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級深入講真象 堂堂正正去上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8日】2004年10月23日,在同修的努力配合下,我正念正行從牢獄回到了家鄉。然而,我發現邪惡之徒又開始對我施予新一輪迫害。單位領導與當地610的負責人串通一氣,非法撤銷了我與單位簽訂的《勞動合同》,而且還上報了上級勞動部門。

回到家後,我悟到我們堂堂正正修煉,沒有違反法律,不能承認他們對我作出的一切不合理的決定。於是,我找到單位領導,提出回單位上班的要求,領導卻說:「你已被判勞教,現在是監外執行期間,不要再回單位上班了。」我說:「我沒有犯法,江××操控下的政府對我們沒有講過法律,我們大法弟子遭受的是不公正的待遇。」當時,領導出於種種顧慮,沒有同意我的要求。

當時自己心裏頭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一連幾天,我都在家裏學法、煉功、發正念,可總是靜不下心來,這時,我想到師父講過:「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師父還講到:「很多你們碰到的具體問題,都得你們自己去斟酌,都得你們自己去想辦法解決。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於是,我決定去單位上班,單位領導看到我仍舊到單位來,就走過來跟我說:「單位的工作不用你做,這裏沒有你呆的位置,你現在應該回自己家裏去。」我沒理會他,就坐在那裏背法,發正念。過了半個多小時,領導看我仍坐著沒走,就對我說:「你坐在這裏會干擾人家工作,你最好坐在大門口,你要是給單位找麻煩,我就報告派出所,要是像你這樣耍賴下去就能回來上班,我就敢說××黨無能。」當時我心裏感到很委屈,眼淚直在眼眶裏打轉,有些同事也對我冷嘲熱諷。我想到我們修煉人是不計人世間得失的,我們不跟常人爭利益。但是,面對舊勢力強加的魔難,師父不承認,我們也堅決不能承認。

通過學法,並與同修交流,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悟到自己應該到相關部門講清真象,申訴我遭受的不公待遇。我首先去政法委610辦公室,那天恰好我單位領導也在那裏,我就對610人員說:「我的單位非法解除我的勞動合同,你們是怎樣的看法?」610人員有意推卸責任,說道:「單位解除你的勞動合同是因為你上班期間曠工,和法輪功沒有關係。」我說:「單位領導說我曠工,完全是無中生有,除了被你們610非法關押的日子外,我都做到依時上班,現在不讓我上班,完全是針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這時,單位領導在一旁說:「你暫時回家去,等單位與各個部門協調好,需要你上班時我們再通知你。」我知道這是他們的托辭,是偽善,所以我對他們直言道:「我並沒有違反勞動紀律,你們這樣做是以權壓人,現在我決定天天都去上班。」單位領導說:「你去上班也沒用,單位不給你工資,甚麼福利待遇都不會給你。」我心裏並沒有動搖。

接著,我決定去找勞動仲裁部門的領導,他們也對我不理不睬,我去了一次又一次,問他們:「我單位非法解除我的勞動合同的事情是不是呈報到這裏來了?」領導說:「我沒收到。」我就說:「我聽說我的單位領導已經向你們作了彙報,還錄進了檔案,在保險箱鎖著,你們做領導的不聞不問,沒有經過深入調查,怎麼可以隨便同意他們的決定?我們只是煉功做好人,我們是無辜的,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對任何國家、民族、團體和個人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我的工作問題沒得到解決,我會天天來向你們反映問題的。」臨走之前,我向他們遞交了有關的申訴材料,並對他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才會有美好的未來。」

我清楚大法弟子並不依靠常人中的任何力量,在逐級申訴的過程中,我思想中也時常會浮現一些不正確的想法,心情沮喪,甚至自卑,這時,我就提醒自己要堅持下去,用正念清除這些消極念頭。我想,有法在,怕甚麼,師父講過:「你今天是最幸福的宇宙生命了,你是大法學員了,天上的神都羨慕你呢,你還自卑甚麼。」(《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想到這些法理,我又充滿了信心,我相信一切問題都能在大法中得到善解。我自己繼續努力向有關部門講真象,其他同修配合發正念。

隨著時間的推移,單位領導的態度緩和了一些,他們提出要我簽一份「勞動合同承諾書」,簽完就可以上班,但我不同意,我認識到如果這樣做,就等於向邪惡妥協。因為我不簽承諾書,領導仍舊不准我上班,但我還是堅持天天按時去單位。

在與同修進一步交流時,大家悟到還要深入地向世人講清真象,於是我將自己修煉大法身心受益的經歷寫成「公開信」,將信發到各個部門的領導那裏,我還讀給周圍的同事聽。單位領導知道後威脅我說:「你再散播法輪功資料,我就對你不客氣。」過了幾天,國安人員到單位找我,問我那封信是誰幫我寫的,在哪裏打印的,我說:「當然是我寫,這是大法的威力。」國安人員又恐嚇我,說要把我的情況彙報到勞教所去。

過了很長時間,單位領導仍舊阻止我上班,我心裏感到難受,甚至想放棄,覺得不去上班在家學法煉功輕鬆多了。但我悟到如果不去上班,正好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我不能貪圖安逸。雖然一到單位就感到壓抑,孤獨無助,但我記住師父講的法,「有人說: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轉法輪》

單位領導見我仍然不簽「承諾書」,又換了新花招,讓我以家庭困難為理由寫一份「申請書」,這樣就可以上班了。當時,好心的同事勸我快寫,家人也勸我寫。我再次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力,但我想到師父的法,我與同修堅持按師父講的法理去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三番五次去本地信訪辦、法院、總工會、勞動仲裁等部門中講清真象,申訴工作情況。海內外的大法弟子這時也打電話給相關的人員講真象,大大的震懾了邪惡。

幾個月過去了,單位領導的態度漸漸改變了,春節前終於補發了我這幾個月的工資及獎金,周圍的同事也開始改變對我的態度,也更理解大法了。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我的這段經歷,再次證實了大法的威力,我們大法弟子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好「學法、發正念、講真象」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任何邪惡的迫害都不能得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