體幹警和鑫誠園社區的工作人員明辨正邪,呵護善良,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監視,盯梢,舉報和抓捕,千萬記住「善惡有報是天理」。也真誠希望本社區廣大居民了解大法真象,關愛大法學員。人人都善待他人,寬容正義,人間將回歸到祥和安寧,暴力和謊言就不再肆虐中華大地。勤勞善良的錦州人民也一定會和平幸福地生活在家鄉這塊土地。祝鑫誠園社區全體居民安居樂業,身體健康!

    註﹕北街派出所部份警察的行為觸犯了我國《刑法》第251條、第245條、第238條、第397條和第234條的規定,構成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濫用職權罪和故意傷害罪;還觸犯了《警察法》第22條第4、5、7款的規定;也違反了《聯合國人權公約》第5、9、12、17和18條的規定。每項條款均應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給河北省、地、市各級黨政官員的公開信

    您看過電影《泰坦尼克號》吧?那個故事是90多年前發生在歐洲的一次海難。一般人都認為是偶然的,其實在一千多年前預言家們就告訴後輩子孫們了,在甚麼時間、甚麼地點,將要發生這一次海難。您知道嗎?您現在就是《泰坦尼克號》上的一名乘客,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是千真萬確的。您現在所乘坐的這艘表面「豪華」的客輪叫「中國××黨」,就處於「即將來臨的前夜 ……」

    不信,您去看一看《聖經。啟示錄》
    不信,您去看一看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
    不信,您去看一看南韓的《格庵遺錄》
    不信,您去看一看埃及的《智慧之書》
    不信,您去看一看咱們中華民族自己的,歷朝歷代先哲們所寫的《馬前課》、《推背圖》、《救劫碑文》等著名警世預言……。

    您知道嗎?××黨不信神,褻瀆神,誹謗神,殘酷迫害相信有神存在的善良人、殘酷迫害法輪大法學員,為此它已經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大陸上近幾年來所發生的洪水、火災、交通事故、礦難、沙塵暴、薩斯病等,都是對中共這個惡黨的警告;自去年冬天以來,南亞大海嘯的發生,南韓光修寺青銅佛像右手肘處綻開奇蹟小白花,美國加州蘋果樹秋末開花結果,北極熊未能進入冬眠,今春黑龍江一基督徒家庭,家禽產出一隻上有「神在人間」清晰字樣的蛋……《聖經-啟示錄》所云:「所有崇拜獸和戴上獸印記的人都在上帝的最後審判中,喝上帝憤怒的酒……」誰是崇拜獸和戴上獸印記的人?就是崇拜共產邪靈和加入其組織的人。

    諾查丹瑪斯在他巨著《創世紀。記一第五十首》預言:「一個人將出生於三個水字符號中。他在星期四設宴行樂。他的名聲、讚譽,地位和權利在陸地和海洋膨脹,給東方帶來麻煩。」有人說三個水字符號是指中共江××。

    中共褻瀆神明,惡貫滿盈,犯下滔天大罪,在劫難逃,更是天意。正如《推背圖》第45像讖曰;「有客西來,至東而止,木火金水,洗此大恥。」

    神是慈悲的。種種反常和奇異的天象,都是在啟迪每一個普通百姓,要快快醒悟,清醒過來,不要為中共一言堂宣傳所欺騙,成為它的陪葬品;在生死攸關時刻,要選擇好自己的未來。

    自從1999年7.20以來,六年過去了,大法弟子們苦口婆心勸導你們,不要把這些與世無爭、只想做好人的修煉者當敵人待;後來即使在電棍、老虎凳、死人床等非人折磨下,法輪大法弟子們仍然耐心的毫無怨恨的講清真象來感化你們,使你們能認清事實,希望你們驚醒。但是你們中依然有大部份人執迷不悟,繼續作惡,有的變本加厲……現在的處境,對你們每個人來講都非常之嚴峻,也可說是十分危急!

    在目前中國的政治現實中,法輪功問題,實際上已經成了一把尺子,一面鏡子,一架高精度光透視儀,他衡量著、照耀著、並說明著中國大陸的每一個人,他品格的高下,他是人是妖,他體內包藏著怎樣的一個靈魂……。在大是大非問題上,應該冷靜的動一動腦子吧,吃政治飯的,並不真正的懂的甚麼是政治,只知盲目緊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十年文革中四人幫和以打砸搶開路,為毛澤東充當急先鋒的紅衛兵,他們最後的下場,你們也應該是記憶猶新的。此外,當年國民黨軍政大員攜妻帶子逃亡台灣,許多中下級官員被扔在大陸,認憑中共的殺與剮,這段歷史,你們也不會是一無所知的吧?

