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愛玲正在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遭受嚴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2日】程愛玲,女,48歲,泰安市泰城金橋小區居民。2000年8月曾被泰安市泰山區公安分局綁架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2003年春期滿回家一年後,又被泰安市岱岳區公安分局惡警綁架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其間受盡酷刑折磨。

2004年4月1日晨7時許,從勞教所回來剛一年的程愛玲,正準備飯後與丈夫去給人家鋪地板,掙錢糊口。泰安市岱岳區公安分局的孫濤突然闖進門來,說是要程愛玲到居委會去一下。他們問有甚麼事,孫說甚麼事也沒有,就是了解些情況就回來。程愛玲有些懷疑,但還是在丈夫的陪伴下與孫濤下了樓。誰知一到樓下,七、八個公安已守候在那裏。就這樣,一幫惡警不由分說把他們夫妻倆挾持上了警車。一直把他們拉到岱岳區公安分局門口,硬將她丈夫推下車,宣稱程愛玲被勞教3年,隨即把她綁架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

惡警劫持程愛玲後,讓朱某某陪她1個多月,企圖轉化她。見她很堅定,就把她單獨關在禁閉室,把門反鎖上,不讓任何人進屋。

7月27日,程愛玲對惡警孫秀風說:「你們這樣把我關在這裏算甚麼?想讓我轉化?根本不可能。」孫說:「你轉不轉化才沒人管你呢,我們就是要把你困死在這裏。」程愛玲說:「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教育感化嗎?」因為跟孫秀風講理,孫說她違反紀律。晚上8點多鐘,孫秀風找來姓宋的科長和許紅,姓宋的用腳踩著程愛玲,把她的一支胳膊擰了起來,另一支用手銬銬著,三個人把她痛打一頓後,把她銬在暖氣管子上。這時程愛玲高喊「法輪大法好」。邪惡聽不得這聲音,十分害怕,孫秀風慌忙拿來膠帶把她的嘴封了十多圈。8月4日,因程愛玲的臂被惡警擰傷伸不直,邪惡把她帶到武警醫院拍片檢查,回來後照舊銬了她10天10夜。那麼熱的天,尿桶就在跟前,好多天不讓倒尿,臭氣熏天。在這期間,她四肢麻木,渾身抽筋。後來隊裏來了活兒,貼商標,它們把她放下來。讓她在身體十分虛弱痛苦的情況下貼了2箱。

8月8日,人稱「牛魔王」的二大隊長牛學蓮讓程愛玲寫檢查,程愛玲不寫。9日它們把程愛玲弄到「小北屋」的禁閉室,綁在死人床上。程愛玲仰面朝天,雙手雙腳綁在四個床腿上,床板上有小釘子,直往肉裏扎,到晚上,嗡嗡的一大群蚊子加上各種小蟲一起咬,奇癢難忍。天熱口渴、憋尿、蚊叮蟲咬,在這21天裏,她受盡了折磨,每天24小時只給她2個饅頭,兩杯水,每天兩次解手,腳照樣綁著,有時幾天不給飯吃,身上凡是露著的地方被蚊蟲咬的像蜂窩一樣,到處是眼。後背硌的化了膿,渾身疼痛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腳上的繩子勒進肉裏,半年後疤還在,雙腳起的皮就像雨後的細黃泥曬乾後暴起的泥片,足有硬幣那麼厚。床下綁腳的地方落了一層皮。即使這樣,惡警每次進來不是緊手銬就是緊繩子。當時它們對她講,如果她真的死了,就向外面宣布說她是被法輪功逼瘋了自殺的。

8月20日以後,天氣下雨變冷,其他人都穿上秋衣,而程愛玲只能穿著大褲頭、背心。天氣越冷惡警故意開窗子,天熱反而關上。被綁一個星期後,程愛玲起不來,一起身就天旋地轉,坐起來馬上摔在床上,連續幾次。惡警看了還哈哈的笑,人性全無。她艱難的坐起來後,惡警讓她10分鐘內吃完飯。 21天裏她沒有洗刷過一次,當聽到洗漱間的水聲時,那感覺難以形容。

大概在綁了她10天時,它們對她說:「你只要寫「三書」就放你下來」。她說:「你就是綁我一輩子,我也不寫。」因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正法中造就的特殊生命,是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來,肩負著重大的使命。「轉化」意味著對師對法的背叛,意味著自己應救度的無量生命的淘汰,那是極其危險的。

8月28日,程愛玲突然發高燒,血壓、心臟都不正常,喘不上氣來。大夫走後,餓極勉強給她解開一隻手,上身才能立起來一點兒,不至於被憋死。「牛魔王」嚎叫著:「轉化是唯一出路,否則死路一條 ,你只要轉化,我讓你吃香的喝辣的,否則只能是24小時兩饅頭兩杯水!」十多天後,程愛玲的手腕上被磨起了泡,只好自己忍痛在床腿上擠破。

惡警對迫害程愛玲之事嚴密封鎖消息,不讓任何人進屋,門從外面鎖著。程愛玲所在班組的人都不知道。

8月30日下午,惡警把程愛玲帶到接見室,這時她已被綁死人床21天,起來後,不會說話,不會走路,兩腳成「八」字型,像個百歲老人,扶著牆走,蹲下起不來,渾身像散了架一樣。人已瘦得皮包骨頭。

惡警殷傳芳等因對程愛玲轉化不成惱羞成怒。9月1日下午, 4、5個惡警氣勢洶洶的一齊撲上來,容不得她有半點反抗的機會,拿膠帶封她的嘴,把她按坐在椅子前的地上,將她雙腳綁在暖氣管子上,雙臂從背後放在椅子面上,手銬在椅子後腿上,然後用繩子將雙臂從上半部往後連起來猛往上提,頓時,前胸的骨頭、筋、肉像撕裂開一樣疼痛,身子彎的厲害。它們又用中間寬兩頭窄的特製的布將她的前胸、頭裹著硬拉起來,真可謂撕心裂肺,巨痛難忍,生不如死。這種酷刑近似於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的「約束衣」,給受刑者造成的痛苦和傷害是同樣的。它們面目猙獰如同惡鬼:「我讓你師父來救你,只要說轉化寫「三書」就放下你!」

當時她的承受能力已到了極限,已不能有效的控制自己,主意識在削弱,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違心的答應了邪惡的要求。被放下後,她立即後悔了,這樣它們對她反覆捆綁折磨了幾次。

10月30日,程愛玲寫了在殘酷迫害下違心所做的一切作廢的聲明。11月2日惡警又將她關進禁閉室繼續迫害,對她罰站,不給菜,不給稀飯,只給饅頭;不讓睡覺、不讓洗澡,強迫多幹活,迫害始終未停止。

這次酷刑迫害過去半年多了,邪惡的迫害還在繼續,程愛玲仍被關在禁閉室裏,吃喝拉撒都在屋裏,惡警連續不斷的放誣蔑師父、誣陷大法的錄像。程愛玲的雙肩雙臂都在痛,雙臂交叉困難,脫衣服都很吃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