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學員在廣東婦女勞教所裏堅貞不屈感動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0日】在廣東省婦女勞教所裏,發生了許許多多大法學員堅貞不屈感動世人的例子。下面是我在婦教所親自了解到的。

聶海燕,化工專業碩士研究生,年輕美麗,白白淨淨,很坦蕩,認定做的事就不拐彎,根本不考慮自身,一點世俗之氣都沒有。在婦教所也是幾次被調換大隊迫害。因為堅持煉功,多次被綁折磨。後來就在二大隊(專管大隊),公開盤腿,沒人動。2002年10-11月間,她所在的106房被鎖上,整個1樓房門上鎖,遙遙聽見喊聲,又聽不清。後來海燕告訴我,楊小蕾中隊長看到她盤腿,她說:煉功沒有罪。楊大怒,喝令戒毒人員吊綁她,掛在窗台上,她被吊了許久,嘴裏又塞了東西,出不來聲。她真的很難受的時候,因為她腳和手都是被捆住而吊起來的,就在心裏喊了聲師父,立刻腳下繩索就鬆開了,她一活動手,也鬆開了,她掙了掙,就鬆綁了,人也下地了;同時房門打開了,另一個警察出現了,這個事就了了。

聶海燕非常誠實和樸實,因為我被調所,回來時衣服被偷了,沒得穿。大法學員們就設法幫我傳送合身的衣服,海燕就勻了她的衣服給我。

湛江大法學員鄧妹、麥成英,默默學法,堅如金剛,多次被非法加期。麥成英2000年3月8日起被非法判勞教1年,2002年4月我還聽說了她的名字,說被非法延期3個月。她單薄瘦小,與人為善,臉上放出祥和神聖的光輝,大家都喜歡和她相處,也沒甚麼人為難她。鄧妹,幾年來任憑毒打辱罵,無論環境多麼惡劣,堅持不上工房,她對我說,我們不是勞教人員,她很瘦,然而眼神那麼善良、慈和,警察說,我們也很同情她。她被多次轉調大隊(共五個大隊),歷盡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苦難折磨,2002年10月19日,我見到她穿著碎花襯衣,離開了勞教所。

當年梅州地區大法學員堅持戶外煉功,在2000年元旦,梅州法庭庭長是一位李姓學員喊功法口令遍數,警察調來消防水龍試圖噴散煉功人群未果。據說有學員看到圍坐打坐的一圈弟子所在處,個個金光閃閃,他也趕忙加入這巍峨天姿的打坐群列。這位法庭庭長的故事流傳所內外,人人敬重。她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至少3年,吃盡了苦,很多人都知道她。我知道她不配合邪惡,不服從惡法和非法所規隊紀,因而警察懲罰看管她的普通勞教人員將其罰分,加期,她們卻依然很愛護和敬重她,理解和同情支持她。

鄧彩娟,遭迫害長達20多天沒有睡眠,2002年11月勞教所集中爆發了空前的私設刑室,暴力逼供的血腥犯罪活動,警察執法犯法,絕望而瘋狂的根本不計後果的迫害大法徒。看守鄧彩娟的戒毒人員親口當我面悄悄對我說:了不起。而有的普教人員則對我說,我連半個小時都蹲不了,你們卻連續蹲了幾天幾夜,跟你們久了,我也要煉法輪功了,你們都是好人吶。

周愛新,堅持盤腿煉功,多次被捆綁、上刑,後來不法人員無奈何把她調離二大隊,在戒毒大隊裏,不為人知的她受了許多只有她自己知道滋味的酷刑和凌辱。2002年11月以來,她被連續電了6棒,工房裏戒毒人員都在流淚。她告訴我她一直在背法,她說:我雖然這樣,我的腦子清晰如鏡,我就是要讓天上的神佩服我們,佩服我們師父有著一大群合格的大法弟子。她在勞教所煉功,當時她被關在鐵籠子裏,警察發現了,來了好幾個卻無論如何打不開鐵鎖,大斧頭砸也沒用,等她2個小時的五套功法煉完了,警察才打開了鐵鎖。

許粗花,深圳法輪功學員,1999-2000年在深圳福田區看守所絕食期間,有一次邪惡用不鏽鋼的勺子給她灌食,試圖撬開她緊咬的牙關,結果她就用牙那麼一咬,不鏽鋼做的勺子就斷了,成了兩截,令人們大吃一驚。筆者多麼希望這位學員繼續堅持修煉,實證真理之路。

大法學員黃金,雖然家財百萬,勤勞能吃苦,寬容大度,為他人著想,真愛無私言行感動勞教人員。當她離開那個房間時,大家都哭了,捨不得這麼好的人離開。這是我聽剛巧調到我所在的房間的曾和黃金同一個房間時當班長的一位勞教人員親口告訴我的。

劉玉芳,廣東潮州人,身心遭受巨大折磨和承受,絕食長達半年,不法人員們故意在她絕食十幾天以後才送去救治,而且還不間斷的精神折磨和凌辱她,把她與世隔絕的關押在三水市醫院的小房間裏,三個警察「陪護」她,還不斷強迫她家人來勸她。劉玉芳就呆了半年多就出去了,我只在她臨走前在大宿舍兼行李房見過她一次,5、6月間穿著毛衣(天氣不算熱),靜靜的坐在床上,容色如常,並非如我想像的骨瘦如柴,她的毅力征服了勞教所,感動了世人。這是在2001年發生的。劉玉芳於1998年12月得法,平時在煉功點話不多。

賴春英,剛來時為抵制邪惡曾創下連續多日不睡覺的記錄,勞教所甚至專為她成立了名單長達幾十名的值班小組監控。據「值班」回來的各路人馬嚷嚷,賴春英不論晝夜,坐在鋪上靜靜,表達正義的心聲。真的了不起。

王雪珍,連憤世的戒毒人員也說:王阿姨呀,真像個老頑童,很好玩的一個人,可愛。本來她非法勞教期是3年,可是1年左右就被放出去了,說她患有心臟病。我是很開心她出去的,因為我想啊,她的心臟病一定很快就好了。

在勞教所裏,我邂逅了一位老阿姨,她告訴我她被警察電臉和嘴,可是不痛。就說我吧,警察電我腳心,我不覺得痛,聽那滋滋的聲音,我以為肉被電焦了,低頭一看電棍頭和腳心交點處冒白煙。後來警察說:沒電了。要再去換個更高伏特的來。實際她看我不動聲色,覺得納悶兒,害怕制不住。

張麗,我從勞教所衛生院裏找卡片時翻到了她的,看到她何時入所,到2004年2月她也有3年整了,還不算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日子。我經常看到她默默的坐在房間裏。有一年她還對我說:雪菲,春節好。2002年春夏以來,我眼看她清雅高貴,迥非凡塵面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