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迫害事實補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20日】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位於濟南市漿水泉路,勞教所門前有很長一段路是坑坑窪窪的,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髒極了。儘管這裏極不顯眼,近幾年卻緊鑼密鼓的在這兒上演著一幕幕迫害大法弟子的醜劇。結果是真假已分明,善惡已分明,正邪已分明。這兒的虛假偽裝正在一層層的被剝去,露出了這座人間地獄的真正罪惡的面目。現就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補充曝光如下:

一、奴役、壓榨、欺騙

2000年10月後大批的大法弟子被綁架至此進行集中迫害,但那時由於聯繫不上活,學員只是不定期的幹點活,所裏主要是強制大法弟子天天看誣陷大法的錄像、學政治課,如「勞教人員道德修養」、《法律常識》、《愛國主義》、《法輪功學員專門教材》(全是山東省勞教局印製)。所裏稱勞教所是以思想改造為主、勞動改造為輔,和勞改隊監獄的性質不同,這是人民內部矛盾,有的惡警說:「你們犯了錯,政府沒有放棄你們,這是『教育、感化、挽救』」。有的惡警為打大法弟子找藉口說:「自己的孩子犯了錯,自己打自己的孩子不犯說道。」後來勞教局鼓勵辦成有自己特色的勞教所,表彰××勞教所創收×××萬元的效益。

自此以後,所裏就轉向大力抓生產,生產科、業務科換了抓生產和聯繫的人,開始大量對外聯繫業務,廠家以膠東地區較多,有各種花色品種的被子、床單都出口,一般出口美國、日本、韓國。廠家所在地區有:昌邑、濰坊、文登萬德集團、濟南天一印務有限公司等。學員們做的工作主要是給「雙鶴藥業集團」生產的治療高血壓的心腦健之類的藥盒貼商標,商標每盒1200張,還有每盒2400張的,要求每人每天貼5大盒或8小盒(廠家的負責人說像這個速度是快手,在他們那兒一天掙80-90元,還不算加班);還有絲帶繡(被面、枕巾);給出口婚紗穿珠片(四、五個一分錢,是出口的);絎被子(即縫被子)等。

絎被子要求1英寸5-6針,針碼要求「小而密」,花樣繁多,照圖案絎,有各種圖案(三角形、波浪形、動物、樹、花),大多數是拼接上的,很厚,但是照樣要「小而密」的絎,廠家駐所監督,拿尺子量,不合格的剪開重絎。廠家監工時看誰絎得稀一點就給隊裏彙報,廠家還專門來所培訓示範,要求一針扎下去縫3-4針,左手托被、右手中指肚頂針、被子厚要求一定要扎透,還要拼命趕進度。幾乎人人手指都被扎得血糊糊的。

就這樣,每天規定早7點半幹到晚8點收工,但事實上晚8點收工的時候太少了,大多幹到晚上10點、11點甚至12點。有一次貼標籤幹到晚上後半夜2點半,早上繼續準時出工。就這樣一批未完一批又來。往往是被子急著走活,貼商標也急著催活,穿珠片也急著走活,廠家也變本加厲,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上推波助瀾。有時幾個廠家同時坐陣催活,互不相讓,一天幹18、19個小時還嫌慢,也給所裏施加壓力,弄得隊和隊之間、幹警之間互相競爭,最後還是全部把壓力壓向面黃肌瘦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惡警在車間經常吼叫「別說話!」、「快幹活!」年齡大的經常被突發的吼叫嚇得心跳。有時廠家逼著快幹,可拼命幹完後,卻遲遲不來拉活,一拖好幾天,但其它活又來了,所以學員從來沒有休息日。夏天天氣特別熱時,學員中午回宿舍午休一會兒,有的廠家駐廠代表就給生產科、隊裏施壓,要求中午也不要休息,加班給他們幹出來。勞教所的幹警俯首帖耳,惟恐得罪廠家失去財路,於是繼續加壓於學員身上。

就這樣日積月累,很多人累得腰疼、胳膊疼、頸椎落下毛病,一般感冒或身體不適根本不讓休息。2002年前對老人、有病的還有些照顧,不給定任務,但現在不管身體狀況、年齡大小,誰不拼命幹就被加期或扣上思想有問題的大帽子。

