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1日】我做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了我智慧和勇氣,使我這個57歲的農村婦女從沒有知識文化,變成了能讀師父的各種書籍,能看懂各種資料,背誦經文;由不愛說話變成了能隨機應變去對付公安和惡人。我剛關進去時他們對我很兇,後來對我比較溫和了,內心還同情我,所以,我笑他們也笑,我哭他們也哭。

我始終堅持以一個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到講真話,做真人,用慈悲去感化世人,正念正行走好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在第22天時,我的雙手出現了字,每個手指甲上一個字,大拇指上是正,其餘是5,我至今也沒悟到是甚麼意思,可能是師父鼓勵我吧。這些字常人也都看得見,一個多月才消失了。

一、因為身體有病,我走上了修煉之路

我今年57歲,是一個山區的農婦,文盲。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在小學校集體煉功。99年7月20日後不准集體煉功,我就在家中煉功學法,一直堅持到現在。

我曾經患了胃癌和子宮癌,怕冷,怕風,怕太陽,全身無力,因無錢治病,體重下降到30多公斤,皮包骨頭,在死亡線上掙扎。人們都知道癌症是無藥可治的絕症,我雖然很絕望,但也不甘心這樣死掉,天天思索能找到一條活下去的路,聽說氣功能治病,但又想到去學氣功要交很多錢,我又沒有錢,只好算了,為此我難過了很久,總希望有不收錢的氣功,真盼望能有這麼一天。

有一天我的親戚來看我,她告訴我,我們村小學裏在教氣功,說是不要錢的,我聽了很高興,馬上就跑到小學去問,果真不收錢。我立刻就參加了煉功。

第二天煉功時,心裏不舒服,口中開始吐黑水,黑泡泡,每天要吐一兩碗,幾天後身體感到輕鬆並逐漸好轉。2002年2月一天,我在蔬菜大棚內扯草,頭昏心發慌,難過極了,我順著大棚埂子往外走,這時兩眼漆黑,甚麼也看不見,我就求師父幫助,我說:師父,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要堅持下去。馬上兩隻眼睛就亮了,甚麼也都看得見了。

從此以後,我身上發熱,冬天也只穿一件單衣,單褲,身體好了,癌症也消失了,甚麼病都沒有了。因此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對師父的救度之恩感謝不盡,我向師父發誓,大法給我第二次生命,決心堅修下去,就是死了也要修煉法輪功。

二、用正念正行反制邪惡

2002年9月5日,隊上來了很多公安人員,他們是來抓法輪功學員的。當時正抓了我的鄰居,問他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要他好好交待,不然就抓到公安局去。鄰居回答不是煉法輪功的。他們又問:你們隊上哪些是煉法輪功的?你不說就把你帶走。

這時我正好去上廁所,看見外面許多人,不知是出了甚麼事,就用手電筒照他們,被抓的鄰居看見了說:她就是煉法輪功的。不法公安一起到我家中到處搜查,啥也沒搜到,還是把我綁架走了,當晚就非法把我關進了縣看守所。

有個公安柴××很兇惡,曾用各種酷刑迫害煉功人,用手銬把我銬在鐵窗上,我無法坐下,整整站了一晚上,第二天不法人員又把我吊了一個多小時,還用腳鐐卡我的脖子,還說要卡死我。

沒過幾天,柴××這個迫害大法弟子最積極賣力的惡人遭了報應,突然暴死。我被非法關押了20天,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三、用真誠善心去感化惡警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師父正法洪勢的推動下,和大法弟子講真象的過程中,世人在逐漸的清醒,人們開始漸漸走到大法中來,要求學功的人越來越多。2004年7月初有20多個人來學功,我安排在我家學法教功。由於是新學員,心性守不住,有一個老太婆跟自己的兒子媳婦鬧矛盾,被她兒子到公安局舉報我們集體煉功。

7月5日晚上好多公安非法抄了我家,抄走了我的大法書籍,煉功磁帶和許多資料。他們一邊搜查,一邊兇惡的叫我趴下,我是大法弟子,決不會趴下。公安見我不趴,又叫我蹲下。我說:你們要善待大法弟子,不然你們走出我的大門就要摔跟頭,今晚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蹲。在回去的路上公安周××果真摔了幾個跟頭,頭髮都打濕了。

我又被非法關進了看守所,心想這次進來,不能像第一次那樣由他們迫害我,以前學法不深,沒有站在法理上去面對,遭受吊、銬之苦,這次我要改變方法。想到師父的教導,決心去掉怕心,一進看守所我就喊:我肚子餓得很,我要吃飯,你們不能把我餓死了,我死了你們不好交代的。看管人員只好給我買了麵包,我吃飽後就發正念、背經文。背經文時師父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在鼓勵我,給我智慧和勇氣,決心向他們講清真象。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

在四次非法審訊我的過程中,我都是這樣做的,用真誠慈悲祥和的心態去回答,每次他們的態度也很好。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天天高聲誦讀師父的經文,有意讓全所全體人員都聽見,讓他們能聽到大法,沒有人來阻止我,監視我,我的環境很寬鬆。對待同室的犯人,我很關心她們,有的生病時我把她抱在懷裏,並及時報告管教,把她們送去醫治,她們很感動,親切的管我叫媽媽。有時我也教她們煉功,背經文。而我煉功時她們主動的為我放哨,我們成了朋友。

有一天我被通知,上級派人來審問我。我一邊走一邊背《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那一天很冷,警察都穿幾件衣服,我只穿了一件很薄的背心,一條綿綢褲子,他們一見我就說:這個煉法輪功的,身體那麼好,穿這麼點衣服。他們又問:冷不冷。我笑著答道:不冷。他們又問:你是怎麼會煉法輪功的?有甚麼好處?是不是還要堅持煉下去?

