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幫助偏僻地區恢復資料點

——整體配合 共同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9日】幾天前,一同修找到我說:在一個比較邪惡的地區,以前的資料點遭到了邪惡的破壞;新組建的資料點又因人員及技術問題無法解決,也停了快一個月了,給當地講真象帶來很大困難。他簡單的說了一下那裏的情況後,希望我去幫助解決技術難關,從新恢復資料點正常運轉。我很快答應了。 下面是我在幫助恢復資料點的修煉體會。

1) 遇到困難不能繞著走,突破自我、在法上提高

去之前,我的思想波動很大,開始打算找一個技術過硬的男同修A去。A同修家裏上有80多歲的老人,下有未滿月的孩子。那裏的情況不十分了解,有一個家庭問題。在技術上我不如他,心裏沒底,樣樣都是一知半解的;在安全上,心裏也是七上八下的。通過學法,自己完全靜下來,不管那裏是甚麼樣的情況,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為抓緊時間快講,救度更多眾生,不論我走到那裏,都應該是正一切不正的;那裏的邪惡也一定會自滅,遇到困難不能繞著走,先他後我,突破自我,還是決定自己去一次。

我以前也常去外地,每次都是由外地的同修來接,這麼遠的地方一個人去還是第一次。這次是一個同修都不認識。聯繫去的B同修讓她的孩子與我一起去,因為孩子認識當地的同修,有親戚在當地。

我們一大一小乘坐10個小時車來到當地。 當到了那個地區後,我了解到:那裏的學員是二個年近60歲的同修,最高文化上過三年學,電腦知識一竅不通,技術上基本上是找常人來幫忙。在此情況下,兩位老同修全憑正信正念,克服種種困難,建起一資料點,供600-700同修的新經文及明慧週刊,還有真象資料,在這種嚴酷的條件與環境下運作了近半年。這個協調人老同修慈悲、祥和、寬容、總是笑呵呵的,是外地流離失所到這個地方的。這個地區在他的協調下,一個個的小資料點又悄然而起。

這位老同修就像一面鏡子一樣,照到我的很多的不足之處。在教他電腦知識時,我有時表現的急躁。他總是那樣笑呵呵的、不急不躁,真讓人感動,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得到的。 在建點、做資料的事情上,我總是覺得就是一些年輕的男同修也不如自己有經驗,自以為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了。然而,通過這次之行,讓我倍感慚愧。 原打算第二天返回來,這樣就多住了一天。

2) 排除干擾, 在同修的幫助下攻克技術難關

剛到那裏,干擾也是很大的,我們坐10個小時左右的車,晚上10左右到達,我暈車了,頭暈、噁心、想吐。外面很冷,同修把火炕燒的得熱,我對火炕不習慣,一夜幾乎沒睡。上午到資料點就開始幹了一天,晚上發完6:00點的正念後,我頭痛得厲害,又是噁心、又想吐。…… 我不停的發正念。後來,我喊了師父,求師父幫我。一夜只躺了三個多小時。早四點多鐘起來,頭也不痛了,還煉了靜功。

在技術上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常人給裝的系統,重啟和死機,有好多東西我們是用不上的,安全措施都沒有安裝。老同修(協調人)說:電腦是去年裝的,比較新的。我就用克隆系統,從新裝了系統。事後才發現,他們的兩台電腦是從網吧淘汰下來的電腦,很舊,我沒遇到過,也無法解決這些舊電腦的技術問題。馬上打電話請教A同修,在他的幫助下,用了近一天的時間,裝好了一台機器。

我對老同修進行了技術培訓,這又一次震撼了我。我的電腦知識是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也大都是我在遇到問題時,A同修用電話教會我的。一個問題,我都是多次給A同修打電話請教。而老同修在十幾個小時的時間裏把上網下載等等基本技術都學會了,並且掌握了那麼多的電腦知識。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體現了大法弟子是超常的,大法弟子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真是無所不能。

我第一次去,順利而歸。 因沒有與那裏同修講清安全的注意事項,我10天以後又去了第二次。第一次去時我心態不穩,頭腦裏總冒出不好的念頭,所以干擾衝著我的心來了,頭疼,噁心。這次心放平了,一切正常。老同修接到我,把我送到點上,就走了。只有我自己在那個房間裏面,心裏感到一種冷漠的感覺。不管多晚都要學法、煉功、發正念然後在睡覺。我照常四點多鐘起床煉功學法,沒有一點的疲勞感。

