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惡對我身體的迫害 堅持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1日】我於1997年得大法,得法的第一天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吐出很多血污。由於自己修的不精進,對法理認識不清,舊勢力就不斷的對我進行干擾和迫害,99年7.20江氏集團開始鎮壓後,自己未能走出來證實大法。直到2001年秋,同修給我送來了師父的新經文,我才認識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所肩負的責任,應該出去講真象,救度世人。

但第一次出來講真象,舊勢力就開始對我的身體進行迫害,出現腿部腫痛,不能煉靜功雙盤,身體虛弱,加上家人不理解,自己感到非常痛苦。當時師父就點化我,讓我在夢中背《洪吟》,由於自己執著心多,不能靜心學法,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到2002年秋已行走困難,吃飯端碗都累,體重由原來的130多斤瘦到80多斤。2003年初,家人讓我住醫院,我當時就想幾年來沒能接觸到世人,這次讓我住院我就到那裏去講真象。住院期間,我就給那裏的醫生講,給病號講,他們由原來的對大法不認識,後來都能理解。我的身體得到很快恢復,可是腿還不能正常行走,出院後我堅持騎車出去講真象。

到2004年,黑手爛鬼又開始對我進行新一輪的迫害 ,使我不能正常講真象,記得7月份天熱,騎車回來洗臉的力氣都沒有,剛一低頭鼻子就流血。這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邪惡不能迫害我,我就是要走師安排的路,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結果馬上就好了。

可是邪惡仍不甘心,繼續對我加重迫害,學法時困,感到拿書都累,發展到全身不能動,胳膊劇痛,好像往裏打毒針,最後不能煉功,多次感到生不如死。這時我又想到自己千萬年的等待,想到師父的慈悲苦度,眾生的得救,我要堅定的修下去。到了2004年冬至那天,外面大雪紛飛,我坐在床上,忽然又能單盤啦。

我開始聽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晚上煉功,每天堅持整點發正念。但邪惡仍在對我進行迫害,煉功時兩腳好像踩在釘子上一樣疼痛難忍,兩手抬不起來,兩胳膊好像帶兩個帶針的沙袋,我咬著牙堅持,在師父的加持下,都能堅持做完,不知不覺中打坐時我又能雙盤了。聽師父的講法,每聽一遍都有新的認識,新的提高。

這時我開始向內找,為甚麼舊勢力這樣長期迫害我的身體,是因為自己心性上有漏,無意中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作為大法弟子不是來承受舊勢力的迫害來的,是為大法而造就的生命,我就是要走師父安排的路,講清真象,救度世人。我現在暫時不能走路,我相信很快就能衝過去,我現在仍堅持騎車出去講真象。一次我一人騎車到農村去講真象,路上坑坑窪窪,跌倒了,等路過的人把我拉起來再走,就當跌掉了一個執著,有機會就散發一份真象資料,就這樣30多里的路程我騎車走了三個小時。當到了一個村的同學家時,同學感到很吃驚,你一個人怎麼能走這麼遠的路,我就打趣的說: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在她們村我遇到好多有緣人,跟他們講真象,他們村的村支書,村主任明白真象後當時就寫了退黨聲明。

今後,無論再艱難我也要走好自己修煉的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一定能衝出魔障,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