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念的威力

——講真象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5日】幾年來,我和許多功友一樣,做了一些大法弟子講真象,證實大法,救度世人的事情。思考之後,我把一些事情寫出來,和同修們進行交流,相互借鑑,相互鼓勵。

真念的威力

2003年冬的一天夜晚,我在一護坡上寫大法真象時,由於我在坡下,沒注意坡上的情況,有一年輕人直向我走來,大約離我只有兩、三米遠時,我心想:我還沒寫完,你不要過來。那傢伙很快後退了幾步,一下坐在水泥凳上,一動也不動。我一點兒也不感到有甚麼害怕,直到我把要寫的都寫完了,回家時我一直走到看不見他時,他還是一動未動的坐在那裏。回到家時我才想到天氣這麼冷,那小伙子別凍壞了;我求師父讓那小伙子回家。

還有一次在深夜兩點多鐘,我去在外面貼、發、寫真象,貼發的真象資料都已做完,我在鐵路旁的牆上正在寫全球公審江某某的名字,當寫到最後一個字時,從鐵道上很快跑過來一個大個小伙子(社區保安),拍著我的肩膀,向我問長問短,我都不慌不忙的一一回答。

然後那個小伙死跟著我,要跟著到我家。我轉身往回家的反方向走,已經走很遠了,他一直緊緊跟著我。最後,我看見公路上有一輛的士車,我想乘的士車回家,用車來甩掉他,可他還是死死纏著我不放。我拉開的士車前門,他也拉開的士車後門,他並說,等一下,他還有一個同伙沒有到。當時,我只好求師父加持,不要讓他的同伙來,不要讓他跟著我。此念一出,死跟著我的那個小伙馬上蹲下去了。這時,我往回家的路大大方方的回家。走了很遠,回頭一看,那小伙和的士還在那兒未動。

2004年秋的一天夜晚,我在一水泥桿上用粉筆寫「真善忍好」。正準備寫「忍」字時,突然出現兩個便衣警察,他們用手電筒在我身上上下照看,接著又對電桿上照看,他們念著「真……善……」,我對他們說,「真善忍有甚麼不好,你們倆看看,把他記住。」說完,我就走了。那兩個便衣警察傻站在那裏沒有任何反應,等我走得很遠了,那兩個便衣警察還站在那兒,連動也沒有動。

在2005年有一天早上四點多鐘,我出去發送真象資料,給一位打掃衛生的環衛人員講完真象後,在離她不遠處,寫大法真象很順利,當我寫到全球公審魔頭江某某時,最後一句話剛剛寫完,可能是那位環衛人員檢舉了我,很快有一位公安便衣警察拿著手電筒,直往我這照,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你用電筒照也看不見我,接著那個拿電筒的人,四處亂照,真的看不見我,我又順利的回家了。

這樣神奇的事情很多,我只能簡單寫幾個片段,告訴同修們,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不要怕邪惡,有師父在,有法在,怕甚麼?「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美西國際法會講法》)幾年來,我在師父的呵護下,發、講、貼、寫大法真象,正念正行,始終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我一次次有驚無險的走著證實法的路,我在每一次要出去發、貼、寫資料範圍,先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和不利因素,然後,再去做大法弟子應做的事情,這樣做,是極其有利的。同時邊做邊背老師的《洪吟(二)﹒圍剿》等有關經文。

取款的神奇

2005年春的一天,有一位同鄉需向我借2000元錢買房子,當時家裏錢不夠。第二天早上9點來鐘,我來到銀行,人很多,四個窗口都排滿了隊,我排在後面。輪到我取錢了,我遞進存摺,告訴銀行工作人員取1000元錢,銀行工作人員很快給我辦完了取款,把錢和存摺從窗口遞出。我接過錢和存摺,裝進手提包,順便到市場去買菜,也沒發現丟錢。

回家之後,我打開手提包一看,才發現只有存摺沒有錢,當時我很生氣,心想,這社會太亂了,小偷這樣猖狂。但我轉念一想,自己是個修煉人,可能是前世欠那個小偷的,跟他結帳了;可又想到,今天下午同鄉要來拿錢,我不能失言。

坐了一會兒,我想來想去,決定再次去取。走進銀行,排隊取錢的人還很多,我跟在取款人後面排著隊。輪到我取錢了,我邊遞存摺邊對工作人員說:大約一小時左右從你這兒取的錢丟了。我邊講邊向先前取款的窗口望去,看見窗口外台上有一疊錢,莫不是我一小時前取的款吧?我走過去,拿起錢一數,不多不少正好1000元。

我對銀行工作人員說:「我取的錢在這兒。」工作人員伸頭向窗口外一看說,「你嚇我喲!」當時眾多取款人都向我張望,我就向站在我身旁取錢的人和銀行保安人員問:他們看到這裏放的錢嗎?他們都說沒注意。

當時我回想師父講的法理,是你的東西不丟。回家以後,我趕忙把大法的神奇告訴老伴和孩子以及其他人,又一次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清除邪靈,利用《九評》講三退

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外出講真象又有一個新的內容,有的同修感覺到難度大,常人難接受。我在這裏講一點個人的體會,拋磚引玉,相互交流,使同修們在講真象,勸三退,證實大法的事做更好,讓更多的人明白真象。

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如果較好的了解世人的心理狀態,運用比較靈活的方法是比較好講真象的。我在一開始接觸世人的時候,首先根據他們不同的年齡,不同的職業,不同的身體狀況,用不同的方法和語氣去講。

比如較有文化的老年人,首先拉幾句家常話,可以問一問有多大年齡,問問身體生活狀況,小孩們的工作生活狀況,再談到現世的社會狀況,由講社會道德到中共幹部貪污腐,話話題一打開之後,他們就有很多看不慣社會現象的話要說;可以順勢把話題引導到中共搞土改、大躍進、反右、文化大革命、破四舊、摧毀燦爛中華文化,六四鎮壓學生,鎮壓迫害法輪功等等,傷害了多少無辜,給人民帶來多少災難,幹了多少壞事,善惡有報。然後問:你看過大紀元《九評共產黨》沒有?接著說我身邊有不少人看了《九評》之後都三退了,三退可以保平安。再問一問他是否是黨員,家人是否是黨團員,如果是的就好言相勸,叫他和家人親友三退保平安。很好講。

如果外出講真象,接觸的是工人,是菜農,首先可以從他們的收入和收成談起,問一問他們的生活狀況,從關心他們和如何辛苦和勞動光榮,再到社會現象和中共如何腐敗。為工人、農民著想,他們就會有不少的話題要講,順勢再把話題引入到《九評》,再談到三退,他們都比較容易接受。同時,他們也會提出怎樣進行三退?我再告訴他們三退的方法。

就這樣,在職幹部、職工、下崗工人、菜農、教師各個階層的人聽了真象後都自願三退。

以上這些方法和事例都是正念正行,大法在我身邊顯現超常的神奇。其實,一切都是師尊的慈悲和呵護下做的,只要時刻記住我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要被常人觀念所障礙,時刻記住師父教給我們的三件事,我們要去做的事,都會取得最佳效果。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