    不過也不乏明智之士,做出明智之舉:自從江××惡首下令鎮壓法輪功以來,六年當中,有許多中下級地方黨政官員們,以自己獨特的方式,為本單位本部門的法輪功學員,從精神到物質,提供了各種各的保護和支持。

    做為一個地區、一個單位或部門的領導,他們替自己部下的這群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只想做好人的人,頂住了來自中共高層的巨大壓力,拒不報出具體人數和名單。

    做為一個地區、一個單位和部門的領導,不管媒體怎樣造謠誹謗,惡毒攻擊和誣陷謾罵,他們卻一再在大會上告誡本單位全體職工家屬,「我們決不能歧視因煉功祛病健身的這些無辜受凌辱者」。

    做為一個地區、一個單位和部門的領導,在妖風惡浪席捲中原大地黑雲壓城城欲摧之時,他們不忘暗中叮嚀本單位大法弟子,「出門辦事要注意安全啊,不要撞在高壓電線上!」;

    做為一個地區、一個單位和部門的領導,當江惡首下密令對全國七千萬煉功者,實行滅絕政策「政治上搞臭、經濟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生死存亡關頭,他們不但給去北京上訪歸來的大法弟子接風洗塵,工資照發,還給報銷往返路費;

    做為一個地區、一個單位和部門的領導,他們發現自己做錯了事,愧對歷史也愧對自己的良心之時,在不法人員抓捕大法弟子時,有的溜邊,有的秘密通知大法弟子躲開,有的秘密放走,有的甚至將自己親手送到「洗腦班」受折磨的本單位大法弟子,又驅車親自去接回來並立刻恢復工作……

    親愛的同胞,現在江××及其幫兇們,又在全國範圍內掀起一股黑浪,對大法弟子實行自1999年7.20以來又一次大規模抓捕……,在我們修煉人看來,這只不過是被徹底銷毀前的垂死掙扎而已。真正受害最深的則是被捲入迫害運動中來的你們這些廣大受騙受矇蔽者。也許,這是神給你們的最後一次擺放自己的位置,選擇未來生死去留的機會了……。

    在當前的形勢下,希望千萬不要放棄自己的道德和良心,否則《泰坦尼克號》似的命運,說不定哪時哪刻就會落到您的頭上!中國各地因迫害法輪功而遭報應的例子已經太多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天理。希望您能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河北大法弟子


    吉林省江源縣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江源縣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你們好!

    請允許我這樣冒昧的稱呼您,真誠的祝福你們,人和人之間似乎都很相信緣份,我更信緣份,所以我們能夠生活在江源這片土地上,這是我們的緣份。

    看到人們被謊言、假象欺騙著,我感到很痛心。做為一名大法弟子,法輪功修煉者,揭露這場對法輪功和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打壓、迫害,是我的責任。

    我曾經是一個病魔纏身,自私自利,爭名奪利,斤斤計較,道德敗壞的人,對人生失去了生存的信心和勇氣,在生活當中對身邊發生甚麼事情都會麻木不仁,事不關己的對待著,在內心深處從來就沒有真正關心過誰,照顧過誰,理解過誰,更不知甚麼是善待他人。

    在1999年3月份我有幸得了大法,法輪功簡稱法輪佛法,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他要求人們在日常生活當中歸正自己不正的行為與思想,重德行善,淨化心靈。遇到問題向內找,做事先考慮別人。在不斷的學法煉功過程中,我身體的各種疾病逐漸好轉,不翼而飛,思想境界同時得到了昇華。是大法救了我,是李老師教我學會做人的道理,在常人中做一個好人、更更好的人。儘管江澤民謊言惑眾,聲稱3個月鏟除法輪功,可是歷經五年有餘,煉法輪功的人不但沒有減少,卻越來越多,大法洪揚世界60多個國家,不同膚色、不同種族,心口相傳,修者日眾,這是為甚麼?因為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

