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5日】
  • 給德惠市楊樹鎮父老鄉親的公開信

  • 被河北高陽勞教所劫持的大法弟子譴責中共迫害

  • 再致河北司法庭、勞動局的一封信

  • 給德惠市楊樹鎮父老鄉親的公開信

    各位父老鄉親,您好!

    為了您和您的家人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們法輪大法修煉者今天特地給您寫這信公開信,目地是把法輪大法的真象告訴您,望您能珍惜這萬古難得的機緣。

    在歷時五年多的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中,以江××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採用栽贓、陷害等手段,利用報紙、電視、廣播等所有新聞媒體對法輪功進行迫害,以達到鎮壓鏟除的目地。如導演天安門自焚醜劇;將正常人自殺或精神病人殺人嫁禍法輪功,矇騙廣大群眾,挑起世人對法輪功的仇恨。

    面對這場非人的浩劫和千古奇冤,法輪功學員不斷的依法到國家信訪局上訪,想向有關方面說明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沒想到信訪局變成了公安局,接著在全國將法輪功學員綁架入獄,只因為他們信仰「真、善、忍」。眾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判刑、勞教、強制洗腦,甚至送到精神病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遭受酷刑折磨,有的被迫害致死。通過民間途徑證實,到2005年6月17日止,江氏集團迫害死了2564名法輪功學員,更多的學員被傷害致殘。多少人流離失所,多少人被抄家、罰款而傾家蕩產家破人亡!江氏一夥對法輪功鎮壓使用的殘暴手段可以說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酷刑手段上百種,其殘暴程度超過希特勒納粹集中營,水牢、地牢、火刑、電刑、五馬分屍、死人床、約束衣、蠍子、蛇、毒蟲咬、細菌、毒氣熏,馬三家勞教所把18名女大法學員扒光衣服投進男牢,對女同胞的侮辱迫害更是殘酷……

    在遭受殘酷迫害的情況下,想到眾多的民眾被江××集團控制下的媒體散布的對法輪功的謊言所欺騙著,法輪功學員採取發傳單的辦法,告訴群眾我們是被冤枉的,是受迫害的,將法輪大法的真象告訴民眾,希望大家不要再受騙上當,希望大家明白「法輪大法好」。然而這些法輪功學員卻遭到非法抓捕、判刑。

    楊樹鎮派出所以劉玉超、李德彬、武德民、張也地為首的不法警察,緊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當地大法弟子瘋狂迫害,血腥鎮壓,打罵、罰款、抄家、拘留、洗腦、勞教、判刑,惡行累累。幾年來,楊樹鎮已有1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35人次被報勞教,其中2人因體檢不合格拒收。實際有33人次被非法勞教,非法罰款10多萬元,給無辜善良的農村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在精神和肉體上造成很大傷害。

    特別是農村秋收和春耕的大忙季節,他們一點不為農民著想,以「執行上級命令」為藉口,隨意抓捕本鎮的法輪功學員。

    2004年10月21日晚11時左右,楊樹鎮派出所夥同德惠市公安局惡警深夜闖到法輪功學員趙喜順家,並破門而入,將其強行綁架;隨後,他們又闖到法輪功學員趙金敏家,趙金敏抵制他們執法犯法的土匪行為,不給他們開門,他們竟將玻璃砸碎,破窗而入,將其非法劫持。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楊樹鎮雙廟子村法輪功學員王忠彬和東化吉村法輪功學員呂鳳學。在綁架過程中,惡警在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搜查、抄家。

    2004年10月22日上午,德惠市楊樹鎮法輪功學員李德成、馬淑華、馬麗、於世晶、趙建娟、孫玉英等人在德惠法院附近遭楊樹鎮及德惠市公安局惡警綁架。目前,趙喜順、王忠彬、李德成、馬淑華、馬麗、於世晶已被非法勞教,給本人及親朋好友造成多方面的負擔。

    2005年3月30日上午10點左右,楊樹鎮派出所惡警李德彬、武德民、王加利等四人竄至楊樹鎮洋草村法輪功學員常雅文家,野蠻的將她綁架到長春市洗腦班進行迫害。

    江××集團想不到的是,這幾年,法輪大法卻越來越快的走向世界:目前全球有至少78個國家和地區的人民在學煉法輪功;《轉法輪》一書已經被翻譯成20多種文字在全球發行,法輪大法和大法學員得到各國各級政府和組織的褒獎一千多項。

