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在上海男子勞教所的大法弟子正念抵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1日】前幾日遇到上海的同修,他告訴了我一些發生在上海男子勞教所的事,並希望我將其發表出來。

在99年7.20以後,上海惡警就開始對大法弟子進行抓捕,大規模的抓捕發生在2000年下半年以後。開始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男學員都被關押在上海第一勞教所,地址在江蘇大豐,地方偏僻,是丹頂鶴的自然保護區,人煙稀少。因地方隱秘,迫害就不易為世人察覺。

一所的每一中隊是一個長方形的院子,面對著的兩排監室每排約有12間,另兩端一端是廁所,一端是大門,完全封閉。平時白天,每個監室的門都關著,每個監室裏關著1名至多名法輪功學員不等,每個監室都配備了多名打手,是從其他中隊挑出來的勞教人員,大多是特別凶殘的,比如惡人謝金輝、蔣紅衛、陸文利(他們參與迫害多名法輪功學員,陸文利打傷大法學員虞月賓)等。各個房間嚴密隔絕,每次基本只能和同一個房間的人在院子裏活動,如洗碗、上廁所等,偶爾有兩個小組的人同時在院子裏,相互認識的人相互看兩眼,回到房間後都會遭到批鬥式的迫害。在房間裏不轉化的學員不允許相互講話,強迫坐在小板凳上,雙膝蓋並攏,雙手放在膝蓋上,大腿與小腿及大腿與腰均要成90度,目視前方,一動也不許動,動作稍有變形,或臀部稍挪動一下,打手在後面就拳打腳踢。除了吃飯和其他迫害活動外,每天從早上7點坐到晚上10點。這是這裏採用的最普通的一種身體上的迫害方式,這裏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經歷過。人的身體如果長期保持一種姿勢,時間久了也會殘廢。這裏幾乎所有學員的臀部都坐爛過。

邪惡在這裏製造的氣氛非常恐怖,有的學員在夢裏曾看到,這裏像個陰森的地獄,那些邪惡的管教是些猙獰的惡鬼在外邊巡邏,有位學員看到一個打手在另外空間的形像就是帶著蛇樣花紋的惡獸。由於邪惡因素布滿那裏的空氣中,因而氣氛恐怖,邪惡氣燄囂張。惡人勞教局長翁善耀親臨大豐,在大會上公開傳達它的邪惡邏輯:管教打你,是為了你好。藉以給那些實施邪惡轉化方式的管教打氣。

雖然當時很多學員都沒有看到師父後期的講法,對正法時期的修煉的法理還不是很明晰。但他們憑在長期修煉中打下的紮實基礎,用自己的正念正行震懾了那裏的邪惡,熄滅了它們的囂張氣燄,同時也激發了世人的正念。

孔斌(音),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在一所時一直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包括被要求的勞動,對邪惡勢力一直清醒的進行抵制。在2001年底的時候,他看到一些學員對迫害的消極態度很著急,曾經有兩次利用早晨出操對他看管較鬆的時候,沖到院子裏,喊:法輪大法好!大法弟子們,我們不能消極等待呀!當時天還沒有亮,四週灰濛濛的,非常寂靜,他的聲音響徹整個大院,穿雲裂石般將層層封鎖的邪惡因素撕開條條裂縫。同時挺身而出的還有大法弟子劉戰勝。師父說過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而邪惡的做法正是企圖將每一個大法弟子都封閉起來,在高壓洗腦的同時,不斷製造虛幻假象,邪惡欺騙大法弟子說,堅定的某某某已轉化(其實根本沒轉化),這裏只有你一人沒轉化了。有些法輪功學員由於當時在法理上還不明晰,加上自身有執著,致使在高壓、恐怖、迷幻的環境下一時邪悟。大法弟子孔斌、劉戰勝的正念正行,使邪惡的計劃徹底落空,完全打亂了邪惡的部署,使一些當時在邪惡的迫害中邪悟的學員開始醒悟。

馬總傑,大學畢業。他對邪惡的不配合使惡警施立群(早已登上惡人榜)惱怒萬分,親自動手打馬總傑的耳光,並指使惡人謝金輝對其進行殘酷迫害,讓打手夜裏輪流值班,長期不讓馬總傑睡覺,一見其睡著,馬上推醒,拽馬總傑的睫毛,打得他滿嘴是血。馬總傑對邪惡堅決不配合(當時還不知道發正念的法理),每次看完洗腦錄像或電視讓寫思想彙報時,他總是只有一句話:法輪大法好。由於他不轉化,不斷被從一個房間換到另一房間,不同的惡警,不同的打手,不同的迫害方法,都動搖不了他的正信,邪惡已技窮。當又換到另一小組時,姓岳的隊長對他侮辱謾罵、恐嚇,他悟到對無休止的迫害應主動抵制,他開始絕食,邪惡在他堅定的正信面前最終害怕了,囂張的氣燄一下子沒了,最後姓岳的隊長對他說,我保證以後對你再也不做任何轉化工作。邪惡由於對他束手無策,後來就不管他了。

