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活中時刻不忘修煉人的責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3日】我是一名大學四年級的學生,初中二年級得法,走過了99年之前大法洪傳陽光燦爛的日子,也經歷了99年至今邪惡迫害飽經風雨的歷程。下面從大學生如何講真象的角度,談談自己的一些經歷和體會。

小小真象資料點

我住的宿舍有校園網寬帶能夠上網,我也懂得突破網絡封鎖的技術和保障網絡安全的方法,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是自己上網觀看和下載師父最新的經文和「明慧週刊」等資料。我買了打印機,就放在宿舍我的寫字檯上,平時我就用它打印真象材料,然後去居民住宅區散發。

我現在住的宿舍是半年前才住進來的,同宿舍的另外幾個同學都不知道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有一次在宿舍大家說到了關於法輪大法的問題,我從第三者的角度說明了事實的真象,但是我發現他們受××黨的毒害比較深,思維方式完全是中央電視台宣傳的那一套,我就耐心的講了半個小時,主要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和××黨這個邪靈的邪惡本質,儘量的改變他們的觀念,讓他們信服。一定程度上清除了他們沾染的毒素,但是還不徹底,以後還要繼續和他們講清真象。

我宿舍一共住了四名同學,都是外地學生,而且大四上半學期比較清閒,所以宿舍一直有人在,即使這樣,我也一樣可以打印真象材料而不受影響。我把打印機放在寫字檯靠近牆的一側,打印的時候我就坐在旁邊,打印出來的資料用白紙蓋住,他們過來問我打印的是甚麼我就微笑著對他們說是個人隱私,他們就不再過問。有一次,因為連續打印的時間過長,有個同學就開玩笑似的非要看我打印的是甚麼,我一邊在心中默念正法口訣清除背後的黑手爛鬼,一邊微笑著拒絕他,對他說做人要有禮貌要尊重別人隱私。我這麼一說他反倒有點不好意思起來,找個台階就走開了。

我悟到,正法的條件是開創出來的,如果我真心想講真象證實法,無論多難都一定會有條件的。如果強調沒有條件,我想都是為自己不想講真象找藉口。

另外,我想我以後應該好好的和宿舍的同學講清真象,然後告訴他們我打印的就是法輪大法的宣傳資料。我打印資料、講真象一樣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不是見不得人的,是光明正大的,不用藏著掖著。環境是開創的,如果我真能給宿舍的同學講清真象,不僅能救度他們,而且也為打印資料、學法煉功帶來了種種便利。

因為宿舍的三個同學都玩網絡遊戲,一天一天的坐在電腦前不動地方,為了能夠打坐發正念,我就和他們錯開了吃飯的時間,當他們三個人一起去吃飯的時候,我就一個人在宿舍打坐發正念。每次他們要一起出去做點甚麼事情的時候我都非常的高興,因為我就又有機會打坐發正念了。說到這裏,我覺得那些在家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環境啊!你們有那麼好的條件,更要做好發正念的事情。

給朋友講真象

平時除了散發打印好的真象材料,我也盡力去做面對面的講真象。我把和自己要好的朋友一個一個的單獨約出來,要麼在自習室,要麼在咖啡廳,用筆記本電腦給他們放《風雨天地行》、《天安門自焚真象》、《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視頻。因為這些錄像做的有理有據,說服力非常的強,所以效果都比較好。每看完一段視頻,我都和他們交流,然後針對他們提出的問題解答他們的疑惑,解開他們的心結,真正做到講一次就救度一個,注重效果,不走形式。

平時的講真象中我發現,和自己的朋友講清真象比較容易,因為他們都知道我為人正直善良,所以我說的話他們相信。但是和一些與自己不太熟的人講真象就要難一些,特別是受毒害非常深的大學生。現在的大學生都自視很高,認為自己有思想可以明辨是非,但是他們思想中卻完全是惡黨灌輸給他們的毒素!想一下子改變他們很難,甚至他們看了《風雨天地行》等真象光盤,仍然說雖然法輪大法是有冤屈的,但是黨的做法沒錯,仍然對黨的邪惡本質認識不清。

每當這時候,我就專門針對惡黨講真象,清除邪靈附體的毒素。大家可以引用《九評》中的歷史史實去揭露××黨偽善惡毒的嘴臉。講真象的時候態度要好,要耐心和善,不能急於求成。如果他們一時難於理解,可以對他們說:你可以保留你的看法,但是在這個問題上我是怎麼認識的……這樣迂迴的智慧的去做效果可能更好一點,要順著他們的觀念,不要讓他們產生抵觸和爭鬥的情緒。

講真象不是走形式,要看實際的效果。講真象不是為了講而講,不是為了做而做,更不是為了證實自己去講真象。講真象之前首先要明確的是為甚麼要講──是為了救度被迷惑和毒害的眾生得救而講。如果在法理上認識清楚了,那麼我們講真象的事情就會做的更紮實,更偉大,也更有意義。

一個障礙常人的毒素是他們認為是大法弟子「圍攻」了中南海,政府才「鎮壓」法輪功的。他們是站在政府的角度上從維護惡黨宣傳的「安定團結」來考慮的。所以講真象中就要告訴他們到底是誰在破壞「安定團結」,到底是誰在「圍攻」誰。平時講真象中,我們也要有所側重的把這個問題和常人說清楚。

