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1日】

  • 姐姐,真心希望神保祐你

  • 一位身在獄中的大法弟子給法官的信

  • 姐姐,真心希望神保祐你

    姐姐,您好!

    QQ裏直接聊不太方便,還是給你發一封信吧。

    至於我是不是搞政治,有一篇李師父寫的《不是搞政治》說的非常明白,你覺得我是在搞政治,那是因為你在共產黨多年來給你灌輸的黨文化中思考問題。你看完信,再看看這篇文章吧。

    弟弟這幾年來明白過,也糊塗過,但是最後我還是願意做個明白人。這幾年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我不是要去找個寄託去逃避現實,是因為我看清了現實的危險和多變,我相信冥冥之中一切都是神在安排,不相信神,不按照神的教導做,而帶著執著和無知在世間糊塗的生活,只能使人墮落和陷入絕境。

    我們姐弟間其實交流得很少,你對我有這樣的誤會實在是因為在這方面我對你們說的太少,解釋的太少。如果我覺得自己得到了一個好東西,你們是我的姐姐,我不拿出來與你們分享我豈不是很自私?如果我偷偷的一個人自己煉,誰也不告訴,或許我不會遭到你們的責備,也不會遭到××黨迫害,但是我這樣做實際上是對你們不負責,等真正的危險來臨的時候,作為你們的弟弟而看到你們遭到劫難,我怎麼會心安呢?也許你們不相信有甚麼劫難,但我相信呀,從我的角度,我當然要去救你們。

    99年7月共產黨鎮壓法輪功以前,我給你們介紹過這個功法,那時候你們都沒有反對。而且我的身體也有了很大的改觀,媽媽練了一段時間身體也有很大的改觀,那段時間煙也戒了,腿也好了不少。至於我的工作學習也沒有因為煉功而耽誤,我順利地進入到××大學,在單位工作也得到領導的賞識,甚至在鎮壓後的2000年,我也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博士(但那時我因為堅持信仰而取消了資格)。

    當共產黨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我頂著巨大的壓力堅持修煉,而媽媽因為害怕放棄了。當時似乎所有的人們都聽信了電視和報紙上的對法輪功的謠言,對我和我的同修們來說,那段艱難的日子你們是無法想像的。

    2000年底我由於派發法輪功的真象傳單被抓進了監獄,被判勞教一年,那裏面是非常邪惡,惡警使用各種陰毒的辦法去轉化法輪功學員,硬的不行來軟的,軟的不行又來硬的。我很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識破共產黨的偽善面目,而接受了轉化。其實我當時的轉化也是出於對父母的考慮,覺得他們難以承受,而寧願放棄自己。

    可出來後,二年多的沉淪,離開大法的日子使我迷失了方向,病痛又回到了我的身上(肩痛、頸痛、腰痛和腹痛),做公司又徹底失敗,夫妻感情也比較緊張。自己又常年勞累奔波,甚是辛苦。

    直到2004年3月份,由於事業上的不順、身心的疲憊,我覺得非常無助的時候我又想起了法輪功,從新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又使我煥然一新。這一年的體會我是很深刻的,我終於從那些糾纏不清的事務中又解脫了出來,我又重新找回了自己,病痛沒有了,生活規律了,精神振奮了,這種平靜祥和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不光是我,我大部份朋友曾因受共產黨矇蔽被所謂「轉化」過的朋友,現在都重新回到了法輪功的修煉中,現在在網上聲明轉化洗腦作廢的已經有80多萬人次,現在每天都有2、3萬人發表聲明,這也有力的證明了共產黨的洗腦戰術徹底失敗。

    因為我們是一群堅持真善忍信仰的人,而中共的假惡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雖然我沒有親自經歷文革和六四,但是我清楚那些運動都發生了甚麼。我寄給你的《九評共產黨》已經把中共是個甚麼東西剖析的非常清楚,說穿了它就是個反宇宙的邪靈。那麼它怎麼容得下以「真善忍」為修身立命之本的法輪功呢?

    以前我還對中共抱有希望,覺得鎮壓法輪功只是邪惡之首江澤民出於妒嫉一手挑起來的,但是現在江下台了,可鎮壓還在繼續。實際上是共產黨和江澤民互相利用來鎮壓法輪功的,當時它們叫囂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可現在都已經六年了,法輪功都是以最平和的方式去反抗這個歷史上最殘暴的鎮壓。六年了,法輪功沒有壓垮,並且在世界60多個國家,法輪功得到了廣泛的弘傳,並受到了無數的褒獎。而我和我的朋友們也在其中更加理智清醒和成熟了。

    也許你並不反對法輪功本身,而是擔心我的安危,你們很怕,可是這種怕不是法輪功造成的,而是共產黨造成的。共產黨的那種恐怖高壓政策,容不得世人有不同的信仰,不同的政見,甚至不同的聲音,它邪惡的說,你有不同的聲音你就是「搞政治」,難道只允許共產黨自己「搞政治」,就不允許老百姓「搞政治」?