絎被子、貼商標、摺紙盒、穿珠紗,一批又一批幹不完的活。每批活每天都要在車間的黑板報上「比一比」、「拼一拼」,公布工效,給評為第一名的班組畫紅旗,最後一名畫黃旗。畫了黃旗的班組所在的隊裏代班的隊長就惡狠狠的訓斥班組長,班組長回班組後就開批鬥會,讓慢手做檢討,一些老弱病殘的人受到打擊和排斥。班組長說:你們幹不好,要扣我的分。就這樣,給學員精神和肉體上帶來沉重的壓力,使學員承受著各種折磨。

春節期間,所裏找來所謂表現積極、思想進步的勞教學員開會。姜所長、楊所長、管理科的田X,就所裏成年累月超期加班的情況,明知嚴重違反《勞動法》,卻邪惡的用謊言製造矛盾、掩蓋自己的貪婪、腐敗。說甚麼:「就是加班加點幹那點活,還不夠交水電費的。」對班組長說:「你們是快手,幹得比那些慢手快幾倍,是那些慢手拖了後腿。」「為甚麼幹活慢?就是思想意識有問題!想逃避勞動!」

2002年每天都幹到晚上10點、11點。有一次收工早了點,管理科的田薇就當著學員的面訓斥帶隊的隊長:「這麼多活都幹不完,還這麼早收工。」學員天天承受著這樣高負荷的勞動,但吃的伙食卻是極差。幾乎天天清水煮白菜幫子,多少放點鹽。一次,一個隊長悄悄說:「讓這些人長時間幹這麼累的活,天天吃這個是為了摳出錢來裝新鍋爐。」還有一知情的隊長說:「所裏搞試驗,看這些人有多大的承受力。」就這麼幹,誰也不許說累。誰說累誰就是思想不好。並叫喊:「你們累,隊長陪著你們,隊長不累嗎?」(他們不幹活,是坐著監督學員幹活。)

2003年11月份,上面來勞教所檢查工作,要求答份答卷,上面有一問題是「多長時間洗一次澡?一天工作幾個小時?」二隊的隊長曹冬燕,悄悄告訴挑選出來答卷的學員說:「寫一週洗一次澡,一天幹8小時。」(誰要是實話實說,就遭到加期的懲罰)一語道破,在這「整潔」、「明亮」、「先進」的背後是黑暗、惡毒、醜陋。

學員的血汗給廠家和所裏換取了豐厚的利潤。有的幹警和廠家監工說:「法輪功學員幹活又快又好,能吃苦。都成了幹活的主力了。他們一旦解教到期走了,上哪再找這些快手去?」

短短的二年多,勞教所用法輪功學員創造的利潤蓋起了五層的辦公大樓;辦公室裏配上電腦、空調等設備(五個大隊,每一層的辦公室都安上兩套電腦);還有電熱水器;幹部配上了手機;購進好幾部小汽車;加蓋了二層樓裝修為醫務所、接見室;加擴、裝修了職工餐廳;加擴了「超市」;前院整修,鋪了鋼筋水泥;後山要蓋家屬宿舍(已開工打地基);大圍牆上安裝了無數照明燈,數米一個;安裝了多個自動搖頭監視器;車間廠房內也都按上了監視器;每個大隊每一層也都按了監視器;走廊上的直通所辦公室、電視機房有一彩色監視器;另外在四個所辦公室裏加了監視器(可監聽)。監視器屏幕是多畫面的,可自動切換,都收錄在直衝宿舍走廊的隊長辦公室桌上的電腦中。宿舍與辦公室之間有鐵柵門相隔,隊長坐在電腦監視屏前對學員的進進出出一目了然。

