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的事實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5日】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位於濟南市郊的邊區──漿水泉,向南是一片墓地,四週是荒山和垃圾場。所長姜麗杭黑黃的臉上長著一雙小眼睛,顴骨高高的。

從2000年開始,山東省大量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這裏。初到這裏時,感覺非常恐怖,每天早上5點鐘開始高音喇叭唱著革命歌曲覆蓋著慘叫聲、哭喊聲,每天列隊都要唱革命歌曲,誰不唱就是思想有問題,對社會不滿的大帽子就扣上了。到了這裏彷彿像是回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年代,惡警每個班組訓話,逼著學員發言,深挖「思想」。

那時,二大隊整個大隊都在嚴管期,惡警大隊長許瑞菊、副大隊長曹冬燕、以及徐紅、王曉偉操縱社會上的刑事犯對大法學員長時間毆打,以讓她們坐得腿和上身必須成九十度直角,從早上五點一直坐到深夜十二點以後,有時是整夜這樣坐著;搧耳光,有的大法學員被社會上的刑事犯搧的臉都腫了;踢大法學員,讓大法學員坐飛機(體罰的一種,頭朝下)……那時為了抗議這種虐待,整個大隊的大法學員進行絕食,在絕食期間,惡警故意讓大法學員練隊列,大法學員張秀麗被折磨的暈倒在地,手腳冰涼。惡警強行對絕食的學員野蠻灌食,對不放棄信仰的大法學員操縱惡人輪番進行圍攻,整夜不准睡覺,還培養了幾個惡人專打大法學員。大法學員石寧被惡人整夜毆打,渾身傷痕累累,面容慘不忍睹,打完後把她銬在床架上,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惡警徐紅還用高壓電棍電石寧,慘叫聲傳遍了整個宿舍。

這裏的環境很惡劣,進門不開燈甚麼都看不見,夏天悶熱讓人窒息得喘不過氣來,滿屋到處是蚊子,咬得渾身都是包;唯有一扇小窗戶通向惡警的廁所,不開還好,如果打開臭氣、潮氣都湧向這裏;冬天樓道的陰風刺骨的寒冷,凍得渾身關節腫大,疼痛難忍,原來有片暖氣被惡警關了。這樣的環境是專門用來迫害不放棄信仰的大法學員的,有的被銬在這裏,有的關在這裏,一關就是幾個月,甚至有的大法學員還住在這裏,由於在這裏呆的時間太久,把身體都拖垮了,出去被光照得睜不開眼睛。

這裏的大法學員每天都進行著繁重的勞動,從早上五點起床一直幹到晚上十點多鐘,如果完不成任務就要幹一夜,中間吃飯的時間很短,經常吃一半就要洗碗,有時由於時間短,飯熱,燙得嘴裏都是泡。這裏的大法學員各年齡段的都有,長時間的勞動每天都處於緊張的應急狀態,手中的活稍有怠慢就會遭到惡警曹冬燕的一頓訓斥,所以車間裏經常有暈倒的,有的手指被縫紉機針穿透,有的實在受不了躺在地上,有的每天出工都有別人攙扶,就這樣也不准她們休息。不但肉體上摧殘精神上更是摧殘,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學員每天手中幹著活,還要強迫聽高音喇叭播放的歌曲(目的是不讓人思考)這樣每天下來已是精疲力竭。收工後惡警還要逼迫學員寫甚麼「感想」,不識字的要別人代寫,這樣搞得大法學員一夜都無法入睡,第二天還要繼續幹活。

這裏生產的大部份產品都出口到世界各個國家,有濟南工藝美術工廠出口的墓地擺放的花環,聖誕樹;昌邑、文登出口的手絎被;濟南天一印務的藥品防偽商標,等等。勞教所的惡警們用這些不正當手段搜刮來的血汗錢蓋起了辦公樓、接見樓、大鍋爐房,幹警們拿著豐厚的獎金和福利。

在這裏上廁所是受限制的,白天每次好不容易等到上廁所,上到一半就往外攆。到了晚上把廁所的門鎖起來,惡警們準備了幾個桶,大小便都上在桶裏邊,稍不注意就會弄身上。早上連上廁所帶洗漱只有五分鐘,晚上最多十分鐘,有時不到十分鐘,洗衣、洗澡,所有一切都要在這十分內鐘完成。有的學員由於沒時間洗澡,身上長滿疥瘡。

負責接見的惡警黃××,到了退休年齡,為了榨取學員的黑心錢懶著不走,不只對學員兇狠,對前去接見的家屬也口出惡語,非常兇狠。家裏的親人看到大法學員一個個面黃肌瘦,帶點水果看望,被黃惡警扔在地上,只能買勞教所裏小賣部的東西,這樣它們才能賺到錢。小賣部進的貨有些是假冒偽劣,大法學員買到的牙膏、肥皂不但不起沫,還有一股異味,每次接見幾分鐘就要交幾十元錢。就這樣,它們榨取了很多黑心錢。

以上所揭露的只是一小部份,以後還會有大量的事實被揭露出來的。惡警們迫害大法學員是違法的,必將受到法律制裁。所有迫害法輪大法學員的惡警、惡人終逃脫不了天理、人間正道的審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