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象要務求實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9日】四年前,我學習了師尊所寫的經文《理性》之後,明白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承擔著大法和歷史所賦予的偉大責任,必須「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開始了講真象的實踐。幾年來,我利用自己身份的特殊和環境的便利,接觸了社會的許多階層和方面,有政府工作人員,有公檢法人員,有文化、藝術、出版界人士,有教育科技工作者,有工人、農民、小商販,也有企業家。我發過傳單、發過光碟、發過信、打過電話,更多的是直面相告。我有過成功的欣慰,也有過失誤的遺憾,更深的是有許多體會。在這裏彙報兩點,與同修交流。

一、講真象要務求實效

講清真象是以大法的慈悲在救度世人,是神聖的,嚴肅的,務必講求實效。師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再次教導我們:「大家在講清真象中還要加大一些力度,還要做得更深入,做得更好、更紮實,絕對不能敷衍了事,認真做好才能夠救得了那麼多的人。」

怎樣才能做得更深入、更好、更紮實?怎樣才能使講真象收到實效?這應是每個大法弟子認真思考、總結並努力去做的課題。我的體會是:

1、講真象必須始終以法為師

我們不是在做常人式的宣傳工作,而是大法弟子在講真象,必須始終以法為師。「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所以,用大法的法理指導講真象的全過程,用大法的法理規範我們的言行,用大法法理對照總結經驗和不足,這是保證講真象取得良好效果的前提。

實踐證明,在闡述自己的觀點、回答別人提出的問題時,只有站在大法法理的基點上才有說服力。例如,有人說:「你們鍛煉身體就行了嘛,何必扯到政治上去?」我就用師尊在《修煉不是政治》、《大法金剛永純》等經文中的觀點來說明大法和大法弟子是不參與政治的;有人說:「你們人太多了,上面害怕呀!」我就按師尊在《我的一點感想》中的觀點揭露江澤民一夥害怕大法、害怕好人的邪惡本質。

當談到「天安門自焚」和「傅怡彬殺人」等事件時,我說:「大法的法理上明文寫著修煉人不許殺生,更不能殺人,自殺也是有罪業的。不管這些人是否練過法輪功,即使練過幾天功但故意做出與法理相悖的事情,那只能是個人的犯罪,與法輪功沒有關係,這些人也不是真正的法輪功學員。企圖以此嫁禍法輪功,只能表明他們邏輯上的荒謬和別有用心。」

在交談中往往有許多人對當今腐敗蔓延、外患滋擾和江澤民空喊的以德治國表示不滿和擔憂時,我背誦了師尊的《修內而安外》一文,他們聽後欣喜的說:「這才是真正以德治國的遠見卓識呀!」

隨著講真象的不斷深入,我越來越認識到了學法的重要性,更深刻的理解了師尊在每次法會上都強調要學好法的意義。

2、講真象者必須首先了解真象

詳實了解有關事件的真實情況這是講好真象的基礎。我注重讀看明慧網上的信息資料和放光明電視製作中心的真象光碟,了解和核實講真象必備的事實和觀點,努力做到講真象心中有數,言之有據、述之有理。

當我得知有一些同修苦於對一些真象細節不夠了解而貽誤了講真象時,我執筆編印了供同修們參考的小冊子,內容包括:4.25北京萬人大上訪的前前後後,「豪宅」、「斂財、」「1400例」的真象,「天安門自焚」疑案剖析,鎮壓法輪功是違反憲法和法律的,江氏集團殘害大法弟子的事實,世界各國對大法的褒獎,上天的啟示舉例,善惡有報舉例等,為更多同修講好真象提供了方便。

3、講真象要注意區別對待不同對像

根據對像的不同,在講真象的內容上、深度上應有所區別。例如在面對面講真象時,對文化層次不高的人,不能講得過深過高,對文化層次較高而又希望深究的人可以講得多一些、深一些。

