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擺正了與資料點的關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3日】談起資料點,對於我們每一個正法進程中的弟子都不再陌生了。它在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有它,我們才能及時聆聽師尊的教誨;因為有它,我們才能在如此嚴酷的環境下共同交流,整體昇華,形成圓容不破的一體;因為有它,我們才能更好的履行救度眾生的神聖職責。它是我們的「千里眼」,「順風耳」,是我們回歸航線上的燈塔,它與我們休戚相關,血脈相連,是我們必須時刻看護的,人人不能忽視的,是絕不該出問題的。

邪惡瘋狂的破壞資料點,其真正目地是甚麼?是破壞師父正法,阻礙我們助師正法救眾生,使我們「耳目失靈」,辨不清方向,失去師父的導航,最後各自封閉,跟不上正法進程。邪惡趁機將我們引入歧途,個個擊破。

那麼資料點的安全問題也就成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五年來,多少同修頂著巨大的壓力,捨生忘死,在邪惡瘋狂迫害的情況下,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毫不畏懼的做著資料點的工作。他們嚴格要求自己,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向內找,時刻保持強大的正念,不斷交流,吸取經驗、教訓。真正將自己溶入其中,付出了許多許多,承受了許多許多……可資料點被破壞的事還是時有發生,許多做資料的好同修被邪惡瘋狂迫害,一聽到這些我都非常痛惜,也堅持給資料點發正念。可總感覺有那麼一點無可奈何的消極情緒,而且畢竟自己不直接參與做這方面工作,「只顧眼前」的舊觀念總是時不時的障礙我忽略它,使我有距離感,總是若即若離。問題究竟出在哪裏呢?

我深刻的反思我自己,我有了新的體悟,我有些明白了,一直以來,我理所當然的依賴著資料點,從那裏索取我需要的一切,經文、明慧網、真象資料、大法書……,那麼仗義,那麼理直氣壯,資料點總是竭盡全力的圓容著我。可當資料點需要我圓容時,我又是怎麼做的呢?我盡心盡力了嗎?我把資料點的安危時刻放在心上了嗎?當資料點同修負荷太重的時候,我想著為他們減輕壓力了嗎?當邪惡瘋狂迫害他們時,我發出了強大的正念除惡了嗎?當資料點的同修被干擾時,我及時幫助清理了嗎?我真心為他們著想了嗎?而恰恰相反,有時還因為種種不正的認識而認定甚至加重了對他們的迫害。

想到此我好慚愧,我真切的看到了這背後隱藏的「私」,一切都是「以我」為出發點,就連發正念都是我在「幫」資料點發正念,而沒有正悟到我本就在其中。雖然我不直接接觸,可資料點不就是我們密不可分的一部份嗎?我們不就是一體的嗎?衛護好資料點不就是我義不容辭的職責嗎?我不要再去「幫」資料點發正念,不要再「身在其外」去如何如何,而是完全溶入其中,怎麼能任由邪惡肆意破壞資料點呢?這不就是我們整體有大問題了嗎?有大漏了嗎?正如一同修體悟:如果我們整體是一個巨人的話,那麼一個個資料點不就是巨人身上的一個個「穴道」嗎?如果你的「穴道」經常受制於人,那將導致甚麼後果?一個「高手」必是防守嚴密,攻守兼備。

那麼我們應怎樣形成堅不可摧的「防護罩」呢?這就需要我們每一個粒子充份發揮自己的能動性,在法理上認識清晰、明確,擺正基點,真正與資料點溶為一體,讓我們每一個粒子強大的正念加持形成強大的正念防護之場,形成圓容有機整體。正如師尊法中所講:「……要使人的身體百脈都在逐漸加寬,……。最後使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一種無脈無穴的境地,整個身體連成一片,……」(《轉法輪》)牽一髮而動全身,讓一切邪惡喪膽,望而生畏,膽敢來破壞,必將全部解體滅盡。有來無回!

以上為個人點滴體會,尚不太成熟,旨在拋磚引玉,與同修共同交流,整體昇華,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最後以師尊講法共勉:「……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警言》)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