我第三次到那裏時,老同修去點上把另一台電腦與手提電腦搬來,這樣一共三台電腦了。同修給修好的電腦,仍然是重啟機。本想就一台電腦需要修,一天的時間應該是沒問題。三天過去了,還沒有弄好,我給家裏打了電話,孩子說:媽媽我只吃了二頓飽飯,你快回來吧。我說明天回去。我以為同修都給裝完了,不需要再裝甚麼了,所以沒帶工具,只好從一個硬盤導到另一個硬盤上,導來導去就糊塗了,二台電腦全部停了。我又打電話請A同修幫助。A同修說:把二台都拿回來,給他們換新的吧;家裏也很忙,別在那裏浪費時間了。此時,已是晚10點多鐘了。如果拿回去,把兩台電腦賣掉,買新的需要4000元,這兩台電腦連1000元也不值,左右衡量,不能拿回去。我坐下來想一想自己哪裏不對勁了,每次來都是還沒等下車就想回家,沒有真正的認識到我們是一個整體,在那裏都一樣,不急不躁才對。

這些年來已經習慣於每遇到問題時,先就是背「論語」,使自己的心靜下來。當背到「說白了電腦再發達也無法和人腦相比,而人腦在當前依然是研究不透的謎。」師父的話讓我鼓起勇氣,又一次把電腦拿到桌子上,把機器上所有可以拆下的部件全部拆下來,從新裝了一遍。然後,又從新裝了系統,最後成功了。弄好這台電腦,信心也大增,那台也一定能修好。雖然這台更舊,在下半夜2點多鐘時我終於把這台也裝好了。此時我雙手合十。輕聲的說:「謝謝師父」 。沒有師父,我是不可能把這兩台電腦裝好,裝裝系統,軟件我還行。這樣從新拆裝還是第一次,在我來說,可以說是一大奇蹟。

3) 在整體配合、共同提高中找到自己不足和去該去的執著

通過這4次去外地,為講真象,救度世人,同修之間互相默契配合,沒有很多言語表達,更顯偏僻山區人的純樸善良,從中我體會到「做到是修」尤為重要。也認識到自己總是邋邋遢遢的、做事不認真的缺點,耽誤了一些寶貴的時間。每次我都是想快點做,好回家,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只管做我該做的。最後一次晚上11點左右到了那裏,馬上開始工作了,每天都是後半夜才睡覺,老同修也每天都陪著到後半夜,連續10多天每天只睡二、三個小時的覺。

和我第一次去的小同修,在5歲時媽媽被綁架,非法判了二年的勞教,爸爸在他6歲時又因做資料被非法判了十年監禁,他很瘦小,看上去像一個沒上學的孩子一樣。我開玩笑說:看你又瘦又小,咱們兩差不多,你就給我當兒子吧!孩子聰明的眨眨眼睛笑著說:那我就給你當一次兒子吧!在車上近10個小時的顛簸,他不叫苦,很懂事。他本應該在家等著去看被非法關押的爸爸,可是為了送我,他放棄了見爸爸的機會,小弟子的心裏裝著法,他心裏明白和我去做的事是多麼重要!

第三次去,車到站已經是午夜零點30分了,車上、車下的人都走沒了,我一手提著主機、一手提著一箱光盤,站在大雪中沒有看到接站的同修。十分鐘後,一個車主過來說:沒有人來接你呀,你住店吧。我說:行。心想大半夜的別給同修打電話了,還是住下明天再做打算吧。就這樣想著走著,走到店門口突然一下,滑了一下,馬上覺得自己不該住店。我不應該這樣看同修,這樣看太狹隘了。這時店主叫我快進去,我笑著說:「我哥一定會來接我的,我不想住了。」我很快返回原地。來時B同修把當地F同修家的電話給我了,我給F同修打了電話,告訴他我所在位置,一會兒同修就到了,原來F同修接錯地方了。與此同時,B同修也給F同修打來電話問我到了嗎。我感到羞愧,遇到問題首先想的是個人如何方便,根本沒站在同修的角度去想問題。

上了「的士」我一句話也沒說,一直發著正念。山路顛簸不平,下車已經是午夜1點多鐘了。我把電腦接上,此時已是清晨2點多了。我與F家裏的四個同修說:你們都去睡覺吧,不好意思打擾大家,影響你們休息。我上網下載了大法書,開始學法。早4多點鐘我和衣而臥,忽然聽到煉功音樂聲,我趕快起來和F同修的妻子在一起煉動功,真好像回到了99年7.20以前煉功場面一樣。 早上,老同修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平和的說:「你怎麼不去接我呀!」 「我不知道你來呀!不是說不來了嗎?」他回答說,我有點笑不出來了,是我錯怪其他同修了。又一次深刻的教訓! 同修的包容真的讓我很慚愧的。

其實這一切非常順利的進行,都來源於大法的威力,同修整體配合協調得好,有不足時及時互相彌補。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