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還是用人的觀念對待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4日】我是1997年5月得法的,當我拿到大法書籍的時候,我有一種用語言形容不出來的興奮感覺,修煉了一段時間,我知道,要想成為一個好的生命,必須同化這個宇宙大法,直到永遠。

99年7.20以後,邪惡對師父、大法惡毒攻擊、造謠誹謗。我當時想:大的事情的出現都是天象變化造成的,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中,也是對大法弟子的考驗,看我們是否能夠堅信師父與大法,是否能夠放棄世間一切執著,堅定修煉。我加強正念:無論形勢如何,我都不放棄修煉。但是由於學法不精進,執著心很多,怕心又很重,好長一段時間一直沒能走出來證實法,隨著以後不斷的學法,對於法的認識也在不斷的提高。我開始向周圍的人證實法,講真象,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大法好,社會媒體所宣傳的都是栽贓陷害,不是事實。

2001年10月我終於站到了北京天安門前,喊出了發自內心的呼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

2002年4月,在大連教養院,我第二次絕食的時候,被關進小號,它們強制轉化我,用的手段極其卑鄙下流,慘無人道,對我人身進行各種凌辱。在我遭受邪惡迫害的時候,我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一味的要自己堅強,絕不能在修煉的路上留下污點。師父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是我那段時間背的最多的一篇,但是,對於師父講的「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這句話,我悟得不夠,在遇到魔難的時候,沒有用強大的正念從根本上否定它,去清除邪惡對我的迫害,還有怕心。在先後的幾次魔難中都是因為這方面正念不足,被邪惡鑽了空子,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2002年8月,教養院讓我們背它們的院規院紀。當時,人心沒有完全放下,所以就沒有一步到位的做好,在師父的點悟下,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對,我和同修們切磋,明白了師父是讓我們共同提高。我們是一個偉大的修煉者,按照宇宙法理在修煉,我們不是犯人,不需要按照他們規定的院規院紀做。我把不應該背、讀的想法告訴了我們室的每一個同修。當他們再提到讓我們背、讀的時候,我帶頭起來告訴它們,這不是我們應該背、讀的東西,修煉人有修煉人的標準。當時,被利用的壞人很惡,魔性很大,在那幾天裏,他們總是對我大喊大叫、非打即罵,體罰我們,惡警也到我們室,用進小號來威脅我們,強迫我們背、讀。我就發正念、多背法,清除邪惡對我們的迫害。

在以後的時間裏,他們規定要求我們見到惡警的時候,要問他們好。又過了一段時間,又要求我們在寢室裏見到惡警來的時候,要起立。我悟到,我們不應該這樣做。我們是不應該被關押的,沒有必要按照他們的規定做。我們是按照「真、善、忍」在修煉,我也不認為問他們好,見到他們要站起來是甚麼禮貌問題,我敬重的是有德的人。修煉人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放下人心,放下人的思想觀念,從人中真正走出來。

2002年11月,我們坐在鋪著紙盒的地板上裝筷子,我看見坐在我旁邊的同修把師父的經文往她身下的紙盒底下放,我當時很不理解她為甚麼要這樣做,我就向她把經文要過來,我接過經文隨手裝到兜裏,很平靜的想著,我是大法弟子,有能力保護好經文,絕不能落到不應該得到的人手裏。過一會兒,我才知道要對我們搜身檢查。我特別平靜。師父說:「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二語》)。在純淨的心態下,正念就起作用,師父給予弟子的能力就會充份發揮出來。我們的正念就會清除邪惡,惡警、壞人在我們修煉者面前甚麼也不是,壞人從我兜裏把經文翻出來拿在手裏(經文是用手紙包的,裏層是與塑料皮粘貼在一起的,拿在手裏很容易感覺到的。)在洪大的法的威力下,他們就拿不走,又還給了我。

2003年臘月二十九日,我們聽說第二天教養院要我們去參加升國旗儀式,我當時猶豫是否去參加。回想2002年10月1日升國旗的時候,我的心裏很難受,在這個國家裏,師父、大法遭邪惡攻擊、誹謗,世人受謊言欺騙,深受其害,在邪惡的環境中,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在這片國土上,黑白顛倒,中國,我真為你難過!為那些參與迫害大法的生命感到痛心!我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悟到不去參加升國旗儀式的選擇是對的,應該放下人心,放棄執著,從這骯髒的世界裏超脫出來。

2003年2月,教養院又一次對我們搜身檢查,我當時不配合他們,並向他們證實法。惡警問我:能不能做到不傳經文,能不能遵守院規院紀,能不能聽他們的話。都被我堅定的一一回絕。惡警看我不服從他們。找來普教對我大打出手,把我關進小號後,四個人對我又是一頓暴打,連續六天六夜不讓睡覺;其間連蹲三天三夜,多次被打;惡人拿著師父的法像,侮辱、踐踏;當我站不住的時候,就把我綁在小號的欄杆上,以後讓睡覺每晚也只有三、四個小時,其餘時間都是打背銬站著,腿腫得去廁所都蹲不下,特別是大腿被打得幾乎都是青紫色的,走路兩腿無力,不聽使喚,不由自主的抬得很高,兩腳走路都往裏撇。惡人還經常說一些邪語髒話。當時的環境真是又邪又惡,身心的承受是非常大的。從表面上看,惡警覺得好多事情都是我帶的頭,對我加重迫害。實質上是由於自己正念不足,在魔難中不是用修煉人的正念對待,而是用人心去看待的問題,無意中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而不是從根本上否定它,清除它對我的迫害。在我面對著的牆壁上貼著誹謗師父與大法的話的紙張,我有心想撕掉它,卻怕會遭到更嚴重的迫害。師父點悟我:撕掉它,結束了。我當時卻因為人心阻礙了我的正念,阻礙了我在法上去認識。怕心的存在,使我沒有做好。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使其加重對我的迫害,過多的承受了我不應該承受的。

師父說:「真正的能夠做得好的,它們真的也是不敢動的;否定其舊勢力安排的,正念很足的,它們都是動不了的。」(《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我做得不好,說明自己學法太少,是自己修得有漏,沒有把思想放在法上,沒有從法理上去認識,清醒的看待這一切。師父說:「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遇到魔難的時候,大法弟子是用正念對待,還是用人的思想觀念,其結果肯定是不一樣的。在小號期間,有一次,惡警對我說:我們要往馬三家送人,選來選去覺得你最合適。我當時聽了,心裏很平靜,也沒往心裏去,也不害怕。他說讓我準備東西。我說:「我沒甚麼可準備的。」不承認它的時候,它們就不敢動。還有一次,惡警點著我的名字說:「全院就你一個人升國旗不去,你就在小號裏等著下捕票吧。」我聽了也沒動心,它們說了不算,正念很足的時候,它們真是動不了的。

我們只有多學法,在法上認識,在法上提高,一思一念都用法對照,遇事就能做好。遵照師父講的三件事去做,嚴格要求自己,在正法修煉的路上走得更正、更好。

向尊敬的師父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