    就是這麼一部舉世讚譽的高德大法,在發源地中國卻被瘋狂打壓,這就很不正常。江××提出「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人性的政策,已對大法和大法修煉者犯下了最大的罪,江氏及其幫兇已被全世界28國家和地區58次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告上法庭,全世界都在反對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中共駐澳大利亞悉尼領館負責監控法輪功的外交官陳用林,公開站出來,拒絕繼續為中共鎮壓法輪功賣力而宣布脫離中共,在澳大利亞及整個國際社會引起強烈震撼;原天津市國內安全保衛局,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不願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及其他宗教信仰團體而退出中共。他指出,全國各地610辦對法輪功進行系統迫害;610人員不了解真象,為升官發財迫害法輪功;610秘密掩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真象。迫害法輪功是浪費國家資源,不願意積極參與迫害的人,被處分降職、開除、關禁閉等。郝表示愛國,但不愛邪黨,並警告繼續迫害者迷途知返。

    在這裏,我們奉勸那些參與迫害的執法人員及普通民眾,不要再助紂為虐了,你們也有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不要讓他們蒙受恥辱!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真、善、忍」光耀天宇!生命的未來是自己選擇的,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歷史瞬間吧。

    楊樹鎮的父老鄉親們,在鐵的事實面前,醒悟吧!善惡有報。人做的好事、惡事,都會有好報或是惡報。

    請記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德惠市法輪功學員


    被河北高陽勞教所劫持的大法弟子譴責中共迫害

    全世界一切正義人士、中國大陸全體善良百姓:

    呵護善良,主持正義,維護法律本來是今天的文明人類每人應盡的義務,更是各國合法政府的責任。然而,從1999年中國政府卻在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惡流氓集團操縱下,開始了對上億信仰「真善忍」普通百姓的鎮壓。幾年來,不僅迫害死傷眾多善良的修煉者,而且打碎了無數幸福家庭。更有甚者,中共榨取著國內百姓的血汗錢,揮霍著國際社會的資金,幹著滅絕人性的勾當;另一方面卻極盡誹謗、造謠、栽贓之能事,毒害不明真象的善良民眾,利用他們來參與迫害。其目的之險惡,手段之惡毒,縱使羅馬暴君尼祿、希特勒再生也無以復加。

    在中共的鎮壓中,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是其罪惡的集中地。大多數的迫害致死、致傷、致殘、致精神失常及強姦等罪行就發生在這裏。而且由於中共的指使,幾年來,不僅這些罪惡沒有停止,而且作惡者也依然逍遙法外。僅以高陽勞教所為例,迫害手段就達數十種,至今還動輒使用手搖電棍、電棍、拳打、腳踢等折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者幾乎人人都遭受過肉體摧殘,至今還有多名致殘,致瘋者被非法關押。為非作歹的惡警楊澤民、李雪軍、常金良、房豹、師江霞、趙園等人的罪惡雖屢屢被上網曝光,它們在單位卻未受過任何懲罰,甚至它們所幹的打死普通勞教人員和強姦普通勞教人員至懷孕等罪行也未受任何調查,反倒是河北610、司法廳、勞教局不斷為勞教所通報罪行走漏之事要查要堵。司法部還因該所迫害有功,「不良影響較小」對其表彰。人類的良知,法律的尊嚴在一系列迫害者身上早已蕩然無存。

    有鑑於中共所為已是人類文明人性與人權的公敵,有鑑於中共新班子上台後仍在重複者以往的罪惡,至今毫無悔改之意,有鑑於中共幾十年來的歷史一直在證明著中共在踐踏人權,慣於粉飾罪惡的邪惡本質從來不會主動改變,更有鑑於一個撒謊成性,目無人權的流氓集團只會給中國百姓,世界人民帶來類似反右、大躍進、文革、鎮壓正信、蔓延薩斯病之類的罪惡,被關押在河北高陽勞教所的全體大法弟子強烈譴責中共鎮壓法輪功等各種無恥行徑,強烈譴責邪惡的中共本身,同時呼籲國內外一切善良正義之士,共同制止中共繼續喪盡天良的行惡,釋放所有被迫害者,審判一切行惡者,共同愛護善良維護人間法律,匡扶人間正義!

    敬祝所有善良的人和正義之士萬事如意!


