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農村大法弟子講真象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4日】

A.多學法,用智慧講清真象

講真象的形式有許多種,發傳單是其中的一種。我主要講一下發真象傳單的體會。

師父在講法時,經常提到要多學法,只有心裏裝著法,才能做好證實法、救度世人的大事。我一有時間就堅持學法和發正念,清理自身,鏟除不同空間的邪惡因素。

我第一次發傳單是在2001年秋天的一個晚上。我和同修去送傳單時,到了一個村子,正一家一家的送傳單時,不知從哪來的一條狗,在後邊跟著咬。一般村裏狗一咬,人們就會出來看,我們一害怕,就躲到了苞米地裏。深夜裏地裏又不好走,深一腳淺一腳的,一會一個跟頭,爬起來還得繼續往前走;等到12點鐘才把手裏的真象資料散完。我心裏想,不管怎麼樣,把真象送給每一戶我就高興。

第二次的時候就不像頭一次了,我們在臨走前,先發正念。這樣我們心也不慌了,也不怕了,我大膽的和同修一起散發傳單和真象資料。

有一次我鄰居蓋房,工人都是外地來的,在伏天一個個累得滿頭大汗,又渴又累。我看到他們很辛苦,就想:用這個機會給他們傳單叫他們看一看。我就在我們園子裏摘了不少黃瓜給他們送去,把真象資料裝在小袋子裏,放在裝黃瓜的筐裏。他們看見了,問我這是甚麼,我告訴他們這是法輪大法真象資料,他們看了,一個個都說很好,都說江××迫害法輪功是真的,以後不能信江××的。

從此我就用各種方法講真象發傳單,救度世人,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因為我的文化水平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B.去掉怕心,做好救度眾生這件事

我頭一次散發真象材料時,心裏有點怕。走著走著,對面來了一輛汽車,燈很亮,我誤認為是警車,東跑西躲。汽車燈掃過之後,我一抬頭看見花圈,才知道是躲在了墳地裏。在當常人的時候,我最怕的就是墳地。這會兒甚麼也不顧了,帶著真象資料頭也不回的一直走到村子裏,心裏平靜平靜,把真象資料都送了出去。

有一次,我在家忙於做飯。因家裏蓋房子,用電接好的220V電閘放在了缸蓋上。因缸裏裝油,我去倒油時一不小心把電閘一下就沾在了手上,也不疼,也沒發現自己有觸電的感覺;我就用勁甩,大約甩了4、5分鐘時間,電閘甩掉在地上,這時才知道觸了電。當時一點也沒害怕,一下悟到如果不是煉功人、沒有師父保護,說不定就有生命危險。可我只是膀子疼點兒,甚麼事兒也沒有。聯想到觸電這件事和發真象的事,我深深的體會到只有學好法,正念足,真正把自己視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才能做好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大事。

不管農活多忙,我都要堅持看書、學法,按師父的教導做好三件事。一次,我去取真象資料,當時惡警正沿途搜查大法真象材料。前方堵了不少車,我當時真的是正念足,嘴裏念著正法口訣,順順利利的把兩萬餘張真象傳單,還有講清真象的光盤,全部拉了回來。為了真象材料不受損失,我和功友商量不給邪惡之徒以可乘之機,把材料分散保管。這樣,我和六、七名同修用了不長時間,不怕邪惡爛鬼,不怕三九嚴寒,每人走千餘里地開外,幾十個村屯,不重複地點的全部散發出去。

由於我不斷的學法,放下人心,這段時間面對面講真象機緣也越來越多,效果越來越好。當然這僅僅是剛剛開始,我想把這體會寫出來與新老同修交流。

希望還沒有行動起來的同修堅持學法,趕快放下人心,用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去救度更多的人,不辜負眾生對我們的期盼,不負師尊對我們的期望和慈悲苦度。

C.恩師消了我的頑疾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今年60歲,58歲得法。學法之前,我被病魔纏得喘不過氣來,不論在何時何地,令我防不勝防。心臟病,眩暈症,失眠多夢,家人也跟著擔心受怕。屋外的活從不讓我幹,到處替我求醫問藥,多年的診治竟毫無效果,病痛越來越嚴重。別人勸我信主,我沒答應,我覺得沒用。

2002年兩個法輪功學員搬來我家住。那時法輪功正遭到瘋狂鎮壓,我也從別人口中得知法輪功很好,但並未在意。7月的一天,外面下著雨,我和兩個法輪功學員正在聊天,突然發現門玻璃上出現一個用雨滴組成的卍字符,我們頓時驚呆了。真讓人難以置信。這個卍字符竟然出現在我家玻璃上!隨著卍字符的出現,我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門。

學法之初,我就知道我肩負著證實法、講真象的重任,家人的支持與幫助,讓我倍感寬心。我與同修在一起,煉功學法,一齊出去講真象、做好事,讓那些被矇蔽的人們了解法輪功真象,知道江氏集團的邪惡本質。不知不覺中,我的病好了,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消業。從來不務農的我還經常幫助地多人少的鄰居春種秋收,聽到他們的謝聲連連,我也真想大聲說謝謝:謝謝李洪志老師!謝謝法輪大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