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常人形式證實法要保持清醒和理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8日】最近一段時間我地區邪惡迫害很瘋狂,接連有同修被抓、被打、家被搶、被砸爛。很多同修在發正念的同時,利用常人的法律起訴這些違法犯罪的暴徒,很多人寫了起訴書,其中將迫害的過程敘述得十分清楚,這無疑是一次講清真象的好機會,真修弟子當然不會錯過。一方面向法院、檢察機關、人大等機構提交起訴書;一方面就把這些迫害的經過製成真象材料散發到當地,向當地群眾揭露迫害,既講清真象又震懾了邪惡之徒,效果很好。

但在做的過程中還有不足的地方。比如有的同修把起訴書直接印成真象散發,這當然了,大法弟子做的事堂堂正正,沒甚麼可隱瞞的,但是只下發了,沒上交或沒及時上交,這樣做就像是做事沒做完「跑風」了一樣。群眾先知道了,迫害的暴徒知道了,而「上面」起訴應提交的部門卻不知道,那他們不了解真象,怎麼能有所動作?怎麼有所選擇呢?當年的信訪辦被惡警盤踞,不就是為抓捕大法弟子、掩蓋真象,不讓群眾和政府部門內部了解真象嗎?其實邪惡之首一直都是對內對外用謊言和暴力在掩蓋著。政府部門這些世人不知道真象,不就耽誤其被救度的機緣嗎?底下這些參與迫害的傢伙乘機鑽了這個空子,更加瘋狂的抓捕、迫害,極力想掩蓋住迫害的真象。

我想,既然我們是利用常人的形式,就要利用好、恰當,就像我們手中的工具一樣,不給邪惡空子可鑽。如果我們寫好起訴書一面上訴、一面下發。同時展開或是先一步上訴,而後下發真象,是不是就讓邪惡之徒顧頭顧不了尾,沒空子可鑽了。

還有這樣一種情況,有些人有這樣一種想法,「上訴只是走形式,給不給上交都沒用,誰也不敢接;上訴也是白搭,現在是江××當政,政府部門都聽它的……」其實這樣想的本身就影響了正念的威力。說這話的人首先是沒搞清甚麼是正法、甚麼是救度世人,到底是誰說了算。上訴是為了甚麼?如果有利於證實法、講真象,那這形式就沒白走。如果把心總放在求結果上,認為上訴了就會怎麼樣,那反而可能因為我們自己的心造成相反的結果,因為這裏有一個如何認識自己和常人的位置關係的問題,我們上訴不是為了求得常人給我們一個公平,而是我們在揭露迫害、用真象救度對方。否則,江氏流氓集團用「互不干涉內政」來逃避對它的起訴,海外大法弟子就因此而放棄了嗎?誰還來對法律界講清真象呢?

個人認為,目前在國內大批的同修以起訴、上訴這種形式反迫害,是又一次講清真象的契機,而且更深入、更直接向國內法律界、司法機關、人大等政府機構去講清真象。整體都這樣做,國內受迫害的同修都這樣做,就會形成一種氣候。這是正法走到今天,又一次全面,更進一步的鏟除邪惡,救度一方眾生。從外部環境看,邪惡被清除得所剩很少了,常人越來越明白了、能自主了,比如,已經有常人公開提出要給法輪功平反嘛?前些時河北省張家口市兩名大法弟子上訴又在法庭勝訴。另外,還有那麼多的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下沒被迫害嗎?大法弟子應該堅信誰,基點站在哪兒,這是很重要的問題,一定要清醒。

當然,我們不能把希望寄託在常人身上,一切變化都是大法弟子正念努力下才改變的,都是師父正法進程到了這一步必然要出現的好轉。一切都是為救度眾生講清真象,包括反迫害中所利用的一切常人形式,世人知道真象後自會選擇。但是主要還看我們大法弟子如何動,心如何動。如果我們做好了目前應該做的三件事,我想人世間一定會有所變化,一定會越來越好。如果大家都能用理性和正念認識問題,沒有為私的念頭,上訴的形式也定會像把利劍,在掃除那些僅剩的黑手、惡神中起到特殊作用。

個人所悟,如有不妥敬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