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經歷的震撼和顛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9日】我叫孫新,今年75歲。六十年間,我的思想經歷了巨大的震撼和顛簸。

被惡黨毒害50年

我曾是一個有50年黨齡的黨員,也是個讀書迷。年輕時,我是個癡迷的共產主義信仰者。自1951年我第一次讀了《列寧生平事蹟簡史》起,我就夢想做一個共產主義者。上大學後我讀的書更多了,《列寧選集》,《斯大林選集》等,我都勤奮的閱讀。大學畢業後,我成了一名國家幹部,我把一切可利用的時間用來讀書,圖書館裏能找到的馬列著作,我幾乎讀遍了。讀書使我的「馬列主義理論水平」逐步提高,成為我們地區的模範。我深信共產主義的實現是「歷史發展的規律」,「帝國主義是腐朽的垂死的資本主義」,「是無產階級革命的前夜」。1955年,當我加入共產黨時,我的念頭就是:我的生命是屬於黨的!

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文革中,我被打成了反革命修正主義份子。從此我被監管起來。多年失去人身自由,當時大字報鋪天蓋地,批鬥成了我的家常便飯。

文革過去了,我也重新走上了工作崗位,但往日的信念已不存在了。我不想讀書了,我喜歡上了逛公園,搞體育運動,以此消磨時光。

法輪大法轉變了我

1994年,我的老伴開始學法輪功,1995年,在一位輔導員動員下,在報社煉功點,我開始了煉功。很奇妙,我一走進煉功點,就好像走進了另一個世界,走上了另一條道路。我感覺到置身在一個純潔無比的環境中,浮躁的心變得安寧,祥和,平衡,那時站樁是15分鐘,一連三天,站樁時我都入了定,感到從未有過的舒服。我認識到,我過去走的那條人生的路多麼險惡,從今以後,我要改變自己了。

當時除了師父的書,其它書我都懶看。我帶上隨身聽,走哪聽到哪,感覺到自己在法理上逐步提高。

1999年7-20後,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開始了,我無法繼續在公開場合聽法和讀書,於是我「發明」了一種簡易的速記方法,把經文速記下來,解決了在外面讀書的難題,無論在車上,在公園,在校園,我都能自由自在的讀經文,別人卻無法知道。

在實踐中,我對師父的認識逐步從感性上升到理性,邪惡誣蔑師父的東西,對我不起任何作用。那時,很長時間聽不到師父的消息,有一次,我從報上看到了一篇攻擊師父的文章,說師父在美國住豪宅等,我很高興,因為我從中知道了師父在美國身體健康。還有一次,我讀了一篇攻擊大法的報導,魔頭出訪時,大法弟子用飛機拖著巨幅在天空擺著,震撼了魔頭及其爪牙,我讀後非常高興,因為我知道了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強大力量。

我們家是多子女的家庭,全家有6人煉功,其中有4人先後被抓,有被抓了3次的,有被抓一次的,有的因上天安門說了公道話被抓,也有只因為出去煉了一次功被抓。我沒有被抓過,所以我天然負擔起了營救他們和送衣物食物的任務。一次我在外地,突然想起一件小事,趕回家來,剛好兒媳告訴我,老伴和兩個子女被抓了,抓人緊接著就是抄家,這一切我都親眼見到了。

在這一時期,不論怎樣險惡,我的修煉不會停止。我常對老伴說:修煉的道路是唯一正確的道路,破除迫害,救度眾生,是我們應該做的最偉大的事。

《九評》具有埋葬惡勢力的超凡威力

實踐使我認識到,有神論是科學,無神論是一種真正的迷信,至於從猿到人的學說,簡直是一種愚昧,所謂的共產主義的人間天堂,究竟在哪裏?所謂的無產階級先鋒隊,難道不是笑話嗎?

儘管如此,我對世界的認識仍然是一知半解和極其膚淺的。《九評共產黨》的到來,成為我思想發展的新的轉折點,「如魚得水」四字也許能表達我當時的喜悅,但不夠確切。

一次我和老伴一同到功友家看《九評》電視,回家後,心裏有說不出的滿足,我感到了真理的力量。不久,功友給我們送來了《九評》,先後送來的有書,有光盤,光盤有兩種,都非常的好,我如獲至寶。很快,我們全家人都寫了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青團以及紅小兵。

近十年的不平凡的修煉生活,使我清楚的認識到,《九評》不是一般的文章,他是一本了不起的書,是一種淨化宇宙的力量。我相信《九評》具有埋葬魔頭及其爪牙這股惡勢力的超凡威力。當初它們靠謊言和欺騙來發動迫害,當《九評》把真象大白於天下之時,就是邪惡勢力完蛋之日。我認為一個常人只要真正把《九評》看進去了,惡黨的任何欺騙宣傳不攻自破。

因為送來的《九評》有限,於是我每天複印三份《九評》,出去發放。我知道這是邪惡非常恐懼的事,一旦洩露出去,我會被抓的。每天我非常謹慎,但我也十分重視這件有危險但意義重大的事。當看到人們拿起《九評》翻閱,交談和帶著離開時,我心裏充滿喜悅。就這樣,我像年輕人一樣投入了新的生活,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年齡。

我對老伴說,在《古文觀止》中有一篇著名的檄文,但那只是針對一個女皇帝,而《九評》所針對的則是一個龐大的遮天蓋地的禍亂人世的惡魔,要把這樣一個邪惡暴露和降伏,絕非易事。《九評》具有這樣的威力無比的能量,這是大法的力量,這是師父的力量。

這幾個月中我體會到,學《九評》也清除了我自己的很多雜念,執著的東西少了,身體更加輕快,思想更加敏捷。

在經歷了漫長的六年邪惡迫害之後,當我坐在飛往歐洲的飛機上,第一次自由的公開的放心的讀師父的書,寫詩歌遊記,同老伴交流修煉體會時,我真有點「心曠神怡」之感,於是我提筆寫到:

高天綴繁星
江海泳錦鱗
文章誰最大
人間有《九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