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七旬老人的遭遇看江氏集團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日】我是一名70多歲的白髮老人,因散發揭露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謊言傳單而被逼流落他鄉已近三年。2002年1月7號我帶著真象資料去散發和粘貼,剛開始都很順利,正當我把新年問候的一張真象貼牆上時,被一名惡警非法抓捕。

他對我非法審訊,他問我資料哪裏來的,誰給你的,你把給你資料的人說出來就行。我說,是揀的,我誰也不認識。他說我說的是假話,說你不說也有辦法整出來,等我整出來時叫你死無葬身之地。我當時只有一念,你在我的嘴裏甚麼也問不出來。於是他們派人非法抄家,搶走了大法書籍和一些真象資料及大法橫幅。抄完家後又把我帶回原處關到小號。大約一頓飯的時間,惡警帶著酒氣湊到我跟前說:我喝酒了,老太太,你看見沒?我喝了酒就是頭驢……。作為一個所謂的人民警察竟然講出這樣的話來,真是夠沒有人性了。然後告訴他的同事說,你倆看著她,不許上廁所,不許睡覺。又對我說,等我睡醒覺再收拾你,220伏電棍讓你嘗嘗。關了一天一宿後他說,老太太,你是想上洗腦班還是拘留所,如果去洗腦班,一天費用60元,通知你的家人趕快送錢來。我說;「哪兒我都不應該去,我也沒有錢。」他們把我非法關進拘留所。

我被關在一間40人一室的屋子裏,讓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同普通犯人一樣「坐板」、「背監規」穿犯人服,但都被大法弟子拒絕了。其中一名大法弟子比我去得早,叫呂國珍,是虎石台的。她說提審好幾次了,每次都上刑,造成腿部腰部都不能動,因傷勢過重,送往監管醫院治療,非法判刑八年,她不服上訴中級人民法院等候判決……,她說駁回原判,就等過完農曆新年送大北監獄。

我在拘留所期間,很多犯人願意聽修煉的事情和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因此我利用當時的環境向他們洪法,講述大法如何深得民心,而導致小人江澤民的嫉妒以及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的來龍去脈……。

由於環境惡劣和舊勢力黑手的迫害,導致我身體極度不適,出現了像感冒一樣劇烈的咳嗽,他們就把我同其他三位絕食的同修關進了監管醫院。經過所謂體檢後,做體檢的護士又逼我把藥吃下去。我便平和的向她說;「你是幹這個工作的,我不跟你為難,才接過藥。這些藥對我不起作用。沒修煉前甚麼藥沒吃過,甚麼針沒打過?可我的病也從沒好過。自修煉後我甚麼病都沒有了!今天如果不把我抓到這裏來,我會得病嗎?你要非逼我吃,我也像她們那樣絕食。」護士一聽有道理,就不再逼我了,就這樣在醫院呆了三天。這三天裏我親眼目睹了大法弟子被強行灌食的恐怖場面。其野蠻、粗暴的程度,無法用語言表述,至今想起還讓人不寒而慄。

由於我年歲大,又不配合他們,演化出的病業現象又很重,因此以保外就醫的形式,於2月9日被放回家。一個多月的被無辜迫害,回來後還是無安寧之日,社區、街道、派出所經常上門騷擾,在房屋附近設了監控,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老伴也被他們脅迫看著我,只要他不在家就把我鎖在屋裏。後來聽說,我居住地派出所的片警被處分後調離了工作。(他的領導)說他工作失職,為甚麼轄區內還有練法輪功的不知道,而且還給這位片警辦了學習班。這就是江氏集團的株連政策,目的是挑起更多不名真象的人對「真 善 忍」的仇恨心理,和對大法弟子迫害的認可!

在我回家後不久的一天,派出所來我家通知叫我到公安局去一趟找姓徐的,還假說:你去吧,沒事了,我給你總結的材料都挺好的。可到了那兒他們就問我還練不練?我說練,活一天就得練一天。他說你回去吧。過了幾天又騷擾我說;檢察院叫你去一趟,我又去檢察院。到那裏他們說:你想好了嗎?還練不練,要寫個轉化就沒事了。我說還是那句話,你不用問了。然後他說你請不請律師,我說沒錢請律師。我說怎麼?還要開庭怎麼的?他說是。我告訴他們;「記錄上面的三百份傳單不對,沒那麼多,我也拿不動,也不符合事實。」他說明天到那會核實。第二天早上我就到那裏,一直等到8點多鐘,也沒見到人,恰巧惡警劉某在場,我便讓他轉告一聲說來過了。劉某卻說跟我說沒有用,你不是願意上那就上哪嗎?這句話無意中倒點醒了我:他們為甚麼要我到檢察院來?還說可以請律師,這不明擺著要對我進一步迫害嗎?我為甚麼還要配合呢?於是我決定離家出走!一天老伴出去又要將我鎖在屋裏,我說:「別再鎖了,這樣我會憋壞的 。」這次他真的沒有鎖門,他走後我簡單而快速收拾了一下行裝,離開了自己的親人和自己的家(這不是大法弟子主動的選擇,而是江氏集團迫害所致)在同修的幫助下遠離家園而流落他鄉。

之後聽說老伴見我沒回家,以為又被抓了,就到有關部門去找我。結果警方知道我離家出走,四處打探搜索。公安局、派出所、社區派一夥惡人坐車專程到某市的親戚家找我,還偽善的說;「知道老太太在哪兒就讓她回去吧,70歲的人出走3年了,也不容易,她也沒啥了,回家過個年吧。」話是這麼說了,卻把親友家的3室1廳查了個遍,臨走連衛生間也沒放過。最後終於態度生硬而蠻橫的「坦言」:我們就把她的工資從2003年8月開始給扣了,看不見人不給工資……。就這樣,失去了我為社會多年貢獻,而應享有的生活來源。更為卑鄙的是,他們為了抓到我竟然冒充我女婿的口氣,到處給我親友打電話,詢問我的下落。我老伴在他們無休止的騷擾與恐嚇中也一病不起,於2003年2月12日去世。

通過他們的惡行,充份證明了江氏集流氓團迫害法輪功實施的就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失」的邪惡政策。真是可悲呀!一個國家的政府動用所有的警力迫害一群修佛向善的人,就連我這個7旬老太太他們也怕的要死!試問:中國憲法所保障的「信仰自由」從何談起呢?在中國大陸迫害致死致殘、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成千上萬……做為有關政府、有關部門對此熟視無睹,人性何在?良心又何安呢?

希望國內外的正義之士,不要漠視江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否則就是對邪惡的縱容。支持正義、制止迫害,也是在為自己永遠的生命奠定美好的未來!

在這裏也要警告那些江首惡的追隨者們:歷史的教訓太多了。善惡之報如影隨形,近及自身遠及子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