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楠木寺勞教所的酷刑和毒藥無法改變我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4日】我是一名四川的大法弟子,我叫劉靜黎,今年48歲,家住成都市新鴻路25號2棟2單元3樓8號。原是成都市食品加工廠辦公室主任,因修煉法輪功,不願江氏邪惡流氓集團的迫害株連我廠、公司和商貿委,我提出解除勞動合同,成為了一名失業人員,現在外打工。

我於一九九七年農曆新年喜得大法,次年秋開始修煉,這其中當然有種種原因。在得法修煉前,我是一個善良、文靜、性情溫和的人,從小體弱多病,人們稱我像林黛玉,一年到頭都是藥不離身。我患有慢性腎炎、中心視網膜靜脈炎、心臟病、腰椎間盤突出等多種疾病,都是現在醫學上難以解決和根治的疾病。人是弱不禁風,未老先衰,幾十年的病使我真是覺得人生苦啊!我多麼想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一、喜得大法

1、一九九七年農曆正月初五,是我終生難忘的一天,這天我喜得大法。記得那是我剛剛出醫院回家的不幾天,身體狀況很不好,兩腿沉重發緊,走路不便,目光呆滯,口吃不便,我的一位好友一早就到家裏來看我,給我介紹她現在煉法輪功了,她說:「法輪功真好,現在好多人都在學。」接著她問我:「你修不修煉?你信不信?」也不知是咋個的,當時我很乾脆的說:「修煉!信!」她馬上拿出《轉法輪》讀給我聽,只聽了一小段我便想起身給她倒開水,當我一起身一邁步時,突然感覺到兩腿輕鬆,走路靈活,眼睛有神了,口吃也清楚了,這是我喜得大法片刻之時在我身上顯出的奇效,使我第一次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她走時告訴我:「你記住六個字──『真、善、忍』和師父的名字『李洪志』。」我就只記得這六個字,從這以後我的人生道路便改變了,有師父看護著我,保護著我。後來,我家裏人想送我上醫院就是不成,在次年的五月我很幸運的參加了法輪功的法會,從中受益非淺。

2、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農曆四月初八)師父的生日,在四川廣漢向陽文化活動中心舉行的一次大型學法心得交流會,我有幸受好友之約,我們一行三人前往法會。一向不能久坐、怕冷、怕風、又怕熱、一有不適就感冒生病的我,一坐就是七個多小時,身體沒有一點不適的感覺,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再看看周圍,還坐著不少六七十歲的老年人,在烈日當空下坐了近四個小時都安然無恙,沒有一人中暑。回家約兩天我發現我臉上、手臂都脫了一層皮,這時奇蹟出現了:我發現我不怕冷了,以前一年四季離不開的電熱毯、熱水袋等從此派不上用場了。這是大法又一次在我身上顯示出他那無比偉大的神威和無比洪大的慈悲。從而堅定了修煉法輪功的決心。

3、一九九八年秋,我開始正式走上修煉法輪功的道路。剛煉功不久我以前一身的疾病神奇般的消失了,幾十年的腎炎好了,腰椎間盤等病也好了,身體迅速恢復健康,真是無病一身輕,那個滋味真是無法言表。我從此精神起來了,心情也開朗了,幹工作也不覺得累了。特別是發生在一九九九年臨近農曆新年時的一件事使我難以忘卻,我一連幾天都感覺到左邊肋骨下繫皮帶處一紮皮帶就覺得很不舒服,一天我伸手一摸,在那裏有一個雞蛋大的軟軟的腫塊,當時我心裏一緊,腦子裏迅速反映出:「是不是腫瘤?」這些常人的思想在腦海裏纏繞著我,但我很快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的講法。做為一個修煉人是以師父講的法來指導我們的思想行為?還是停留在常人的基點上看問題,這在修煉上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有法來指導,最後,我記住師父的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守住心性,把心放下,只是靜心學法堅持煉功,當你真正把自己視為煉功人,提高自己的心性,溶於法中,放下一切常人之心的時候,就甚麼都能解決了,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反之亦然。結果不久真的出現了奇蹟,我身上那雞蛋大的包塊消失了。還有很多,這就不再多述了。

通過短短幾個月實修,我深深體悟到了師父講的法,句句是天機和大法的威力。師父也真正做到了正如《轉法輪》中講的:「來學我們的功,只要你想學,那麼你就來學,我們可以對你負責任,分文不取。」真正做到了對大家負責,對社會負責,叫更多的人受益「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轉法輪》)

二、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到現在,五年來邪惡勢力從未停止過迫害,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現已上千人,無數的大法弟子流離失所有家難歸。為了制止迫害,為了證實大法是正確的,證明師父是清白的,我和無數的大法弟子一樣曾多次上北京講真象,可是幾次都無辜的被抓、被打、被非法關押;2001年還被非法判勞教兩年。在遭受迫害時,我更深深的體悟到了師尊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威力無比,令一切邪惡為之膽寒!