我笑著說:法輪大法太好了,我煉功後身體就好了,兩種癌症都沒有了,如果我不堅持下去,那些病又回到我身體上;我一定要堅持下去。他們聽了沒有說甚麼,又隨便問了幾句就結束了審訊。

有一次,政保科的楊××提審問我:你的資料是從哪裏來的?哪個給你送的?我答道:資料是在大路上撿的,我不識字就拿回家找學生念。你們公安到處抓煉法輪功的人,哪個敢來送資料,只有你楊××敢來送,資料就是你送的。

我又說:你們不要再整煉法輪功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你們把我放了吧,宇宙運行是有一定規律的,在一定周期內就會有劫難,就要淘汰一些人,你們就是被淘汰的對像。這時公安周××出現了,他是我兒子的同學,我一看見他,就想起了我的兒子,他已經死了,我好傷心就開始哭。我一邊哭一邊說:如果我兒子還活著,他會來看我,給我送東西來,可是他已經死了。我越哭越傷心,眼淚止不住的流,審我的兩個公安也哭了。我哭著哭著耳邊響起師父的話,馬上就不哭了,笑著對他們說:我唱個法輪大法好的歌給你們聽。他們也笑了起來,一邊走出審訊室,一邊說法輪大法好。從此再也沒有審訊我。

在看守所,我一有機會就給看管人員講真象。他們有時對我說,我們吃著這碗飯了,弄不好就要丟掉飯碗。我一看到他們就說「法輪大法好」,給站崗的武警說「法輪大法好」,他們也會說好好好。

在看守所內關押的人經常生病,常去醫院看病,用去好多醫藥費。一天我看見所長,就對他說:病人太多了,要用好多醫藥費,不如把你們搜去的那些大法書籍和我師父的像拿來,我來教他們煉功,煉好了就不生病了,可以節省好多藥費,就可以多給你們發工資。所長回答:把法輪功拿到監獄裏煉,要得啥子。大家聽了都笑起來了。

我還聽到管教議論說:這個法輪功和以往的法輪功不一樣,那些人關進來不吃不喝,還罵我們,這個一進來就喊要吃飯,天天見人就笑,都是煉法輪功的,為甚麼不一樣?

我做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了我智慧和勇氣,使我這個農村婦女從沒有知識文化,變成了能讀師父的各種書籍,能看懂各種資料,背誦經文;由不愛說話變成了能隨機應變去對付公安和惡人。我剛關進去時他們對我很兇,後來對我比較溫和了,他們內心還是同情我,所以,我笑他們也笑,我哭他們也哭。

我始終堅持以一個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到講真話,做真人,用慈悲去感化世人,正念正行走好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在第22天時,我的雙手出現了字,每個手指甲上一個字,大指拇上是正,其餘是5,我至今也沒悟到是甚麼意思,可能是師父鼓勵我吧。這些字常人也都看得見,一個多月才消失了。

四、用忍來提高心性

我出獄不久,聽到有人議論:有的人在監獄裏,不挨打、不挨罵,還和管教有說有笑。出獄後還給公安送資料……可能是奸細,邪魔;也有人當面指責我。那時我很難過,很想和他們理論和講清事情的真象,但是我沒去。我冷靜的思考自己哪些地方做的不好,多找自己的不足。

我反覆的讀師父的《轉法輪》和經文,從中找出答案。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在《何為忍》中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我是一個修煉者不是常人,我就忍下去了。事實證明我不是奸細,這個忍是給我提高心性的,我很高興,還要謝謝他們幫我提高了心性。

回顧在監獄的二十幾天,我所做的一切,沒有出賣同修,沒有損害大法,更沒有對不起師父,我問心無愧。至於送資料給公安,是我按照師父要求弟子要救度眾生。我作為大法弟子就要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對公安為甚麼就不能用慈悲祥和的心態去對待他們,他們也是講清真象的對像,給他們送資料也是希望他們能轉變對大法的觀念,能做個好人。我常給他們送資料,真的工夫不負有心人,10月份給他們送資料時,周××接到資料後對我說:你煉法輪大法好,就好好的煉吧。他的態度很溫和,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兇惡了。

當前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我每天除了搞生產外,都出去講真象,發正念,學法,每個整點我都在發正念。全村12個生產隊,我每個隊挨著挨著講真象,現在有要學功的,我就帶到山上去教功學法。每天晚上學法堅持到12點後才睡。現在我丈夫、兒子、媳婦都來煉功了,家庭關係很和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