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自己,講真象才能收到好的效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2日】我小的時候在農村長大。學法修煉後曾回家洪法。大法遭受迫害後,剛剛得法不久的老鄉都不煉了,相信了謊言。師父一次次講法讓我備感救度眾生迫在眉睫。我心裏放不下農村的眾生,於是幾次回去講真象,幾次的效果不同。我感到:不斷純淨自己,講真象的效果越來越好。

第一次回去主要是看同學,和他們一起玩呀樂呀之後,拿出光盤和真象傳單讓他們看,也沒有仔細深入的講,像完成任務一樣,結果沒講幾個,就被告到鄉政府。後來被一個熟人給壓下去了,也沒找到我。我當時有些懊喪,家人也紛紛指責我不注意安全。

第二次回去我想悄悄到一位同學家,然後做資料,不見其他同學,結果又被其他同學知道了。我的幾個同學雖然知道真象,但還不能讓他們知道我做資料。我想:我不能讓常人的聚會形式干擾耽誤救度眾生,我一定要去做資料。於是我和這個同學講清我的想法,她說:「讓我愛人陪你去,讓他也做點好事。」於是我倆騎著車子上路了。天黑黑的,陰雲遮月,像是要下雨,農村土路上樹葉沙沙響。我一路發著正念來到一個村子,我讓他在村口等我,我便開始走到村頭,往回發,遇到人,我就岔開走另一條路。發完後騎車往回趕,當我們騎上車時,天比來時亮多了,月亮從烏雲裏鑽出來,滿天星斗,我真切地感到:這裏另外空間的最後邪惡干擾被除掉了,真是月明星稀。同學的愛人問我具體做了甚麼?我笑著說:做的是好事,你和我一起來一定會有福報的。他笑了。我本想在本村也做一些,被同學勸阻了,她說:大家知道你回來,一定會想是你做的,不安全,我就沒做。心裏還是有些遺憾。

前幾天,聽說一親戚的孩子要結婚,我立刻想到這是一次講真象的好機會。臨近婚期時,天特別冷,路又遠,家人都勸我別去了,又花錢,又遭罪。我也動搖了。晚上,學法後,我突然意識到:我的願望是救度眾生,哪怕我只救一個都不白去,我第一念是純正的,我應該去。於是早起我告訴家人一聲,便又一次踏上了回農村的路。見到了親人、朋友、同學、老鄉,這一次我沒有被別人制約,而是找機會講真象、送卡片、發正念,做到理智、坦誠、智慧。家人晚上都走了。我說我還有事,你們先走吧。這樣我又利用晚上時間講真象,不認識的我也講,從天災人禍的啟示,到學煉大法的好處,天安門自焚的漏洞,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他們其中有提問,我就一一回答,有的不住的說:「謝謝。」第二天,我一個人走向更偏僻的另一個村子,那裏有我的一個小學同學。從到那,我就開始講真象,在那裏我還遭到他家兩位從山東來的客人的斷章取義的說了一些干擾大法的話:說功法有幾個階段,共有18套等。我主動發出正念,及時糾正他們的說法,然後其中一人和我同學的母親、孩子一起學了五套功法,之後,我把我的書留給了他們。然後我又匆匆趕回。路上我又遇到一個小學同學,我把卡片送給了他……。走在山間的路上,我一邊背法,一邊呼吸著鄉村的空氣,心裏很踏實。我感到:這次到農村心純淨,正念強,沒有被常人心所左右、所牽動,自己說了算,也注重不斷發正念修正自己,去掉自我保護意識,去掉證實自己的雜念,講真象的效果不斷的改變,越來越好。

寫到這兒,我想起了在這次去農村之前一小時,一個同修和我談起了我有證實自己的觀念。那是去年本單位調整幹部之時,當領導問我和同修有沒有串聯、上不上網和現在是甚麼認識時我說:「我不會上網,而且這件事已經過去了,有關領導已經說了:『這件事再也不找我,也不談了』……」當時自己認為是巧妙的回答了這個問題不能被邪惡帶走,其實是在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並且在自我保護,沒有抓住這個機會證實大法,而只證實了自己的工作能力,沒有表明自己的工作表現是修大法而為。同修指出後我認真的反複檢查自己,今天回頭一看自己的念頭不純正,抓住人的東西不放,多危險呢,自己卻沒有認識到。感謝師父借同修之口慈悲點化,我一定要修正自己,純淨自己,去掉證實自己之心,保護自己的意識,從新做起,加倍努力,履行誓約。

我知道一切不符合新宇宙理的念頭都可能被邪惡所控制、加強,那麼這一部份就是舊勢力的干擾,帶著它去做事多不純呀,多危險呀,所以,這次講真象的過程中,我就集中發正念:清除它,消滅它。只有純淨自己,才能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

個人體悟,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