1、2001年2月中旬,我被強行送往四川省女子勞教所(又稱楠木寺勞教所),該所是一個邪惡勢力的黑窩,在此我被非法勞教了兩年多的時間,經歷了種種恐駭,遭到非人的迫害。

我到楠木寺勞教所的第一天,就經歷了一次險惡的正邪較量。那一天我們是六個功友一道從成都轉運站強行被送到楠木寺的,一到五中隊就把我們六個功友分開,各站一處,面向牆壁,然後一個個依次被非法搜身、檢查、剪髮、「談話」等。當叫到我「談話」時,一進那邪惡的辦公室,就感到來自另外空間操控的邪惡的嚴重迫害 ,瞬間我的腦子好像洗白了,一點點師父的法都想不起來,霎時大腦完全被抑制住了……一會出了辦公室,我馬上就排斥,我想我的頭腦中不能不裝師父的法呀!當正念一出,正如師父教導我們那樣:「所以對於這些邪惡來講,對於它們的安排來講,你們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逐漸的、一點一點的師父的法又載入我的腦海。

當晚我們都被罰站到午夜十二點,剛入睡時,又被來自另外空間的邪惡又一次嚴重迫害,向我猛的撲來,那真是有一下子就想把我整個身體吞食的感覺,頓時感覺整個寢室被煙霧籠罩著,各種異味撲鼻而來,使你迷惑,讓你不得安寧……這時我意識到了不能讓邪惡牽扯牽制,就變被動為主動。於是我努力的翻動著身體,馬上起身打坐,一坐那邪惡、爛鬼就退了,可不到兩分鐘,就被吸毒包夾發現了,她兇狠惡極起床來制止我,因當時正念很足她想將我罰站未成。當我被迫躺下時,剛要入睡邪惡再一次向我撲來,這時在我的腦海裏師父的法不斷的湧現,我就一直不停的背法,使其邪惡、爛鬼無力而告退,制止了邪惡的這種囂張氣燄。整個的一個晚上的正邪較量一念之差的過程至今都記憶猶新,經過一晚上的折磨,第二天一大早六點鐘又被包夾叫起來罰站直到晚上十二點鐘。(以後的日子裏這種情況是周而復始的迫害方式:罰站、爬壁、坐軍姿、蹬步等等)

經過這一晝夜正邪大戰,我知道來自另外空間的邪惡的陰謀之所以未能得逞,這都是來自於慈悲的師父的呵護和大法的巨大威力!

剛到楠木寺當天的經歷過程,我深刻悟到了:修煉人一時一刻都不能離開大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如果頭腦中不裝有大法,心中沒有師父,就會在磨難中、在考驗中動搖你堅定修煉的決心,迷失方向。而且,另外空間的邪惡會以此操控惡警,支使惡警加大迫害、洗腦力度,甚至利用對法輪功學員善良的心假關心、真迫害,使你放棄修煉,以達到它們按照舊勢力的安排破壞性的檢驗大法與學員的目地。

(4)正念正信

2001年7月楠木寺新成立了又一個中隊──九中隊。我們在五中隊(入所隊)的三十多名堅持修煉的人一同安排下隊,整體調入九中隊。這之前就有雜案對我們說:「你們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的要把你們下到大西北勞改。」其目地就是動搖你的意志,使你放棄修煉,這對一個明白了法理的學員來講一切都是徒勞的。在五中隊的幾個月時間裏,他們用盡了各種方式迫害大法弟子,無論是精神上的折磨,肉體上的摧殘還是偽善欺詐都不能動搖我們堅修大法的決心,不被其假象所迷惑,因為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們走出來就是為了證實大法!我就是放下了生死之念和一切人的觀念!