在郵寄、發送真象資料時,除重大事件、重要觀點的材料外,盡可能根據不同對像選送真象材料。例如:我感到《善良的人們,請來了解法輪功》這份材料通俗易懂,重點印發給文化層次不高的朋友;我看到邵曉東的《我為甚麼修煉法輪功》一文對知識界尤其是醫務界人士很有感染力,就印發了許多;當我了解到許多中學教師被欺騙、矇蔽的事實後,根據一位教師的經歷寫了一篇題為《別再受騙和貽害孩子們了》的信,發送中學教師。此外,在揭露邪惡的迫害時,除了介紹全國的總體情況外,還有針對性的印發了揭露陝西女子勞教所和棗子河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材料。2004年五月,真象光盤《風雨天地行》發行後,我覺得這是最新的全面系統介紹法輪功真象的資料,這對那些至今對法輪功和邪惡迫害真象缺乏全面了解、甚至處於麻木狀態的世人,是非常有說服力的形像化教材,於是就趕製了一批,除面對面講時送給對方外,還通過各種渠道發送出不少,普遍反映效果不錯。

4、在面對面講真象時,要正確對待和回答對方提出的問題

面對面講真象是效果很好的形式,但要求較高,難度較大。除講清主要問題外,還必須解答和處理好對方提出的相關問題,尤其對文化層次較高的人講真象時更是如此。他們所提的東西往往涉及到許多深層次、很尖銳的問題。例如:「你們的傳單上把江澤民指名道姓的批判,在國外還把他起訴,人家畢竟也是黨和國家元首呀!還得維護國家的形像吧!」「你們宣揚的修煉、圓滿太玄啦,那麼多黨員都信了有神論,共產黨能不害怕、能不鎮壓嗎?」「既然你老師是佛,為甚麼不快把江澤民滅了,把你們被關押的人救出來?……」對這樣的問題不能迴避,應該心平氣和、入情入理,討論式的交談,往往會收到很好的效果。

例如我和一位搞理論研究的人交談時,他說:「你們研究過黨史嗎?誰能鬥得過當權者呢?連鄧小平都得做檢討,你們何必幹這種以卵擊石的傻事?」我說:「這不是常人中的兩派鬥爭,而是惡人在和神賭鬥。江澤民不是一開始就大喊三個月解決法輪功嗎?幾年過去了,不僅沒解決,反而同情、信仰法輪功的人更多了!」「不管怎麼說,共產黨定的事平反難呀!」當我把十六大和十屆人大在總結上屆工作時都隻字未提法輪功的情況告訴他後(不是執著常人中的變化,而是根據對方的特點方便對方認識真象),他很驚訝:「我怎麼沒注意呢?這太重要了!」他思索片刻:「這下我全明白了!」

許多人在明白了真象後都表示了對大法的同情和對邪惡的憤慨,有讓我教功的,有向我借大法書的,真讓人高興!最令我感動的是去年的一件事。在外地工作的兩位老同學(他們夫婦是中學教師)請假去四川為即將赴美國的姐姐送行,路過陝西來看望我。當我對他們講清真象後,他們神情激動,要讀法,要學功,當我問及誤了去渝送行怎麼辦時,他們說:「那是小事,打個電話就行!」他們逗留了一週,五套功法全部學會。我從同修處為他們請了一本《轉法輪》,又送了一張教功碟。他們回家後來電話說,沒為姐姐送行雖稍為遺憾,但卻得到了最珍貴的東西,深感幸運!

二、在講真象的實踐中修煉

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上師尊說:「那麼講清真象,我想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這已經是你們今天的修煉人特殊的修煉方式了,在歷史上沒有過,也可以說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壯舉。」我理解師尊這裏所講的「特殊的修煉方式」的涵義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在修煉目標上,大法弟子不只是為了個人圓滿,更在於救度眾生;二是在修煉環境上,大法弟子不僅要將工作、生活環境及人際環境做為個人修煉的環境,更要營造成講真象、證實法的良好環境;三是在修煉的要求上,大法弟子要同時做好三件事,而講真象應是當務之急,要在講真象的實踐中修煉自己。

回顧幾年來的實踐,我深切的體會到講真象的過程不僅是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世人的過程,也是我們在這個特殊修煉環境中修煉自己的過程。我清晰的記得四年前第一次發信郵寄真象資料時的情景。為了邁出講真象的第一步,我真是幾經思索,鼓足了勇氣,但當我向郵筒投信時卻非常緊張,心跳加快,呼吸緊促,總感到有許多隻眼睛在盯著自己,似乎有一種不光明正大之感。回家後,我為自己的表現深感慚愧,捫心自問:「難道這也算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此刻我看到自己修得多麼差勁、怕心是多麼的重、正念是多麼的不足!經過反思,認識到自己怕心重、正念不強的原因,一是學法不好,二是未能從思想深處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們不能默認和消極承受邪惡的鎮壓和迫害,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是為了救度世人的神聖之舉,絕不能把講真象的大法弟子等同於為了一黨私利而冒險的常人中的地下工作者,我們永遠堂堂正正。隨著正念的逐漸增強,講真象也越來越順利。

