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3日】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濟南漿水泉路20號)特殊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五大隊,2003年12月23日在所長姜麗杭、楊恩威、劉玉蘭、政委刁春風的親自密謀指揮下組建,聲稱「嚴管集訓隊」,初任大隊長是牛學蓮、趙傑,二人兩個月後調離。2004年3月新組,為首的惡警叫王淑貞,副大隊長是王月瑤、張宏,隊長分別有戴少華、李穎華、馬文娟、馬紅燕、劉玉梅、劉霞、王麗萍,另外還有一部份勞教犯人(賣淫、小偷等),被安排進來協助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

惡警們「嚴管」使用的酷刑工具:電棍、手銬、繩子、10公分高的板凳、大小便桶、禁閉室等。禁閉室在樓梯下面(約1X3米),牆兩邊各裝有鐵管,潮濕陰暗。鐵管子是惡警專用來吊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

法輪功學員彭桂香,為抗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2003年11月開始絕食,遭到惡警們摧殘性的灌食迫害,食物中加入大量興奮劑,多次引發心臟病,身心遭到嚴重的摧殘。2004年7月,彭桂香由二大隊被轉到「嚴管集訓隊」,一進大門惡警王淑貞就惡狠狠的把彭桂香推到諮詢室非法搜身,把彭桂香脫的一絲不掛,用手銬銬了起來。

為抵制迫害,彭桂香問惡警王淑貞:「這就是你們的教育、感化、挽救嗎?」王赤裸裸的說:「甚麼教育感化,快收起那套說辭吧,這裏就是強制。」

惡警王淑貞一面掩蓋施暴罪行,一面又在其領導安排下錄製假的欺騙世人的錄像。王淑貞脅迫在押非法輪功人員和其一起錄製電視採訪錄像,惡警王淑貞裝扮成「慈母」,因盜竊被勞教的非法輪功在押人員戴桂花裝扮成法輪功學員,在隊長慈母般的「教育、感化、挽救」下怎樣轉化,兩人「談心交流」。惡毒的謊言欺騙毒害了世人,王淑貞卻因此被評為學習的楷模。

「嚴管集訓隊」組建後,惡警們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種種非人的迫害,無所顧忌的執行著中共江××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學員趙繼華被非法關押的期限已過,勞教所仍不放人回家,趙繼華提出抗議,被惡警牛學蓮、趙燕夥同勞教犯人孫曉紅、趙英強行綁在床上,用高壓電棍施暴,並強行灌食,不准睡覺,致使趙繼華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

惡警牛學蓮、趙傑單獨關押李健美、魯秀峰等法輪功學員,使用膠帶貼嘴,不讓睡覺,用手銬把她們靠在鐵管子上,長期不給菜吃。惡警牛學蓮利用欺騙手段,以取信、談話為名把黃玉萍、紀廣麗等管入禁閉室。正是嚴冬三九天,不准她們穿棉衣,對她們實施凍、不讓睡覺、罰站等迫害。牛學蓮還夥同其丈夫使用電棍對紀廣麗施暴,被紀廣麗正念正行制止。

在漿水泉勞教所,被關押的人員被迫從事大量的奴役性勞動,每人每月發20元錢。惡警給法輪功學員只發10元,那10元扣下來發給配合惡警行惡的勞教犯人。由於法輪功學員人數多,行惡的勞教犯人可以發到40元。惡警王淑貞、張宏在班組以檢查衛生為名,把法輪功學員自己買的水桶強行收走,然後再把水桶以每隻9元的價格賣給關入禁閉室的學員做大小便用。