新建九中隊初始是由我們30多個法輪功學員和不到30人的雜案人員(這裏指非因煉法輪功而被勞教的人員的統稱)組成。下隊環境相對比五中隊寬鬆,但時間不久就進行了大調整(人多時高達200多人),對堅定修煉者又實行全部嚴管,包夾人員不斷增多,一個時期對我一個就配上四個包夾人員看管,加大迫害。

來到九中隊按勞教所規定開始要進行一個月的隊列訓練,我們都不承認自己是勞教人員,當時因我們都在法上認識到這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告訴我們:「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從訓練一開始,我們30多人都不配合邪惡的要求,我們同一條心,同在法上悟到:我們集體發出強大的正念,使其訓練無法進行,使其整個中隊及周邊中隊都感到震驚!由於我們的正念正行使其惡警們恐慌、膽寒、暴跳如雷,於是在另外空間邪惡的操控下惡警開始抓人,雜案包夾立刻配合兇狠邪惡的抓人、打人,但是在我們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下,她們無能為力,只得停止了訓練。他們第二天就從勞教所調來了很多全副武裝的護衛隊打手到九中隊,這時惡警氣勢更加囂張,一時天昏地暗,護衛隊一到隊上立刻整隊強行我們集體訓練,大家仍不予配合並同時整體發正念,護衛隊、包夾和惡警一擁而上開始抓人、打人;抓人示眾,有的被銬在樹上,有的被關進小間毒打、電擊,有的被抓得血淋淋的 ……但是儘管如此,在這種情況下仍無一人妥協,也沒有一個人為此而感到恐懼,而是在大法的強大威力下,由於整體協調一致,共同抵制,邪惡不得不終止「訓練」,使環境最終得到改善。

另一件事,我們到的新建隊──尤其是新建的九中隊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隊,所以所裏不斷有勞教所的「領導」及管理部門來「關心」、「視察」。一天中隊的管理科李科長(惡警)來九中隊,他說,來看看九中隊的法輪功學員,並作了所謂的講話,看架勢不講一個上午不收場,於是我們在座的大法弟子不約而同都在法上共同制止,在我們強大的正念下,只見他剛開始講話時是侃侃而談,不到一會兒就語無倫次,再一會兒他自己就覺得講不下去了,結果不到半小時結束了講話,自己灰溜溜的走了。

再一件事,這是發生在2001年12月,邪惡之徒為強制「轉化」我們,手段不斷翻新,每當遇敏感日子,或節假日她們就變花樣對我們進行迫害,連我們睡覺都派包夾整夜輪流值班守,這樣不夠還要我們配合她們值班守我們自己同修,我們知道後迅速的用一個眼神或一句話整體抵制,本來邪惡安排的行為主要是對我們的迫害,剝奪我們休息權利,那哪能配合!記得那是一個非常寒冷的冬夜,各個寢室都在行動,我被安排和包夾我的吸毒人員一起值午夜12:00~凌晨2:00班。我想,我是同寢室的第一個值班的,自己一定要做好,正念堅決抵制邪惡,制止邪惡。到12:00時,值班隊長、幹事一來查夜,包夾立刻要我起床和她一同值班,我根本不配合,結果包夾連拉帶扯,我就發一念──拉不動,結果她費好大的勁強迫我起床,就是把我拉不起來,沒招兒,就把我蓋的被子扯開不准我蓋被子,整個身子涼起,我一起身拉被子蓋上,她立馬就掀開,把我整整的涼了兩個小時,可我一點都不覺得冷,而包夾人員卻是穿著棉衣坐在被窩裏值班都被凍得直哆嗦!因為我心裏有大法,腦子裏不斷出現師父講的法:「「好人」一文話不多說明了一個理。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也三言兩語》)。這就是大法的威力顯神奇,下班同修都不配合,那晚整個寢室被搞得無法睡覺,無論包夾怎樣抓扯,打罵同修同樣不動,由於整體配合威力大,使得邪惡招術失效,後來就自行停止了此行為。

以上幾件事情,我感到和體悟到了大法弟子整體配合顯示出來大法的威力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使我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同時也看到了大法弟子整體配合正念正行除惡,所起到的震懾作用,對於正念制止惡人行惡收到的效果明顯。

三、信師信法 逢凶化吉

師父說:「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這是發生在2002年冬季「十六大」召開前後的事。為配合邪惡指令,勞教所更進一步加緊迫害法輪功學員,在貫徹江氏的密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行動中,更加瘋狂的對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進行慘無人道、滅絕人性的摧殘。一時間整個楠木寺勞教所各個中隊中對凡是堅持修煉、不放棄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一齊動刑殘酷迫害,惡警隊長還在大會上恐嚇,凡堅持煉法輪功的一律不能回家,出去就進洗腦班,再不「轉化」就勞教、勞改、放大西北勞教等等,

在行動上採取了每天24小時不讓睡覺,少則幾天、十幾天,有個大法弟子被迫害長達兩個多月天天24小時不讓睡覺;毒打、電擊、限制解大小便、強行灌利尿藥一小時一杯至二杯,灌迷魂藥以至劇毒藥等卑鄙手段,它們所為泯滅人性,喪失天良,天理不容!

