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透視中共謊言面面觀(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日】(接前文)

五、現身說法

造謠誣蔑者很清楚,要想讓更多的人相信法輪功是「*教」,必須有法輪功學員的「揭發」;要想讓人們相信政府是在「挽救」而不是迫害法輪功學員,也必須讓法輪功學員出面「維護政府的聲譽」。

這對集中外歷史鬥爭經驗之大成的中共,真是駕輕就熟。一方面,各地都有一些練過法輪功的動作但是不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讓這些人站出來「揭批」法輪功,可以說「一拍即合」,根本不需要高壓,因為他們本來就反對「真善忍」。像長春地區以法輪功弟子的名譽治病騙錢又不聽勸阻的宋××等人,1999年7月被當作「法輪功的負責人」,大肆攻擊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就是這種情況。對於不了解宋××等人早就背叛「真善忍」教導的民眾,這些「當事人」出面「揭批法輪功」確實具很強的「說服力」。而這種人,在中共歷次迫害運動中都司空見慣。

另一方面,對於真心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想方設法」讓他們公開詆毀法輪功,這是邪惡更想做到的事情,因為這些人以前修煉法輪功表現出來的良好風貌,非他們的自我否定不能令人相信「取締」的正確性,非他們表現出來的「感激涕零」不能「證實」中共轉化手段的「春風化雨」。於是,一貫典雅賢淑的河北的梁**在有關部門「象醫生對待病人一樣」的長期對待之後,為了減少刑期而幫助當局「轉化」昔日的同修,其手段甚至超過迫害她的警察;揭露中共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美國居民滕××,經過三年的「春風化雨」之後,居然表演了「捨不得」離開勞教所的「精彩一幕」。

還有一些被當作「高層法輪功」的站長、輔導員、老學員,在罰款、欺騙、親情、酷刑等「幫助」之下,在難以想像的精神與肉體的極端痛苦中,違心的向「幫助者」妥協了,「微笑」著面對攝影機說著「幫助者」要求說的話。這些事例,就像當年猶太人集中營中「歡迎」國際媒體的音樂會一樣,本來是見證邪惡迫害的悲慘事例,但是在不明真象的公眾面前,卻可悲的變成了「揭批法輪功的活教材」。當然,對於歷次政治迫害中能把人變成鬼的中共來說,這本來就是其拿手好戲,中國無數的「運動員」們都有刻骨銘心的記憶。

六、倒打一耙

在2000年聯合國人權會議召開之前,中共特意邀請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羅賓遜夫人訪華,試圖抵消國際上指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等侵犯中國人權的壓力。然而,在3月1日結束訪問時羅賓遜夫人公開譴責中共,特別表達了她對法輪功問題的關切,並強調,中國的人權狀況「的確是惡化了」。

面對這種情況,中共非但沒有收斂其侵害法輪功學員人權的惡行,反而「出人意料」公開使用流氓手法──給法輪功增加一條「危害中國人權」的新罪狀,並在隨後的聯合國人權大會上,派出以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官員劉京等人組成的所謂的「非政府組織」,大講特講中國鎮壓法輪功是「維護信仰自由」的怪論。

這種「倒打一耙」的做法,在國際上雖然被人看作笑談,但是在中國,由於一貫謊言欺騙「打下的雄厚基礎」,卻有著相當的市場。從小學到大學,從廠礦到機關,遍及全國的「反*教」百萬大簽名,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進行的。

這種「倒打一耙」的欺騙做法,在幾年來的宣傳中比比皆是。比如:2001年4月18日下午,湖北麻城市女性法輪功學員王華君被當地政府官員打得奄奄一息後,拖到金橋廣場市政府門前活活燒死,但是公安向圍觀的群眾宣稱是「自焚」;再比如:1997年患白血病的原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法官胡慶雲,在1998年2月被醫生宣布最多還有3天生命期的時候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身體逐漸恢復了健康,成了盡人皆知的奇蹟;但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後,卻宣稱胡慶雲是法輪功的受害者,因為煉功導致了白血病,是醫院治好了他的白血病。2001年1月10日他被判刑7年,不許煉功,終於2001年3月22日因白血病復發死亡。

