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經歷談對安全問題的認識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4日】安全是由我們的正念決定的,當然這裏的正念應該包含了為法負責、注意表面安全這一層法理,而不僅僅是指坐下來發正念。我們正念的來源是法,師父無數次教導我們一定要多學法,這是我們提高至圓滿的根本保證。下面是我的一些修煉故事與體會。

一、失去工作

幾年前,我因修大法被非法關押,從看守所正念闖出後,失去了工作,回到老家。一次我無意中聽到擅長做思想工作的父親安慰母親說:我們的女兒從小聰明伶俐,從不吃虧,時間一長,她就會自己轉化。我聽了又好氣又好笑。很快他們就知道沒法改變我,只求我不要出去講真象,以免再次落入魔掌。

家鄉大法弟子本來就少,走出來講真象的更是寥寥無幾。我悟到我回老家不是偶然的,我應該去救度父老鄉親。適逢家中新添電腦,我每天上午晚上學法,下午上網從信箱下載每日明慧,選材編排打印,走街串巷發真象資料。

那時的我對電腦安全知識了解甚少,其間不時有邪惡之徒打電話問我是否出去活動,家裏有無電腦。考慮到安全問題,每次用完電腦後,我都找到一些能找到的留下痕跡的地方刪除乾淨。有時為了把敏感信息徹底刪除,我竟然把 word程序刪掉重裝,打印機驅動程序重裝(其實沒有用的),把家裏的真象資料收拾得乾乾淨淨。總之,在我當時的層次水平來看是萬無一失的了,是沒有漏的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所謂萬無一失的對安全的認識是多麼的可笑。更令我吃驚的是,當我要離開老家回單位工作時,居然發現有半張真象資料紙一直停留在打印機裏面。

我悟到,我們做的應該是儘量注意安全,其實在人的空間是沒有絕對安全的。無論在人的層次中看起來多麼安全,只要心有漏,還是不安全的;相反,靜心學法,正念正行,能彌補表面空間意識不到的有漏。

二、恢復工作

恢復工作後,我在家裏添置了設備製作真象資料,首先自己發,後來把資料給周圍大法弟子,鼓勵同修齊心協力講真象,把周邊環境正過來。剛開始鼓起勇氣走出來發真象資料的同修小心翼翼,只選擇安全係數大的地方發,家裏不放真象資料過夜,遇到一點風吹草動又把資料給我送回來。同修以為這樣自己就安全了。可是時時聽到同修說出不在法上的話,我一點安全感都沒有。邪惡對資料點虎視眈眈,不時有資料點被破壞的消息傳來。我深知每一位發資料的同修心性有漏都會危及到資料點的安全,只有整體提高上來,邪惡才無懈可鑽,資料點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我跟同修坦誠交流自己的學法心得。

1998年我剛剛走入大法修煉時,千金小姐的表現令很多同修看不慣,修煉幾個月了,同修竟然說從來就沒有把我當大法弟子看,從勞教所回來的同修第一個就問我是不是早就沒修了。我一開始是不被很多老弟子看好的。7.20以後,面對複雜的環境,同修各有各的悟法,原本修煉不精進的我更分不清是是非非。乾脆誰的也不聽,一心一意背《轉法輪》,頭腦裏裝的都是法,有時半夜醒來都在背法。漸漸的,我能站在法上分清是非好壞善惡。我每天都能對照法看到自己的不足,也每天都發現自己在法中在進步。

一天晚上做夢,師父帶著我登山,師父用左手牽著我的右手,我踩著師父的腳印穩步攀登。還有一次,夢到師父給我出了一張卷子,都是判斷題,我在法中尋找答案,很輕鬆的判斷出對錯。最後一道題時,我遲疑了一下才判斷。師父閱卷到最後一道題時,仔細看了一下,打上對勾,給了我滿分。我高興得跳了起來,對師父說,最後一道題我是蒙的。師父一臉祥和望著我笑。

