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比嚇一跳 看中共對法輪功的政治誣陷(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7日】2004年4月,在阿根廷舉行的為期三週的全南美最大國際書展上,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受到各界人士的普遍歡迎。2005年1月,阿根廷因需要出版了西班牙文新版《法輪功》,在全國各大書局發行。法輪功在被中共江氏集團迫害中走向國際社會,現在在60多個國家自由流傳,得到許多國家的一千二百多份褒獎,《法輪功》被翻譯成30多種文字在國際社會流行。與此同時,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在美國、比利時、西班牙、德國等14個國家被告上法庭,其主要黨羽曾慶紅、羅幹、周永康、陳至立、賈慶林等等都在國際上被提出訴訟。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法輪功在國際上的形勢和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巨大反差的背後反映出中共的專制獨裁和世界主流社會的天壤之別,反映出中共毫無法治意識、反人類和滅絕人性的邪惡本質。

一、不同的教育造成不同的思維

實踐表明早期教育對人類思想和智力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印度「狼孩」是人們經常引用的例子。1920年,在印度加爾各答東北一個名叫米德納波爾的地方,人們發現了兩名「狼孩」,大的大約七、八歲,小的不到兩歲。這兩個女孩自幼在狼窩裏由母狼餵養長大,雖然在生理結構和軀體生長發育上,同一般兒童並沒有多大差別,但是在心理活動上差別很大。小的狼孩捉住不久就得病死了。大的狼孩智力發展水平卻只相當於6個月的嬰兒,她的許多特徵都和狼一樣,不喜歡穿衣服,給她穿上衣服她就撕下來;用四肢爬行,喜歡白天縮在黑暗的角落裏睡覺,夜裏則像狼一樣嚎叫,四處遊蕩。她嗅覺特別靈敏,用鼻子四處嗅聞尋找食物。她喜歡吃生肉,而且吃的時候要把肉扔在地上才吃,不用手拿,也不吃素食。她的牙齒特別尖利,耳朵還能抖動。後經悉心教育和訓練,她4年才學會6個單詞,6年才學會直立行走。她到十六、七歲因病而死的時候,其智力水平僅相當於正常的三四歲的幼兒。

研究發現不同的教育和環境造就不同的公民意識和社會心理。印度「狼孩」身上就具有許多「狼性」。在中國,共產黨顛倒黑白、篡改歷史,沒完沒了的搞殘酷無情的無產階級專政,從學校到社會給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進行封閉式血腥政治思想教育,培養共產黨冷酷的黨性意識,用黨性代替人性。學生從小就被要求戴上紅領巾,還必須要上政治課,不同的時代批判不同的人群,現在是批判法輪功。使得深受黨文化毒害的中國人和正常人類的思維差別很大。到海外的留學生高興的發現,在國外沒有共產黨這類的政治課。

在西方自由社會裏,法治和人權意識深入人心。例如,在美國首都華盛頓郊區的一所小學裏,五年級的教室外走廊牆上貼著老師出的作文題:「(公民有)為了糾正冤情向政府請願的權利(The Right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Redress of Grievances)」。下面貼的是五年級學生們圍繞這個美國憲法賦予的公民權利而寫的作文,學生們各抒己見。美國從小就對學生實行法制(治)、言論自由等等公民權利方面的教育,培養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公民意識,任何政黨、個人都必須要遵從法律。

在中共的政治鬥爭文化中長大的人,被灌輸了大量政治鬥爭的思想,被打上「假惡鬥」黨文化的深深烙印,普遍具有不同程度的「黨性」,缺乏法治和言論自由的精神,法治觀念非常薄弱,只會用共產黨那副帶著政治的有色眼鏡來認識和分析法輪功,把一切事情政治化,處處體現的是共產黨的專制和其政治鬥爭文化。而西方社會處處體現出法治和信仰、言論自由的精神。

二、中共用畸形的政治觀對待法輪功學員依法上訪

在中國古代,民間有冤可以攔官員的轎子、上訴公堂。遠在一千多年前的西晉時期,晉武帝就在朝堂外懸設「登聞鼓」,百姓可擊鼓鳴冤,直訴於中央政府甚至皇帝本人。後來許多朝代在朝堂外都設有「登聞鼓」,允許百姓向最高當局直接伸冤。宋代民族英雄楊六郎(楊延昭)受到奸臣陷害和打擊,就曾經擊「登聞鼓」直接向宋太宗鳴冤。

自1996年《光明日報》無端發表文章攻擊法輪功以後,公安機關對法輪功學員不斷進行無理騷擾。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群眾去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和平上訪,向政府反映天津警察無辜抓捕、毆打學員的情況,這在現代法治社會,和中國古代都是允許的,中國《憲法》第四十一條也明確賦予公民有上訪的權利,然而以黨為大、一切為政治服務的中共嚴重倒退,把法輪功群眾的和平上訪與請願誣蔑為「圍攻政府」、「搞政治」、「破壞社會安定」。

近年來,國家宣傳「和國際接軌」。在國際法治社會裏,法輪功學員上訪、申訴冤情是自然不過的事情。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法輪功學員在國外60多個國家裏的申訴和講真象都是合法的,沒有人說是搞政治。例如,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每年7月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國會和白宮前面的草坪上舉行和平請願活動,美國政府從來沒有說法輪功是「搞政治」、「圍攻政府」。而中共的公安、武警和便衣在天安門廣場在光天化日之下綁架、毆打法輪功學員。

