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5日】

  • 寫給家人的一封信

  • 給長沙國防科技大學同學的一封信

  • 寫給家人的一封信

    二哥,你好!

    這是給你去第二封信,你可能又會感到恐慌。你看,咱們一家人之間都不敢敞開思想隨便聊,這太不正常了。這不是共產黨歷次搞恐怖政治運動給中國人造成的傷害嗎?而且我敢肯定的說:共產黨不垮台,我們這個傷口就不會癒合。

    共產黨的天下就是太腐敗。舉咱當地的例子:村集體有了錢,那就是村支部書記個人的錢,愛怎麼花怎麼花,愛怎麼貪怎麼貪。沒錢了也好辦,大搞貸款,帳記在村集體上,就是攤在村裏每個農民身上!甚至與銀行黨的領導勾結,狼狽為奸,互相利用。不用說,鎮黨委也是這樣,市黨委更是如此,權力大了搞招商引資,讓外國人也幫著中國腐敗!

    共產黨自上而下是爛透了,就像一顆枯朽大樹,不用風吹草動,有一天它自己就垮了。雖然有人不希望中共垮台,但歷史是由哪一個個人說了算的嗎?何況它犯下了更大的罪──迫害了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

    提起神,就有人不相信,說是迷信。這也是共產黨的無神論給人造成的毒害。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神呢?在我來看神是存在的。說來你可能覺得奇怪,歷史上很多大科學家,如牛頓、愛因斯坦等都相信有神;那些得諾貝爾科學獎的,好多也都是信神的。現在科學界不少人在研究人是否有靈魂,發現了人是有靈魂存在的。英國醫生山姆帕波爾研究發現人死前後靈魂的活動情況;美國醫學界發現人出生前後靈魂的活動情況……。我有好幾個朋友是開天目的,他們能看到不同空間的不同情況,有的還有特異功能。我那個小女兒天目也開了,等哪天見面讓她給你講講她看到的那些超常的現象。

    半年前海外有人出了一本書《九評共產黨》,很有水平,希望你能想辦法找到看一看。

    從中國和世界歷史看,改朝換代是必然的,共產黨也不會例外。特別是共產黨迫害了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這罪可太大了,神一定不會饒恕它,一定要滅它。

    共產黨的存在,有它的體系,在人間是以黨員、團員、少先隊員為表現形式。所以當神要滅共產黨的時候,會牽扯到黨員、團員、少先隊員。但神是慈悲的,給人最後的機會:神在滅共產黨之前,讓大家退出共產黨這個真正的邪教組織。神也為人想得很周到:為了避免共產邪教對退黨退團退隊的進行報復,允許人用化名、小名退出,神看人心。如果你曾經是團員、隊員,都超齡了,也得聲明退出,因為當初你在血旗下發過毒誓:要為××主義奮鬥終生、為它獻身等。這誓被邪教記上了,並在發誓者右手上打上了獸印。你必須聲明退出邪教共產黨,才能抹去獸印。將來神在滅共產邪教時誰的獸印抹去了,誰才是安全的。

    其實歷史的一切與今天都是有定數的,先知者們早有預言。隨信寄去小冊子一份,18頁上對預言略有介紹。仔細看看就明白了。

    二哥,真心希望您及全家和朋友們都有個美好的未來。但這一切必須得自己邁出來,自己選擇未來。其實也沒有甚麼難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你發過聲明後會感覺像扔了大包袱一樣一身輕鬆。

    您要是不方便發表聲明,可寄回家我能幫您做。

    夏天又要到了,你們那裏會很熱,請多保重。

    小妹


    給長沙國防科技大學同學的一封信

    同學們,你們好:

