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不讓恩師與大法蒙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7日】看了《明慧週刊》第169號中的黑龍江大法弟子寫的《整體配合起來力量大》一文,其中講道:「2004年5月份,當我們知道師尊的像在××勞教所的接見室裏被人踩,並有同修也從上面踩過去時,大家很痛心。」這裏我想對那踩師父像的被稱作「同修」的人談談自己的感受和看法。

我修煉大法已有十多年了,在1999年7.20邪惡瘋狂迫害大法之後不久,我被非法抓入了看守所。不論身處任何環境,我都一直堅定的維護著大法,走正自己修煉的路。幾個月後,他們覺得我的案子不好處理,判吧,沒有任何所謂的罪行作為根據;放吧又不甘心。於是有一天,所長把我叫去談話。他們也知道,叫我放棄修煉大法是不可能的,他們就提出了一個條件,說是要把師父的名字寫在紙上,打上「x」,叫我用腳踩,如果做了,就放我出去。我被非法關了那麼長時間,受了很多罪,確實很想出去,但是那些警察以這種卑鄙惡毒的方式作這條件,我是絕對不會答應的。我決不能背叛大法,更不會去侮辱我的恩師,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們。我修煉這麼多年,法輪大法在我心中已經是堅如磐石,金剛不動!用任何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對師父的無限景仰、無比的尊敬和感激!

到後來,我被強行非法判了四年徒刑,在監獄裏受到了非常殘酷的慘無人道的折磨。他們逼迫我寫誣蔑大法、誹謗師父的所謂「四書」。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能做那樣的事情嗎?決不能!直到最終我也沒有屈服,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監獄。雖然我付出了血的代價、險些失去生命,但是我走正了自己證實大法的路,用實際行動維護了宇宙大法的尊嚴,沒有辜負師父慈悲救度我們的一片苦心!

我為甚麼能夠從漫長的、嚴酷的迫害中走過來,是因為我深深的知道法輪大法的珍貴,深深的知道師尊救度宇宙眾生的艱難。師父為我們吃了無數的苦、遭了無數的罪,那不是一般人能理解得了、能想像得到的。而我個人的承受算得了甚麼呢?

我曾看到《正見週刊》上大法弟子寫的一篇《永遠的震撼》,非常之好,深有感觸,其中一段寫道:

邪惡的恐怖
無法動搖真修者的信念
殘酷的迫害
更不能摧毀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
至慈至聖的恩師啊
為我們、為眾生承受著綿綿的巨大苦難
毀滅眾生的巨大邪惡因素
師尊用寬大的雙肩一人承擔
恩師的身體震碎了
恩師為眾生承受的苦難啊
你我無法想見
仰望恩師的背影
如此光明偉岸
感受恩師的慈悲
如此洪大,無邊無限
未走出的同修啊
你怎能還在家苟且偷安
面對師尊的巨大付出
那求安逸之心是何等低賤
我們從人中走出來
就是要捍衛大法,讓真象廣傳
我們前赴後繼的申訴啊
決不讓恩師與大法蒙冤

寫到這裏,我想起一件事,就是1994年師父在濟南辦班講法的時候我有幸參加了。那時正是夏季,天氣很熱。師父講法時,有少數學員在那裏拿著扇子慢慢的扇,師父當時講到了這件事情。因為很多是新學員和常人,師父對此講得不重,只是從煉功人吃苦這方面講了一下,大家從錄音中也都聽到了。對這件事情,我個人悟到,那不僅僅是修煉吃苦的問題,那是對師父不敬哪!大家想一想,那麼熱的天,師父親自給我們講法,為了抓緊時間,整堂課講下來連水都顧不上喝一口。而有的人卻在那裏悠哉悠哉的搖著扇子,甚至還蹺著二郎腿,就像聽評書一樣。我想另外空間的神看見了都不平哪!是誰在給你們講法呀,你們知道嗎?!據開了天目的同修學員講,每次師父講法,另外空間也有很多生命在聽,都是非常虔誠,畢恭畢敬的,有些一直跪著聽法,有的五體投地。可是人這邊他不知道啊,人在迷中啊!對師父不敬哪!