    共產黨鬥天鬥地鬥人的流氓本性想使得人人都怕它,其實它的執政是不合法的,它更改歷史,利用國民黨抗日的時候發展勢力,掀起國內戰爭,槍殺了無數的中國人,並最終流氓的劫持了數億中國人民並霸佔了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執政後它又利用各種運動使人們畏懼它,美其名「消滅一切剝削階級,建立共產主義社會,為了人們都過上幸福生活」,可實際上呢,只是為了它自己不可動搖的執政利益,為了它們能名正言順的強取豪奪人民的財富。

    因為共產黨的執政完全是謊言堆積的,所以它便把法輪功視是它的剋星。不是我們要反對共產黨,而是共產黨容不下這些信奉真善忍、信封神靈人們。被鎮壓前,法輪功也沒有反對過共產黨,因為修煉人根本不參與政治,根本就對政治沒興趣。是共產黨把這些善良的人逼上了反對它的道路,也為它自己敲響了喪鐘。即使現在,法輪功也不是反對共產黨(因為這個邪靈附體不配),也不是為了奪取它的權力,而是為了揭露邪惡面目,講清真象,救度被黨文化異化了的人們。

    其實,現在的形勢跟幾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可以說共產黨在鎮壓法輪功的這場可笑的鬧劇中已經完全失敗了,它現在是四面楚歌,世界上所有熱愛和平的善良民族都在反對它,所有明白真象的全世界人民包括中國人民也在反對它。《九評共產黨》的迅速傳播和退黨大潮(現在退黨人數已接近80萬),使得它的末日越來越近了,因為天要滅中共。但是如果一個人腦子裏還承認著這個邪靈,還保留著它的獸記就非常危險,當天滅中共的時候,又怎麼能放過做為它的一份子的黨團員呢?所以這就是我要著急幫你們退團退隊的原因。

    我其實是為你們擔心,可你們卻為我擔心。但無論如何我很感謝你們,我也請你們放心,我們現在講真象更加理智和智慧了,不再會向以前那樣那麼容易給它抓了,它們也抓不到我們任何把柄和迫害我們的藉口。比如我們會在適當的場合和熟悉的人和親朋好友講,用電子郵件和遠方的朋友講。我當然不想再次給它們抓進去,因為那裏面非常邪惡,沒有任何自由。我還要去告訴更多的人真象,去救更多的人。只要迫害還在繼續,我們就要講真象。現在清楚真象的人越來越多,邪惡的鎮壓也越來越難以維持。我堅信我們的未來一定是光明的,共產黨的下場一定是可恥的。我真的非常慶幸自己能在這個萬古難遇的時期成為一個大法弟子。我也希望衷心你有個光明的未來。在人世間我們姐弟一場,這是多麼深厚的緣份啊,我希望能把我的福音帶給你,李師父是來救我們的,各種天象和預言都在證實這一點,不要錯過這萬古難遇的機會。

    真心希望神保祐你!

    弟弟

    附:李師父的《不是搞政治》(略)


    一位身在獄中的大法弟子給法官的信

    尊敬的懷化市中級人民法院胡石海法官先生:

    我叫胡丑改,42歲,辰溪縣龍泉岩鄉店邊灣村村民。因修煉法輪大法2003年3月13日被抓,辰溪縣法院判我有期徒刑三年半,我上訴後法院又維持原判。你為審判長,我想寫信告訴你一些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願您和您的同事及家人有更好的未來,健康的身體。

    法輪大法自1992年傳出以來,由於祛病健身的奇效,又教人修心向善,在短短的幾年中,吸引了眾多的人修煉,就我國到99年據不完全統計,將近有1億人左右,現今在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得到弘揚。在北京健康博覽會上還得過「邊緣科技進步獎」。1999年我也幸運的與法輪功結了緣,通過一段時間的煉功,我由原來的疾病纏身,消瘦如柴,經常吃藥的身體,現在與藥無緣了;也使許多被醫院認為不可根治的病人擺脫了病魔的困擾,有的癱瘓多年的病人重新站了起來;有的到處打流為生的人,通過修心煉功重新走上了正道,改邪歸正了。

    我們修煉法輪功,注重心性的修煉,從祛病健身上講,大家知道,現在文化素質高一點年歲大的一人還講涵養、講修身養性、講忍,這樣對身體是有好處的,何況我們法輪大法,既叫人修心,又加上煉功的動作,所以能達到祛病健身的特效。

    思想教育上講,大家也知道,現在法律越來越健全,為甚麼做壞事的人越來越多呢?犯罪率逐年上升,好多國家都想盡辦法解決都收效甚微呢?就是法律管人是強制的辦法,你管得了人家的身體,管不了人家的心,當看不見時他們同樣要做壞事,而我們法輪大法是叫人從內心真正改變,當一個做了壞事時,就善意地給講清做壞人給自己和別人帶來的危害,用善心和道理去感化別人,使一個人從內心上改變才能使一個人變好。

    我真誠的希望各界人士能全面了解法輪大法。我們修煉要講善,我們都不殺生,怎麼會像電視上講的先殺人、自殺、自焚呢?其實懷化地區修煉法輪功的人數上萬人,可是有誰因煉法輪功而出問題呢?這種文革時期玩弄的扣帽子的政治手法,現在已經過時了。你們是有文化有素質的人,一定更能明白其中的原因,我們因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很大,才想告訴更多的人,所以我真誠地祝你們不但工作順利,更有一個好的身體!水平有限,請見諒!

    順祝您和您的家人幸福、健康!

    此致

    胡丑改 2004年12月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