    在茫茫宇宙之中相知相識,同窗共學,這是一種何等美麗的緣份啊。多少年的風風雨雨,讓大家成熟了,更加明白了。當我了解到一些同學在退出這個××黨邪組織問題上不置可否時,我覺得有必要說幾句話。當年你們當著那染滿中國人民的鮮血、充滿無數冤魂厲鬼的血旗面前進行起誓時,誓願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給它時,那是意味著甚麼?那個誓言可是你想像的那樣簡單嗎?這可不是你想像的那樣,不交那個費就等於退出了。你是不可能自己說了算的,那個誓言不是你不交那個費就可以抹除的。這就像一個人寫下了賣身契,把自己的一生賣身給另一個人,然而主人忙不過來管你,讓你自己幾天去外面做著你自己的事,你就以為等於那個賣身契約就作廢了,會是這樣簡單的嗎?這個起誓,就是一個巨大的契約,就是一個巨大的魔鬼的印記。大家都是有一定智慧和識見的人,我相信大家一定是能夠清醒認識到實質性的東西的。

    孔子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我的一位親戚給我講了他村裏的故事。以前邪黨高喊破四舊、破除迷信,砸爛舊世界。村裏幾個人就組織起了一個紅衛兵組織,將村裏的「老爺廟」的香爐抱去沉入江中。其中一個還當場對香爐撒尿。這個撒尿的人,當年只有二十歲,身材很好,常常打籃球。就在對香爐撒尿後幾天,這個「積極響應黨的號召」的年輕人,在打球時摔了一跤,看起來很輕微,沒想當晚卻死了。這幾個人中,卻有一人偷偷將一個香爐抱去藏在樹林裏,換成一塊土塊抱去沉入江裏。後來這幫人,除了這個藏起香爐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先後意外而死,家道破敗。

    我的村裏有佛庵,供奉著很多佛像。村裏幾個「積極分子」就發動村民砸佛像。我父親和其他幾個村民私下商量,一人一像把幾個佛像轉移地方藏了起來,但庵裏的其他佛像都被這幾個積極分子破壞了。過了幾年,這幾個人都先後得怪病死,或者平白無故地死去。幾代過去了,這幾家都絕代、或者破落。村裏人人都知道是報應。這些人得此報應,是因為犯下了大罪。他們之所以犯下了大罪,是因為他們的無知,是因為他們的頭腦完全被邪黨灌輸了無神論,相信了邪黨的話,被邪黨邪靈控制了。

    生活在農村的同學,多數看到過上述類似的現象。或許你從小在大城市里長大,或許你沒有見過類似這樣的事,或許你見過了,卻不知道是報應,因為從小被灌輸的無神論思想是如此根深蒂固,使你雖然見了,卻不相信,或者沒有意識到。有一點你是清楚的,那些「最革命」「思想最紅」的共產邪黨的「積極分子」,是最罪惡巨大的分子。在邪黨的號召下,他們鬥地主,砸佛廟佛像,燒毀古書古籍,打、砸、搶無所不作。這些人的結局,多半是有著同上面類似的報應,時到今天,又有幾個活得像樣呢?不僅他本人,他的幾代子孫,都要受著不同程度的報應。

    因為相信無神論,所以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無惡不作,沒有任何道德約束。今天人類社會道德的墜落,其根源就在無神論。一個相信神佛,相信善惡有報的人,他是不敢造惡的,至少他不敢明明白白去幹壞事。共產邪黨害怕有神論,因為它作惡太多、太大,對有神論懷有極大的恐懼。積惡到今日,已經到了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程度。一個平生不作惡,心地坦然的人,他一定過得十分輕鬆適意的,「平生不作虧心事,半夜敲門何用驚」。

    宿命也好,因果報應也好,都不是甚麼「唯心」、「迷信」。相反否認這些,才是真正的迷信。因為他們對所見的事一味持否定態度,他們只相信他們從小被邪黨灌輸了的、根深蒂固的那個變異觀念,思考問題往往都帶著一種先入為主的成見。這不是迷信是甚麼?

