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尊救度眾生了洪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3日】96年我喜得大法,我生生世世等待的大法終於找到了,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大法的每一本書籍我都孜孜不倦的讀啊、讀啊,不知不覺中我整個心身相繼在發生變化,同事朋友都說我像變了個人似的,那時的我啊,彷彿才真正感覺到世界上甚麼叫幸福。

公元1999年7月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發生了,當時好像晴天霹靂,我看到邪惡在電視上對師父、對大法的誣蔑,真是心痛如刀絞,我心裏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啊,我不相信邪惡的報導,都是謊言,因為宇宙大法在我心裏已深深紮下了根,我心裏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堅信自己走的路沒有錯。

當時,江氏集團鋪天蓋地的造謠,世人都不理解我們,在單位感到壓力極大,社會、家庭的壓力一齊而來,監視、逼學員簽字、抄家、成了他們重點的工作項目。一天單位裏一個小伙子當著我的面,在眾人面前說師父、大法如何如何,我當即就嚴肅的正告他,我說:「你不要看現在國家在迫害我們,請你不要過早的對這件事下結論,是非曲直將來歷史會做出公正的回答的,歷史上不也曾有人被定為甚麼的,到最後不也是一一被平反了嗎?」

還有一次在汽車上給一位昔日的同學講大法的真象,我告訴她:電視裏放的那些甚麼不吃藥之類的全是假的,我們師父根本就沒有說煉了法輪功就不吃藥等,電視上對法輪功的報導全是謊言,因為我們修煉真、善、忍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我們是被江澤民迫害的一群好人。因為在國內當時我們還未看到明慧網,師父還沒有出來講法,所以我們只能苦苦的向世人講述我們是被迫害的,我們在單位都是好人,最後那位同學理解的說:「假如江某某得到天懲,你們平反了我也來煉。」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還不知道甚麼是個人修煉、甚麼是正法修煉,只知道不管媒體怎麼造謠,都動搖不了我堅定大法的正念,只要在我身邊的熟人、朋友、親人,我都一一把大法被迫害的真象講給他們,任憑世人怎麼嘲笑、諷刺,我堅信大法一如既往。記得那個時候啊,我心裏只想把大法被迫害的真象資料送到每一個善良的人手中,大街小巷、樓裏樓外,田頭農舍,都留下了大法給眾生帶去的福音。

在證實法的過程中,自己也走過彎路、摔過跟頭,但是我不消沉、不氣餒,聽師父的話爬起來,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自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講法》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至今已過去三年之久了。特別是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講法》著重指明了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向世人講清真象的重要性。我們知道自己肩負的歷史責任重大,我們應該「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經文《理性》)。下面我談一下自己在講清真象、救度世人中的點滴體會:

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講法》發表出來以後,對我震動很大,以前在講真象方面我也在做,(面對面)但只侷限在身邊的熟人,沒有全面講清真象,全面救度世人,「一個大法弟子未來肩負的責任都是很大的。有多少眾生需要你們去救度,有多少生命需要你們去挽救,你們自己還要在這個期間圓容、圓滿你們自己果位中所需要的一切和無量的眾生,你們的威德、神的一切都在其中……」 (《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講法》)是啊,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帶著歷史使命來的,我們曾經在歷史的久遠年代發下了這洪誓大願,今生來世間隨師正法,而為甚麼我們又這樣渾然不覺呢?只是因為我們的生命在漫長的輪迴轉生中被歷史的塵埃所埋沒,甚至在無明的迷中造業。然而偉大的師尊卻在無限洪大的慈悲中為我們說法,同時為我們眾生所承受的也許是我們永遠都無法知道的苦難。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既然您選擇了我,我就要盡我最大的努力把三件事做好,兌現自己的諾言。

後來在講真象中,我就把講真象的範圍擴大,破除一切人的觀念,擺脫一切束縛,逐漸從人的殼裏跳出來,使許多生命得到救度。下面舉例幾則:

有一次我對一位正在值白班的護士講真象,她手裏正在打毛衣,我推門進去問她有沒有某某藥,她說沒有。我直接坐下來就問她:「你對法輪功如何看?」她回答說:有一些方面的問題我不理解。我都一一作了解答。最後她說:電視裏那樣說,你們這樣說,我到底信誰的呢?當時我沒有直接說要信我說的。我就從歷史上古羅馬衰敗的原因,到法輪大法在人間的出現,又從歷史上那些英雄人物拋洒熱血、為國捐軀的史話,再談到時至今日法輪大法弟子他們捨生取義,普度眾生的悲壯史歌……。這時我看到她手上的毛衣放下來了,非常認真的聽我講,而且我站起來講時,她也很禮貌的與我一起站著聽,此時的我啊,感覺自己也被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所震撼,因為我已經完全溶於法中了。當我看到這位小護士臉上露出微笑時,我知道她已經完全明白了大法的真象,她最後說:我以前很敬佩英雄人物,今天我對你們的師父和你們這些大法弟子更敬佩。這份真象資料和這份小卡片能送我嗎?我說:「當然能。」她手捧著大法真象資料,微笑的連連說:謝謝你!我說要謝那就感謝我們師父、感謝大法吧!我從內心為這些明白真象後的眾生而感到欣慰。