2004年3月初惡警王淑貞上任後,橫行霸道,唆使勞教犯人對法輪功學員狠著點。並以減期、多發20元錢為誘餌,指使、操縱社會勞教人員毒打、虐待、侮辱大法學員。惡警王淑貞曾三次脫下警服,揚言要跟法輪功鬥爭到底,滅絕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王淑貞、王月瑤、張宏及其它惡警們三天兩頭的給非法輪功的勞教人員開會,對她們實行精神摧殘,逼她們看誹謗大法的欺世謊言錄像,威逼恐嚇利誘指使非法輪功人員行惡,並揚言對配合惡大隊長工作的人員給予減期獎勵,反之則給予加期或扣分。一些勞教犯人臨解教前都感慨萬分的說:到勞教所特別是在五大隊,跟隊長學會了如何治人、如何勾心鬥角,同時也了解了法輪功是怎樣的好人。

法輪功學員在這長期遭受無辜的迫害中,她們始終牢記「真善忍」,用慈悲心善化著眼前的一幕又一幕。

3月底的一天,惡警王淑貞藉口王相英坐姿不好(10公分的小板凳每天近16個小時不許動,兩手放在膝蓋上),強行把王相英關入禁閉室,把王相英的手銬在牆的鐵架子上,不准睡覺、不准吃飽、挨餓。惡警王淑貞經常動手侮辱王相英,強迫王相英寫保證書、轉化書,王相英以大忍之心堅持信仰「真善忍」。一個多月後,惡警們把王相英從禁閉室轉移到六班單獨關押,用繩子把王相英綁在床上40多天。

法輪功學員郭興萍被非法關押的期限已到,她父親的癌症已經到了晚期。惡警王淑貞人面獸心,為了讓郭興萍轉化,強行把郭興萍關入禁閉室(遭受王相英遭受的迫害),長達近兩個月。郭興萍被折磨得面黃肌瘦,體重下降了30多斤,超期關押了兩個多月,其父臨終時也沒能見到女兒。

法輪功學員劉偉華,36歲,由於長期的迫害,血壓在160-200以上。惡警張宏以談話為名,把劉偉華關入禁閉室,十幾天後又轉移到三班單獨關押。劉偉華每天只能喝點玉米糊維持生命,骨瘦如柴。劉在生命危險時惡警們又非法超期扣押半個多月。

法輪功學員魯秀峰,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在冠縣看守所遭非法關押九個月後,又被非法勞教三年。惡警王淑貞威逼魯秀峰轉化,把魯秀峰關入禁閉室。魯秀峰堅定正念,拒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後被轉入8班,超期關押近三個月。四年來魯秀峰受盡了種種非人的折磨迫害,體重只有70多斤。

法輪功學員黃玉萍由於遭受長期迫害,三月初的一天突然難受,醫務人員檢查心電圖,心率為120,血壓為110-160,惡警王淑貞指使勞教犯人孫××對黃狠著點。孫××回班組後把黃玉萍的頭強行按在地上,頓時頭起了一個大包,脖子被扭傷,鼻子被打的流血。惡警馬文娟就在一旁看著孫××行惡,並指使孫拿膠帶封黃玉萍的嘴。

惡警王淑貞為了掩蓋犯罪事實竟然無恥的謊稱黃玉萍倒經。3月10日黃玉萍作CT檢查有陰影,檢查結果不讓本人看。惡警看事情不好、怕承擔責任,王淑貞恐嚇孫××,說她沒有讓孫打人,一切後果由孫負責。孫××一氣之下揭露了王讓她打人的事實。惡警王淑貞用減期或半年評先進作誘餌掩蓋事實,封孫××的嘴,並強行從黃玉萍的帳上扣除CT費280元。孫××打人有功,惡警王淑貞獎勵孫14天並半年評比為「優秀」。黃玉萍被非法超期關押近三個月。

五月中旬,五隊惡警們在勞教所長的密謀指揮下,在接見室的一角騰出兩間房子成立了強行施暴轉化小組,王淑貞任指揮,王月瑤任組長,戴少華、李穎華、張宏、馬紅燕兩班倒,晝夜不停的對大法弟子施暴,惡警們換上便衣,親自登場行惡,把房間的窗簾關得嚴嚴的,牆上貼滿了誹謗大法的標語。惡警們採用極其流氓的手段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執行著中共江××邪惡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精神與肉體的滅絕政策。