惡警還輪番式的單獨關小間、單獨罰站、集體罰站、站軍姿、坐軍姿等方式進行迫害,其目地是達到他們提出的所謂強制使你放棄修煉法輪功,讓你在神智不清狀態中寫所謂的「悔過書」等「三書」,以此借迫害法輪功之機來撈取政績,撈取獎金,撈取官位,它們不擇手段、不計後果的迫害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國家法律被踐踏,卻還在國際人權會議上唱高調說現在是中國人權最好時期。

看看他們所稱的人權最好時期──在中國勞改、勞教所裏大肆踐踏人權:用打死、打殘、打傷、送入精神病院、栽贓陷害、造謠、強姦女大法弟子等流氓手段迫害修煉者。「其目地是想以強制手段改變大法修煉者的心,放棄修煉,這是徒勞的。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2003年農曆正月十三日,新八隊(原九中隊和八中隊合併組成的)又突然大搞行動,把隊上未放棄修煉者,全部集中,迫害步步升級,進行強大的精神迫害和肉體摧殘!正月十五日下午(當時我已被非法超期勞教一個多月)在惡警副隊長尹丹指令下,對我實行單獨看管、罰站、關小間24小時、不准睡覺、不准洗漱、不准說話、限制解便、包夾人員三班倒輪流看守。就在短短的不到24小時的時間裏,我就被惡警支使包夾民管會人員灌入四種不同的藥,有利尿藥、麻醉中樞神經藥、迷魂藥和劇毒藥,其時間、藥品、藥量及症狀分別如下:

正月十六日上午強迫灌我和另外幾名學員利尿藥,一小時一次,一次一杯,我被灌兩杯,藥水下肚一會就感覺到膀胱頻繁收縮,尿憋不住,脹得難忍,尿往出流都不准解便,還得在她們規定的一天只准解二次的時間才准你解便。

正月十六日下午灌我的是麻醉中樞神經藥,兩小時一次,一次一杯,這種藥效反應快速,幾秒鐘之內手指立刻感覺僵硬,當時我根本沒有害怕的感覺,而是腦子裏迅速想到師父講的法:「如果能把那個心放下之後,那個物質的本身並不起作用……」(《轉法輪》)由於心裏有師在有法在,所以我心態平穩,不驚不怕,我反覆背誦師父的這段法,手指馬上緩解能活動了,之後我嚴厲質問包夾你給我灌的甚麼藥水,她立刻否認並說:「你不要亂說,幹部關心你們給你們喝水。」這樣迫害我還說成是「關心」,有這樣的關心嗎?要將你置於死地,還說成是「關心」,真是邪惡至極啊。就這樣迫害還要我念書,不一會兒我見包夾隔著壩子給躲在房間裏的民管會的人比劃,我發現她們是拿我開刀,在我身上做實驗,將我的反應觀察記錄下來,看在思維上、身體上的反應,好如法炮製去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由於自己悟到這一點後,保持正念正信,保持鎮靜,不露身色,同時在法的強大威力下頂住邪惡,制止她們繼續行惡。

當晚值班惡警隊長李奇,幹警康鳳兩人查夜兩次,兩次都二人同查。

第一次查夜當晚午夜12點多鐘,惡警李奇見前兩種藥物在我身上未達到她們想迫害的目地,李奇、康鳳走後,馬上支使吸毒者曹傑梅對我進行暴打、站軍姿(兩腳夾緊,兩手貼褲縫),稍有一點不標準就會遭到包夾打罵。

第二次查夜凌晨4:00(即次日正月十七日)惡警李、康二人查夜走後又支使曹傑梅給我下毒藥一碗,而且是用迷魂藥和劇毒藥混合成一碗,在場的有當時的值班包夾。我始終保持正念正信,放下一切生死之念,腦海中師父的法不斷湧現,這樣激勵我過了一關又一關。藥物反應不到2分鐘,我心裏就感到一陣巨痛襲來,接著馬上口吐鮮血,約2小時出現幻覺,早晨我用手紙擦牙時,才發現殘留在口腔中的手紙被牙齒上的毒藥染成綠顏色了,這可真是劇毒啊!是常人根本無法抗拒的!我之所以能逢凶化吉,化險為夷,在這巨難時刻是偉大的宇宙大法挽救了我,是慈悲的師尊為我承受,保護我。正如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人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當兩天之後惡警隊長李奇(警號:516082)上班見到我時,我只看她一眼,只見她臉色頓時變得鐵青,嘴唇發烏,說話聲音顫抖,這就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體現使邪惡膽寒的表現!