這樣一來,學員的每個宿舍裏十五、六個人的起居包括換衣、解手(中午或晚上在屋內解手,晚上開燈睡)都在監視中,最讓女學員不安的是經常有所裏的男幹警到辦公室視查。

有的幹警也時常發牢騷,說自己腦袋後面也有監視器。如果偷懶、沒坐端正、玩電腦、看書、打盹……一會上面就打來電話訓斥了。由於高強度的監管,輪流值班,這裏的幹警都喊累的不行,人手不夠,高薪聘用了一批剛畢業的大學生。有的是考公務員考上的,也有從辦公室後勤調來的,也有從王村勞教所調來的。他們中有的心地比較善良,善待大法學員,經常受到上級的嚴厲訓斥,斥責他們對學員「心太軟」,不夠嚴厲,是不負責任。有些看不慣這種法西斯式的精神控制、腐敗和虛偽的幹警,有很快就調離的;有辭職的;有開病假的;也有整日抑鬱,甚至以淚洗面的……大多數一線幹警按照上面的指示,天天輪流值班,與學員在一起加班加點,累的不行,家務幹不上,孩子顧不上。有的常常說:「你們勞教有期,我們是無期。我們也真心希望國家儘快將你們這些好人平反。你們都回家了,我們也好歇一歇。不然時間長了,我們快成精神病了。」其實,所裏從上到下,人心也在發生著變化。一位隊長公開講過:「自從法輪功學員進所以來,這些隊長的素質也跟著提高了一些。」當然被江氏流氓集團毒害得深的、想借迫害法輪功學員向上爬的也大有人在。所裏競爭上崗時,往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會耍手腕,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中「立功」的人在短時間內都爬了上去。這些人既仇視大法,又瞄準升官的好機會。這樣的人往往對堅持信仰的大法弟子進行變本加厲、窮凶極惡的迫害。如管理科的田某、大隊長曹某、王某、孔某、孫某、王雲燕等,平時貌似文雅,不順意時兇相畢露。

二、自欺欺人的轉化

當時進勞教所的學員都是堅決不放棄信仰的。用電棍電、繩子綁都沒有轉化一個。佛教協會的敗類和「610」的特務研究《轉法輪》等書籍,抓住學員學法不實、有漏的一面,針對不同的人編造一些謊言。這樣,矇騙了一些學員,它們如獲至寶,又去轉化其它學員。

其實這些幹警心中非常明白,一時的謊言或強制的辦法,都改變不了人心。有的幹警勸堅定的大法弟子:「你看別人多精,就你傻。人家表面轉了,實際上人家心中還修。寫個甚麼悔過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檢舉揭發……,三書或五書,不就是個形式嘛。在這兒不能學,也不能煉,轉了表現好一點,爭取減期早點回家,愛怎麼煉怎麼煉。」

2002年開始出現了較大面積的反轉化,有的人是在「轉化」堅定大法弟子的過程中突然醒悟了,從而重新走入正法中來;有的心中已醒悟,表面上先不聲張,在隊長和頑固派的眼皮下傳送新經文,讓更多走彎路的或正在徘徊的人漸漸明白過來,最終集體反轉化。一大隊、三大隊都曾集體反轉化,還上書給所裏抵制違反《勞動法》施加的超時超量的高勞動強度的迫害。另外,還有不少所裏引以為榮的、所謂「轉化」最徹底的、減期最多的,出所後都醒悟過來,重新走上修煉之路。這些都是對邪惡的沉重打擊。

通過一次次反轉化事件的發生,所裏頭頭和幹警也明白了,強制轉化,寫了三書是騙誰呢?最後落個空歡喜。面對事實,所裏頭頭對堅定的大法學員說:「我不要你違心的轉化,我們也不逼迫你。我們也看不起表面一套、內心一套,說假話騙我們的。你堅持信仰,我們沒辦法,總不能給你換一個腦袋,是真理就能經得住時間的考驗。我們就都拭目以待吧。」所以,從2002年後,堅定的大法弟子的環境相對寬鬆了些。

在二、三年的摔摔打打中,在惡劣的環境中,不少摔倒的學員又重新站了起來,並堅持了下去。通常的作法是惡警們要強迫哪個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時,就讓猶大們輪班轉,不讓大法弟子睡覺,一熬就是十幾天、二十幾天、三十幾天,不轉不讓睡,不讓上廁所,長期不讓洗刷(不讓刷牙、洗臉、洗衣等),關禁閉(雙手銬起來若干天),變著花樣迫害大法弟子。惡警一看強迫改變不了人心,就轉而採取瘋狂加班加點幹活來折磨學員,使學員在超強負荷下忙碌,累得無法考慮問題。(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時刻抵制迫害。當時大法弟子對奴役勞動的無聲忍受,也是加重迫害的因素。)

