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透視中共謊言面面觀(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1日】迫害總是與謊言相連。公元64年,古羅馬皇帝尼祿掀起對基督徒的大規模迫害,是從焚燒羅馬城並嫁禍於基督徒開始的;公元1938年至1945年,希特勒滅絕猶太人,則是以「猶太人是劣等人種」的人種學說為理論根據的。這些現在看來明顯荒唐的說詞,當時之所以能夠成為迫害的理由,是因為精心炮製的謊言騙取了公眾的信任,而異議者全被禁聲。

江澤民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同樣是謊言鋪路。「香山集體大自殺」、「剖腹找法輪」、「不讓吃藥」、「斂財」、「反華」、「自焚升天」等等,正是利用公眾對政府的信任兜售謊言,同時用恐怖手段掩蓋真象,迫使公眾參與迫害或默許迫害的發生。

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製造謊言的手段可謂登峰造極。

一、狂轟濫炸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開始大規模抓捕法輪功學員。在全國人民疑惑之際,全國輿論突然眾口一詞,不間斷的向人民灌輸法輪功「殺人放火」、「迷信」等等謊言、發布威懾性通告,其洶洶來勢遠遠超過歷史上任何一次政治運動的宣傳力度。2000多家報紙、1000多家雜誌、數百家電台與電視台,一起全力開動,把全國人民置於旨在用謊言煽動仇恨法輪功的疾風暴雨之中。在這種「集束謊言炸彈」的轟炸之下,人們開始相信謊言。

中共編導「天安門自焚」事件更是明證。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及全國各地各種宣傳工具,一反掩蓋惡性事件的常態,在第一時間,迫不及待地,不厭其煩密集報導。令人揪心的畫面、當事人的現身說法、警察活靈活現的證詞,根本容不得任何人質疑事件的真假。雖然「警察不可能在1分鐘之內找來20來個滅火器」、「在警察密布的天安門廣場法輪功學員橫幅剛展開就被抓,怎麼可能男女老少有組織的自焚」等疑點重重,絕大多數人因為對政府具有起碼的信任,根本不懷疑這活生生的「焚人」場面是完全沒有任何道德底線者構陷善良的「傑作」。

高精度圖片
央視天安門自焚鏡頭的慢動作重放證實劉春玲是被警察打死,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策劃的一場騙局。
(紅圈內為擊打劉春玲的重物)

於是乎,「法輪功自焚」就成了眾人接受的事實。但是不久就被海內外正義之士揭穿,將近7個月之後,2001年8月14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也公布對中央電視台自焚錄像的研究結果,人們從慢鏡頭中看清楚公安當場打死所謂的自焚者劉春玲等明顯證據。此後,傳播「天安門自焚」慢鏡頭錄像成為法輪功學員揭露「自焚」真象的「殺手锏」,也成為江澤民集團掩蓋自焚真象的重點。但是,在4年後的今天,只要一提到法輪功,很多人仍然聯想到「天安門自焚」。 這就是中共用謊言狂轟濫炸的惡果。

二、無中生有

狂轟濫炸的宣傳雖然可以給人們以震懾,但經常採用就會令人麻木和厭煩。不斷地製造謊言才能維持鎮壓。「無中生有」是最容易的一種。

在1999年4月底,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國務院(後來被歪曲為「法輪功圍攻中南海」)之後,中共中央辦公廳文件立即傳出「5月1日法輪功萬人香山集體自焚」的謠言,在中共內部廣泛傳播並在北京香山部署警力。這種無中生有的事情,在當局的「防範」之下當然也就不會發生;但是,謊言已經達到了目的:「法輪功教人自殺,政府對法輪功採取行動是保護法輪功學員」。這樣,既給法輪功造了謠,又給後來的「打死算自殺」留下「伏筆」。

2000年由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放出謠言「美國以國家開發總署的名義,撥給法輪功在美國的總部2000萬美元」,並經過御用「科學打手」何祚庥放大傳播至中國大陸,這是無中生有造謠手法的又一例證。由於在黨文化中把美國等同於反華勢力,所以在中共把法輪功誣蔑為反華勢力之後,上述謠言對中國人具有非常的迷惑性。雖然這個謠言最終不了了之,但是很多相信這個謊言的人,仍然誤以為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中,包括集體煉功、使領館前請願、街頭講真象等等,都是「受雇於人」,甚至一看見法輪功學員,就表現出不屑一顧的樣子。

