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枯木逢春 迫害動搖不了我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8日】修煉前,我對名利看得很重,心胸狹窄,易激動,也易怒,到頭來,弄得滿身是病。腎炎、胃炎、膽囊炎,頭暈頭痛,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痛不欲生。由於各種炎症,長期只能吃一點稀飯和白水菜,營養嚴重不良,生命只能靠藥物維持,還經常暈倒,暈倒時還不能搖動,否則,就會到閻王爺那裏報到。那腎炎一年比一年發作頻繁,一發作就必須輸液,一輸液就是幾百元錢,致使拮据的經濟雪上加霜,早已債台高築。我的疾病越來越嚴重,我的心情也越來越壞。後來,藥物也維持不下去了,吃不下飯,走不動路,生命好像已走到盡頭。醫生跟我丈夫說我「活不長了」,我也早想一了百了。可看著兒子還小,正在上學,心中實在放不下,再拖一些日子吧。

正身陷絕境時來了救星。大法給了我新生,使我的生命枯木逢春。在娘家養病時,弟媳介紹我到了煉功點。第一天煉完功暈倒在煉功點半個多小時;第二天煉完功休息一會兒就起來;第三天煉完功站起來就走。一個星期後,各種疾病消失,精神愉快,能吃能睡,沒有病痛的感覺,多麼幸福啊!大法真神奇!隨著學法煉功的深入,不僅身體好了,心性也提高了,懂得了人生的目地和做人的道理,遇到矛盾向內找,人際關係變得和諧美好。以前,與婆婆不和,得法後,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主動孝敬婆婆,婆婆也支持我教功弘法。

正在慶幸之時,迎面遇上暴風雨。江氏為一己私利鎮壓「法輪功」。他利用整部國家機器,撒謊、造假、栽贓、誣陷,欺騙人民,將法輪功修煉群眾推向對立面,妄圖群體滅絕。

我是大法受益者,是大法造就的新的生命,不能沉默,不能在家中苟且偷生,要頂著壓力站出來,做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我決定用《憲法》賦予的權利,到北京說句公道話,討個公道。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非法押往北京某派出所,遇見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被惡警打得奄奄一息。她說她丈夫是李先念的警衛員,自己13歲就在兒童團給紅軍站崗放哨,沒想到今天因為修煉「真、善、忍」做好人,遭到警察的暴打!這就是人民的警察?!

當地公安把我從北京押回後,非法關押。期滿釋放後,又長期騷擾,蹲坑、罰款,反覆非法抄家,非法抄走大法書籍和資料,非法抄走所有值錢的東西,抄得我傾家蕩產,還非法抄走身份證,使我無法打工求生存,我被迫離鄉背井。

流離失所後,不法人員還不放過,到處搜捕,非法搜查親戚家,搞得雞犬不寧。我父親受到恐嚇、威脅,又擔心我的安危,吃不下飯,睡不了覺,病得臥床不起。惡警們簡直是泯滅人性,喪盡天良。

無論邪惡多麼囂張,也阻擋不了我修煉的步伐。大法造就的生命,就應當證實大法。背井離鄉,我照樣講真象,哪裏有人就在哪裏講,哪裏有迫害,就在哪裏反迫害。邪惡綁架了我,非法判我勞教。期滿後,我又被關進洗腦班。

但迫害動搖不了我的正信。「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我正告那些直接參與迫害的警察和不法人員,我會在適當的時候起訴你們,將你們繩之以法。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等來遲與來早,正義的審判已經來臨,報應的時候到了。死心塌地跟著江氏集團作惡的,違法犯罪,註定要毀滅。

法輪大法是宇宙根本大法,江澤民說「戰勝」就「戰勝」?它能戰勝宇宙?狂犬吠日,可笑至極!邪不勝正,假必怕真。江氏集團不准上訪、不准申訴、不准鳴冤叫屈,因為它們心中有鬼,怕人說出真象,怕見不得人的勾當曝光。但紙包不住火,烏雲遮不住太陽,真象總有大白於天下之日。這一天轉眼就會來到,這一天來到之日,就是惡人受審之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