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和大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0日】堅信師父和大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文/重慶大法弟子

重慶大法弟子張全良,2001年元月被非法勞教三年,在西山坪勞教所這個被稱為「當代渣滓洞、白公館』裏,他歷盡魔難,憑著對大法的正信,2004年1月1日,堂堂正正走出了勞教所。

西山坪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七大隊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邪惡之徒為了迫害大法弟子,到勞教所各隊調集打手。其迫害手段包括:五馬分屍、飢餓療 法、喝辣椒水、洗衣粉水、針刺眼睛火燒頭髮、打手腳心、坐老虎凳、坐釘子板凳、野蠻灌食、冷凍熱渴、抽腳筋、倒拖、電擊等酷刑。

面對邪惡殘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只有堅信師父和大法,才能衝破邪惡的安排,闖出來。張全良在勞教所的三年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折磨,我曾經和張全良在一間牢房裏呆過,這裏把自己看到的、知道的、和一些思考寫出來交流,還望同修以法為師,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的情況

西山坪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七大隊當時的中隊長,就是現西山坪勞教所管教科長,叫劉華,此人到勞教所「嚴管中隊」和其它各隊調集打手時就公開講:到七大隊不幹活、生活好、獎分高、減期快,選人的標準是:愛出手的,出手狠的,惡習重的,最好是「三進宮」以上的。

七大隊的「幫教」一部份是西山坪勞教所各隊調集的最惡毒的吸毒人員組成的「嚴管組」的打手,另一部份就是勞教所警察的親友或在公、檢、法、司有關係的人因違法犯罪被勞教的,這些人因為有後台,迫害大法弟子也是有恃無恐。

繼任中隊長李其偉在大會上公開對吸毒勞教人員講:「你們是幹部的耳目的延伸,是幹部手腳的延伸,幹部想到的你們要想到,幹部沒有想到的你們也要想到」。其邪惡本質暴露無遺。

*令人髮指的酷刑迫害

西山坪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包括:「五馬分屍」、「飢餓療法」、「喝辣椒水、洗衣粉水」、「針刺眼睛火燒頭髮」、「打手腳心」、「坐老虎凳」、「坐釘子板凳」、「野蠻灌食」、「冷凍熱渴」、「抽腳筋」、「倒拖」、「電擊」等酷刑,有時學員一天受數十種酷刑,因此導致昏死,大小便失禁,右耳失聰,語言功能失調,精神錯亂等。(請見明慧網2005年2月25日《重慶當代「渣滓洞」(圖)》一文中的酷刑演示)。

張全良在那裏被邪惡之徒瘋狂的迫害,惡人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一天小便一次,七天大便一次,一天數次毒打等各種花樣翻新的迫害與折磨。他們不斷的毒打張全良的頭部,使張全良的大腦受到嚴重傷害,頭暈,失語、記憶喪失,企圖把他打成白痴、傻子、精神病患者。他們早上只給張全良拇指般大塊饅頭、中、晚餐只有一小勺飯(叫做50粒米),企圖摧殘垮他的身體。

張全良堅信師父與大法,清醒理智,時時刻刻靜靜的發正念除惡,闖過一個又一個難關,經過迫害最嚴重時期以後,身體出現了神奇變化:臉色紅潤、一身皮膚就白白淨淨,皮膚細嫩如嬰兒,而且泛著光亮。

迫害都是在警察們的指使、慫恿甚至是強迫下進行的。勞教局政委塗德語、勞教所副所長龍仁舜、勞教所教育科長田鑫、七大隊教導員肖興明、中隊長劉華、李其偉、分隊長李中全、專管幹警王靜、吸毒勞教何衛東、夏先科等都罪責難逃。

*採用欺騙的手段迫害大法學員

西山坪勞教所的邪惡之徒還採用欺騙的手段來迫害大法弟子,使一些人心重、以常人心對待這場迫害、學法不深、不清醒的學員對修煉產生動搖,誤入歧途,做了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事。