在一個真正的法治社會裏,人們普遍具有法律意識,民眾向政府申訴冤情是合理合法的,政府在實際行動上保護民眾的合法公民權利,公民向政府申訴冤情是個自然的法律問題,並不是個政治問題。站在法治社會角度來看,法輪功問題事關民眾的公民權利,是個法律問題。共產黨只有僵化的政治思維,把法律問題扭曲成政治問題,根本不按照法治的精神和原則來辦事,江澤民公然密令「對法輪功不講法律」,公然違反中國憲法、法律還倒打一耙,反而誣蔑法輪功違法。

共產黨的長期政治運動和黨內骯髒、殘酷的權力鬥爭,以及黨文化宣傳把「政治」變成一個奇怪的名詞。共產黨「一切為政治服務」,熱衷於搞政治,把自己「搞政治」說成是偉大光榮正確的,而老百姓一旦被中共貼上「搞政治」就變成骯髒的,變成了想奪共產黨政權,就該被專政的,所以老百姓躲共產黨的政治就像躲瘟疫一樣,也非常害怕被中共扣上「搞政治」的帽子。於是共產黨不僅剝奪法輪功學員伸冤的權利,而且還利用這種畸形的政治觀念,從迫害一開始就給法輪功扣上「搞政治」的帽子。目的是為了給鎮壓製造藉口和理由,同時挑起人們仇視法輪功、遠離法輪功。

海外媒體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指出共產黨的九大基因之一是「騙」,說謊、造謠、行騙是共產黨的本能,張口即來。搞「假惡鬥」的共產黨把倡導「真善忍」的法輪功看成自己最大的敵人,不管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中做甚麼,共產黨張口就誣蔑法輪功群眾「搞政治」、「破壞社會安定」、「和反華勢力勾結」等等。一些被黨文化洗腦的中國人會不加思索地相信甚至附和中共莫須有的指控,本質上起的作用是幫共產黨迫害無辜。

三、從修煉角度看「搞政治」問題

共產黨的黨文化嚴重扭曲了政治的概念,那麼從修煉人的眼光看,到底甚麼是搞政治呢?人們搞政治不外乎為名、為利、為權力等等。站在法輪功修煉的角度看,這都是為名利情而爭鬥,本質上都是常人的執著心,而法輪功修煉不僅不求名利,而且正是要去掉爭名求利的執著心。因此搞政治、對政權感興趣完全是和法輪功修煉原則背道而馳的,任何真正的修煉者都不搞政治。在中國歷史上有許多例子,甚至也有皇帝放棄皇位而出家。

搞政治違背了法輪功修煉原則,法輪功更沒有政治圖謀和政治綱領,對國家政權沒有興趣,也沒有在人間建立理想國的企圖和願望。法輪功多次重申不搞政治,由於法輪功提升人們的道德水準,在國外人們稱法輪功為淨化心靈的精神運動(spiritual movement),而沒有人說是「搞政治」。法輪功不僅在原則上不搞政治,而且在實踐上證實了不搞政治,可是為甚麼共產黨一造謠說「法輪功搞政治」,總有人相信呢?有幾個方面原因。

1、中共不讓人們知道真象,不停地捏造罪名誣蔑法輪功,繼續用「搞政治」等等謠言反覆欺騙民眾。一部份民眾深受中共黨文化毒害,只信共產黨說的,共產黨說誰好就好,說誰壞就壞,完全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

2、在現實社會中,人們迷信和崇拜權力。當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時,又有幾個人會相信法輪功能夠挺得住?因為人們在共產黨長期的運動中太相信、太迷信和太畏懼權力了,所以當法輪功一再重複說對國家政權沒有絲毫追求的時候,許多人仍然不相信。從更深一層來說,共產黨的長期謊言欺騙和道德敗壞,使得社會風氣惡化,造成中國人之間缺乏信任,例如近年來社會中出現的「親子鑑定」現象,就反映出人們心靈深處對他人的不信任感,即使對最親近的人也是如此。一些人不相信人間還會有真誠存在,不相信會有這麼好的人存在。

3、中國歷史上講「學而優則仕」,人們有普遍的為官、為權的思想。由於共產黨摧毀了中國的傳統文化,許多人搞不懂到底甚麼是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思想中只有黨文化對中國民族文化的歪曲定義,搞不明白修煉的目的是甚麼。當法輪功流傳越來越廣,學的人越來越多,一些人(尤其是知識份子)擔心,法輪功力量越來越大,將來會不會搞政治、向「仕」上發展,於是用中國人特有的歷史認識觀來猜測法輪功將來會不會對政權感興趣,對中共的「搞政治」誣陷難以分清。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能夠做到不搞君主制,法輪功為甚麼做不到不搞政治呢?況且法輪功的修煉原則是不搞政治。法輪功既不是「教」,又對「政」沒有任何興趣,何來「政教合一」呢?法輪功過去不搞政治,現在不搞政治,將來也不會搞政治。

一些人出於毫無根據的擔心而對中共迫害無辜無動於衷,在實際效果上是站在迫害者的一邊。

4、共產黨的鬥爭哲學使得人們的思想意識中,把民眾和政府之間總是看成為矛盾和對立的關係,而不是法治中的契約關係。不是法輪功搞政治,而是一些人的思想還是停留在中共的政治文化中、用帶有政治的有色眼鏡看待事物。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