後來環境更加惡劣,一些得法早的同修放鬆了學法,在殘酷的迫害中,在舊勢力布下的迷魂陣中,分不清甚麼是法,走向邪悟。其間我也被惡人兩次非法關押,兩次綁架到洗腦班。每次邪惡都如獲至寶,想從外表柔弱的我身上打開缺口,軟硬兼施,用盡了各種招術,變化成各種形像迷惑我。我學法紮實,煉就了孫悟空的火眼金睛,邪惡的白骨精敗下陣來。每次我都成為極少數很快正念闖出的弟子之一,幾乎沒怎麼受苦。

同修聽了我5年多的正法修煉能平穩走過來完全得益於紮實的學法基礎的心得,深有感觸。我建議走出來講真象的同修不要有年齡障礙,把《轉法輪》背下來,師父不是在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裏說過一句「考它一段《轉法輪》來背一背」嗎?於是,從我這裏拿資料的同修不分年齡大小,開始背法。背法以後,同修在講真象中遇到問題都能站在法上看,說出的話句句在法上,常常驚喜的與我分享背法以後美妙的心得。看到同修在背法後變得越來越清醒理智,心裏別提有多高興。雖然我們的真象資料發向了越來越廣的範圍,發到了邪惡駐地,用人的觀念看安全係數小了,但是同修的正念正行讓我心裏倍感踏實。

雖然狡猾而又無孔不入的另外空間的黑手幾次想找資料點有漏的地方下手,可是我們都能靜心學法,有漏的心在靜心學法中得到修補、圓容,一個個可能出現的巨難被我們用正念化解了。

三、調動工作

人事處下調令了,我從眾多有關係後台的候選名單中脫穎而出,從新調回了條件優越的上級機關。常人都為突然降臨到我身上的「好事」震驚、意外。一位同事無意中對我說一句:法輪功煉的不錯,真象也講得好,單位用實際行動給你「平反」了。我心裏說,是我的正念正行為我開創了新天地,這一切都是由師父說了算的。我是來救度你們來了。

一天做夢,辦公大樓在往下垮,樓內所有人伸出手向我求救,我一人救不過來,喊來同修幫忙,仍有來不及救度的變成一堆堆白骨堆在我面前。場面真實恐怖,半夜驚醒,有些害怕,發正念才回過神來。我明白這是師父要我們慈悲救度快講。

我利用自己出入大樓方便的優勢,隔一段時間就精心挑選一批真象資料發到幾乎每一個辦公室。一天保衛處長碰到我說,辦公大樓從來沒有發現過真象資料,自從你調來以後,經常發現真象資料。我說這是你們的福份,並且反問他:你認為所有的資料都是我發的嗎?保衛處長肯定的說:不是你發的,是某某發的。我一聽好笑,他說的某某是一位只考慮自己的安全問題、不敢走出來發真象資料的同修。

四、職位升遷

不久後,我的職位得到升遷。每一次「好事」降臨到我身上,我想在另外空間一定是經過了一場正邪大戰,一定是正義戰勝了邪惡的殊勝過程。

隨著工作的調動升遷,我的經濟收入相應增加。除了正常生活與資料點的開銷,我手上的錢漸漸寬裕。同事發現,整個夏天沒捨得買一條裙子的我,也會買上自己喜歡的衣服了,我不再過得窮兮兮的;領導們也對我很尊重,見到我時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常常主動跟我打招呼;小區的保安人員、小商小販都為能在生活上幫我一點小忙而榮幸;親朋好友因為明白了大法真象福報連連。

我發現,當我盡全力放下一切人心證實法時,我又得到了應該得到的物質上的一切。是師父的法為我們照亮了前進的道路。我自如的走在正法修煉的大道上,越走越寬……

寫在後面的話:

一直不想寫體會,總擔心有「宣傳」自己之嫌。前一陣在明慧網上看到的一篇文章,大意是:寫修煉體會不是「宣傳」自己,而是為了開創好的修煉環境,為法負責。像是破了自己的一層殼,意識到我原來的想法還是只從「自我」考慮了。雖然我不擅長寫論理性強的文章,雖然我現在每天都能找到自己的不足,但是沒有關係,我的修煉故事或許能給同修帶來一些啟發。正如我經常對周圍的同修談及我的收穫、我的不足一樣,一心只是為了大家共同提高。

我開始把修煉體會形成文字,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