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修煉中急於做事,法理不清、做法上換湯不換藥的現象

——由大陸近期資料點被邪惡頻繁破壞所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4日】近一個時期以來,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邪惡被大量的清除、大法弟子們利用各種方式講清真象使受謊言矇蔽的世人在急速的覺醒。在邪惡越來越少的情況下,海外的正法形勢快速的向前推進,而大陸有些地區卻出現了一些反常現象,許多大法弟子被邪惡抓捕,大量的資料點被邪惡破壞,給證實法工作帶來了巨大損失。表面上看好像邪惡越到表面越瘋狂,但實質上它們卻是很虛弱的。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決不能承認邪惡瘋狂的最後表現,但我們卻要在正法修煉中時時修正自己,擺正基點純純淨淨的證實法,不給邪惡所謂的「考驗」、「個人提高」、「積累威德」等授以任何藉口。

從我們自身對照法找自己,及周邊地區資料點所存在的一些問題和情況,我們把它寫出來,如有偏頗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 法理不明 盲目效仿

明慧網多次提出有條件的地區和個人都應參與資料點的工作,使大陸資料點遍地開花,大陸大法弟子也想盡各種辦法積極組建資料點。在這種情況下,也確有無數資料點如雨後春筍般的建立了起來,在大陸的邪惡的環境中他們起到了震懾邪惡、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巨大作用。

我們理解:資料點遍地開花,一方面是安全因素;而更主要的另一方面是大法弟子都能夠不同程度的參與到正法中來,通過大家協調配合,做到「大道無形有整體」,最後使「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無脈無穴的境地……」也就是大法弟子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一個不落的跟師父回家。

雖然我們建立資料點的宗旨是使更多的人參與進來,但也要充份的考慮到建立資料點的條件是否具備,人員素質等諸多因素,這也是為同修、為法負責的一種表現。

在一次交流中,得知有一外地區當地根本沒有上網點、資料點,給當地證實法工作帶來很大困難。我們當地搞技術同修知道這一情況後非常著急,馬上購置機器設備,在那裏一新學員家組建了資料點。當時我們有的當地大法弟子提出異議:時間這麼倉促,資料點地點、人員是否合適?但那位搞技術的同修當時非常固執,執意建起了資料點。一個多月以後,新建的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多名大法弟子被惡人抓捕,有的說出了誰幫建的資料點,後來邪惡跟蹤到我地,致使我們當地搞技術的同修也被抓捕,損失了兩台電腦和4000多元現金,總價值達兩萬多元。

還有一地區表面上說是資料點遍地開花,可我們看到的實際情況卻是:資料點雖然建立了很多,但卻仍然是「統一管理」、統一購買耗材、統一調配人員等。這種做法只是從形式上增加了幾個資料點,而沒有真正從法理上明白「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意義。參與資料點的人員實際上並沒有增多,那麼也就更談不上整體協調配合了。加之資料點人員頻繁走動,給安全帶來隱患,2004年12月中旬,這一地區的多名大法弟子被邪惡同時抓捕,多個資料點被破壞。

* 不能把做大法工作的多少當成修煉,資料點人員更應是一個心性高的實修者。

我省一地區,當地的講真象工作做得轟轟烈烈,環境表面上看也很寬鬆。周邊的地區都認為他們證實法工作做得非常好,有許多其他地區的同修都去他們那裏學習技術。當地做資料的同修不知不覺中產生了自滿心理,他們與外地同修交流的主要內容是:每星期做幾萬張真象傳單、幾千本小冊子、幾千張真象光盤…… 很少向內找談自己在正法修煉中的不足,把做大法工作的多少當成了衡量修煉的好壞。

一般情況下,剛剛參與資料點的工作時,幾乎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以法為師,凡事向內找,時刻修正自己。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資料點人員的增多、技術上的不斷成熟,證實法工作中也取得了一點點成績,周圍的讚揚聲開始增多,同修們也開始信任起他們了,有事也願意讓他們拿主意,漸漸的他們開始執著起自我的認識,聽不進去同修的不同意見和想法。加之工作量的增大,邪惡的黑手也從中加強放大執著,慢慢的忘記了在矛盾面前找自己,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有時只做了一件或兩件。有的搞技術的同修,一提起電腦、打印機,馬上口若懸河,興趣就來了,但一學法不是睏就是被其它事情所干擾。還有的大法弟子長期執著心不去,因不能靜心學法向內找,最後被邪惡抓到了迫害的藉口。

吉林某地有一年輕未婚的女大法弟子,在資料點上與一男同修共同去外地學技術,該男同修妻子被關押,時間一久二人產生了情,做了不應該做的事。後來二人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痛悔萬分,女大法弟子離開當地到外地一資料點。她精神恍惚、思想憂鬱,精神壓力巨大…… 在不清醒中後來被邪惡跟蹤、抓捕,後來還導致了其它資料點也被破壞。這種情況周圍的同修如果真能純淨自己,完全出於無私為他的基點,就應該及時指出、及時鼓勵同修跌倒了爬起來,那樣就能較好的避免這樣的損失。

其實師父和大法對我們是沒有任何分別的,不管我們做甚麼都應把證實大法放在第一位,時刻放棄自我觀念,圓容整體。我們做資料同修更應該清醒的意識到:修煉是修心,心性多高功多高,我們的能力、智慧都來源於大法中。大法工作只有分工、項目不同,沒有高低之分,更不該有等級觀念。每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帶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每一個人都能在人世間起到巨大的作用,修好自身的同時也就能夠更好的救度世人。