惡警們以談話接見為名把學員騙到接見室,把手高高的吊銬在暖氣管上,最長的達30多天吊銬著,不給水喝,看你餓得實在不行了就給個饅頭吃,只要留一口氣就行,並用髒水加上藥興奮劑強行灌。來例假不讓墊衛生巾和衛生紙,經血流在身上衣服上,不准洗刷。

惡警王月瑤使用電棍敲打法輪功學員張福香的牙齒。管教科王科長(男)帶領五個幫兇手持鋁盆,使用金屬物敲打鋁盆的聲音,伴隨著惡警誣蔑謾罵大法和幫兇們附和的喊叫聲,惡警將這些污濁的聲音錄成磁帶,然後播放這種磁帶,把耳機戴在張福香耳朵上,把錄音機的音量開到最大,耳機的聲音達到震耳欲聾的程度。惡警王月瑤看張福香還是堅定修煉大法,企圖再暴施電刑。在三十多天(從8月23日至9月26日)的非人折磨中張福香休克,心臟嚴重淤血,而且淤血已經把心臟包了起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惡警們因怕出人命而承擔責任,才將張福香撤回班組。

同時遭受同樣折磨的還有法輪功學員劉桂美,從8月13日被折磨到9月23日共40天,手腕被迫害致殘至今不能動。惡警把張福香的被褥衣服等物品扔到垃圾堆裏,回班組後張福香被單獨關押在三組,劉桂美被單獨關押在八組。還有學員因為承受不住酷刑的迫害違心的寫了轉化書。

惡警們怕它們的惡行暴露,廁所的門上了鎖,連非法輪功人員也不准上廁所大小便,不准走動,不准打電話,以免走漏風聲。勞教所強迫施暴轉化小組惡警行惡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4個多月共對7名大法學員施暴,於9月27日解散。

惡警王淑貞對賈全美以偽善來關心,以發給20元的勞動補貼為誘餌,叫賈全美轉化,賈看破王的用意,令惡警王淑貞大發脾氣,經常找藉口毆打賈全美,把賈全美單獨關押。六月的一天,惡警王淑貞把賈全美銬在床上連續十幾天,不讓睡覺。賈全美的腿腳浮腫得很厲害。惡警在宿舍行惡怕走漏風聲,又把賈全美轉移到禁閉室吊銬在鐵架子上,不給飯吃,不給水喝,強迫賈全美自己買餅乾吃、買礦泉水喝。惡警劉霞把洗蘋果的髒水泡餅乾,並在餅乾上撒上鹽讓賈全美吃,還操縱指使勞教犯人曹××(桂萍)、胡××(思娥)(賣淫勞教犯人)強行把賈全美的頭按到尿桶裏喝尿,使她喘不上氣來。惡警劉霞怕事情敗露,恐嚇賈全美:「你要說這些,我還有更殘暴的辦法治你,把你治死,叫你死了都沒處告」。

賈全美在長達30多天的折磨中每天只吃兩次泡餅乾,不准吃飽、不准睡覺,高燒昏迷。那天晚上手銬奇蹟般的開了,賈全美倒在地上睡著了。當晚值夜班的惡警張宏看到賈全美躺在地上,奇怪的說著:手銬怎麼開了,惡狠狠的踢了賈全美幾腳,又把賈全美銬在鐵椅子上。賈全美的手腕被手銬銬的、繩子綁的已經露出了骨頭,體重只剩下60多斤。賈全美在邪惡四十多天的迫害中更堅定的信仰「真善忍」。

五月二十六日起,沒被單獨關禁閉的大法弟子,在所長的密謀指揮下,在惡警王淑貞直接操縱下,王淑貞聲稱「集體禁閉」,對十餘名大法學員罰站,立正站著不准動一動,每天從早上六點站到晚上十點,連續站了11天,每天24小時不准睡覺,連續240小時不准打盹,腿腳都浮腫得厲害。如果打盹,惡警就讓幫兇人員打我們,並發給筆記本讓趙輝、孫曉紅、王雪等人把大法弟子的言行記錄下來。惡警們王淑貞、張宏、王麗萍根據彙報進行體罰,打一次盹罰站1小時,依此類推。