最惡劣的倒打一耙當屬「電視插播」事件。2002年3月5日晚8時左右,吉林長春市有線電視網八個頻道突然播出《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內容的電視片,逾百萬人觀看。面對這種最直接的揭露,江澤民集團既沒有否定法輪功洪傳世界的事實,也沒有為自焚騙局進行辯護,而是採用兩手卑劣做法。暗地裏:下令對插播法輪功真象的法輪功學員「殺無赦」;公開的:倒打一耙,以「違反國際法」等罪名在全國範圍內掀起誣蔑新高潮,但是絕口不提插播的實際內容。

至於說被迫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被倒打一耙說成「修煉法輪功不要親情」、講真象的法輪功學員被說是「破壞法律實施」,更是長期充斥在各種輿論宣傳中。

七、投其所惡

人人都痛恨醜惡的東西,比如:懶惰、欺騙、絕情、瘋狂、謀財、害命、賣國等。就像當年希特勒滅絕猶太人的時候把所有德國人痛恨的東西全部加諸到猶太人身上一樣,在迫害法輪功時,為了讓民眾認可,中共也是採用了這樣的辦法:投其所惡。

當今中共政權之下腐敗成風,官、商瘋狂斂財無處不在。在此情況下,把法輪功描繪成「斂財的組織」,必定「贏得」廣大民眾的譴責。於是,1999年7月20日之後,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等鋪天蓋地的輿論轟炸時,人們聽到、看到、讀到最多的是「法輪功斂財」的謊言。典型的「事例」有兩個:一個是說法輪功辦班收費不繳稅;另一個是法輪功的書賣給了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斂財無數。

至於法輪功辦班按照合同收取稅後費用、法輪功學習班收費全國最低等實際情況,中共是絕對不允許人們知道的;而法輪功的書籍在1996年即被禁止發行、黑市書商盜印法輪功書籍不可能按照正規出版社繳付稿費的事實,中共也不能說出來,否則,不僅長期以來秘密打壓法輪功的事實曝光了,國家因為禁止出版法輪功書籍導致國家白白流失大量稅收的錯誤也將暴露。

迷信、瘋狂、自殺、殺人等等這些非常荒唐的事情,在社會上從來都是存在著的。但是,中共在把法輪功「真善忍」的準則顛倒成「歪理邪說」之後,「順理成章」的把人們都痛恨的「不務正業」、「整天夢想升天」、「上吊、跳樓去極樂世界」等等罪惡全都扣到法輪功的頭上,促使很多善良人的厭惡甚至仇恨法輪功。

人人都有親情,人人都珍惜親情。要把法輪功「搞臭」,中共就要把法輪功描繪成「六親不認、絕情絕義、極端自私」的根源。典型的做法,就是以親人為人質,用下崗、罰款等手段,借用親人之手對法輪功學員施加壓力,活脫脫展現綁匪的作風,用親人的利益當「肉票」勒索法輪功學員的人性:如果交出「贖金」-放棄法輪功,就要「揭批」法輪功,充當迫害法輪功的「利器」;如果拒絕要挾,就被說成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不要親情。

如吉林市大法弟子李翠玲,由於不理解熟悉的朋友為甚麼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而被判勞教,經過了解法輪功而在迫害發生之後的2000年開始修煉的。正當她身心受益、不再像從前一樣和丈夫爭吵了的時候,2001年9月份,丈夫卻堅持跟她離婚了,原因是害怕受到牽連而被迫害。她一方面因為失去剛剛18月大的孩子痛不欲生,一方面還要忍受「不要親情」的誣蔑。

