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營救長春大法弟子王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5日】長春市大法弟子王鵬和其他大法弟子在長春市鐵北第一看守所集體絕食抵制迫害。王鵬於2005年3月7日被長春市二中隊四大隊惡警李興濤等10餘名惡警和國安綁架,遭受刑訊逼供。

* 莫名失蹤 屢遭橫禍

王鵬,男,30歲,吉林省樺甸市人,家住長春,2005年3月7日出門後就與家人失去了聯繫。次日上午,一群便衣警察突然強行闖入王鵬家中,王鵬家人問:「你們是哪兒的?」來人卻不予理睬,拿走了家裏大量貴重物品後,揚長而去。

王鵬家人心裏很清楚,災難又一次降臨了。記得在2001年春節前,王鵬被綁架到樺甸市公安局,遭到酷刑折磨兩天一夜,期間沒給吃一口飯,不讓睡覺,而且連續強制上大刑:用一種自製的刑具,多個警察輪流打王鵬,一個警察打累了,下一個替換上來繼續打;還上背銬,就是把兩隻手一上一下在後背銬上,並往胳臂裏塞木頭方子,直到把王鵬痛得昏死過去。當王鵬為抗議這非人的折磨而絕食時,又遭到野蠻灌食,就是往鼻子裏插一個皮管子,往胃裏灌冷的濃鹽水……想起這些,親友們都不寒而慄!

王鵬這次失蹤,家人四處打聽,最後得知,是被長春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四大隊副大隊長李興濤帶人綁架了。王鵬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公安局一處後,遭到酷刑逼供,連續數日不讓睡覺……又被劫持在長春市第一看守所繼續迫害。4月25日,管教電話通知王鵬家人:王鵬身體十分虛弱,要求家人送奶粉。

因為王鵬不喝奶粉,所以家人懷疑王鵬在絕食。因此家人要求見人。王鵬家人詢問孩子身體情況,王鵬所在房間管教蓋洪斌說,王鵬沒有絕食。家人又問,王鵬以前身體健康,現在為何身體虛弱。有關人員說,是市局幹的。當家人又一次要求見人時,有關人員說,其中有王鵬在參與集體絕食。……

* 優秀青年 仁義且勇

為甚麼王鵬屢遭牢獄之災呢?警察為甚麼會如此不人道的非法對待王鵬呢?說來很簡單,就是因為王鵬信仰「真善忍」法輪大法

凡是認識王鵬的人,都說王鵬是難得的好青年,在現在的社會環境裏,這樣的好人真不多見。然而,王鵬的成長,卻不是一帆風順的。因幼年時的家庭變故,使王鵬漸漸形成了冷漠、孤僻、偏執的性格。十六、七歲就學會了吸煙、喝酒,小小年紀就患上了頭痛病;經常和爸爸爭吵;和母親在一起時,也不聽話。1996年是王鵬的人生轉折點,這一年他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他完全改變了。頭痛病不翼而飛,徹底戒掉了煙、酒;對父母也不再怨恨了,也聽話了,變得孝敬了,知道顧家了……從此王鵬變成了一個讓父母自豪的孩子,令鄰居喜歡的青年,值得朋友信任的朋友。

王鵬在吉林化纖廠二氧化硫車間工作時,一次,一位姓奚的工人操作機器時不小心將王鵬手腕的動脈割斷,流了好多血,到醫院內外縫了好幾層,之後王鵬只是默默通過煉功來迅速恢復創傷,他沒向單位報公傷,更沒有怨恨同事。由此大家知道王鵬是個仁義之人。王鵬在吉林化纖廠工作的三年裏,先後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和標兵,得到廠裏一致好評。就這樣的好人好員工,在99年法輪大法遭到迫害後,他也被單位開除了。

2002年7月的一天,在王鵬打工的長春青怡坊花店門前,一輛車突然起火燃燒,眾人唯恐躲避不及,王鵬迅速衝過去,從車內取出滅火器,把火撲滅,保住了車。圍觀者無不讚許王鵬的勇敢。

2005年大年初一,由於王鵬家樓裏的自來水管凍裂,水流到樓梯上結了厚厚一層冰。王鵬看到後,默默將冰刨掉鏟淨;王鵬心靈手巧,鄰居們夏天用的紗窗,很多都是王鵬義務給做的……

關於王鵬的故事,他的鄰居們朋友們可以講出很多很多,從中人們能很清晰的看到一顆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高尚的心。王鵬的這巨大的改變,完全是因修煉了法輪大法的緣故。

法輪大法發祥於長春,傳遍世界,「真善忍」的法理呼喚著每一個人的善念。修煉「真善忍」的人們,不說假話,不行惡事,做事先想到他人,遇到矛盾找自己。法輪大法現已洪傳到78國與地區,僅台灣一地,煉功人數就比99年鎮壓前增加了一百倍,達到30多萬人,《轉法輪》已被譯為20多種文字,更有一些國家的一些學校,將《轉法輪》做為道德教育的教材。可以說,信仰「真善忍」法輪大法的人,是穩定社會、促使道德回升的社會中堅力量。

* 血雨腥風的迫害

然而,這樣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卻不見容於嫉妒心極強的江澤民。江澤民下令成立了專管鎮壓和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並下達指令,對法輪功學員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各級政府各個單位官員的獎金、升遷、政績等等個人利益要和鎮壓法輪功的程度掛鉤。就這樣,利益的誘惑和層層政治壓力,一下子就沖毀了那些610官員、警察、獄警的做人最基本的良知底線。