惡警們用減期、每月多發20元錢為誘餌,慫恿勞教犯人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警王淑貞赤裸裸的說:「多發給你們20元的操心費,就是叫你們配合隊長專制法輪功的。」不准吃飯、不准喝水。趙輝、孫曉紅、王雪等幫兇還給惡警出謀劃策:不准大小便。此時教育科楊科長和李愛省在五隊蹲點,五隊的十名惡警立即支持,把班組的大小便桶放到衛生間鎖起來,並揚言誰大小便就用誰的衣服被子包起來丟掉。就這樣連續五天不准大小便。

三伏天,惡警不許開門、開窗、開電風扇,不許洗刷、洗衣服、洗澡,法輪功學員經常40多天才能洗一次衣服、洗一次澡,而且洗刷只有10分鐘。宿舍還播放誹謗大法師父的電視錄像,或者放誹謗大法的錄音磁帶,把音量開到最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除非上級領導檢查工作時,首惡王淑貞便親自把錄音機藏起來,共用壞了兩台錄音機了。

宿舍的衛生條件極差,氣味異常,宿舍裏和蒸籠一樣透不過氣來,幫凶多人嘔吐、腹瀉、頭疼頭暈。不准吃飯,強迫法輪功學員自己買方便麵;不准零買,要整箱的買。惡警王淑貞不准法輪功學員喝水、不准吃飽,一天只准乾吃一包方便麵。

就這樣持續了40多天。惡警們怕它們的惡行曝光,制定一套辦法,一人值崗,負責監視各班組。

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長期從事奴役性勞動,每天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有時延長勞動時間到深夜12點。勞動強度極高,環境極其惡劣。常年沒有休息時間,勞動生活都在宿舍,有毒有害氣體瀰漫整個房間,大小便也在宿舍,不准開窗開門。有的學員被化學膠水、油漆嗆得頭疼、嘔吐、過敏,有的手被膠拿起了泡,吃飯時滿嘴是化學品毒味,到都睡覺了才能開房門。吃飯就在宿舍吃,飯碗就放在地上,每頓飯只給10幾分鐘的時間,洗碗不准到衛生間,用塑料盆的一點水洗,吃飯時也來不及掃地,生活環境可想而知。

惡警們每當所裏檢查或有上級領導都提前通知打掃整理衛生開窗。勞動時間緊了,經常大小便桶不去廁所倒。大隊打掃衛生用的一切工具和廁所使用的清潔劑都讓被關押的人員自己湊錢買,這也是惡警王淑貞的獨到做法。

法輪功學員李健美,因信仰「真善忍」被長期非法關押,家中年近80歲的老母親和10來歲的孩子無人照顧,無生活來源。李健美和其妹李健慧同被非法關押在這個勞教所,也都是第二次被非法勞教。李健美自這次被勞教以來幾乎一直被單獨關押。惡警王淑貞經常找藉口用手銬、繩子、不讓吃飯、罰站、不准睡覺等手段折磨她。惡警王淑貞還經常動手動腳打李健美。在長期的精神與肉體的迫害下李健美的身體極度虛弱,經常吐血,吃不下飯。老母親多次看望女兒,均遭惡警們的拒絕。

在五隊,只要不轉化,一律不准給家裏的親人寫信、打電話,不准親人接見。

俗話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中共江××一夥政治流氓集團喪盡天良的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世人,它們所做的一切,必將受到正義與善良的大審判。同時也善勸那些至今還在迫害好人的惡警惡人,不要認江賊作父,給自己留條後路!

親人們、同胞們,五年多來,為了讓人們知曉法輪功真象,為了讓人們從謊言的欺騙中清醒過來,有多少法輪功學員面對危險,依然心懷慈悲善念講清真象。親人們,快快行動起來吧,共同抵制邪惡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