還有一次,我出去講真象,我出門時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您別讓我與有緣人錯過。剛走到一家賣舊家具的門口,腳步就止住了。我看見門口坐著一位中年婦女,我上前和她搭話:「大姐您好,您的生意還好吧?這個櫃子賣多少錢?」她回答我之後,我接著向她問起法輪功的事,她說:「聽別人說過,但是有些事我不明白」,我就開始與她講法輪功真象的全過程,最後我說:「與你說白了吧,法輪大法就是修煉,古時的僧人是在廟裏修,有老百姓供給茶飯,而我們法輪大法這種修煉形式就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誰知我剛說完這句話她一下子就哭了,我問她為甚麼哭,她說:「我終於找到了,在你來之前,我總是想:我這一生做了不少壞事,而且又結了婚,也許這一生是修不成了。」現在她才知道自己這些想法原來是在等待著得法呀!

後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幫助她克服困難。她不識字,我說:不要緊,只要你想修,師父一定會幫你。最後這位中年婦女排除了一些干擾後,很快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有一次,我在講完真象回家的路上,天正下著小雨,有三個小孩在我前面走,擋住了我的去路,我立即從自行車上跳下來,心想:她們很可能是來讓我救度的有緣人,我就主動上前問她們,我說:小朋友請你們哪位把傘借我用一下,好嗎?然而她們無人答應。我就接著說:你們知不知道法輪大法呀!她們搖頭。我說:「在中國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情:成千上萬的好人被關在牢房裏,他們是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他們的孩子不能像你們這樣有爸爸媽媽照顧。」這時,有一個女孩說:「你們師父是誰呀?他在哪兒,我想看看你們師父的照片,好嗎?我說:當然可以,我一定滿足你的願望。我又說:「李洪志先生是我們的師父,他現在在世界各地講法普度眾生呀!」說完我就開始為孩子們背起了《洪吟》(二)中的『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大穹法光照……」,這時我的頭髮、衣服已經被雨淋濕了,其中一個孩子悄悄過來為我打傘,我看著這三位小朋友在雨中爭先恐後背法的場景,我更為這些新的生命而感到高興。

在救度眾生、講真象的過程中,我真切的體會到了眾生都在等待著法,等待著我們去救度,從他們那明白真象後的那種溢於言表、喜悅的臉龐上可以看出眾生是多麼盼望得到救度啊!向眾生講真象,師父要求我們講一個就要使他明白一個(不是原話)我想我一定能做到這一點。當我看到有的常人不珍惜大法資料時,心裏很難受,這都是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的錢辛苦製作出來的,當然這也與我們自身修煉有關係,所以在講真象中,我採取先把真象講透後再給他一份真象資料,這樣可以使真象資料充份發揮他的作用。如果在路上碰到可講的人,因時間有限,我就採用標題式的方式來講,分手時再給他一份真象資料,效果也比較好。

還有一個問題,在講真象的過程中,不注意的時候也容易產生執著,如果今天真象講的效果不好,回到家裏就垂頭喪氣,如果效果講的好,心裏就高興。我猛然間意識到這也是一種很不好的心,也是執著的表現,「別人叫你一聲氣功師,你高興得沾沾自喜,美壞了。這不是執著心嗎?治不好病時垂頭喪氣,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嗎?」(《轉法輪》)當我認識到自己這種人心執著的表現時,救度眾生的效果也隨之在發生變化,此時我確實感受到師父曾說的:「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當我從法理上明白後,我再也不去執著甚麼結果,而且在每一個過程修好自己,心性到位就行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回顧5年來的正法修煉之路,有挫折、有痛苦,也有跌倒後從新崛起的欣慰。我們大法弟子在逐步走向成熟的今天,不管我們做了多少、多大、點點滴滴都無不傾注著師尊對我們的呵護與巨大的承受、操勞。幾年來,我們修去了多少人心與執著,我們從業力滿身到濁世清蓮,從觀念轉變到修出神念,不斷提高昇華,這個過程又溶入了師尊多少心血啊!師尊為普度眾生承受了太多太多……而我們拿甚麼去回敬師尊,我想:那只有無條件的去遵從師尊的教誨,在神的路上做好自己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去救度更多的眾生,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