一位法輪功女學員說:「以前我有3個不說話的鄰居,還有兩個小姑子和婆婆已有4年不說話了。就在一本《轉法輪》沒讀完時,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就主動的去找她們。她們熱情的招待我,和我一起說笑,我感覺她們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對我表現的善良,人和人之間都沒有了往日的戒心。在這實實在在的表現中,我更覺得大法神奇。我相信大法,相信慈悲的師父,我踏踏實實的走上了修煉之路。」在她後來因為講真象被警察抓到了公安局之後,情況卻完全反過來了:「我的家人也來了,見了我就打。家人向他們保證,讓我說出真象是誰給的。惡警還要家人打了一個現金欠條才讓我回家。到家後我有三天三夜沒有休息,丈夫單位也來了人,親屬也來了人打我。」後來,這位女學員的丈夫在「610」的「支持」下提出離婚,並拿走了絕大部份家產。但是,在宣傳者的口裏,這樣的學員被說成「自私」、「不考慮親人」。

把法輪功的反迫害誣蔑為被「反華勢力利用」、「墮落為反華勢力」等,同樣是誣蔑者「投其所惡」的策略。中共不敢說60多個國家都有人修煉法輪功,更不敢說全世界都反對迫害法輪功,而只把美國國會全票通過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188號」決議,可笑的說成「少數反華勢力借法輪功問題反對中國」,試圖以長期宣傳形成的「反華勢力」這頂「帽子」蓋在法輪功的頭上,以製造很多人對法輪功的負面想法。至於說加拿大等國家通過的類似決議,中共連提也不敢提一下,否則,全世界到處都是「反華勢力」,就會讓人們明白,中共迫害法輪功就是站到了全世界「正義勢力」的對立面,而「中華」只是它面對譴責的「擋箭牌」。

八、謊不厭大

對於一般程度的謊言,比如「不治病」之類,人們可以根據自己的閱歷和理智進行判斷,或者相信或者不信;而破除這類謊言並不很難,只需要講清楚法輪功到底是怎麼講的、法輪功學員怎麼做的,人們自然就明白了。但是,如果謊言的「高度」遠遠超出人們的預期,任你怎麼解釋,被迷惑的人都不容易解脫,「天安門自焚」就是典型的一例。

不像「自殺」、「殺人」那些謊言,都是事後的說法,「天安門自焚」讓人們「親眼目睹大燒活人」,並讓「自焚者」當眾宣稱自己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自焚升天」的!在長期抹黑法輪功的環境裏,對於一個僅僅觀看幾秒鐘電視鏡頭的觀眾而言,誰有能力否定這種現代科技呈現的「眼見為實」呢?

這種能使任何還有一點點良知的人必定憤怒的「集體自焚」,遠遠超出人們對於邪惡的預期。人們在「這麼邪惡的事情絕對不能原諒」的憤怒中,根據「沒有人願意假裝自焚」和「沒有人能夠組織別人自焚」 的常識,絕對不會想到政府會「超常」的製造這樣的極端事件,因而毫不懷疑的認定「法輪功自焚」。

也許就像當年「以確鑿的證據」證實國家主席是「叛徒、內奸、工賊」一樣,等到十幾年之後才沒有任何人懷疑當年所謂的「證據」其實是構陷的罪證;也許像當年人民日報刊登的畝產13萬斤的「驚人消息」一樣,雖然現在人人都知道是完全騙人的,但是當年卻無不表現出完全相信的模樣;在現在要想讓每個人都認清「天安門自焚」構陷法輪功的事實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從江澤民下令對於傳播「天安門自焚慢鏡頭」的法輪功學員「殺無赦」,不難看出,構陷者的恐慌就像其謊言一樣,其「高度」也同樣遠遠超過人們的想像。

另一個同樣「超高」的大謊,應該算作「法輪功鼓吹地球爆炸」這個謊言。雖然全世界都能看到白紙黑字記載的法輪功創始人說的「地球爆炸的說法是不存在的」,但是在江澤民集團的錄像帶上,硬是「生生」的剪去了一個「不」字,把法輪功說成鼓吹地球末日的「*教」。一般的人,即使對中共的邪惡具有非常深刻的認識,對政府也還有最基本的信任,確實難以想像一個政府竟然做出這麼拙劣的事情,甚至認為,即使政府做假也不至於如此之「玄」,從而拒絕了解法輪功的真象。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