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胎換骨──退黨後的感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日】

故事一:抵觸退黨、中斷修煉引發的魔難

有一退休教師,是黨員,雖然天天學法煉功,但有時人心不去,心性提高不上來,造成很大損失。最近對退出共產邪靈組織的事一時理解不了,心裏犯糊塗,就跟別人說:「我不練了,這不是跟××黨對著幹嗎?」從此不學法,不煉功,每天到公路上溜達。大法弟子去勸說她,也無濟於事。

可她的身體越來越不好,她老伴身體也不好,手指變得麻木,輸了好多天液。自從不煉功後,她膽子變得越來越小,睡覺合上眼就看到一條大蛇,張著大嘴向她撲來,心裏很害怕,持續幾天都這樣。

正在這時,她突然發現別人還沒來得及拿走的明慧週刊,一翻就看到上面寫著,有一大法弟子在街上行進中發正念,看到從一軍人身上跑下一條大蛇撲面而來,被大法弟子清除。看到此,才猛然醒悟,這是共產邪靈在干擾自己,立即盤腿發正念,從此狀態越來越好,思想也越來越清醒。

當大法弟子去看望她時,她床上放著師父的講法磁帶,又開始學法煉功了。當即就寫了退黨聲明。

通過此事,我認識到必須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放下人心,否則將是極其危險的。

故事二:脫胎換骨──退黨後的感受

兩個月前聲明退黨,在發送出去的同時,感覺一陣強烈的熱流由上至下貫穿全身,同時感覺說不出的舒暢;緊接而來又有類似的三次熱流,一次緊似一次,就像用一把精細的篩子將自己過了三次一樣,過去後有脫胎換骨之感;心中感謝師尊再造之恩。深悔自己得法雖早,但卻走了不少彎路,愧對師恩。

在此奉勸各位能讀到此文章的有緣之人,儘早與此世間最大邪教(共產黨)以及它的一切組織脫離關係,讓自己得到重生!

故事三:丈夫的變化

丈夫平時不信神佛,經常有對大法不敬的言行。一次我給師尊敬香,供了一碗茶水,然後我到另一層煉功。突然聽到丈夫在一層喊:「水少了!」我沒有睜眼。煉完功到上香的那間屋子一看,一碗茶水剩下了多半碗。丈夫從前從來不進那間屋的,我問他:「你怎麼知道水少了?」他還是很吃驚,說:「你倒的時候我看見了。」

想起丈夫平時不敬大法與師尊的言行,我的淚水又忍不住流了出來:師父,您不計較常人一切之過,仍然珍惜他,點化他,救度他。從此之後,丈夫根深蒂固的無神論有了動搖,有時也看看書,身體也變好了,對他講一些法上的事情,他自己都說:「我又向前邁了一大步。」前兩天他已上網申明退出共產邪靈組織。

故事四:堂堂正正講真象

2003年5月非典期間,我發真象資料被惡人舉報,被非法關入看守所50來天,後因絕食身體虛弱,洗腦班拒收而回家。回來後,單位扣發我的退休工資,逼迫我寫四書。當時我想這正是講清真象的機會,就去單位找領導講真象,去了幾次,他們都以各種藉口不面對我。後來我想,那我寫信給他們吧。寫好信要送的時候怕心冒出來了:這白紙黑字,會不會成為他們迫害我的證據?我剛這麼一想,就聽到一個親切的聲音說:「師父給你做主。」當時眼淚就下來了,我把信送到了單位,堂堂正正的交給了領導。

故事五:堅決抵制迫害、講清真象

2004年農曆新年前夕,有人打來電話說:教委正在整你的材料,想把你送到勞教所去,你小心一點。我知道前不久,為了營救被抓捕的同修,我到教委去找局長讓單位出面營救的事,讓他們感到忐忑不安。

我們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我們要全面否定它,我要堅決抵制它。於是我告訴我老公,任何人要到家裏來,不要開門,不准入內,要為家裏一個90歲,一個80歲的老人負責,不讓她們受到驚擾。凡是單位通知我到那兒去,堅決不去(因被捕的同修就是通知到公安局去詢問個事,就被宣布勞教2年被非法抓捕);只要是單位的教師,校長來找我,我就揭露陰謀整我材料的這件事。到後來學校的大部份教師,社會上許多人都知道了這件事。有許多教師很是氣憤,都罵教委幹的不是人幹的事。

3月份,校長親自到家來找我到教辦,我告訴他我不去。校長好說歹說,把我老公弄去。解釋說:「他們沒有整我的材料,都一個系統工作,誰也不忍心那麼幹。」臨走還送了一大包禮物。後來,據可靠消息:材料報上去,沒有批,說是沒有具體事實根據。這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