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農民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6日】我是廣西欽州市欽南區犀牛腳鎮西寮村4組公民蘇洪寧,男,今年42歲,因腦部有病高中未畢業。於1999年農曆3月12與妻子(初小文化,今年38歲)喜得大法。通過學法修煉,我同妻子多年醫治不好的頭腦病、骨質增生、貧血等病完全康復了。特別是妻子未學法前中西藥物從不間斷過。如今得法修煉後從未吃過藥、打過針,就連我家4個小孩都一樣受益無窮,真正體會到大法修煉給我家帶來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的美好。

正因為法輪功修煉大得人心,修心向善、重德、祛病健身屬一流。深得全世界人民喜愛,叫李老師的人太多。江澤民妒嫉,以個人獨裁者身份發動了一場最邪惡、最流氓、集古今中外從未有過的謊言、欺騙、對法輪佛法的血腥鎮壓、迫害運動。在邪惡最猖狂的時候,我於2000年6月上天安門證實法,信訪要求還李老師清白、還大法清白、還大法暢銷書籍出版發行,還我們信仰、煉功自由,我被邪惡之徒非法關押在欽州市第一看守所一個月,罰款150元。

2000年10月22日,我們因張貼、散發真象資料被欽州市610國安綁架。後判勞教3年,2003年11月24日釋放。

我們被綁架到看守所不長時間,逮捕證、起訴書相繼送到我們手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我們(蘇洪卿、黎賢業),這條無中生有罪名如果在我們身上成立要判刑3年以上7年以下。法庭上庭長說為我們三人請了三位辯護律師,我們講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不需要辯護甚麼,好意我們心領了,不需要浪費他們的寶貴時間。後檢察機關宣讀起訴書強詞奪理陷害我們,但他們做夢都想不到站在他們面前敢於為真理獻身的是大法弟子,駁得法官們啞口無言。

我們說:「尊敬的庭長、法官大人、各位聽眾,你們知道甚麼是邪教組織嗎?綜合全世界邪教組織無非都是殺人放火、栽贓陷害,搞恐怖事件、暗殺、破壞、興賭興毒、黑社會等等……如美國的聖殿教,日本的真理教等等有目共睹。而法輪功教人修煉「真善忍」,修心向善、重德,返本歸真做好人,沒有花名冊、記名單,想學就學,不學隨便,義務教功,自願學法,何邪教之有?吃喝嫖賭都是誘成社會犯罪因素,我們煉功人自覺遠離這些不好的犯罪因素,公安人員抓這麼多貪官、殺人、偷搶、詐騙有一個是法輪功修煉者嗎?沒有!我們修煉人時刻銘記師父的教導,真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連一句粗話、不文明的話都不講一句,如果我們這種人都不好、不正的話,你法官大人去找一個好的、正的出來給人看一看、評一評。

現在大貪官作反腐敗報告。文革時劉少奇一夜之間就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並且鐵證如山。有很多事情應該接受教訓,該清醒了。再有你們經常監聽我們的電話,綁架、勞教、判刑、抄家、罰款等迫害,你們法律不是已經實施了嗎?如何談上我們破壞呢。電視、報紙誣蔑法輪功的罪行欺騙世人,你們不清楚不怪你們,但是你們綁架這麼多的大法弟子,好的言行舉止真實體現為甚麼就不相信呢?難道你們就是是非不分、黑白顛倒的昏官嗎!」

有個女陪審員接著說:「政府講你們法輪功是邪的就是邪的!」朋友、看官!你們評一評理,身為國家一個公務人員應該秉公辦事,但在這麼個場合,這麼多人中講出這種沒修養的話,多不講理,多邪惡的因素啊!為了維護大法的聲譽,我們繼續據理力辯:「嘿!在今天還扣甚麼帽子,你們開庭幹甚麼?給我們辯護甚麼?直接判我們勞改不就算了?正的難道政治家口中可以隨意定為邪的,而邪的又任意改為正的。這是甚麼邏輯哲學?好壞正邪之分應該以道德標準來衡量,或者由科學家站在客觀公正的立場上衡定,而政治人物大都是搞陰謀詭計、唯利是圖的人,你說我邪的就是邪的?你講我昨晚刺殺江××都可以吧!」