由於在大豐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真象,不斷在國際上曝光,特別是大法弟子林慎立被非法勞教兩年到期在無任何理由情況下又延期半年後,在海外大法弟子及加拿大政府的援助下,被成功營救到加拿大。大豐罪惡的黑窩於是不再隱秘。2002年3月17日,被非法勞教的上海法輪功學員被轉移至位於上海郊區青浦的上海第三勞教所。

在大豐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負責人之一的洪中隊長對遷移過程作了「精心」安排,在2002年3月17日凌晨三點,突然通知搬遷。姓洪的中隊長對三輛大巴士裏的座次進行了專心的設計,目的還是實施他的封閉、欺騙、迫害計劃,防止大法弟子之間的交流,企圖瓦解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的力量。然而他的邪惡計劃在大法弟子劉鵬的正念正行中徹底失敗。

大法弟子劉鵬在一所時利用在院子裏的機會高喊:法輪大法好。後來一直被關在小號中迫害。當大巴士走了約有一半路程的時候,劉鵬舉手喊洪中要求講話,他說,我只講一分鐘,我一定要講,因為人命關天啊。洪中和另一個隊長嚇得顏色更變,啊,啊了半天,假裝聽不清,劉鵬大意說,同修李白帆在一所的高壓迫害中曾一度邪悟,出去後醒悟,痛悔不已,後來墜樓失去生命,大法弟子在當前情況下一定要清醒理智,不要在洗腦中失去正信,而致使將來永遠痛悔。劉鵬鄭重而堅定的話語,每一句都擲地有聲,尤其震撼著在高壓和封閉欺騙中被所謂轉化的學員,許多人清醒了,堅定了正信,到三所後大批這樣的學員寫出了嚴正聲明。而邪惡在劉鵬強大的正念面前,支支吾吾,語無倫次的說,你講完了嗎?一分鐘到了,一分鐘到了。邪惡一度囂張的氣燄在正念面前灰飛煙滅。

由於邪惡在三所的機制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加上一所的邪惡做法遭到當時僅關押一般勞教人員的三所的管教人員的抵制。在這期間,大法弟子得以有機會相互交流,除極個別人外,絕大多數原來所謂已轉化的學員徹底清醒,紛紛寫出了嚴正聲明。

邪惡經人員調整後在三所很快又建立起了迫害機制。搬遷至三所不久,法輪功學員錢正勇在早晨出操時,跑出隊列,高喊:法輪大法好!很遠的地方包括其他中隊的一些勞教人員都聽到了,邪惡頓時亂作一團。隔日大隊部、勞教局來人召集全中隊開會,講台上邪惡坐了一群,氣氛恐怖,惡人翁局長講話期間,多名法輪功學員舉手要求發言,惡人甚是心虛,看情勢不對,匆匆講完,不敢逗留即離去。王大隊長覺得很沒面子,拍案而起大講遵紀守法,他卻不知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才是最大的犯罪。其間,大法弟子鄧國平多次舉手要求發言均被阻止,在姓陳的指導員再次拍案時,鄧國平霍然而起,義正辭嚴的說:這有甚麼(可大做文章的),他(指錢正勇)喊出了我們的心聲啊!我喊給你們聽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宇宙大法!聲音純正而莊重,洪鐘般震撼著整個大廳。所有的邪惡都出乎意料,邪惡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在這樣的場合,大法弟子會有如此純正的舉動,整場的恐怖氣氛瞬間化解,姓陳的指導頓在那裏,呆若木雞,好一段時間才緩過神來。在純正的正念場中,邪惡被消滅得無影無蹤。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被這振聾發聵的聲音震撼著。在這強大的正念的場中,許多人的思想都發生了變化。姓陳的指導及有些管教對法輪功學員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其後在鄧國平被嚴管的一個月中,惡警施立群企圖唆使普通勞教人員對他進行迫害,遭到被激發出正義感的普通勞教人員的抵制,並且暗中幫助鄧國平,他們對惡警施立群的人品甚是鄙夷不屑。

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大法弟子純正的行為見證著師父的話。

大法弟子們憑著對宇宙真理的正信,在巨難中走正著自己的路,解體著邪惡,也在歸正著世人。在一所和三所都有這樣的管教,在大法弟子證實法中,生起了正念,或因上級覺得其做「轉化工作」不力而換了崗位,或主動要求調離。在充當打手的普通勞教人員中就更多,有不少成了大法弟子的有力支持者,也開創了他們自己美好的未來。

大法弟子在走正著修煉人路的同時 ,在共產邪靈統治下的最邪惡的塵世間,也為世人撐起了一片正義的天空,讓世人覺醒,讓世人真正看到了希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