    被關押在河北高陽勞教所的全體大法弟子


    再致河北司法庭、勞動局的一封信

    河北司法庭、勞動局領導、諸位幹警,

    前幾天給你們寫了封信還沒發出,從高陽勞教所傳來的消息給一向喜歡用善良本性來想像所有人的我當頭一棒。因此我決定再給你們寫一封信。

    上封信說你們的干預使那裏的伙食有了一些改善,但最新的消息說又和以前差不多了,常常連著幾頓蘿蔔湯,連著幾頓海帶湯。原因據說有三個:一個女隊長對有肉的菜生了氣;另一個是管食堂的周海燕,以前就是楊澤民等貪污的幫手。現在每到下午或團六,是它的班甚至有時一桶蘿蔔湯只漂著幾片蘿蔔;第三原因就和所裏最高領導荊政委的應付上司,監管不力有關了。他們派的管理人員做的怎樣,他們沒有再監督吧。我聽說,荊還曾在去年底,今年初把他舅舅托運公司裏肇事的兩人鄧、張全部從所裏辦了出來。看來,我曾寄希望上邊追究,下邊主動糾正,錯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在某些時候確實存在。

    貪污點菜錢,一年十幾萬(200元/月x12月x80人)在現在的黨的官員中畢竟常見,所以只能算小事了,不提也罷。但是另外的消息令我對廳、局領導們的作為開始灰心了,4月26日,咱們省裏下去檢查,楊澤民下令把男隊法輪功們藏到了菜園裏,(以前據說一直如此),女隊的五個病號(其中一名精神病)也抬到菜地裏躺著曬太陽,因為強行搬抬拖著走時,女隊長們少了點人性,所以學員李翠平在旁邊制止,結果被楊下令銬了起來,丟到平板車上,推到以前一直折磨法輪功的平房折磨了大半天。楊當時下令:「好好電她一頓」。然後就在那間楊取名「仙居」(字寫在了門楣上)的小屋裏用手搖電話搖的電了一陣,毒打了一頓。主打手照舊是原來所裏向上彙報已搞農業養殖的工人常緊良、房豹。看來二人主業(打手)並未變。

    由此我對省裏檢查的目的開始懷疑了。如果是為了考察對法輪功的政策執行的怎麼樣,應該好好的與大多數的學員談談的。如果是好好檢查文明執法,嚴格執法,人性化,規範化管理,也應該找學員們談談的。作為省裏諸領導、幹警來講,如果是為上述目的,這種程序性的設計毫無疑問應該是會立刻想到,安排妥當的,最起碼要按照省裏下載的明慧網上曝光的那些事件的受害者名單做一個調查、處理、遺憾的是甚麼也沒有,檢查也不到一上午。當然據說女幹警們當天破天荒的胸前掛了個牌。常金良、房豹也穿上了買來的警服。看起來大家對這場檢查都很重視,對領導們的到來也很尊敬。楊澤民威脅學員:「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把握好了,你們讓我過的去,我就讓你們過的去,你們讓我不好過,我也不讓你們好過了」。

    進一步我又想到了省廳、局以前檢查的目的。高陽勞教所的暴行在全國是有名的,每年都有幾個被打死,所以有「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人間地獄,河北高陽」的名聲。迫害法輪功以來,高陽勞教所的暴行,更是創造了幾個全國之最:受害人最多,從最早在水泥地上十排地銬一起電到現在動輒使用手搖電話電,電警棍電打,上千人受過各種肉刑;違法械具,持續時間最長,手搖電話等至今公然使用。在全國其它所暴行大大收斂時,該所無一人受任何處罰,酷刑傳播最公開,最廣泛,其它省市勞教所到該地取經,楊等一向親自操作示範,去年底內蒙的王戰昆就曾在那裏領受過連續熬夜、毒打、手搖電話電等。因為這幾個之最,高陽勞教所早上了中共高層的黑名單,原來是準備把名單上那些惡警處決,把迫害法輪功責任推倒它們身上,給法輪功「平反」,中央推的一乾二淨的。這一點,據了解,省、廳、局某些領導有所耳聞。然而,幾年來,所有關於河北各地監所的違法行為曝光後,省裏都不是按法律規定的組織調查,責成各所領導處理,並監督處理結果,而是直接發到各法輪功「專管科、隊」,叫它們自行「處理」----這是否只能證明省裏以前所有檢查同樣是走過場,目的是幫助掩蓋罪行,甚至直接指揮行惡?

    仔細想想,我忽然間又覺得省裏挺「難」的,中央的政策是那樣要求的,要是違法問題解決了,就算僅僅讓常、房惡警下崗或轉到別的大隊去,誰幫你們向上邀功請賞?唉。可是作為人,我們這些做「人民警察」的真的非得要踩著人民的血肉走路?法律真的那麼不值錢?

    不知道廳、局領導們還會讓各監、所的大小罪惡演到甚麼程度?

    大陸公民
    2005年4月3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