    一個人從小培養起來的觀念是不容易轉變的,即使明知這個觀念很荒謬,也不容易轉變。我們從小就被共產邪黨灌輸無神論思想,對神持否認態度。外來的共產邪黨為了對全中國人洗腦,為了人們把邪黨的頭目們當作「神」,所以竭力宣傳「無神論」,對中華傳統文化進行了最徹底的橫掃。其實,如果你隨便拿起一本古代的書來看,你會看到講的都是有神論,都是因果報應、前世後世一類的內容。中國傳統文化的天人合一和陰陽五行,完全貫穿於整個中國傳統文化之中,無所不在。隨便一本古代正史也好,一本古代雜史、小說也好,你都可以看到「夜觀天象」,「佔物」,「佔風」,「天象示警」的說法,就是以物事推算未來的人事,現代人稱為「宿命」、「唯心」的東西,比比皆是。

    現在大家都在學習西方的現代科技,其實中國古代的科學比起現在的西方科技要高明得多。比如,中國古代的天人合一理論,還要比現代全息學要複雜得多,高深得多。古人從天人合一、天人感應的理論中,以天象變化推算人類社會的變化。道家說,人體是一個小宇宙,用現代科學的說法,就是宇宙和人身有著一種全息的關係。再推廣之,宇宙與人類社會也有一種全息的對應關係。聽起來很玄,其實都是很好理解的。既然宇宙和人、人類社會是全息對應的,觀察天象的變化就能推知人類社會的變化,這就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我還記得大學物理課時,曾經拍攝過激光全息照相。「局部等於全體」是現代全息學的著名結論。其實天人合一說的也差不多是這樣的意思,人是宇宙的一部份,人本身也是一個宇宙,同宇宙有著一一對應的關係。

    到了共產邪靈--這個在歐洲遊蕩的幽靈出現在中國大地上的時候,為了實現它在人間作惡的目地,它的代表們開始把中國人的傳統思想扭曲了、掃滅了,他們大講無神論,禁止人們相信神,禁錮人們的思想,掃除一切中國傳統文化,實行全國洗腦,只允許人們相信邪黨文化。對於不接受洗腦的人們,它就用誣蔑的謊言和恐怖的暴力消滅。這樣使人們的思想變得極端狹窄、而且不敢多想,老實的做著××黨的思維奴隸。

    中國古人就不會有現代人的這種思想框框。中國古人早就承認了人類歷史決不只是幾千年,僅僅《鐵板神數》中所講的中元時期,就已經是40幾億。佛教道教中的思維更寬更遠,一劫就是幾十億年。釋迦牟尼佛是無量億劫前得道的,等等。放在今天人類來講,是不可想像的。因為現代人的思維框框太多,思維太侷限,只能想像他們所見到的東西,並慢慢形成了觀念、頑固的觀念。

    現在那些入黨的人,他們想的是甚麼?都是想,入了黨,可以升官、發財,可以撈得更大的油水,說白了,就是可以更加瘋狂的搶奪老百姓的財富。心不正必然招來邪魔,心不正必然被邪魔所利用。這是心不正的代價,是無知的代價。以為入了黨就可以撈得更多,其實並不盡然。就算入了黨,你不橫下心來行惡,你還一樣撈不到甚麼油水的。共產黨能這樣讓你輕易撈油水?只有你心狠得下來才做得到的,只有自墮人性、自甘下賤才做得到的。對於這個黨,還有甚麼可依戀的?還有甚麼可指望的?當你看到一群暴徒在大街上打砸搶,你卻走上前,要求加入他們的組織。或許你會在他們行暴時只是袖手旁觀,可是這不是一種極不正的心嗎?你為甚麼要加入他們呢?加入了他們,不就是與他們同罪嗎?儘管罪有大小,可那也是一種罪。