庭長見事不妙連忙說「休庭!」整個案情最終無法判下,只好不了了之。

按法律規定超過了關押期(6個月至12個月)應該無條件釋放,我們已關押15個月。但是在中國有法不依,權大過法的國度裏,哪有我們平民百姓說話的窗口?更何況我們大法弟子直接受到江氏集團邪惡的迫害。

我們都知道610邪惡組織決不放過我們,於2002年2月8日我們被送到區第一勞教所繼續迫害。在教育隊有次吃飯(因我們煉法輪功的7個人經常聚在一起)被石隊長、張幹部叫去訓話,卻被我們三人(特別是黎賢業,以後勞教仔、幹部都稱他為鐵嘴)反而講真象和迫害經過,使得他們原本發淫威、惡氣,變得稱讚我們說:「我們一個大學本科生卻講不過你們三個初中生。」「張幹部,你錯了,不是我們的本事大,而是大法的威德!」

分到一隊裏,有一天中午因做彩燈累了不知不覺睡了一會兒(不「轉化」不得午休,工作經常到晚上10點半才收工回隊開始洗澡,兩人夾控,一有風吹草動就惡言惡語,拳腳相加等等;而「轉化」了,中午可以休息,晚上自由看電視、洗澡,早上打太極拳,集體出去看歌舞晚會等),被值班名腳林祥(勞教仔拳打腳踢),我都一一忍了下來。雖然這樣,我還是去報告當班幹部,得有個交代,不是一天半個月的問題,還有一兩年不定呀。但幹部心裏想隊裏能多「轉化」一個得2至3千元獎金!巴不得打狠一點好「轉化」你,由於受610直接操控,我親眼見到大法學員被打得死去活來,有在洗澡房被夾控打心窩、有被夾控用棉被蓋上後打、有睡著被打……等等。

為了進一步對我實施「轉化」,幹部用盡了嘴巴子、VCD片子、幫教、恐嚇、威逼,都無法改變我堅信大法的決心。周隊長示意勞教仔拿出打人的本事出來實施對我的毒打,我一看太不像話了,正念一出,我走到欄杆,大聲呼喊:「幹部指使幫教打人。」不停的大聲高喊,有力的震撼邪惡,隊長拖著笨拙的身軀,上氣不接下氣跑到樓廊上指著我狠狠地說:「蘇洪寧!你剛才說甚麼指使……,你要講清楚!」我說:「周隊長,我說甚麼你不清楚嗎?有那家法律規定無理打人報告了,你們幹部不但不處理,而且還獎勵他們(如「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夾控可得獎分1至2千分,即可減期10天至20天),而我們被打還要被罰分。這下捅到他們的痛處。立刻他軟了下來說:「我們做這工作也是身不由己,都是這飯碗問題。好了,你以後在所裏安分守己,不鬧事,保證以後沒人敢打你。」你看,多麼邪惡、多麼詭辯呀!打了人還說你鬧事。

又有一次,專管迫害法輪功的黃幹部在工棚威逼我寫聯保協議書(百日安全保證),我不寫。「你為甚麼不寫保證?難道由你說了算嗎?」「不寫就是不寫。我們大法弟子在這鬼地方有甚麼安全可言,時常挨打、挨罵,就連大小便、睡覺都被夾控監視,沒有自由」。「好了,不寫就不寫,算了……」。

在迫害的日子裏,各種別有用心的書信寄來,干擾很大。女兒無錢讀書、養殖場虧本等,妻子也同樣受到各種魔難干擾,逼她寫保證書。四個小孩,大的讀初中,小的還吃奶,各種譏笑,冷言冷語,但她始終堅信大法,經常與同修交流心得,闖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終於堅持修煉至今。

同修啊!法正到了這一步,我們應該更要清醒清醒了,要更加切實做好師父交代過的三件事,放下人心,救度更多世人。

個人修煉層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九月二十三日左右,欽州市610組織黑手再次到蘇洪寧家抄家,抄走了有關的書籍和資料。蘇洪寧被邪惡非法綁架,現關押在欽州市第一看守所。知道此消息的欽州同修集體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儘快正念闖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