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怕心被邪惡迫害,正念足邪惡自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8日】2002年5月14日上午,布拖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李春、副科長梁龍友闖進我家,氣勢洶洶地對我說,「楊麗華,有人反映你到廣播局宣傳法輪功,你趕快把法輪功的書交出來!」我說,「我確實去過廣播局;但是我沒說反對政府的話。我只是老老實實地向我糖廠的老朋友講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修煉法輪功以前患有嚴重的胃炎、胃下垂、慢性腸炎、痔瘡,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天天吃藥,身體越醫越糟糕,有時覺得生不如死,曾多次產生了輕生的念頭,多虧丈夫、子女勸慰才沒有走上絕路。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原來的病都好了。李洪志師父的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禁止殺生,認為自殺是有罪的,所以『天安門自焚』絕不是煉法輪功的幹的,是江澤民栽贓陷害法輪功的。我只是向我的朋友說了真話,這沒有錯。我沒有書沒有資料交給你們。」它們見我不配合,就強行抄了我的家,抄走《轉法輪》一部,師父法像兩張,大法磁帶四盒。前幾天我覺得心慌,好像要出事,心中暗想:邪惡該不會來迫害我吧?直至這天李春、梁龍友闖進家門,心中還誠惶誠恐。但此時我猛然想起師父告訴過我們,我們是來救度世人的,是未來偉大的神。它們雖然披著一身警服,可卻跟著江澤民的指揮棒走,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它們是邪惡的,是在幹壞事,將來肯定是要下地獄的,所以我不應該怕它們。想到這裏,我馬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用我的所有功能制止邪惡對我的迫害。

我對李春、梁龍友說,「4.25事件是因為之前兩天,天津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於是才有一萬多法輪功學員依法去北京上訪。當天朱總理就親自接見了法輪功學員代表,並接受了法輪功學員的合理要求,指示天津公安局立即釋放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可是江澤民見煉法輪功的人多了,妒嫉李洪志老師得到了全中國、乃至全世界那麼多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學員的敬奉和愛戴,害怕影響到它的所謂的威望,所以就不擇手段地發動了這場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可它想不到的是,由於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而且法輪功特別強調心性修煉,叫人做好人,處處、事事為他人著想,能使人類道德水準迅速回升,使家庭和睦、社會穩定,所以法輪功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肯定和喜愛,在如此迫害的高壓下,修煉法輪功的人卻迅猛增多!」

梁龍友打手機叫來警車,強行挾持我上車,並通知我愛人送被蓋,意欲非法關押我。全家老少驚惶失措,老伴氣得臉色發青、全身顫抖。在警車上,我想到師父為了救度我們,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我們洪法、護法也是理所當然的。師父說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於是我就邊向警察講真象邊發正念。

我從警車上下來,走進政保科辦公室,公安局局長和其他幾個官員已在座。我告訴他們,「我們師父和法輪大法是讓我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好人,做一個處處事事為他人著想的好人;我修煉法輪功後,原來的多種疾病在煉功中不知不覺地都好了。所以我們煉法輪功沒有錯!原來你們逼迫我寫的不煉功的『保證』,我向你們宣布作廢!」「法輪功禁止殺生,我們師父也說過『自殺是有罪的』。所以『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公安局長說,「國家禁止煉法輪功,你們煉法輪功就是犯法,你必須寫保證書。」接著公安局長提出了「不宣傳法輪功」等四個要求,要我照著這四個要求寫保證書。說完他們就一個個都走了。辦公室裏只剩下副科長梁龍友和我。梁龍友做完我的談話筆錄,拿出幾張材料紙叫我回家寫保證書,我說我不會給你們寫保證書,我要做好一個法輪大法弟子!就這樣,我堂堂正正地離開了公安局,走回了家。

第三天上午,突然來了6個保險局的工作人員,說是公安局叫他們來做幫教的,說是國家規定不准煉法輪功,煉法輪功就是犯法的,要我放棄修煉法輪功。因為我的退休工資屬保險局發放,公安局的邪惡意欲讓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和生存二者之間做出選擇。師父說過,「這個法輪比你生命還珍貴。」師父和大法救度我們出離苦海、超脫生死。所以我不怕失去退休工資,我仍然向6位年輕人講「天安門自焚」的真象,講師父和大法不反對政府,講我們煉法輪功是依據《憲法》規定的信仰自由原則,講師父和大法教人向善、處處事事為他人著想,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修煉人,講大法能使人類道德回升,使家庭和睦、社會穩定。這6位年輕人知道真象後就一個個走了。以後我的退休工資仍和原來一樣照發不誤。

回想起來,在被非法抄家的前幾天,我心慌心跳的,暗想邪惡該不會來迫害我吧?這一怕心導致邪惡抄家後又把我綁架到公安局;以及後來公安局叫來保險局6位工作人員對我「幫教」。因我正念足、沒了怕心,堅持發正念、講真象,破除邪惡的安排和迫害,堂堂正正走出公安局回到家中,使那6位年輕人明白真象後做出了理智的選擇。通過這次的經歷,我深深體會到了有怕心被邪惡迫害,正念足邪惡自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