隨後千百萬個法輪功學員家庭破裂,妻離子散,現已證實有2500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萬人被非法判刑!數十萬人被非法勞教!在監獄勞教所公安局洗腦班精神病醫院裏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極其殘忍:

張付珍,女,原山東平度現河公園職工,被警察強行扒光衣服、剃光頭髮、折磨、侮辱她;把她成「大」字形綁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爾後,警察強行給她打了一種不知名的毒針,張付珍痛苦得就像瘋了一樣,直到她在床上痛苦地掙扎著死去,死時38歲。整個過程「610」的大小官員都在場觀看。

黑龍江萬家勞教所,一個懷孕六七月的孕婦,雙手被強行綁在橫樑上,然後,墊腳的凳子被蹬開,整個身體被懸空,橫樑離地有三米高,粗繩子一頭在房樑的滑輪上,一頭在獄警手裏,手一拉,吊著的人就懸空,一鬆手人就急速下墜;這位孕婦就這樣在無法言表的痛苦下被折磨到流產,更殘忍的是,警察讓她的丈夫在旁邊看著他妻子受刑。

高蓉蓉,女,遼寧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2003年7月被劫持至龍山勞動教養院。2004年5月7日,高蓉蓉被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連續電擊6-7小時。當時高蓉蓉的面部嚴重毀容,滿臉水泡,燒焦的皮膚與頭髮膿血粘在一起,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很高……2005年3月6日,高蓉蓉再遭綁架,被劫持至馬三家教養院,6月16日,高蓉蓉因全身器官衰竭,在瀋陽醫大一院急診室去世,年僅37歲……

在對大法學員凶殘打壓同時,行惡者們編造謊言來欺騙百姓,利用職位升遷、工資待遇、住房分配、學歷頒發等威脅、利誘普通民眾表態支持或參與迫害,更有邪惡之徒御用文人時不時誣陷誹謗法輪功,如以「圍攻中南海」之說誣蔑1999年4月25日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用編造的天安門「自焚」案,來挑起民眾仇恨,為提高鎮壓力度擴大打擊面製造藉口。

* 正義出擊 喚醒良知

畢竟,邪惡壓不住正義。現在世界範圍內,越來越多的人們了解了大法真象,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參與到反對迫害的義舉中。這場運動的始作俑者江澤民和多名迫害積極參與者已在多國被起訴。2004年7月19日前教育部長、現任國務委員的陳至立訪問坦桑尼亞時,國際人權律師指控其「在中國教育系統『對法輪功實施酷刑和虐殺』」陳被迫接受傳喚到庭應訴;同年11月4日甘肅省書記蘇榮隨團訪問讚比亞時,因其在吉林、青海、甘肅任職期間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而被控告,讚比亞高等法院將其傳訊,蘇沒出庭應訴而是偷越國境潛逃回國,讚比亞警方旋即發出通緝令,要求逮捕缺席庭審的中共甘肅省委書記蘇榮。

因迫害法輪功已被判有罪官員有: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北京市長劉淇、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中共駐加拿大多倫多前副總領事潘新春……;被起訴的官員還有:羅幹、李嵐清、賈慶林、李長春、劉京、周永康、薄熙來等。每個義舉不僅震懾著做惡者的心膽,也在喚醒著人們的良知。

2005年6月4日,中國駐悉尼總領館政治一等秘書陳用林先生以罕有的勇氣,宣布脫離中共,停止執行對法輪功等民間團體的迫害;6月7日,原天津市公安局及「610辦公室」成員郝鳳軍先生在墨爾本公開發表聲明與中共決裂,並指證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6月9日,澳洲AP新聞網報導,一位中國安全部門高級官員通過他的律師表示,他能夠證實陳郝兩位先生提及的迫害的說法,他曾親眼看見610官員在公安局將法輪功學員打死;6月30日,幾年前出逃到加拿大尋求庇護的,曾任瀋陽市公安局的副局長的原遼寧省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公開站出來揭露更多迫害法輪功的內幕,並向他的國內同事呼籲,要「選擇恪守良知」,不要做「殉葬品」……

朋友,雖然過往無法改變,但是未來可以選擇。如果,您今天起選擇了善良,那您就選擇了光明的未來。您細想過嗎,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危害的是整個社會,您也是受害者之一。當您在這其中說違心話、做違心事、故作麻木、漠視事實的時候,當您用「這是上面的決定」「那是搞政治」「我個人無能為力」等等來為自己的怯懦遮羞為自己的良心辯護的時候,您想到過未來嗎?未來,就像納粹屠殺、文革浩劫成為過去的時候,兒孫晚輩會不會問您:您當時正在做甚麼?未來,好比人到百年將離人世的時候,您會不會問自己:我有愧疚嗎?未來,當「最後的審判」由預言而變成現實的時候,您能不能坦然面對眾神的審問:你是在正義一邊,還是在罪惡一邊?!

請伸出您的手,給那苦難中的同胞!請振作起您的良心,才能擁有那美好的未來!

相關電話:

長春市局國保大隊四大隊副隊長 李興濤:0431-8544499
姜波:宅電:0431-8853219高朋:13351506828
一汽檢察院檢察官 張南:0431-8908190
一汽廠區檢察院 王恩國:0431-5901131-940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