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心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5日】修煉是坎坷的,在這五年多的日子裏,也發生了許多這樣、那樣的事,但不管發生了甚麼樣的事,都沒有改變我堅修大法的心。每當想起師父為我的承受,我就想這點兒小苦算得了甚麼呢?

*得大法,走上幸福之路

我老頭先得法,當時我特別的反對,跟老頭打了三個多月的仗,到最後要與老頭離婚,就這樣也沒有改變他學大法的決心。後來孩子們也都勸我,別管他爸了,讓他學吧。聽了這話都要把我氣死了,後來誰也不敢勸我了(因誰勸我,我就和誰幹仗)。那時我簡直就是一個不可救藥的人。

99年4月1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我拿起《轉法輪》,當我翻開書看到第一講中「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修煉」兩個字。「修煉」不就是修好嗎?修好為甚麼不修啊?(因為我早就說過,如來世還轉生成人,我一定出家修煉)。當時還不知道這是一本天書。我就在甚麼也不懂的情況下看起了《轉法輪》。剛看了五、六頁,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從這天起我就把《轉法輪》連續看完,(當時老頭為了讓我得法,甚麼活都不讓我幹,現在才知道老頭當時對我的苦心。)

從這時起我就走進了大法,走上了我人生最幸福的路。

得法後,我的胃病、腸炎、咽炎、咳嗽全好了,從此告別了藥片。我知道這一切是師父給的。我嚴格按著師父的要求去做,遇到矛盾向內找,下決心好好學法,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以純善之心,講真象、救眾生

2004年11月3日上午10點多鐘,我正在家改字,縣裏國保大隊的和鎮派出所的共三人,闖入我家,翻走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和煉功帶,也非法把我帶到派出所,我上警車就喊「法輪大法好」,喊出了我的心聲。在車上我就給它們講師父叫我們如何做好人,我把《洪吟》中的「做人」背給他們聽,我說「我做一個好人,你們把我帶來,你們的良心何在?如果你們的親人也學了法輪功做好人,被警察帶走,你們又如何感受?」我又告訴他們抓好人有罪,善惡有報的道理。開始他們還罵些髒話,我心裏始終發著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爛鬼及舊勢力黑手,後來他們就不罵了。到了鎮派出所,我坦然地走下車,心理對師父說「師父,弟子決不會給師父丟臉,講不好,我也要向他們講真象。」我就開始給他們講得法後的感受,身體的健康,道德的昇華,江氏流氓集團製造的謊言, 以及大法在世界的洪傳盛世。他們說不好的話,我就發正念清理。

後來他們就不那麼邪惡了。在鎮派出所待了半個小時,他們又把我送到了縣國保大隊,路上我質問他們:「你們身為警察,當面就騙人說謊,說送我回家,卻把車往縣裏開,我犯了甚麼法?我做好人沒有錯。」這時,我內心沒有了怕,越說越坦然。我又給他們講了善惡有報的例子。他們聽後很生氣的對我說:「你再說打你」。我笑著說,罵我、打我我都不生氣,我這是為你們好。我心裏始終發著正念,慢慢的它們也就不罵了,也不那麼邪惡了。

到了縣國保大隊,上了樓,他們還很和氣的對我說:「你坐下說吧」。當然了,我也沒有犯法。我很自然的坐在了沙發上。一個警察問我,「學法幾年了,和誰聯繫過,」我告訴他 :「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一定會實話實說的,師父告訴我不許說謊,我得法後身心受益的情況,從沒有和誰聯繫過,就和老頭在家聽講法帶煉功,別的甚麼都沒有。(正這時,聽見老頭的說話聲了,他也被它們帶來了。沒讓他和我見面,我心裏對老頭說,一定要過好這一關。)他把我說的記了下來。又把他寫的給我念了一遍,他都是按照我說的寫的。他也明白了真象。最後他說,「老太太,我沒有說你甚麼吧?」我說:「你保護大法弟子會有福報的」。他說:「謝謝你」。這時已是下午三點多了,又進來一個警察,(開始也很邪惡的,現在好了。)他在我老頭那裏也明白了真象。他說:老太太,和你老頭回家吧,把你得法後的體會寫出來,你怎麼想的你就怎麼寫,寫完後你們就可以走了。我的心裏一亮,這是師父用他的嘴在點化我。我拿起了筆,端端正正的寫上了「法輪大法好」,「我學法受益了」,「師父教我做最好最好的人」,「我堅修大法到底」。我寫出了我的心聲。我心裏很舒暢(這不是歡喜心,因為自99年7•20後,由於怕心,我從沒有敢這樣公開說過。這次實現了我發自內心的願望。)。心中對師父說,謝謝師父給了我這麼大的勇氣和力量。

就這樣寫完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和老頭堂堂正正走出了國保大隊,回到了家中,又溶入到了正法洪流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