當時我明白邪惡投毒欲將我置於死地時,我就發一念,就是不能讓邪惡的壞人得逞,我得活著回去,揭露楠木寺勞教所邪惡對我和仍在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的殘酷的、極其險惡的迫害,讓世人了解真象,制止惡警行惡。國家法律所規定的尊重人權,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淫威下,在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所就形同一文白紙,下面列舉一二。

在2003年1月的一天晚上,一位不放棄修煉的大法弟子黃懷琴因被限制一天只解兩次便,在那晚12:00點多鐘洗漱時,小便脹得難以忍受,就告訴包夾要求上廁所,包夾不同意,當她在洗漱時包夾說她解了小便,當時就和其他幾個包夾雜案人員一道圍著暴打,這還不算完事,回到寢室後包夾又說她解便了,黃懷琴回答:「沒有。」於是幾個雜案又圍著毒打,其中一個將她按在床上死死卡著她的脖子,直到她昏倒過去,才肯罷休。

在2003年2月的一天下午,大法弟子童桂琴因不放棄修煉,在她被勞教所迫害得身體極其虛弱,大小便都失禁的情況下,仍不停止對她的迫害,惡警還繼續派幫教猶大對她進行強行「轉化」,她不配合邪惡,幫教見沒達到目地,就叫其雜案吸毒人員對她進行毒打至昏死,值班惡警派幾個雜案送醫院搶救,只要稍微緩和一點又帶回繼續迫害。

像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在那裏的有些獄警是極險惡的,一邊支使迫害大法弟子,一邊又做樣子給大家看,讓人感到這些獄警好像是很關心人,這種假象使得太頻繁,一看就能識破,如果被迫害者醫院搶救無效,她們還會造謠說是自殺,如果把你迫害得神智不清時,就造謠說你走火入魔,而她們這樣做的行為確實是欺騙了不少善良的修煉人,尤其是那些文化低和農村來的學員,甚至有些假象矇蔽了一時邪悟的人還幫邪惡附和,就連勞改司法系統來的有關人員和其他有關部門的人員來參觀視察的都能被勞教所的假象欺騙!而外面的世人,又有幾人知道和明白發生在那裏面的情況?這還只是發生在楠木寺我所在中隊所發生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的一個縮影。窺測楠木寺的其它中隊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以致全省、全國各地的所有各個監獄、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精神病院,他們無惡不作的行為,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就是中國政府踐踏人權的最好見證!人不治天治,善惡必報是天理!

現在全世界已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修煉法輪功,《轉法輪》一書已翻譯成20多種語言文字,法輪大法已獲得多個國家一千多項褒獎……世界需要真、善、忍!

就我修煉法輪功之後,時時都領悟到了大法的神奇的威力,整個身心都受到了淨化。六年來,我沒得過一次病,沒吃過一粒藥(在勞教所強迫服藥例外)。我按照師父講的宇宙「真、善、忍」 特性修煉,在哪裏都只做好人、更好的人,道德高尚的人,遇事向內找,按照師父講的法:「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從法理上明白了「當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和「修煉的最終目地就是得道圓滿。」(《轉法輪》)明白修煉者在正法中的歷史責任和使命──救度眾生,因為師父講了:「在歷史的漫長歲月中,不管出現了多少生命、今天世上還有多少生命,他們都是為了這部法而來而生而造就的。」(《2004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因此,我們必須按照師父講的三件事做好,走好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在講清真象中,讓每一位世人能清醒過來,不再受江氏政治流氓集團欺世謊言的毒害,清除在他們頭腦中的流毒。李洪志師父以洪大的慈悲,佛恩浩蕩,來救度眾生,珍惜我們任何一個生命。我願每個明白了真象的世人與眾生切莫錯過這千載難逢,萬古難遇的機緣!

總結自己幾年來的修煉情況,特別是這五年來反迫害的情況,自己都無不親自體驗到了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才能做到堅修大法心不動,大法吾身顯神威。每當在我走得很正時,大法都無不顯現出那無比神奇的威力;自己走得不好,甚至沒悟正時,都是沒在法上認識法,心性也得不到提高,甚至摔跟頭。正如師父在2004年7月《2004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所說:「大家在這幾年的被迫害當中表現出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同時也暴露了許許多多的不足。但是在證實法這個過程中,絕大多數大法弟子的這些不足在修煉中、在證實法中把它去掉了,這是了不起的。」

我一定按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走,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精進步不停,放下人心,抓緊講真象,救度一切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