當然那是傳法的初期,很多人不知道師父是誰,就是學員中有很多人也是對法理解不深。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今天的大法弟子應該知道這件事情的輕重了。

大家知道,我們所有的一切,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都是師父給予的。師父告訴我們:「我用人的話講白了吧,法是我造就的。(熱烈鼓掌)洪大穹體中,你只要是宇宙中的一物,甚麼都包括了,不管你是有還是沒有、空啊、無啊,你只要是物,你就是這法造就的,你就在這個法開創的生存環境中。對於生命來講,法是有標準的。法造就了眾生,法又在更新中使眾生同化,救度眾生。」(《2003年元宵節講法》)

如果說常人不知道這些事情,而作為修煉人是應該知道珍惜的,應該清楚師父給了我們甚麼。師父講了:「今天的人類呀,其實不是因為正法,早就毀掉了,人類的思想標準已經在地獄以下了,是因為正法,我贖了三界內一切眾生的罪。(鼓掌)那麼大家想想,就我們學員而論,我當初等於是從地獄把你們撈起來的。(鼓掌)我真的替你們承擔了你們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這樣,我因此還要把你們度成神。在這過程中,我對你們費盡了苦心,同時呢,因為你們要成為那麼高的神,我就要給予你們那麼高神的榮耀和你們那麼高層次上所具備的一切福分。(鼓掌)開天闢地沒有任何的神敢於這樣做,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2003年元宵節講法》)「我所給予你們的是,你們生命的永遠都無法報答我的。」「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

所以當我聽到有「同修」從師父的像上面踩過去時,我心裏非常非常難過。對那個「同修」,我不想講太重的話,但是我告訴你,你深深的踩痛了我們大法弟子的心!我在遭受反覆毒打折磨,經歷放下生死考驗的時候,心都沒有這樣痛過。這幾年來有多少大法弟子,為了維護大法,為了師父清白,失去自由,付出了鮮血、甚至付出了生命。可是卻有「同修」在沒人逼迫的情況下,僅僅是因為一點點放不下的情而邁出了那樣的腳步。如果是師父在那裏你會踩過去嗎?你意識到這件事情的份量嗎?全宇宙所有的生命都在看著我們哪!

師尊告訴我們:「作為師父,從內心講,你們對我尊敬和不尊敬啊,我根本就不在意。我當初度你們的時候,有很多人還在罵著我,在聽課的時候就有罵著我聽課的。我不在意,我就要把你度成。(鼓掌)也就是說哪,你們對師父怎麼樣,師父心裏根本就不在意,我不會被任何宇宙層次因素所帶動。那麼,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們要是對師父不尊敬的話,按照宇宙的理講那是錯的,那麼舊勢力就會因此而鑽空子毀掉你們,它們抓到了最大的毀掉你們的把柄,因為它們看到了我度你們的整個過程。 」「你對我好與壞,我根本就不會在意,可是呢,舊勢力它們會在這一難中毀掉你們哪。千萬注意!」(《2003年元宵節講法》)

有篇師父評註的學員文章,題目是《讚頌師父和大法》(2003年8月29日)其中寫道:「在舊宇宙的最後表現很快過去的這個時候,對世人特別是很多被舊勢力所造成這一切假象迷惑的修煉人,更需要理智清醒。和師父、大法『決裂』,對師父、大法不敬,否定正法和證實法,這種行為不論用任何華麗的語言和理由狡辯,都是錯的,即使用舊宇宙的理看都是完全錯的,都是自己生命的實實在在的損失。」

大家知道,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我們每個人不能不反思一下自己這些年對師父、對大法的心態與行為。像××勞教所那樣的情況在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的1999年7.20以後發生較多,比如,為了阻止大法弟子上訪,邪惡在北京車站擺個師父的像叫人去踩。很多大法弟子寧可挨打、被抓也不去踩,真修弟子不會做這種事。到了文中所說的2004年5月份,邪惡已經很少了,這種事情不多見了。可是在某地區不但發生了,甚至還有「同修」去踩,這就很成問題。師父說:「那麼作為學員來講,在這場魔難中能夠做到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你就能走過來。那些沒做好的,實質上你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承認了你不就好像是它們一夥的嗎?迫害中由於你做得不好,也給學員內部造成了不穩定與迫害的加劇,你不也在推波助流、幫助邪惡嗎?否定它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2003年元宵節講法》)

既然出現了這樣的事,作為本地區的大法弟子能夠冒著危險去把師父的像取出來,是做得很好的。事情雖然過去了,但是也應該認真思考一下,為甚麼會有針對師父的如此邪惡的事情發生?比如說,是不是我們這個地方大法弟子在尊師敬法方面做得不好?(文中提到這一點)或者在發正念和講清真象方面做得不夠?或者還有其它原因?這就需要本地區學員認真學法自己去找了。

現在我們每天都抓緊時間做著證實大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事情,本來不想寫東西,但是知道了這件事情,對我觸動很大,就寫了這麼一些。我這裏沒有責怪誰的意思,只是一起學學法,交流一下。同時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應該真正的從內心裏敬師敬法,真正的承擔起歷史賦予我們的責任,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壯舉中,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以上個人認識,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門弟子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