* 在反迫害中法理上認識不清

幾年來大陸大法弟子遭受了殘酷迫害,在邪惡的環境中、在反迫害中,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能否時刻用法衡量至關重要。我們在面對邪惡的瘋狂迫害,有的學員被迫採取了跳樓、撞牆等極端的做法,這樣做雖然震懾了邪惡,暫時減輕了被迫害的程度,但嚴格來講:這不過是「常人」抵制迫害的做法,而大法弟子應該時刻信師信法,用正念、神通制止惡人行惡,同時也展現了大法的神奇,也會使作惡者受到警示從而停止作惡。

2004年5月一地區資料點的三名同修在資料點被多名惡警圍困,為抵制迫害三名大法弟子同時從5樓跳下,三人均摔傷。後來三人正念正行,陸續闖出魔窟。這件事對當地同修是個極大的「鼓舞」,大家都從中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但卻忽視了這種做法是否完全符合大法的要求。三人回來後也沒有靜心學法,沒有從這件事情中真正找到自己被迫害的深層原因,而對自己跳樓抵制迫害認為是正念正行。沒過幾個月,三人均恢復健康。一名大法弟子再次面臨惡警抓捕時,從三樓跳下,後被送往醫院,另一名大法弟子在12月中旬被再次迫害。

這一地區在整體揭露邪惡表面上做得非常好,但卻有部份做資料的大法弟子法理認識不清,有時過分注重事情的結果,而忽視了在揭露邪惡過程中把該講的真象講到位。特別是在營救同修的時候,過多的依賴於常人的形式,把同修能否營救出來當成根本目地,忽略了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才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 協調人更應考慮整體,帶動更多的同修走出來參與證實大法

一次我們參加了形勢非常好的一地區協調人的法會。在交流中該地區主要的協調人的一番話引起了我們的思考,他心情沉痛的說:首先感謝大家對我的信任,兩年來我一直參與協調工作,但我有兩方面工作沒有做好。一方面我在正法修煉中沒有時刻向內找修正自己,另一方面是因為我做得過多的原因沒有使更多的同修走出來參與證實法……

而據我們所知該協調人已經在各方面做得很好了,但他卻能夠再進一步放下自我圓容整體,他的話對我們是一個極大的觸動。做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除了不斷修好自己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在正法修煉中擺正基點,凡事要想到大法、想到整體,而不是自我的感受。

協調人其實也是一個普通的修煉者,但他們卻起到了「橋樑和紐帶」的作用。一次一個協調人對我說:每個大法弟子都像一顆閃光的珍珠,協調人就好比那條穿起珍珠的線,沒有這條線就都是散的珍珠,而穿起來後就是一串閃光的珍珠。但穿起珍珠的線卻是從外表看不到的,協調人就應該是默默無聞的,能夠聽進各種不同想法的、時刻把大法擺在第一位,心中時刻想著別人的,想著怎樣使更多的同修走出來參與證實大法的。

* 去掉一切執著 純淨自我 精進實修

有許多大法弟子捨棄了自己的一切,有的表現把全部精力、資金等都投入到大法上,本人也全身心的投入到證實法當中,但卻忽視了圓容家庭、社會。我們大法的流傳形式就是在複雜的社會環境中修煉提高,我們所走正的路也是給未來人所參照的。

我們捨棄了自己的一切投入到正法當中,這固然沒有錯。我們大法弟子抓緊時間,分秒必爭救人這是應該的,但我們在其中是否有對時間的執著?對圓滿的執著?因為有對時間等的執著,有的地方在建立資料點上沒有做長期打算,更沒有周全的考慮到資料點人員的素質與穩定,基點不純正也是導致資料點被破壞的原因之一。

我想我們不管正法還有多長時間,我們都應一如既往、持之以恆講清真象、救世人,並在這其中時刻純淨自我精進實修,真正達到新宇宙覺者的標準。

* 同修像一面鏡子 我們應從中找到自己的不足

同修的被抓捕、資料點的被破壞,雖然在表面上表現在受迫害的幾個人身上,但卻可能是整體在局部的一種反映。不管我們是不是做資料的大法弟子,我們都應該看到問題找自己。我們不能把同修的被迫害簡單的看成是個人的有漏或是執著,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被迫害的同修他們個人身上存在的問題:執著時間、執著圓滿、執著自我、歡喜心、顯示心、幹事心、矛盾面前不找自己、長期不能靜心學法、根本的執著心長時間不去…… 是否我們也不同程度的存在這些問題?

雖然我們大法弟子表面上都是做著大法的事,可基點和純淨程度的不同,導致結果差之千里。海外大法弟子在這幾年的反迫害當中,不斷理智成熟,突出的表現是:海外大法弟子全力以赴放棄自我觀念,在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工作中,整體配合的越來越協調一致。

而我們在這方面做得還很不夠,由於五年多的殘酷迫害,客觀上環境被嚴重破壞,這也可能是導致我們不能很好配合的一方面原因,有時我們還因此為自己不能配合好整體找到藉口。突出表現是:符合自己觀念和做法的就在一起「配合」,與自己有不同想法的根本不接觸,把自我的感受放在第一位,碰到矛盾繞開走,有時還用大法做掩蓋忽視了自己心性上的提高,更削弱了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我們周圍配合好的地區,大法弟子在矛盾面前尚能找自己,還有一定的配合;配合不好的地區,同修之間互相指責、埋怨、在一個問題上長期僵持不下,錯過了救度眾生的大好時機,更談不上整體配合協調一致了。

正法還沒有結束,慈悲的師父還在等待著我們整體提高上來。大法的要求對我們越來越嚴格,加上現在是正法的特殊時期,邪惡時刻對我們虎視眈眈。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更應該珍惜走正正法修煉路上的每一步,一思一念站在正法的基點上考慮問題。

當我們看到同修的不足時善意提醒、找自己;當我們看到與同修的差距時迎頭趕上,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師父的佛恩浩蕩中,我們更應抓緊時間精進實修,真正同化新宇宙標準,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