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迫害 正念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日】2004年12月13日上午10點左右,本鄉派出所所長及兩名幹警突然闖進我家,非法搜查、抄家。當時我由於心態不好,動了常人之心,被他們非法綁架,還抄走了師父在紐約講法,7本明慧資料及一些真象傳單、光盤、兩本《轉法輪》、幾張卡片,損失慘重。惡警所長拽我去派出所,我說:我沒有錯,我不是犯人。我被惡警戴上手銬拽上了警車,到了派出所我拒絕在任何手續上簽字,並告訴他們,善惡有報,大法洪傳世界,下午7點多我被送到公安局由於正念不足被強迫按了手印,晚上10點左右我和另一同修被關進拘留所。

我為甚麼被抓、被抄,我靜下心來總結這次慘痛的教訓,我找到了自己被抓的原因,大法遭迫害五年多來,我三次被抓進拘留所,幾次被抓去洗腦班,雖然最後幾次都正念闖關出來了,但我也是走了舊勢力的路,兩年零一個月的流離失所,由於我當時發誓在這一地區講真象救度世人,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回到了家,一年多來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能掉以輕心,今天被抓我看到了自己的漏洞,是因為舊勢力安排的另外空間的黑手,利用我由於正法形勢的寬鬆而產生出的鬆懈、麻痺思想阻礙我應該做好的三件事,比如同修之間來往不考慮影響,心想只要不被惡人看見就沒事,這是我修煉中最大的漏洞。再有就是對待同修沒有善心,儘管自己覺得站在法上,其實回想起來都是人心,怕別人出事了說出自己,我給同修提意見常常引起同修不高興,甚至產生矛盾,沒有做到師父要求的完全為了別人好,如果做到了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修煉快8年了卻還在人中走來走去。

2004年12月份以來舊勢力安排的另外空間的黑手無孔不入,讓我沒時間學法、煉功、講真象、發正念,還經常預感到我自己要出事,一直到我被抓、被抄家。當有這種要出事的思想時沒有正念清除它,使邪惡更加瘋狂,利用常人家庭之事來達到它們的目地,在我的思想深處還有常人思想,讓邪惡鑽了空子。師父說:「你的存在就是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但是,作為你個人修煉還會碰到魔難,儘管你有那麼大的本事,是因為每個人都有他自己修煉中要走的路;同時在證實法中舊勢力也給你們設了許許多多的干擾,這種干擾一般情況下正念不足是很難清理掉的。」《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就是在正念不足的情況下被邪惡鑽了空子,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今天我找到了自己的有漏之處,使我進一步認識到另外空間的邪惡黑手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認清了正法修煉的嚴肅性,「那些黑手到目前為止只剩下過去的百分之五左右;在正法中那些起了負作用的神也剩的非常少了,但是它們在過去舊勢力安排的那些機制中還在發揮著邪惡的作用,所以在證實法中不管形勢怎麼樣,大家都不能掉以輕心,還要繼續努力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2004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在拘留所裏,我的一念就是抵制邪惡,決不允許他們審問我的資料來源,我修的是正法,任何不正的東西都不配來干擾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包括舊勢力本身我都不承認,任何一切迫害我的都要解體清除,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定要正念闖出拘留所完成大法賦予我們的使命,決不能被邪惡困在這裏。我和同修開始絕食,在我們絕食第6天時,拘留所所長讓我們吃飯,否則就要插管兒。由於怕妥協,我意識到這是在給自己增加魔難。家裏人來要人,派出所長要我們寫保證書,在邪惡的威逼下,我更加堅定,感覺到師父時時在看護著我,保護著我。「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絕食的第8天我和另一同修正念闖出了拘留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