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執著 堅持退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日】在上大學期間,我和以前的同修都失去了聯繫,加上高中時學法不深,雖然知道大法是度人的,但覺得自己太不嚴格要求自己了,經常想我可能也修不成。初離家門,好多不習慣,沒有以一個真正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在大二下學期的時候,很偶然的機會我上網通過郵箱的鏈接上了明慧網,此後我也時常去網吧,但經常由於網絡封鎖上不去,師父的新經文也只有斷斷續續的看,也沒有下載的條件,只能在網吧看。到後來,我知道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但還是沒有抓緊時間,把心思放在了日常的雞毛蒜皮的小事上。談朋友後情關色關一直沒有過去,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弟子身份的事,直到去年夏天才徹底認識到錯了,今天把它寫出來,希望今後做好。

上了研究生後,我才把師父幾年來的經文全部看了一遍。才知道我浪費的是幾年寶貴的證實大法的時光。所以開始向周圍的人講真象,只要有機會就講,爭取不錯過一個有緣人。發正念,雖然比以前好很多,但經常起不來床,今後我爭取四個正點都能發正念。學法是最勤的,每天如果不學法,就好像少了點甚麼似的。

在去年十一月的時候,我給同學講真象的時候,談起中共的腐敗,然後講到對法輪功的鎮壓,他們一般對真象都能接受,但是連續好幾個人在最後都問我,你是黨員嗎?讀大學時幾次入黨的機會都陰錯陽差的沒有我,在快畢業的時候入黨。此前我已經對這個邪黨很反感了,但是為了畢業能找個好工作,還是寫了所有的材料。

被問的時候,我心裏就很不舒服。對啊,我怎麼能一邊交著黨費支持這個邪黨,一邊講真象呢?心裏很不是滋味,那時考慮了好幾天,想應該做出選擇了。之後趕上叫黨費,我就沒有交,但是同學先替我墊上了。為了能把錢拿回來,我找到了負責的老師,但老師說已經上交了。

我不想再交黨費,所以和老師說,我要退黨。這個時候還有怕心,顧慮很多,比如想到前途啊之類的,但是心裏想是惡黨在害我們,在害同修,惡黨害同修用的錢就有我交的,我不能再交了,我也不能再擁護它了。老師就很不理解,說了一些入黨能為人民做好事的之類的鬼話,我說我不是黨員一樣會做得很好,比黨員還要好。後來他們讓我考慮一下,我說不用了,我決定了就不改了。

本來我不想寫書面申請,想不交黨費半年就不是黨員了。再後來他們開支部大會,專門討論我的退黨問題,後來說不行,一定要有書面申請。我就寫了申請,就這樣把黨退了。

之後他們開支部會議,有許多學生發言,事後我才知道,其中有個在同學中威信較高的同學發言時說,他很佩服這位退黨的同學,他說至少這位同學很真誠,我們在座的有幾個能敢說出這樣的話?

過年的時候我們同學聚會,有人說起黨員的事,我就和他們說,我已經退了。有個同學說,這個黨都這樣腐敗了,我也要退黨。別的同學說,不用自己親自退,幾個月不交黨費就是自動退了,那位同學說:那不行,那多沒面子,那成了它不要我,我要自己退,是我不要它!過年在火車上遇到了兩位大學的老師,還有一名武警,都是黨員,我把我的事和他們說了,他們也贊同退黨,但覺得會對自己前途不利。

後來,我又在大紀元發表了三退聲明。並把《九評》下載下來給周圍的人看,讓他們明白了退黨的意義,我也幫助周圍的幾個人發表了聲明。這些人中,有的知道我煉功,有的不知道,講真象因情況而定,其中有的已經得福報。確實是大法弟子做好了,才更能帶動世人。

自從我退黨後,跟別人講真象的時候就再也沒有人問我是否是黨員了。我知道做的還遠遠不夠,今後只有更加努力。

我一直是自己做的三件事,我沒有其他同修的聯繫方式,遇到困難過關的時候,一直是靠學法和師父的點化這樣走過來的。我退黨的過程也是在師父的點化下做的。明慧網的文章一直都是我必看的,從同修的文章裏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想,我以前做的不好,今後一定要做好,不辜負師父的苦度。

引用一段師父《美西國際法會講法》的話:「正法中肯定是有形勢的不斷改變。有人問我說,『師父,我們現在應該進入甚麼樣的一種形勢了?』我說呢,『你們就做現在做的事。』」

給師父合十。第一次向明慧網投稿,層次有限,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