以自己的言行證實大法

有一次,我和一個常人講真象時他對我說,他的同學就認識一個煉法輪功的,說那人不正常。當時我聽到這些非常的心痛,大法弟子如果不能圓容好常人這層法,如果不能走的正行的正,就真的是在破壞大法的名聲。當常人知道你是法輪功學員時,你代表的不是你個人,而是整個大法的形像。所以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時時處處要走的正行的正,嚴格要求自己,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對大法的聲譽負責。

因為我在和朋友的接觸與交往中,時時體現出大法弟子的大善與智慧,在朋友圈子中比較有威信,這樣就為講真象帶來了很多便利。大法是圓容的。有兩個已經知道真象的朋友分別找到我,一個想和我合夥投資開美容店,一個想和我合夥做其它生意。他們對我說,他們找到我就是因為覺得我是信得過的人,煉法輪功的不說假話不騙人,一起合夥做生意既省心又放心。

隨著講真象的深入,我也消除了原來的很多錯誤想法和顧慮。最早的時候,我不敢和自己的親朋好友講真象,怕他們誤解自己,怕他們知道自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而疏遠自己。慢慢的我不僅去掉了對常人親情友情的執著,而且我發現當我給自己的親戚或朋友講明了真象後,他們更加信任我了,對我更親了,關係比原來還要溶洽。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原來我不敢面對面講,有關大法的字都不敢提,怕這怕那。後來我發現我儘管去說,常人不會覺得我如何,不會我你怎麼樣怎麼樣。隨著學法的深入和正念的提升,我的膽子越來越大,在出租車上給司機講真象,有人問路時幫忙後告訴他自己是大法弟子講真象。如果我自己非常坦然非常自然的說關於法輪大法的事情,常人他是願意聽也樂於了解的。

有一次,我根據明慧上提供的電話號碼給警察打電話,打完後發覺非常的不對勁,心裏也很難受,卻怎麼想也想不清楚哪裏出了問題。後來我發現了問題的癥結:我沒有做到慈悲啊。警察也是人啊,如果他們明白了真象也能夠得到救度啊,所以和他們交流的時候要本著善念去勸善,不能用惡的一面非要和他們對著幹。當然,師父告訴我們要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連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對那些背後的黑手爛鬼,那就是要堅決清除的。行為上也不能配合。

盡力去做好三件事,同時一定要加強大法弟子之間的交流,開創修煉人的環境。

幫助沒有走出來的同修

幾個月前,我坐了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去另外一個城市和那裏的三個大學生大法弟子交流,給他們送去了電子書,還有師父當時最新的經文和一些打印好的真象材料。白天我們一起交流,晚上我們一起發正念。環境是開創的,沒有條件交流那麼我們就要創造條件交流。只有互相切磋有了修煉人的環境,才能找到差距互相促進。對於那些實在缺乏交流機會的同修,那就多多的看《明慧週刊》吧,看的過程一樣是交流的過程,就像開法會發言一樣。

對於那些還沒走出來的大法弟子,我們更應該多和他們交流,按師父在講法中說的做,找到他們的癥結,針對他們的癥結去幫助他們。

在這過程中,我也犯過一些錯誤,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有一次,因為有個同修連明慧網的真實性都不承認,拒絕修改《轉法輪》上的字,也不做講真象的事情。和他交流的時候我沒有把握好自己,和他爭了起來,急於求成,想一下子幫他提高上來,結果適得其反,不僅他非常的抵觸,而且造成他女兒不再從我這裏接新經文了,原本她女兒是有條件從我這裏接新經文的。這件事之後我真的很難過,我發現了自己證實自己的心,發現了自己的私心,發現了自己希望別人高看自己一眼的心。我為給其他弟子、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而痛悔。所以勸說沒有走出來的同修時,要慈悲理性的去做,針對他們的癥結去做。同時不要懶惰,不要怕麻煩,幫助別人要竭盡全力。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是一個為了別人活著的人,作為大法弟子可以為宇宙捨棄自己一切的一切。受點累費點神又算的了甚麼呢?

我發現沒有走出來的一些同修有兩個主要的問題。一個是怕,怕的原因是因為看法的基礎沒有打好,悟性沒有提高上來,在法理與認識上還停留在比較低的層次。怕被抓,好像一做講真象的事情就一定會被抓一樣,其實不是的。師父不是早就告訴我們是因為有漏才會出問題的嗎?師父告訴我們要全盤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那麼這場迫害根本就不應該發生,監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應該呆的地方。另一個原因就是受其他弟子和周圍環境的影響。例如有個弟子非常固執的認為如果被抓進去了在監獄裏沒有人能夠做到堅定正念,他認為最後都會妥協。他說他看到他所在地區的情況就可以看到全國的情況,對正法形勢非常的悲觀。這樣的弟子我們應該做的就是和他們多交流,多切磋,改變他們的錯誤觀念和認識,告訴他們正法飛速前進的真實形勢和光明前景。

交流中,也要十分的注意不要讓悟性不好的人影響了自己,要做到無論任何情況下任何人都動不了自己的心,不要受外界任何因素的影響,平靜平和的做好交流工作。

修煉中風風雨雨摔摔打打走到今天,我自己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既然有很多不足,那我就抓緊改正,做到紮紮實實、勇猛精進。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