    如果這個邪黨不滅亡,我相信,過幾年就算不鎮壓法輪功,也會鎮壓其他的人群的,就像六四鎮壓學生一樣,只不過時期不同,鎮壓的對像不同而已。先是鎮壓地主,接著是資本家,接著知識份子。當官的,或許未想過會鎮壓到自己的頭上,可是哪一天來了,卻不是他們自己說了算的,「文化大革命」中,邪黨自己的頭目們也被鎮壓了。鎮壓了學生,鎮壓了法輪功弟子,接下來鎮壓甚麼人,誰會想得到呢?看看信訪辦那地方,鎮壓各地的信訪農民,卻正在繼續著。不管哪個階層的人,只要是生活在邪黨邪靈的統治之下,就說不定哪一天,鎮壓就到了他的頭上來了,殺人就殺到了他的頭上來了。不論殺的是哪一階層的人,不論鎮壓的是哪一階層的人,可是有一點必須肯定的,過一段時間邪黨必須會把殺人的刀架到某一階層的人頭上。76年時期,第二次簡化字中,道字被簡化成了刀下加走之旁。這不是偶然的,因為這個簡化字,正是那個邪靈的「道」,是把刀高高懸於人們頭頂上,人在刀下低頭走的「道」。

    這個邪黨,在其宣言中就聲稱自己是「幽靈」,它在另外空間是個確實是一個邪惡的幽靈。你知道,它從一開始就聲稱,那紅旗,包括紅領巾在內,都是鮮血染成的。考察中共幾十年的歷史,都是不斷殺人的歷史。1930年,許繼慎等人在洪湖邊拉起紅軍隊伍鬧革命,國民黨20萬大軍無奈他何。井岡山中共中央軍委一個特派員,就從許繼慎的四萬人的部隊中抓出了近三萬人的「特務」,連許繼慎都被縛在馬後活活拖死。高級幹部中只有賀龍、徐向前恰好不在部隊裏,才避過了這一大劫。文革時期,毛澤東要鎮壓全國黨政軍高級幹部,叫周恩來、陶鑄列出要保護的名單來。周恩來、陶鑄順著毛意,就列出了二十幾人名單交給毛,毛還說保護名單人數太多。結果是全國十幾萬各級黨政軍高級幹部被批鬥。最後連陶鑄本人都不能倖免。直到鎮壓六四、鎮壓法輪功事件,看看這個邪魔在這幾十年來,殺人有停止過嗎?誰能知道這個邪魔下一次殺人、鎮壓的對像將是誰?

    當初入黨入團不全是你的錯,因為被邪黨洗腦欺騙。但是,如果一個人已經了解了這個邪魔的真象,卻還對它存在依戀不捨,依然心甘情願地要成為它的一分子,這就是有罪的了,因為他甘願助紂為虐,甘願與它為伍,這就是等於在認可它的罪惡。當一個人在加入它的組織的時候,在它面前起誓,要把生命都交給它的時候,你知道在另外空間產生的是甚麼嗎?那真真實實的是一個邪魔的印記,因你對它發過誓,它就要管你,控制你。不要認為不交黨費、不參加邪黨的活動就算脫離了邪黨控制了。要清除這個魔鬼的印記,就必須更加鄭重其事的聲明脫離這個邪魔,向眾神表明自己的態度。站在另一角度上看,這個退出聲明也是十分正義的舉動。因為你已經看到了這個邪黨十惡作盡,你不肖與這個邪黨為伍,你大聲聲明退出邪黨,遠離邪黨組織,這是十分正義的行為。

    認清這個邪黨的歷史,認清這個邪黨的本質,勇敢地聲明退出,這是大善的義舉,那是你們未來的福澤,是走向未來的重要的一步。一個正義的人,是不會同邪惡之徒同流合污的。勇敢地走出這一步吧,退出所有的邪黨組織吧,不要讓邪黨認為你們還是它們的同謀,更不要再助紂為虐了。宇宙是公平、公正的,他就像一個高度正義的生命,維護著宇宙的一切,平衡著宇宙的一切。一個人作了惡,絕不是一死了就一了百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