    上訪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和義務,同時也是對政府、對國家部門的信任。2000年2月份,我懷著一顆相信政府、相信這麼大的一個國家會給我們一個和平煉功的環境,也會給我師父,給法輪功及法輪功修煉都一個公道的說法,走上了進京上訪之路。可是到了北京之後在天安門就被警察綁架,同時也遭到了毆打。後由本地江源縣公安局的警察領回來,帶到當地白山市江源縣謝力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出來之後,回家呆了2天,第3天上午東升街片警上我家裏去騷擾了一趟,下午我正在家洗衣服,江源縣派出所王某和一些人闖入我家騙我和我的家人說,要我下去核實一下材料,一會就回來。當時我想:我是學法輪功的,也沒做甚麼壞事,我不怕就去了。當時我丈夫說給你一元錢留著打車回來,我說行,就這樣他們用哄騙綁架的手段把我騙去之後送進了江源縣謝力看守所,當時參與這件事情的有江源縣派出副所長,有一外綽號叫大老五,還有幾個不知姓名,在那裏長時間體力勞動,伙食極差,條件也非常差,當時我正感上來月經連衛生紙都沒有,沒辦法我就撕旁邊沒用的廢報紙,是號裏其中一位好心的犯人幫助了我,我的丈夫去看我,他們不讓見,後來別人捎話說,你丈夫讓我問問你還煉不煉,煉就不管,儘管我的聲音有些哽咽,我還是乾脆的說了聲煉,心裏想甚麼樣的條件也別想讓我放棄大法。

    就這樣在這種非人的地方呆了一個月,2001年3月10日左右,讓我收拾東西,從號裏出來之後,給我一張釋放證明,問我煉不煉,我說煉,出了看守所,一個以前我經常見面的警察把我領到了一個車旁邊,開車的司機叫張振波,車裏坐著江源縣派出所副所長家的親屬。上了車我問他們把我送哪裏,他們說送你回家,我說:「你到底把我送哪」?因為這並不是回家的路,司機告訴我說:送你去黑嘴子勞教所。我在那裏的時候大概非法關押著800-900左右大法弟子,到了那裏第二天我就和其他功友晚上或早上開始堅持煉功,可是幾乎每次都被那裏的管教和其他刑事犯或殺人犯用膠皮管、木棒、電棍、竹板等東西打、電,晚上不允許睡覺,白天還幹活,不允許說話,繩子捆綁、開飛機、體罰、不准大小便,只要煉功就給你加期,讓你穿著背心、單衣褲上外面,有的上雪地裏站著。後來我們給朱鎔基總理寫上訪信,沒有回音,面對這種非法關押殘酷的迫害好人,我開始絕食,用生命證明法輪大法蒙受千古奇冤,證明我師父的清白,無條件釋放所有關押著的大法弟子,給我們一個合法煉功環境。

    我們絕食他們不但不管,迫害我們的手段更加殘忍,五馬分屍綁在床上,強迫插上胃管,灌鹽水苞米糊,旁邊好幾個刑事犯,看守所的醫務人員、管教、一邊給你強迫打針(因為我自從學法輪功身體一直健康)電棍電、打嘴巴子,他們是非常殘酷地對待大法弟子,長期不允許學員睡覺,洗腦、灌輸不健康的東西,讓學員看一些誹謗李老師和誹謗大法內容的書籍和自焚偽案,精神上的摧殘,肉體上的迫害。在這種長期高壓迫害下,由於平時實修基礎太差,法學得不好,導致我神志不清,也就是不清醒的狀態下,寫了不煉、悔過等有損於大法的內容,誹謗師父的話,在我修煉的路上留下無法洗刷的污點(對於那些不符合師父講法真善忍內容的東西早已聲明全部作廢。)

    2001年3月份,到期回家之後,重新回到單位上班,又開始學法煉功,講真象,加倍彌補緊跟師尊正法進程。在這期間江源縣派出所片警和公安局的人經常闖入我家多次騷擾,恐嚇,包括對我丈夫和婆婆。

    2002年4月15日,晚上10點左右,江源縣派出所東升街道片警徐廣付,領著派出所和江源縣公安局的很多人強行闖入我家。徐廣付進屋上前就說:吳傳茹你跟我們上公安局去一趟,走吧。我說:我不去,我沒有犯甚麼法為甚麼跟你們去,我不會跟你們去就是了。徐廣付上前就給我一個嘴巴子,緊接著就要翻箱子,我丈夫上前給拉住了,指責他們說:「你們幹甚麼,又打人、又要翻箱子,你把我家的東西全拿走得了唄」,我和我丈夫一起指責他們說:你們執法機關,知法犯法,深更半夜,私闖民宅,你們有甚麼法律依據,後來我婆婆鄰居都來了,我婆婆也開始指責他們說:你們抓人得有抓人的道理,抄家得有抄家的理由,亂抓人亂抄家我們不讓。