勞教所裏的大法弟子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幹甚麼的都有。邪惡採用的欺騙手段之一就是對文化程度高的弟子說:你是有文化、有身份、有地位、有事業的人,怎麼能像他們那些沒有文化的農民、老頭老太太那樣?你看他們都轉化了,你轉化了出去幹好你的事業,證實自己是金子,你和他們是不一樣的等等;對文化程度較低的大法弟子說:你懂甚麼法輪功?跟著人家瞎起哄,你看別個大學生才是真的懂,你趕快轉化了回家種地、幹活、做生意吧;或是人家都轉化認識了,你還不跟著去?如此等等。少數人學員上了邪惡的當,為了自己的執著主動接受邪悟。

勞教所裏的邪惡之徒曾以「誇獎」張全良是「人才」企圖用「事業為重」等幌子來誘騙「轉化」他,因張全良是重慶煤炭設計院電腦工程師,曾獲重慶市科技成果三等獎,四川省優秀軟件設計二等獎,並兼任單位科技英語翻譯,是公認的人才。惡人企圖以剝奪張全良的工作權利,來剝奪他的正信,卻又企圖用「工作」來誘惑,張全良識破了邪惡的詭計,不上當,去除私心雜念和怕失業、怕吃苦、怕失去世間的名、利等等各種執著心。在長期殘酷的被迫害中,張全良能理智、清醒的講清真象、證實大法。以修煉者的心態對帶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不採用極端的方式來反抗迫害。

一位警察找他談話,期望能夠轉化他,此時張全良已經被折磨得反應木然、口齒不清,行動遲純了,執筆的手都在顫抖。但是,他抓住這一機會非常困難的表達了他想要說的話。他的善,感動了這個警察,從此這個警察對所有的大法弟子態度明顯好轉。還有一個勞教人員,已經十幾年不斷的在勞教所─監獄─勞教所─監獄度過。邪惡之徒以為他的惡習重,就把他派去看管張全良,希望他狠狠折磨張全良。可是,他很快就被張全良的慈悲給感動了,不僅不迫害他,反而還盡力維護著張全良。後來,惡警只好把他調到另一個小組,他繼續千方百計的幫助和照顧大法弟子。他說我這一生遇到的人,只有你們法輪功才是真正的好人,我如果煉法輪功,絕對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出去後我也要煉法輪功。

*放下人心,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勞教所的邪惡威脅、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之一,就是利用勞教制度隨意性。他們隨意延長勞教期限,甚至公開威脅說「你們不轉化,到期就延教。延教期滿後,就重新再次勞教。很多大法弟子都被非法超期關押。

張全良不承認對他的迫害,無論是面對邪惡的警察和打手幫兇,還是對他做所謂「轉化」的幫教,他都明確的表明態度:我們修煉的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上訪權利;我們沒有任何違法亂紀行為,沒有任何擾亂社會秩序。而關押我們是非法的、錯誤的。他們根本就不敢再給他延教。2004年1月1日,張全良走出了勞教所。

另外,對時間的執著也是我們應該放下的,許多同修的交流文章中也提到過這個問題,我這理講一下我了解的一些情況。

2002年7月左右,中共十六大召開前,很多能看到另外空間的功友們,包括張全良都看到一個甚麼情況呢?就是大法很快就要平反了。有的認為在2003年的春季、有的認為是5月,有的認為是8月,有的甚至掐著手指頭計算42個月甚麼時間到期。

有一個兩次被關進勞教所的大法弟子,每一次都問我「甚麼時候開始法正人間?」在嚴酷迫害中,有的弟子執著於自己坐牢時間的結束啊?有的從師父講的法進行猜測正法結束時間。結果在期望的時間到了迫害仍然,有人就失望了。有的人就消極等待,對邪惡的迫害也不敢反抗了,甚至有人認為師父在騙自己走向反面。結果加重了迫害。

其實我們看到的景象也許是真的,也許根本就是演化假象,任何一顆人心都是修煉路上的障礙,都應該放下。作為大法弟子首先要想的是我們否圓容了師父所要的,是不是在抓緊的講真象,救眾生於被毀滅的邊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