剛開始勞教時,大法弟子不分老少,個個身體是棒棒的。由於不讓學法、煉功,瘋狂加班加點幹活,壓榨學員血汗,學員們長期遭受著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不到一年的時間,身體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傷。有的出現了病的狀態,甚至二十一、二歲的小姑娘都出現高血壓、嘔吐、心臟病的症狀,如王岩(棗莊)、張某某(沂蒙)、王某某(青島)、黃炎(青島)。更不用提年齡大的學員。

對於那些表面寫了「三書」,但內心還向著大法,當眾也不肯說損害大法的話的人,勞教所裏的惡警動不動就在車間劈頭訓斥,當眾羞辱。有的累的病在床上無力起來,不能出工,惡警不顧人的死活,說是裝的,甚至抓著學員的頭髮叫囂,頭髮都被拽下來了,還動不動給這個處分,給那個加期(扣100分加期一天),兇起來吼聲震耳。二大隊長曹××也公開邪惡的說:「你們要清楚自己的身份,這裏不是養老院,這裏是人間地獄!」曹××幾個月前遭報應,住院動手術,仍不悔改,對堅定的學員極盡挖苦、羞辱;對年齡大的它認為轉化不徹底的,恐嚇、利誘,用盡卑鄙手段逼迫學員對大法犯罪。

有一學員楊××,母親病危,向曹××請示打電話給母親問候一下,曹不准。楊母去世後,楊××又打報告要求給家人打電話,曹××仍不准。

2004年春節期間,所裏開放宿舍區,來參觀和視察的是省勞改局等上級領導,還有允許接見的學員家屬,映入參觀者眼簾的是走廊裏張燈結彩,到處掛著彩色氣球,掛著五彩繽紛的彩帶、剪紙,真漂亮!一片節日氣氛。豈不知年三十晚上學員還在加班幹活,直到晚上11、12點收工回宿舍已累的不行,還要完成掛彩條的任務,一直忙到12點後到下半夜1點才去睡覺。

電視機房裏,甚麼電視機、錄放機、跳棋、撲克……不知情況的人還以為勞改隊員在這兒玩得多開心。豈不知這是擺設;圖書室裏滿屋都是報紙、雜誌、小說,一應俱全,但這裏是不向學員開放的;還有電腦房(有十幾台電腦),說是電腦培訓室,曾經叫了幾個所裏認為的積極分子在電腦旁照了像,從來沒向學員開放過,還有手藝室等等。寬敞的廠房、明亮的宿舍、寬闊的運動場、籃球場、健身器材……乍一看,這分明是世上樂園,哪裏是人間地獄?明白人包括他們自己也知道這是擺設,是給別人看的,是遮羞布,掩蓋著腐敗、虛偽和暴惡,掩蓋著大法學員的身心痛苦、血淚和汗水。

此時,還在那座地獄的大法學員繼續遭受著非人的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那裏消息非常閉塞,這不但是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更是對廣大幹警的迫害,他們還迷在謊言中,不知道真象,也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

望大法弟子以各種形式向他們講真象,包括如何上大法網站,讓他們看清這場迫害的罪惡,明白自己的處境和可怕的後果,盡最大努力,救他們免遭滅頂之災。

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漿水泉路20號,郵編:250014
所長:姜麗杭 政委:刁春風
副所長:劉玉蘭、楊平
一大隊:王淑貞(大隊長),孫秀鳳(副大隊長)
二大隊:許瑞菊(指導員),曹冬燕(大隊長)
三大隊:劉瑞芹(指導員),王月瑤(大隊長)
五大隊:牛學蓮(大隊長)
管理科:田薇
---------------------------------
講真象電話
區號:0533
安中華:7681991 徐文河:7680368
石廣忠:7681008 任福遠:7683012
石志強:7682488、7683868 邊榮祥:7680525
徐文江:7680242 張守業:7681526
石志軍:7682118 石子林:7681997
邊明遠:7682513 劉際福:7681773
邊明順:7681737 路中禮:7682991
張守華:7681516
邊文遠:7681730
張中田:7682739
劉際濱:7683179
邊恆昌:7682716
王廷禮:7683221
邵新華:768101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