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疾病痊癒 遭受迫害堅強不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1日】

苦難人生

我於1999年2月有幸喜得大法。得法前身患多種疾病,如膽囊炎、水腫病、全身風濕痛、頭痛等,到處求醫治病,吃了幾十年的藥,毫無效果,反而越來越嚴重了,特別是水腫病幾乎要了我的命,頭髮脫落很多,丈夫都在給我準備後事了。說來我真幸運,得了李老師的法,只學法煉功才三個月所有的病全好了,我感到一身非常舒服,凡是見到我的人都說我長胖了,變年輕了,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激之情,是師父和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證實法受到邪惡的迫害

2000年元月,鄉政府(和盛鎮)和派出所來了一幫邪惡之徒,叫我把大法書交出來,我沒理他們,這度人的天書怎麼能交給邪惡呢!他們不由分說就開始非法抄我的家,抄走了大法書、煉功磁帶、錄音機、充電器和我丈夫存放的2000元錢現金(我丈夫已追回來了),並非法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銬著雙手關在小黑屋裏一天一夜,不給飯吃,硬逼我放棄修煉,是大法給了我的第二次生命,我不能做忘恩負義、做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我毫不動搖。

2000年2月,我為了證實大法,為我修煉的這個使人身心都健康的功法去說句公道話,進京上訪。我被溫江拘留所關押一個月,受到非人的待遇。由鄉政府的610惡人胡冬祥接回去,我和功友們都遭到了他們的毒打,我還沒回家,可家已被抄了個亂糟糟的,電視機、電風扇、機動車、沙發、衣櫃和一些家具等物都被抄走了,惡徒還罰款,向家人詐取錢財。

2000年4月,由鄉鎮政府胡冬祥及其指使的惡人楊碧琴、余秀雲、姚兆成、張喜龍、舒桂英、張碧、李宏元、朱碧玉、王義等及派出所王景善毒打我們,曝曬我們。逼我放棄修煉,惡人邪惡的說:共產黨就是要把你們煉法輪功的整的吃不起飯,家破人亡!政府人員還說,江××不准你們煉法輪功,你們就不能煉。我們是執行者,拿共產黨的錢就要辦共產黨的事。不然我們就要被扣發工資、獎金,還要下崗。

2000年6月29日晚上,610惡人楊碧琴帶領一大幫邪惡之徒,把我強行綁架到鄉政府,踢倒跪在地上,用鋁絲條鞭從頭到腳遍身毒打,也不斷進行拳打腳踢。有一惡人抽打我的腳心,幾個邪惡大漢,用皮鞋踢我全身,一個邪惡之徒用皮鞋把我下巴下踢出一個洞,鮮血染紅了衣服,地上也流了一灘血,一時邪惡慌了手腳,又去叫醫生,又趕快取來衣服,強行糊藥換衣,硬逼我把衣服上的血跡洗掉。這邊酷刑折磨,那邊非法抄家。酷刑折磨幾小時後,邪惡之徒們看見我鮮血淋淋才把我送回家。家裏就像被強盜抄過似的,衣服、被子、雜物遍地都是。

「拳腳難使人心動」

2001年12月深夜,610頭目胡冬祥及其同伙街道主任關素英、舒桂英等,又一次非法強行把我綁架到鄉政府,一邪惡叫我說不煉了,你不說不煉了就把你關在這裏,送進獄中。打壓嚇不倒真修者,我沒理他們。

2002年元月,我們不理邪惡的那一套,我還是經常和同修在一起切磋。一天,有幾個周邊的功友到我家來切磋,被蹲坑的壞人舉報(因為我家長期被監視)。610副主任楊碧琴及王景善帶領8個人闖入我家,堵住門口,不准功友們走,一起綁架到鄉政府,又帶到派出所,把我們銬上手銬毒打,70多歲的老功友打得遍身是傷。用話筒誣蔑大法,然後把我們送到溫江拘留所,我們集體絕食抗議6天,他們非法折磨我們18天。

2002年5月13日是法輪大法日,也是師尊的生日,我們為了慶賀這不平凡的日子,我們三個功友到另一個功友家去集體學法。走到半路上就被鄉政府張碧琴、姚兆成、李代春等七八個邪惡之徒攔路綁架到鄉政府,關押幾日。

我們為了證實大法,進京上訪討公道,竟被各層邪惡非法酷刑折磨、坐牢、長期非法監視行動,施加壓力妄圖使我放棄修煉。我有幸得到了人類千載難逢的殊勝大法,我感到無比幸運,大法使我身心都這麼健康,這不知是我那世修來的福分,我怎麼會放棄呢!「拳腳難使人心動」,今後我還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