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糖尿病痊癒 抗干擾發正念清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4日】我是94年得了Ⅰ型糖尿病,第一次化驗結果血糖16點多,糖尿4個「+」號,身體健康狀況每況愈下,天剛冷就感到毛孔都進涼氣,一進涼氣接著就開始高燒。吃藥根本不管用,吊瓶打著燒退下去,一停吊瓶體溫又升上來了。作為糖尿病人還要天天吃藥,每天早飯前半小時1片,飯後半小時一片。不用說甜東西不敢吃,就是饅頭都不能多吃,只能吃豆製品、蔬菜等。一個月400元工資不捨得花,只能留著治病。得病以前,我很少感冒,科裏同事們都說我是空軍體格,一下子得了這終生病,在思想上確實接受不了,一天到晚在大腦裏描繪著沒我之後,老公和孩子會是甚麼樣。那時候孩子才13歲,家裏沒有一點高興的氣氛,我整天以淚洗面,嘗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我是98年得大法的,在日記本裏寫下了「我學李老師的大法學定了,修定了,直到圓滿。」第一次去公園煉功的那天早晨,把剩下的藥和沒開封的藥一塊兒全扔掉了。得法7年了,症狀不知道甚麼時候全都消失了,想吃糖就吃糖,想吃水果就吃水果,沒吃一片藥,打一支針,真是無病一身輕。我經常高興的自言自語說:「做夢都想不到有這麼好的功法。」

2004年因為自己糖尿病好了,家裏丈夫、孩子工作等都很順心,產生了歡喜心,被另外空間的邪惡鑽了空子,可能是另外空間黑手、爛鬼及共產邪靈的干擾,我經常對親戚朋友發脾氣,看人家不順眼,甚至洪法時都發脾氣,脾氣比得法之前都大。有時腳發麻、站不穩,年底又咳嗽得很厲害。我認為是更年期到了,又加上年前粉刷房子累的。到2005年5月時,眼睛模糊得走路都看不清,有時學法時看不清字,感覺身體很難受。發正念時也靜不下來,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幾乎都做不好。後來我聽說網上同修的文章中談到,清除干擾在發正念時加進去「我是師父的真修弟子,一切邪惡舊勢力不配來干擾」的做法,於是我發正念時也加進去這句話,同時多學法,增強正念,不但嘴上說不配合邪惡,而且要發自內心。

我現在身體又無病一身輕了,學法時看得很清楚,很快就能看完一講。正念足了,老師要求的三件事,做起來也就相對容易了。

很早就想把我這些感受寫出來,曝光另外空間的邪惡,使跟我有類似情況的同修接受我的教訓,不受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不知道自己悟得對不對,僅供同修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