在2000年8月回答美國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提出的關於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的問題時,江澤民公開造謠說:「他們的頭領自稱是佛祖轉世再生,也是耶穌的轉世再生。」雖然法輪功學員都沒有聽過這種說法,所有法輪功的書中也沒有這樣的話,但是一個國家主席,以一個泱泱大國政府的信譽做「抵押」,通過國際知名媒體傳出這樣的謊言,不明真象的人想不到是無中生有。

三、混淆概念

法輪功「不叫人治病」,這是個典型的「混淆概念」的謊言。

很多法輪功修煉者,通過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境界和煉功,確實達到了祛病健身的效果。很多人在談到法輪功如何好的時候,首先談到的就是祛病健身的奇效。比如一位70歲的老大娘說:「我是遼寧凌源市佛爺洞鄉大法弟子張樹雲,我從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現在已有八年的時間了。在這期間,我整個人全變了,身上的胃病、氣管炎、婦科病等各種病全好了,扔掉了以前的藥罐子,精力充沛身體好,家庭和睦,甚麼農活都能幹,走起路來輕飄飄的,第一次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從修煉到現在,一粒藥也沒吃過,使得我這70歲的老人真正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七十歲老人證實法的故事」--明慧網2004年11月9日)

但是,如果承認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功效,迫害就無從開始。所以,恰恰是這種修煉後由於身體健康而「一粒藥也沒有吃過」(身體沒病不用吃藥)的事實,被歪曲為「修煉法輪功不讓人吃藥」(身體有病不許吃藥)。

有些氣功門派教人治病,這是盡人皆知的事實。針對這種做法,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第七講「治病問題」中明確指出:「談到治病,不是教你治病。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誰也不能給人治病,你只要一治病,你身上所有帶的法輪大法的東西,我的法身會全部給收回。為甚麼把這個問題看得這麼嚴重?因為它是一種破壞大法的現象。」

但是這種明白無誤的「不能給人治病」的道理,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中被混淆成了「不治病 」、「法輪功教人不治病」、「法輪功生病不吃藥」等等。對於一個人,生病了怎麼能不讓吃藥呢?在這種謊言下,人們「自動的」誤解,甚至仇視法輪功。

四、移花接木

虐待親人、貪污腐敗甚至自殺、殺人的事情,在當今的中國可以說是層出不窮。

照理說,這些完全違背「真善忍」的行為,跟教導「真善忍」的法輪功沒有關係。要找到一個這樣的法輪功修煉者,是不可能的。在此情況下,「移花接木」就是一個最常用的造謠手法。

在中共推出的「1400例」中,「剖腹找法輪」是最煽情的一例。河北省任丘市華北油田的馬建民,其本人有精神病史。馬建民剖腹自殺後,中央電視台趕去攝像,其兒子一再聲明馬建民的死與法輪功無關,並且拒絕在電視上表演。但中央電視台還是把馬建民的死冠以「剖腹找法輪」的結果。

如果說上例是死無對證,造謠者還給人們準備了活生生的「案例」,著名的北京傅怡彬殺人案可以說是個典型。

蹺著二郎腿,口若懸河的傅怡彬,對著電視鏡頭眉飛色舞,一會兒說自己心腸特別軟,看見別人手上扎根刺都難過,一會兒又繪聲繪色的描述自己如何像砍豬切菜一般殺死妻子、父親。這明顯是精神病態。但是中央電視台卻一口咬定,他殺害親人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所致,並解釋說因為「善」使他起了殺心。

這種移花接木,栽贓陷害也有不能得逞的時候。黑龍江省大慶市大同區林源鎮新村大隊七隊村民孔兆雲,因家庭矛盾於2002年底上吊自殺身亡,大同區政府聞訊後帶著法醫來到孔兆元的家,要給孔兆元剖腹。來人提出,只要家屬說老人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導致剖腹找法輪,政府就負責老人的喪葬費;同時威脅說,如果不同意,政府將控告家人虐待老人致死人命。但是家屬以「老人不能破著肚子下葬,再說我們村也沒有煉法輪功的」為由拒絕了。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