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一講自己心中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3日】多次想動筆寫點甚麼,但感到文化水平低寫不好,而猶豫不決,這幾天看了幾篇同修寫的評××黨的文章,我也想談一談自己的體會。

得法前自己可以說是××黨的忠實「維護者」,我們全家從老一輩到我們這一輩幾乎都是黨員,從小受的教育全是××黨的東西,當然別的東西它也不讓你知道,即便知道甚麼它們也會說那是反動的反革命言行;或者說是迷信的;是腐蝕人民的麻醉劑等等,誰要稍有不同觀點,等待你的將是嚴酷的無產階級專政。在這樣的教育中成長起來的我,過去不管出現過多少次運動,即便在「文革」中老人受到衝擊,文革後一茬一茬的隨意的換總書記,自己對跟黨中央保持一致感到疑惑,怎麼老是跟不對,都沒有從根本上動搖我對××黨最終的希望。(真可謂中毒太深,執迷太深。)

「六四」以後自己有些想不明白,為甚麼一夜之間北京的老百姓那麼多人都成了反革命暴徒了,「五四」運動國民黨鎮壓學生運動,××黨稱國民黨反動派,怎麼到了自己這兒照樣鎮壓,而且更殘酷,可老百姓反倒成了反革命了,毛澤東不是說群眾是真正的英雄嗎?

98年底我在好奇心驅使下聽了師父講法錄音,並看了《轉法輪》,我一下明白了很多自己過去搞不明白的事情,我認識到這才是真正的真理。這是靠政治學習和階級鬥爭而得不到的,很多人生解不開的謎從書中得到了解答,自己決心跟師父修煉到底。

99年720後風雲突變,江澤民因為它的小人之心,容不得,法輪大法在中國越傳越廣,學的人越來越多,竟然提出××黨戰勝法輪功並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利用輿論工具製造了一系列謠言,並在天安門偽造了一個震驚世界的「自焚」謊言。

我在電視上、報紙上看到它們斷章取義的篡改師父的講法,隨意胡編一些不實之詞欺騙中國人民及世界人民,真叫人氣憤得目瞪口呆。要說過去的歷次運動自己不了解根本內幕和真象,而這次自己是在大法中親身受益,身心得到了巨大變化,過去自己體弱多病,從記事起就沒斷過生病,甚麼肝炎,腎炎,肺結核,結腸潰瘍,膽結石,心臟病,偏頭痛,神經衰弱等等,一年到頭還老發燒,感冒。我有時真是感到不如死了好,修了大法我一身的病全好了,過去我為了名利經常和別人鬥氣鬧彆扭,從修煉大法後我以善心以修煉人的心對待一切事情。心情越來越好再也不為名利動心,和同事聊天她們都覺得和我說話很舒服,我知道這都是大法的力量。師父的書、錄音、錄像我都親眼看過,親耳聽過,可它們這些無恥之徒卻睜著眼胡言亂語,這真叫我看清了甚麼叫政治流氓的醜惡嘴臉。

在歷次運動中××黨的當權者都要用××黨員要起帶頭作用,利用××黨帶領群眾消滅它們想要消滅的政治對手,或者認為對它們的權力有威脅的人,所以××黨就成了它們維護權力的大棒。隨時可以揮舞起來打人。可大法弟子卻是一些善良的人群,他們在認真的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在修自己,去掉一切執著心,努力在做一個好人,他們不參與政治,對××黨的權力不感興趣。他們只是想做一個修煉的人,他們的修煉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他們的修煉會使社會風氣變好,可××黨連這樣的人群都容不下。那些當權者想到的只是它們的權力,根本不關心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竟然反對「真,善,忍」,真叫人啼笑皆非。××黨是講暴力革命的,是講「與人鬥其樂無窮」的,那麼按照宇宙相生相剋的理,有善就有惡。法輪大法是講善的,那麼它們就是講惡的,而且它們一貫也是這樣做的,歷次的運動它們都是用惡的一面來對付它們認為的假想敵和不同意見者。所以歷次運動它們都害死了相當多的人,包括這次的一千多名大法弟子。

以前我們這些普通黨員在一起也議論過,說:××黨犯了錯,別人提出反對意見,這也是正常的,可誰提就說誰「反黨」就給你扣帽子。為甚麼別人就不能反對你,是人就有錯,有錯就得允許別人有意見,可××黨卻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反右」時,先讓「大鳴大放」假裝民主,過後將提意見的人都打成右派。實際上就是從根本上堵住了言路,不許別人有反對意見。那麼這次迫害法輪功也是一樣,口口聲聲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可從迫害一開始就從沒讓大法弟子在輿論上說過一句話。大法弟子用大善大忍之心,用和平的方式向世人講真象,它們卻誣蔑法輪功參與政治,中國人也確實被它們多年的「教育」弄糊塗了,很多人也真是搞不清甚麼是政治,甚麼不是政治了。認為××黨說不讓幹的事,你就不能幹,幹了就是搞政治。卻不知搞政治是要有政治目地,要有政治訴求,是要以奪取甚麼政權為目地的。可這都不是法輪功所具備的,所要求的。我們只是要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也曾有人跟我說:你們這是迷信,這是××黨的最有力的殺手锏,因為它們講沒有見過的科學沒有證實的就是迷信,我反問:共產主義你見過嗎?咱們不也稀裏糊塗的信了那麼多年。那人啞口無言。那為甚麼就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你信你的,別人信別人的。正信都是勸善的不強迫你信,只有邪的才強迫人信,你不信它就用手段來對付你。其實現在有相當多的黨員也不信甚麼××主義,也不信××黨的說教,只是懾於××黨的淫威,而不敢提出退黨,可也有相當多的黨員,用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消極的變相的遠離了××黨。××黨也感到了自己的危機,把「三個代表」寫進憲法就是心虛的表現。否則「偉光正」的黨還需用憲法來強制人們信服它嗎?真是可悲可笑。

師父在法中講了修煉人講不二法門,我既已認清了××黨的邪教本質,就不能在其中為它們所利用,不再充當黨棍,而是要做一個徹徹底底的大法修煉者,放下人世間一切人的東西,我的領導曾問我為甚麼要退黨,我說:我不相信有甚麼共產主義了。

現在連常人也逐漸認識到了××黨是在迫害法輪功,有人曾對我說它們這樣抓大法弟子,辦「轉化班」這不和「文革」關牛棚一樣嗎?世人在清醒,真象終會大白於天下的,××黨的謊言也將一個一個被揭穿。

正法已經到了最後了,我們還要繼續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