    後來徐廣付領著幾個人走了,還有3個沒走,這時我丈夫邊穿衣服、邊說你早晚得把我連累進去,我看到丈夫在那站著不免有些心酸,婆婆有心臟病,枯瘦如柴,公公小腦萎縮,半身不遂,還有丈夫和孩子,他們都是不學法的人,這幾年來他們也跟著承受著這一切,經常受到江源縣警察的騷擾、恐嚇,人心都是肉長的,我們畢竟都是血肉之軀。這種精神上的摧殘是殘酷的,跟他們走絕不可能,也是縱容,他們犯法,綁架好人。就這樣我穿上衣服下了地,沒穿外衣,身無分文,在警察和家人的眼皮底下被迫離家出走,當時是2002年4月份左右,我在外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在偉大的師尊慈悲的呵護下,遇到很多默默幫助我的好心人,在他們的幫助下,我才能很好的生活下去。

    哪個家庭沒有兒女、父母、兄弟、姐妹,可憐天下父母心,哪個娘不想兒,哪個兒不想娘,江氏流氓集團一意孤行一手挑起的這場迫害法輪功的大冤案,視法律與百姓的生命不顧,製造了這場中華民族的浩劫,滅絕人性,國破家亡,民不聊生,妻離子散,受到迫害的何止是大法弟子,迫害的是千家萬戶,千千萬萬個老百姓,自古以來,人無論在甚麼樣的情況下,做了錯事都得自己去承受,無人可以代之。

    只因堅持正信,堅持真理,做個好人,有錯嗎?李洪志老師教導我們修心向善,道德回升,返本歸真。

    目前,世界各地天災人禍接連不斷,老人們常說父母做善事,兒女跟著享福,父母做惡事兒女跟著遭殃,如果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殺人害命,將會牽連九族,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天命難違,世人們清醒過來吧,在大是大非面前,要善惡分明,不能再麻木不仁,盲目隨從,決不能再充當替罪羊、替死鬼了,要有自己真正的位置。

    長期在外,並不能更好的證實大法,只是在那種情況下不得已,我要對家庭負責,對社會負責,對世人負責。2003年2月份我回到家裏,回家之後他們還不放過,江源縣派出所又領著江源縣公安局5、6個警察上我家,讓我按手印,我沒有配合他們,當時我正在給我公公提褲子,因他要大便(我公公在炕上吃炕上拉)當時他們看到這種情景就退到了一邊說:你要不按就跟我上看守所。當時我真的為他們難過,我說面對這一切你們就不動心嗎?你們也太不像話了,後來他們說:吳傳茹你先在家伺候你公公吧,我們先走了,我說你們走吧,就這樣他們再也沒有來。

    後來我去紡織股份有限公司找正廠長要求上班,他不接待我,推托,讓我去找宋廠長和勞資,他們說給我按曠工開除,不讓我上班,我說你們這樣做是不對的,勞資合同是規定超過15天按自動解除合同,可我當時情況特殊屬於被迫害的,你們應該了解清楚再決定,我被迫害的經過跟宋廠長說了一下,可他卻說,誰迫害你去告誰,你沒有證據別亂說,我被迫害的親身體會就是最好的證據,當時他來客人了,我沒有打擾他,就走了。同胞們,兄弟姐妹們,試問一下,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你們親人身上是何感想?

    我們煉法輪功也得生活,也得需要生活來源也得養家糊口,哪個家裏沒有兒女、父母、兄弟姐妹,大法弟子是好人,是不應該遭到迫害的。

    有位大娘,以前看過大法書,後來不敢學了,她就把書燒了,還經常誹謗大法,過一段時間老兩口都得了病,大娘是半身不遂。有一次我跟她講真象,她害怕,導致她說了一些誹謗大法的話(因為他鄰居有學的,她也看到大法弟子的言行舉止都是怎樣善待他人的,怎樣重德行善,可她面對事實都不敢去承認)我說你知道你這樣會給你帶來多大的傷害嗎?沒過多長時間,這位大娘在她家大門口跌了一跤,總算撿條命,可是快過年了,花了2千多塊錢醫藥費,本來生活就困難,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不會無因降臨,這都是神在警示世人,善惡有報是天理。

    正告江氏追隨者及各級官員、警察及早辨明是非,識破謊言,不再助紂為虐,為自己留條後路。

    希望江源的父老鄉親們,為了你們的未來,為了我們的緣份,請不要再保持沉默,請善待大法、大法弟子「謹記真善忍、法輪大法好」讓我們共同制止這場浩劫,把江氏流氓犯罪集團及其死心塌地的追隨者推上歷史的審判台,推上人心法庭、道義法庭、人間法庭!

    該清醒了給自己留一條生路吧,懸崖勒馬回頭是岸,這是我一直想跟江源縣父老鄉親說的心裏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