就在我感到講真象很順的時候,受到了一次意外的挫折。那天我滿懷熱情的到一位在政府工作的老同學家裏,我剛一提及法輪功,他的夫人立即站起,搖著手說:「不要說,我不聽!」當即離開客廳,弄得我十分難堪,我強忍住了不悅,心裏在說:「沒有教養!」老同學很難為情的向我致歉,我被她的不禮貌攪得心亂,這次講真象很不成功。冷靜下來細想:不能光怨別人,修煉人得向內找呀!前一段講真象自己感到很「順」,忽視了尋找不足,歡喜心悄然而生,被邪惡鑽了空子。這次受挫,不正是讓自己醒悟嗎?因為丟了面子,失了尊嚴,表面上雖未發作,但心裏放不下,不是沒做到真正的忍嗎?她的不禮貌不是在幫助自己提高心性嗎?修煉人講真象得有個良好的心態呀!

在我接觸了幾位農村朋友後,意識到農民被謊言欺騙得非常嚴重,所以我就利用節假日回老家講真象。就在我第一次回到堡子給幾位熟人講真象時,其中一位提醒我:「你回來講這些,千萬別讓×××知道了!」這位×××也是我少年時期的同學,此人愛出風頭、多是非,而且久與我有隔閡。此時我雖已不計較往時的恩怨,但仍不希望見到。然而恰在這時,他卻成了不速之客推門而入,一下子氣氛變得緊張。我沒有慌,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原來他是有緣人吶!我自然的和他寒暄了幾句,他問我:「你們聊啥呢?」我一笑:「在談法輪功呢!」他似乎被我的坦誠所打動:「法輪功?那我也聽聽。」氣氛緩和了下來。他和大夥都認真的聽著問著,十分融洽。之後,他還單獨找我表示了對大法的理解和同情。這件事使我認識到,修煉人不能執著於常人的個人恩怨,在講真象中要善待一切人,正念一出就會排除干擾,收到好的效果。

在一次講真象時,一位朋友突然問我:「你估計給法輪功平反得幾年?」我脫口而出:「少則一年,多則三年!」他說:「不會吧?中國的事難辦!」我說:「只要江澤民一死或下台,就會平反。」過後,我一直感到自己的說法似有不妥,但只想到把年限說得短了,別的沒有多想。當讀到師尊2002年在《北美巡迴講法》時,猛然醒悟,自己對正法結束時間的執著、對常人為大法平反的執著是多麼的重啊!

師尊說:「你們想過沒有,這是宇宙的法,人說打就打?人說平反就平反?人不配!怎麼能把希望寄託於一個常人身上呢?」我一直在思考和領會著師尊的這一教導:是呀!這是宇宙的法,絕不會因為邪惡的詆毀而絲毫影響大法的偉大,也絕不會因為邪惡的鎮壓有損大法弟子的榮耀,自覺的維護法、證實法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至於在人世間為大法正名和懲治惡人那是正法的必然!在以後的講真象中,對這類問題尚能較好的回答。但在十六大和十屆人大前,當別人提及平反一事之時,自己心裏有些許激動。在十六屆四中全會前,江澤民將要下台的傳聞沸沸揚揚,講真象時有人對我說:「這下快平反了,你們快熬到頭啦!」我儘管告誡自己別動心,但心底仍有一絲閃動。過後反思,自己寄希望於常人之心多麼難去呀!我為此深感慚愧。

上邊列舉的幾個例子用以說明在講真象過程中修煉自己的情況。此外,由於講真象幾乎全是利用工作之餘,要付出極大的辛苦、花去許多時間、耗費很大精力,而且會出現不少矛盾和干擾,也會暴露出許多人心,這些都需要在講真象的實踐中去悟、去修。所以,講真象的過程是我們不斷學習、領悟大法法理、堅定正信正念的過程,也是我們暴露執著、提高心性、修去人心的過程。

在這正法將要進入尾聲的關鍵時刻,我們要努力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讓我們用師尊的新經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共勉吧!

點滴體會,認識浮淺,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