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松原市榆樹溝王恩會正念面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日】臨近元旦,因惡人舉報說我看大法書,我被惡警強行架到車上,綁架到東興分局。他們把我強行綁到椅子上,要錄所謂的口供或筆錄,我沒有配合他們,他們也就沒有強迫。但一個年歲大的警察在我的臉、頭上打了幾下。大約8點多他們將我送到白山市看守所。到白山市看守所後,強行讓我按手印,最後在我奮力反抗攥緊雙手,並告訴他們不要強迫我。他們只好作罷,免按手印。

接著檢查身體強行扒光衣服,我的綠馬夾被撕破,線衣撕壞,然後把我抬到號裏,我沒有被子毛衣和棉衣被他們扣了,只穿了一件線衣,他們又給我一件單薄的毛衣而且很小。我幾乎一夜都在打坐,發正念後半夜煉功。28日早上,他們讓我穿馬甲(囚服),我無罪,所以拒絕穿,他們強行給我穿上。

然後到樓上號內,因我單盤腿坐那,並單獨坐一排,裴所長不讓我煉功,我沒答應,他就命令人把我抬到死人床上,扣上並戴腳鐐,死人床上冰涼,那個屋也很冷。我上衣單薄,又沒有鞋,裴所長讓人找兩個棉套袖套到我腳上,單套袖兩頭是活的,透風;有時腳活動一點就掉下去,時間長了腳麻木了;手上戴棉手套,但正值氣溫下降,連凍帶抻。後來我氣悶、噁心還吐,吐血,他們問我說我有肺結核病。

29日或30日上午警察同駐所檢察官來了,我想他們給我雙手放開也是給駐所檢察官看吧。29或30日第一次給我灌食,獄醫馬大夫把我鎖在床上和另一女大夫用食管從鼻子下胃管,但幾次都插入氣管內,會令人窒息咳嗽,後來終於插入胃裏灌了一些玉米粥。

1月4日上午東興分局的幾個警察將我拉到白山市肺結核醫院,在那我喊「法輪大法好」,那幾個警察打了我。

回來時他們騙我說:回去可以吃飯了,今天放不放你你也沒地方住,明天放你。6日早晨東興分局幾人來將我叫出騙我說將我遣送回原籍,他們給我戴上手銬,並將原腳鐐摘下,換上他們帶來的腳鐐,看守所馬大夫等幾人那相機忙給我照相,我堅決不照。

因我不照相,他們將我的雙手背銬上,到車上又用皮帶將我的手腳都綁上,我一路上看見車就喊「法輪大法好」,在我身邊的警察打我。他們辦完手續將我的腳鐐摘下,雖然摘下來了但感覺還是帶著,兩腳麻木。

車到朝陽溝勞教所,他們將我強行拖到勞教所檢查身體,我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所裏的大夫可能向領導彙報約20分鐘,出來說我又絕食又患結合性胸膜炎,他們不能留,拒收。

這之後車子開始往白山走,到白山約8:20左右到分局讓我簽字我沒簽,他們又給我一張紙,說是無罪釋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