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龍山教養院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0日】這些是2000年秋發生在龍山教養院裏的正法故事。

一、救助同修

2000年10月的一天,一位剛被非法綁架來的男同修將正在播放誹謗大法的錄音機裏邊的磁帶給毀掉了,惡警就將這名同修從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弄到犯人那裏關起來。大家想不能讓它們迫害這位好同修,要讓他們放人,於是聚集在各自走廊裏,先是樓上男同修在喊,跟著對面走廊的女同修喊,樓下關押了很久的男女同修們聽到後,雖然當時不知樓上的同修發生了甚麼事,但是知道這是同修們在證實大法,我們是一個整體,一定要配合。結果當時樓上樓下、四個鐵柵門裏邊傳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大家還集體背誦洪吟 ,那聲音震動整個樓房,直衝雲霄。惡警心虛了,馬上和大家說:「我們沒有打他,不信我們送他回你們這兒,你們問問他。」就這樣,這位同修還沒有受刑就被同修們要回來了。

二、集體煉功

2000年11月份同修們集體絕食期間,惡警企圖讓大家放棄絕食,要我們到院子中集體聽它們講一講。我們來到院中央,整齊的排好隊,找好距離,一齊做起了第二套功法,又靜又齊,是那樣的莊嚴,周圍站著的惡警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不知怎麼辦才好,直到靜靜的看著我們全部做完整套功法,一句話都沒說出。正念又一次戰勝了邪惡,以後再也不說給我們講甚麼了。

三、集體掛條幅、喊出:法輪大法好!

2000年11月27日,有的同修提出,外邊的同修都在證實大法,我們被關在這裏,我們就在這裏做。於是女同修們就把同一樣的紅布兜縫合成大小不同的條幅,用黃色的衣服剪成字,大家一針針一線線縫,當天晚上就做了許多條幅。有的條幅還繡上了大法輪。次日清晨,大家約定在同一時間,院裏院外人最多的時候,各個關押大法弟子的房間窗戶都被打開,掛出了鮮豔奪目的條幅,有「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等。我住的房間門上邊還被同修用紅筆寫上了「法正乾坤」四個大字,這件事有力的打擊了邪惡。

龍山教養院的牆外有很多常人在新蓋的樓頂上幹活,我們就趁吃飯在院裏站排時,面對著警察,發自肺腑的喊:「法輪大法好!」。這真理之音被牆外樓頂上幹活的民工聽到了,也看到了。他們也站在樓頂上喊起了「法輪大法好!」(院內院外的喊聲使站在那裏的惡警半天才說了一句話:「看看你們還一個個都掉眼淚了。」它們怎麼能理解一個修煉者的心呢?)

四、起訴江惡棍

2000年秋,我們這些被非法關押在龍山的瀋陽地區的大法弟子中間,有七十歲的老人,有十五六歲的中學生,有隨父母進京一起被非法綁架來的幾歲的孩童(後來被家屬接回家),有一名快要分娩的同修,還有走路都需要攙扶的殘疾人……。這些人僅僅因向政府有關部門講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被關在這裏。教養院還向家屬每人索取幾百到上千不等的所謂生活費。大家在一起切磋:這是無限期的關押,政法部門本身就在執法犯法,江澤民就是總禍根,不能承認這種非法關押,要起訴罪魁禍首江澤民。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一會兒就有十幾條江賊觸犯法律的罪狀,還有的人給江賊列舉了具體罪狀。我們有集體在一張起訴書上簽名的;也有幾個人在一張起訴書上簽名的,然後非常鄭重嚴肅的交到當班的警察手裏,讓他們給傳送上去。在2000年時,我們就直呼江大魔頭,警察們聽了很吃驚。

五、大法的書是我的生命!

有一位姓鄭的大姐,60多歲了,一天早上在關押她的房間裏看《轉法輪》,被惡警申義看到。他動手就搶(這個男警察時常半夜三更隨意幽靈似的進入女寢室),這位大姐奮不顧身的搶回書後,雙手抱在懷裏,這個30多歲的男警察連奪帶打,最後氣喘吁吁,硬是沒有拿到書。大姐還大聲告訴它:「這書就是我的生命,我死也不會給你。」看著我們站在周圍的同修,灰溜溜的走了。接著大姐單位的領導來找她談話,問她:「你要共產黨員,還是要大法。」這個有著幾十年黨齡的勞動模範毫不猶豫的說:「我要大法。」聽說大姐的命運很苦,中年喪子,家中有很多事情都要她親自料理,惡警就找來她家人來龍山又哭又鬧,讓她放棄大法,大姐沒有被情所動。過了一天,大姐像得了重病一樣。她很快就被送回家去了。這樣的大法弟子,它們關得住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