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惡對我身體的一切干擾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0日】由於我未能在法上認識法,在過去的一年裏,我遭受到另外空間邪惡黑手的迫害。今天我把受迫害的一段經歷寫出來,望大家引以為戒,並曝光邪惡,解體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爛鬼。

我是96年得法的。得法前,我有子宮瘤,還有骨質增生,腰疼得很厲害,甚麼活都幹不了,就是打掃家裏房間的地都得休息三次才能掃完,連坐下都很困難。當時就是有病亂求醫,看醫生吃藥、貼膏藥、煉功,甚至找上了附體,都無濟於事。就在96年大年初一的那一天,我去串門,聽到有人說煉法輪功很好,有病不用吃藥就能好,煉法輪功的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一聽這功這麼好,從此就走進了修煉的大門。得法不到一個月,身上的病全都好了。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真是一個幸運者。

由於99年7.20以後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放鬆了學法和煉功,由於自己人的貪圖安逸之心、名利之心、各種私心雜念在作怪,再加上外來信息的干擾,我自己的修煉狀態越來越不好,干擾也越來越大。雖然也在講真象,功也在煉,卻抱著人心在做,根本就不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被邪惡鑽了空子。

在2004年的一年中,邪惡對我的迫害一天比一天厲害。全身無力,塌指甲,每月大流血一次,並一次次加重,皮膚蠟黃蠟黃的。村裏的人見了我都用奇異的眼光在看我,說甚麼的都有。

2004年8月份的一個早晨,我剛一開大門,一夥惡警就闖進家裏亂翻。他們找到了好幾本師父的新講法和經文。本來我丈夫是和我一起制止邪惡的,他一看找到了大法書,他就甚麼也不說了。我就給惡警們講真象,我揭露他們打死大法弟子,卻說人家得精神病死的。他們一聽我這麼說,都嚇壞了,又打電話叫來了十多個警察,把我連拉帶拖弄上了警車,非法拉到鎮委待了一天,又送到拘留所待了半月,又送洗腦班洗腦。邪惡看到我身體支撐不住,怕承擔責任,並叫我母親跟隨在我身邊。

同屋還有另一名同修。洗腦班每間屋都有監控器監控,我們一舉一動他們看得一清二楚。但是,我和同修不聽邪惡的一切安排,我們就背師父講法和《轉法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師父時時在我身邊,還有天龍八部在護法。我在床上用被子蓋住手和腳發正念,鏟除這裏的一切邪惡,堅定正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四天我正念闖出洗腦班。

因為回來後沒有及時給邪惡曝光,邪惡又加重了對身體的迫害。在9月份的一天上午,我在上廁所時,流血過多,我很吃力的走到床前昏迷過去。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才慢慢的醒了過來。當時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一動也動不了,光有一個清醒的大腦,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當時也有不好的念頭出現,但很快用正念清除了。不能這樣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的使命是來助師世間行、救度眾生來的,誰也別想動了我。又過了一段時間,我費盡全身力氣爬到床上,我瞞著家裏的人,怕他們叫我上醫院。那時正是種小麥季節,因我幹不了活,就打電話叫娘家的二姐來幫忙,種上小麥。我跟二姐一起回了娘家(二姐也是修煉人),二姐鼓勵我,我們不承認跟舊勢力簽的變異條約,今生只做大法弟子,按照師父說的三件事做好,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臘月24日,邪惡又一次對我身體迫害。又出現了大流血,流的血塊都像柿餅那麼大,黑紫色,早上吃的飯全都吐出來了。由於失血過多,我躺在床上起不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頭疼得厲害,滿腦子就像火車在啟動一樣響,別人說話也聽不清,渾身說不出有多麼難受。每小便一次就是過一個生死關,回到床上連呼吸都很困難,真是有生不如死的感覺。全家人看到我這個樣都嚇壞了,並打電話叫我娘家來人,我姐姐、姐夫、妹妹、妹夫、弟弟瞞著母親來到我家。他們看到我都害怕了,因當時我臉腫的沒有人樣,他們都不知怎麼才好,只能偷偷的流眼淚。姐姐和妹妹站在床前哭著說,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承受不住。

不管家裏人怎麼說、怎麼做,我有一個清醒的頭腦:師父為了救度眾生,吃了無數的苦,遭了無數的罪,我怎麼能破壞法呢?師父是來正乾坤的,我是來助師世間行的,肩負救度眾生的重任,我不能死。對我來說,死,並沒有甚麼可怕的,關鍵是對眾生起到不好的影響。我就背師父的經文《洪吟(二)﹒師徒恩》,「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我自己心裏很清楚,有師在、有法在,我不怕甚麼,可是家裏的人不知道,看我這個樣,治也治不了。因公公是醫生,他很明白我這個樣子就是去醫院也沒有希望了。家裏的人為我準備後事,連壽衣都買好了。村裏看到我的人都說活不了幾天。丈夫問一同修「你看她還能活幾天?」村裏的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拿著禮品來看我,可心中都帶著可能沒有機會再見面的想法來的。來看我的人都流下了眼淚,都很同情我,都勸我,為了老人和孩子去醫院吧……不管別人怎麼勸我,當時我心裏只有師父和大法,要走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我公公親自到同修家,對同修說,就是去醫院現在也不能動了,一搬動她的身體就有生命危險,只有指望法輪功這一線希望。他說求你們的老師幫幫我兒媳吧。

臘月25日的晚上,同修來我家和我交流,共同發正念,清除干擾迫害我身體的一切邪惡爛鬼。我本想和同修多交流一下,可是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身體不像白天那麼難受了。同修們冒著嚴寒,就連臘月28的晚上下大雪也沒間斷的來我家。由於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同修們的幫助,我自己的正念正行,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了,正月初十我能坐起來吃東西,十三日就能下地了。全家人都為我高興,全村的人都對大法有了新的正確的認識,很多人都說法輪功真神奇。特別是我公公,看我沒打一針,沒吃一粒藥,沒花一分錢,既然好得這麼快。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裏對大法的看法和以前大不一樣了;以前我丈夫看到我看書或者是煉功,嘴裏總得說上幾句不中聽的,現在變了,到了6點和12點就說:你還不去做你的事去。常人見到了大法的神威。

是師父給了我這第二次生命,給了我一個完美的心靈和健康的身體,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我的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有了大法才有了我的今天。現在,我丈夫開菜市場,我每天天一亮就幫他收菜、裝菜,還給顧客送貨,忙忙碌碌大半天,都不覺得怎麼累。師父對弟子的慈悲,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只能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走好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交上一份圓滿的答卷,不辜負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

早就想把這一段親身經歷寫出來,由於我的文化水平低,還有一些觀念和干擾,一直沒有動筆。現在同修們的鼓勵下,終於成文了。在寫這段經歷之前干擾也是很大,但是我用正念排除了干擾。我寫出來是為了證實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的慈悲呵護以及大法的超常。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